第083章

唐男有些尴尬,但是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实在是难受的很。这娘们太坏了,来个半路失踪,靠,你这不是要我的老命么?难道要我自行解决? “嘁,刚刚还跟我装的跟二五八万似的纯洁,还一个劲的想撤退。怎么?这会儿又恋上老娘的手了?告诉你,没门儿。” 唐男火了,一巴掌扇在胡媚儿的悄臀上。一扭身子靠在床头,恼道:“老子不求你,老子就当是练金枪不倒神功,总行了吧。” “怎么生气了。”胡媚儿轻轻的靠在了唐男的肩膀上,嘟着小嘴说道:“可是人家真的手酸了嘛,你看看,你看看嘛。” 胡媚儿一边说着,一边将手腕递到了唐男的面前,跟他诉苦。 唐男没好气的拍开她的手,说道:“好好好,怕了你了还不行么。要不要我给你揉揉。” 唐男说着便已经主动的抓起了胡媚儿的手,轻轻的揉动起来。 “嘻嘻,阿男,你真好。”胡媚儿在唐男的面前表现的愈的像个小姑娘,吧唧一声在唐男的脸上香了一口,又眨巴着大眼睛,一脸纯真的说道:“人家还有其它的方法让你泄火耶,你要不要尝试一下啊?” “其它的方法?”唐男愣了愣,转而看见胡媚儿纯真的表情下暧昧的眼神时,他终于醒悟过来。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说道:“你是想逼我犯罪么?” “那你敢不敢呀?”胡媚儿抽回了手,将一截手指含进小嘴里,那一抹风情任何男人看了都会疯狂。 唐男不得不偏过头去压抑着自己的心跳,忽然把灯了一关,蒙头蒙脑的盖上了被子,哼了一声道:“睡觉。” 胡媚儿却是如同一只小猫一般一拱一拱的,拱到了唐男的怀里,贴着他的耳朵,一边吐着热气,一边轻声笑道:“男男,现在心情有没有好些啊?” “心情?”唐男愣了一下。 “当然啦。不然你以为老娘真的这么放荡啊,哼,要不是看你刚刚心情不好,老娘才不会给你用手……那个呢!”黑暗中,听见胡媚儿不满的一声娇哼。 唐男一瞬间明白了过来。 心里顿时被一种感动充斥了。原来这丫头这么尽兴的挑逗自己,又是打屁屁,又是给自己的,原来是为了化解刚刚心中升起的那一抹忧伤,那一抹迷茫。 唐男的欲念完全的消失了,他现在只想好好的搂住怀里的女人,紧点,再紧点,谁也分不开。 “阿男,以前的那些事情都过去了,不要再想了好么?你不是也跟我说么?这些都是命,说不定你哪天就会恢复记忆呢!” 唐男将怀中的娇躯搂的更紧,这娘们为什么这么懂人的心思,妈的,老子眼睛怎么湿湿的。别说老子流泪了啊,妈的,原来真的流泪了。 “阿男,你怎么哭了。不哭不哭,来,我给你场小曲儿吧。” 唐男吸吸鼻子,一本正经的说道:“唱十八摸怎么样?” “你怎么不去死。”胡媚儿怒了。 第二天,唐男和胡媚儿几乎是同时醒来。胡媚儿一整夜都依偎在唐男的怀里,睡得特别的香甜。 两人默默的对视着,眼里流淌着说不出的温馨。 唐男心里的感动还没有消失,反而愈加的充溢了,不知道是不是早上起来的人特别的容易情动。唐男忽然说道:“媚儿,我们吧。” 胡媚儿美目一亮,她心里明白,像唐男这样的人能在昨天晚上那种情况下还能忍住不和自己生关系。不是说明他是个柳下惠,而是他的内心和自己一样非常的保守,尽管嘴上不老实,但是内心却是异常的充满责任心。 他现在既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也等于是他在侧面已经接受了自己。他肯跟自己,那就说明他已经愿意面对这份感情,愿意承担起某种责任。 胡媚儿眼里忽然染上了一层水花,激动的看着唐男,两人对视着,流淌的温馨变成了一种一触即燃的。 “不行。”胡媚儿一咬牙忽然说道。 唐男一愣,“为什么?” 胡媚儿有些扭捏的说道:“人家……人家这几天那个来了嘛。” 唐男一愣神,便恍然了过来。顿时乐的哈哈大笑。 胡媚儿不满的打了他一下,哼道:“你笑什么,有这么好笑。” “哈哈,好,我不笑了,哈哈。嗯,我保证不笑了。你别瞪我啊,我只是没想到这事儿竟然会出意外。你可要知道,我鼓起勇气不容易啊。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唐男一边躲闪着胡媚儿的追打,一边乐哈哈的笑道。 “哼,老娘希罕你啊。告诉你,人家也有两个次呢。别以为你那破处男就那么了不起,老娘不希罕。”胡媚儿一扭脖子,给了唐男一个后背。 唐男忍住笑,想逗逗这个小娘们。笑着拍拍她的香肩说道:“喂!” “听不见,听不见。”胡媚儿赌气般的捂住了耳朵。 “喂,你刚刚说的两个次是指什么啊?我不太明白耶。”唐男也学起了胡媚儿那种撒娇的语气,用上“耶”这个助词。 “去,你管老娘次是什么。就不告诉你,气死你。”胡媚儿扭扭屁股,在唐男的腿上撞了撞。 “嘿嘿,你不说我也知道。怎么说我也是华夏出来的高材生,连这点基本常识都不知道,我还混个屁啊。”唐男坏笑着说道。 胡媚儿转过头来,看着唐男说道:“你是华夏的?” 唐男点点头说道:“怎么了?” 胡媚儿咯咯的笑道:“那可真是巧了,你跟任遥那家伙是一个学校的耶。听说你们学校尽出极品人物是不是啊?” 唐男擦擦冷汗,说道:“也不是尽出吧,你看我不就很正常。” “嘁!就你还正常,一肚子的坏水,你倒是给老娘说说,你有什么次啊?”胡媚儿的小手搭在了唐男的腰上,看似无意,却十分威胁的移动着,似乎唐男解释的不好,她就会下“毒手”。 “这个……”唐男沉吟了一下,“听说过一诗么?” “什么诗?”胡媚儿疑惑的眨眨眼睛。 唐男清清嗓子,朗声念道:“商女不知亡国恨,隔岸犹唱‘后庭花’。” “讨厌。” 胡媚儿抽出小手在唐男的胸口捶了一下,却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你这人真是坏死了,哼。” 唐男苦着脸说道:“拜托,这可是诗歌哎!哪里坏了啊。” 胡媚儿哼了一声说道:“哪里坏了,你自己心里清楚。” 唐男嘿嘿的坏笑了起来,“那里说说我说的对不对啊。” 胡媚儿挑着眉头哼了一声说道:“算你说对了又怎么样?还有一个你没猜出来呢?” 唐男坏笑着说道:“还有一个次在某歌里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 胡媚儿给唐男这坏家伙逗的一愣一愣的,刚刚来了一诗,现在又是一歌,不由的好奇起来,眨巴着眼睛问道:“说说看,什么歌。” 唐男笑着唱道:“我爱你在心,‘口’难开哎。嗷呜!” 唐男一口咬在了胡媚儿的脸颊上,惹得胡媚儿笑得花枝乱颤,小粉拳一个劲的在唐男的胸口拍打着,“你坏死了,坏死了。” 打着打着,胡媚儿忽然又安静了下来。轻轻的靠在唐男的胸口说道:“阿男,我知道你一直介意的我以前。其实我可以告诉你,除了我以前的丈夫,谁也没有碰过我。我吊男人只是为了寻找乐子。至于昨晚你吃醋的那个黄局长,他不过是每年用金钱收买的一个利益伙伴。我的身体是干净的,你明白么?” 唐男现在对于胡媚儿的话是绝对的相信,别说她现在是清白之躯,就算不干净又怎么样,他唐男喜欢的是现在的胡媚儿,是她的那颗知性的心,而不是其它的东西。 唐男点点头,说道:“我相信你,如果换作以前,我肯定不会相信你这些话。但是现在我绝对的相信,通过这两天的接触,虽然时间很短,但是我知道,你跟外界的传闻根本就不一样。你是一个洁身自好,善解人意的好女人。” 胡媚儿眼睛又湿润了,皱皱小鼻子哼道:“讨厌,人家又快被你弄哭了。” 说着,小脸狠狠的撞在了唐男的胸口上,又深深的埋了进去。 唐男摩挲着她的头,心里有温馨,也有满足,突然之间他觉得,这辈子拥有胡媚儿就满足了。 可是,可是事情真的能这样么?他想起了米雪,想起了米兰,想起了苏菲。 胡媚儿突然抽出脑袋来,直愣愣的看着唐男。 唐男纳闷的问道:“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啊?” 胡媚儿忽然风情万种的一笑,说道:“我忽然也想送一诗给你,顺便也表达一下我此刻的心情。” “说吧。”唐男微微一笑,心想班门弄斧了吧你,哥们啥都不会,就是淫的一手好湿。 胡媚儿也学着唐男清清嗓子,半晌才缓缓的念道:“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唐男听完止不迭的笑倒在床上,胡媚儿也是一样乐的花枝乱颤。最后两人不知不觉的抱在了一起,不知不觉的吻在了一起,不知不觉……… “媚儿,我今天要出去一趟。”唐男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对旁边正在换内衣的胡媚儿说道。 胡媚儿诧异的回过头来,问道:“什么事?” 唐男眼都看直了,这娘们也一点都不对自己避嫌,颤巍巍的两个乳峰毫无顾忌的暴露在自己的面前,两朵红梅正瞪着自己。唐男可以,确定,它们是在瞪着自己,还一颤的一颤的。 胡媚儿似乎意识到了唐男目光的不对,目光下移,顿时脸色微红,嗔了唐男一眼说道:“坏蛋。” 唐男撇开目光,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说道:“今天是和朋友约好,有点事情要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