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

“阿男,快来试试这些礼服。” 经过下午在书房里的一幕,唐男对胡媚儿的感觉已经彻底的变了。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叫动情,但是他知道,如果胡媚儿出事,他一定会奋不顾身的去救她。 看着眼前一排名贵的男士礼服,唐男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媚姐,你想干什么?” 胡媚儿娇哼一声,将手里的礼服塞给梅姨,几步走到唐男的身前,不满的嘟起嘴说道:“都跟你说了,不许你再叫我媚姐,你怎么忘了。” 胡媚儿撒娇的小女儿态惹得一边的梅姨轻笑不止,但是她似乎很乐意看到现在的胡媚儿。 下午两人的感情直线上升,胡媚儿已经不满意唐男再叫他媚姐了,因为这样会让胡媚儿的心里有负担,会让她不由自主的联想两人年龄相差了七八岁。 虽然唐男的心里并没有什么年龄的差距,但是他却理解胡媚儿心里的想法,笑着拍拍脑袋说道:“叫顺口了,一时又给忘了。好了,媚儿,说吧,准备这么多晚礼服,你想干什么?” 胡媚儿狡黠的一笑,拉着唐男的手,说道:“晚上带你去参加一个上流派对,你会见到很多名人哟。怎么样,姐姐够意思吧。” 话刚出口,唐男就止不住笑了起来,胡媚儿也省悟过来,光让唐男改口,她自己却自称姐姐,称呼习惯了。 “不许笑。”胡媚儿给了唐男一粉拳,唬着小脸说道:“我可以说错,你不可以,哼。” “好,你爱怎么叫都可以,总行了吧。”唐男笑着说道。 “那我叫老公行么?”胡媚儿笑得跟个小狐狸似的。 男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 胡媚儿咯咯的一笑,拉着唐男的手走到梅姨身前,笑道:“梅姨,你看阿男这身材架子,还有这气质,穿什么样的礼服比较合适呢?你可是专家耶!” 梅姨微微一笑,看着两人说道:“不管穿什么都好看,但是深色的西服会比较适合阿男的气质。” 胡媚儿转动着小眼珠,笑道:“这样啊……那就选一件黑色的收身开衩西服吧。”说着回过头来看向唐男问道:“阿男,你同意么?” 唐男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你觉得我脑袋上绑着绷带,穿着身西装去参加派对,合适么?” 胡媚儿瞧着唐男脑袋上的绷带,似乎联想起了唐男穿上西服时的别扭样子,顿时笑弯了腰。就连一边的梅姨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放心吧。”胡媚儿止住了笑声,说道:“我问过医生了,医生说你晚上就可以拆掉绷带,我让化妆师给你稍微整理一下,别人看不出什么的。” 唐男还有些犹豫的说道:“可是,我并没有参与过什么上流派对啊。我怕会闹出什么笑话。” 胡媚儿拍拍胸口说道:“放心,不是还有我么。再说,我胡媚儿的男人,谁敢笑话啊,不要命了么?” 唐男实在是头疼,这女人说话向来都是这么彪悍。 “媚儿,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合适。这样的场合,我真的会很尴尬哎。” 胡媚儿没好气的打了唐男一下,说道:“尴尬什么,就当是欣赏一下上流人士的生活风范,要是不喜欢,咱们调头就走,你看行么?” 唐男只好无奈的点点头说道:“那……好吧。” 晚上七点钟,唐男一身剪裁合适的名贵西装,修剪得体的型,以及胡媚儿硬为他配上的限量般zippo打火机,丹纳曼极品盒装雪茄,劳力士金表。与一袭紫红色晚礼服,娇媚动人的胡媚儿一起上了车。 “阿男,内衣的勾环好像松开了,你帮我勾上。”胡媚儿转过身子将后背露给了唐男。 前面开车的司机,识趣的将后视镜拉了下来,表示对后面的情况视而不见。 唐男笑了笑,先是将她的晚礼服后背拉链拉开,一截粉嫩香滑的娇背便露了出来。内衣是白色的,就是唐男上次拿给胡媚儿的那件。 唐男将松开的勾环重新扣上,又替她拉好拉链,笑着说:“好了。” 胡媚儿转过身来,白了唐男一眼说道:“都怪你,人家以前出席这样的派对,从来都不穿内衣的,戴个乳贴就行了。你非让人家换上这件保守的晚礼服,还要穿上内衣,哼。” 唐男不由的笑了笑,胡媚儿原本的确是打算穿上那件性感的火红色晚礼服,背后v字型的开叉一直到腰间,粉嫩的娇背几乎完全暴露在外。性感的确是性感,但是唐男却接受不了。从他潜意识里认为,胡媚儿这样的媚态应该是他一个人才能欣赏的。于是他要求胡媚儿换上了这件保守的晚礼服。 胡媚儿虽然说得气愤,但是脸上又哪里有一点恼怒的模样,心里甜蜜着呢。好久都没有享受到这样被人呵护的感觉了。 “老实交代,刚刚有没有动邪念。”胡媚儿靠在唐男的肩膀上,笑着打趣道。 唐男义正严词的说道:“不可能,我有多纯洁,你又不是不知道。柳下惠见到我都自愧不如。” “你就装吧你。”胡媚儿打了唐男一下,又咯咯的笑了起来。 唐男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对了,一会儿我要怎么做?”唐男从来没有参加过什么派对,不免有些紧张。 胡媚儿轻笑道:“别急,放自然点,想象自己就是皇帝,其它人都是你的子民。你做什么都是龙威,说话那叫金口玉言。看谁不顺眼理都不用理他,再烦你,直接拉出午门斩。” 唐男听话哈哈大笑起来,忍不住拧了一下胡媚儿的小鼻子说道:“你真调皮。” 胡媚儿歪倒在唐男的怀里,笑得花枝乱颤。 过了不久,小车在一家私人会所停了下来。会所门前的停车场上早已经是一排小车,你所能知晓的名贵汽车在这里都能找到。 胡媚儿拍拍唐男的手说道:“到了,我们下车吧。” 唐男点点头,随着胡媚儿一起下了车。 这家私人会所叫做“如来月”,名字十分的怪异,唐男琢磨了半天也没能理解其中的含义,只好摇头放弃。 进入会所的通道,两旁竟然并排站立着两排穿着古代士兵盔甲的人,像是门神一般。随着胡媚儿进了主厅,唐男总算是明白了上流人士的奢华。 厅内的装饰唐男觉得用皇宫已经不足以形容了,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风格,竟然将东西方文化底蕴充分的结合了起来。让唐男这个学过东西方美学的家伙也是暗暗惊讶,绝对是大师手笔。 最为离奇的是这里的侍者,全都是少女,而且全都是些漂亮的少女,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些侍者少女全都穿着唐代那种薄纱般的丝衣。这样的风情,让男人看着就忍不住蠢蠢欲动。 “看谁呢?哼,老娘去杀了她。”胡媚儿见唐男的目光落在一个侍者少女的身上,不由的泛起了醋意,彪悍的话也再次出口。 唐男赶紧拉住她,说道:“别,能不能正常一点,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谁敢靠近你啊。” 胡媚儿白眼一翻,说道:“老娘就是黑社会,老娘怕过谁。” 唐男无语,扯开话题说道:“这地方谁的啊?你看这装饰简直就是艺术品。” 胡媚儿笑着指指天上,说道:“据说背后的老板是皇亲国戚,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不过,以前有人告过这里,事情还闹得很大,说这里是官员奢华糜烂的场所。你猜结果怎么样?” 唐男好奇的问道:“怎么样?” 胡媚儿笑道:“结果就是那个告的人全家都惨死了,而这件事情也是被生生的压了下来,不了了之了。” 唐男不禁感叹,“官僚主义的确是强腕。” 胡媚儿笑道:“政府是最大的黑社会,我们都是其中的一员罢了。好了,不说这些反动派的话了,我带你去认识一些宾客。” “别,我可不想和这些人打交道。”唐男连忙摇头。 胡媚儿瞪了他一眼,说道:“不喜欢和他们打交道,我不是让你理都不用理么?记住,你现在就是皇帝。” 唐男诧异道:“真的?我要是这么做了,得罪了人你可不要怪我。” 胡媚儿轻哼一声说道:“嘁,我不是说了么,老娘从来没有怕过谁。” 听着胡媚儿嚣张的话,唐男有些想笑。说实话,胡媚儿这女人最可爱的时候,就是大大咧咧的喊打喊杀,说着嚣张话样子。 随着胡媚儿继续深入,人逐渐的多了起来,男女老少都有,而且各个都衣着名贵气势不凡。唐男记得有一年来学校视察的副市长也在其中,正搂着一个漂亮的女伴不知道说些什么。 唐男敢打赌,那漂亮的女伴绝对不是他的老婆。 “啊。”唐男心里暗叹。 “哟,胡夫人,你可算来了。还以为昨天贵帮出事,今天还要忙着处理呢。”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搂着一个穿着黑色晚礼服的走了过来。 那看见胡媚儿,也轻轻的点头,恭敬的说道:“胡夫人好。” 胡媚儿微微一笑,迎了过去,“黄局长,昨天的事情真要多谢你鼎力相助了。一会儿,我一定要和黄局长好好的喝一杯。顺便还有点小事情要和黄局长谈谈。” 黄局长笑眯眯的说道:“行,胡夫人的事情,我哪能不尽力啊。我们都是老朋友了嘛。” 说着朝胡媚儿挤挤眼。 唐男看到有点不舒服,这黄局长的眼神这么暧昧,莫不是和胡媚儿有什么关系吧。 胡媚儿心里暗骂一声老狐狸,要不是老娘每年塞给你那么多棺材费,你能这么帮老娘么?心里虽是暗骂,脸上的表情却是丝毫不露声色,依旧笑着说道:“对啊,对啊,我们都是老朋友了,互相帮忙是应该的嘛。” 唐男心里更不舒服了,听着胡媚儿的话,好像她真跟这胖子局长有什么关系似的。 胡媚儿十分在乎唐男,不时的看看他,见他表情有异,哪还不明白他误会了。但是这种场合现在也不好说出来,只好将他的胳膊紧了紧,贴在自己颤巍巍的上,表明自己的心迹。

下一篇   第08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