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

忙活到大半夜总算是把唐男折腾睡了,胡媚儿抱着唐男,温顺的如同小媳妇一般。就是不知道唐男如果此刻是清醒的会有什么样的感受。 “唉,你这个冤家,怎么把自己给折腾成这个样子。”胡媚儿又怜又怨的叹了一口气,轻轻的在唐男的额头上点了一下。 转而又想到了昨天唐男临下车时说的那句话,心里又不舒服起来,照着唐男的屁股扇了一巴掌。恼恨道:“叫你欺负姐姐。” 唐男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睁开眼睛,一阵酸涩的感觉刺激的唐男不由自主的眯起了眼睛,眼里慢慢的积蓄上了一层水花。 好不容易等眼睛恢复过来,唐男下意识的昂起脖子,谁知道这个动作让他整个脑袋想被塞进了千万根钢针一般,刺痛难受的感觉绝对是这辈子仅有的。 唐男一摸头,这才现脑袋上绑着纱布,不由的愣住了。 对于昨天晚上喝醉以后曾生过什么,唐男一概不知。但是此刻摸到头上的绷带,再看到房间里陌生的装饰他懵了。 出于一种习惯性,唐男隐约记得每当生这种事情的时候,身边必然会出现一个女人。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的朝床边看去。 果不其然。 在的身边一位娇俏的美人,微微卷曲着身子,睡得如同一只可爱的猫咪。 “这不是胡媚儿嘛?”唐男使劲的揉揉眼睛,再睁开,终于确定自己没有眼花,这的确是胡媚儿。那这个房间很显然就是胡媚儿的家了。可是自己明明记得是去了酒吧,然后醉的不省人事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跟这狐狸精睡在一张床上? 唐男百思不得其解。 轻轻的推了推胡媚儿的肩膀,唐男轻声唤道:“媚姐!媚姐!” 胡媚儿可爱的耸了耸小鼻子,呢喃般的说道:“别闹,坏蛋。” 唐男被胡媚儿可爱的小模样逗的一乐,正想再推推胡媚儿时,猛然间现自己伸出去的胳膊上一截白色的睡衣衣袖赫然在目。 唐男一惊,转而掀开被子一看,没错,身上的确是穿了一件陌生的睡衣。撩起睡衣下摆,我靠,里面竟然是真空的。 唐男一下子傻了,这事儿可就大了。按照胡媚儿的胃口,这女人很有可能对自己干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唐男也不再多想了,连忙推了推胡媚儿,胡媚儿慵懒的一翻身,半开的睡衣领口一抹白嫩的春光暴露了出来。 唐男悄悄的咽了一口口水,锲而不舍的推着胡媚儿。胡媚儿终于被推醒了,扇子般的睫毛微微颤了颤,缓缓的睁开眼来。 “你醒了。”胡媚儿见唐男正睁着眼睛看着自己,不由轻轻的抬手拍拍小口,打了哈切,语气自然的就像两人睡在一张床上是天经地义的一般。 “现在几点了。咦,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唐男指了指自己脑袋上的纱布,又指了指这房间问道:“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头上还被打了纱布。” 胡媚儿噗哧一笑,说道:“你还好意思问,自己干的事情自己都不记得了么?” 唐男一愣,问道:“我干了什么事情?” 胡媚儿轻轻地撑着柔软的床垫,娇背顺势靠在了床头,眯着眼睛笑看着唐男说道:“昨天怎么一个人跑去酒吧喝酒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伤心事了?喝了那么多?” 唐男急了,指着自己的头道:“这不是关键,关键是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头上还绑了纱布。” 胡媚儿轻笑道:“这得问你自己呗,你昨天都干了什么一点都不记得了么?哼,一个人傻乎乎的跑到酒吧去喝酒。不能喝就别喝呗,结果喝醉了,一帮小流氓见你带着行李包以为你是外地人所以就对你实行抢劫行动。可能你长得比较讨厌,其中一个小流氓给了你脑袋一酒瓶。幸亏被任遥看见了,不然啊,你现在还指不定睡在哪条大街上呢。” 唐男的嘴巴一下子张的老大,“你说的都是真的?” 胡媚儿没好气的白了唐男一眼,说道:“真不真,你自己不会动脑子想啊。姐姐我昨晚可是伺候你这个醉鬼到半夜,把人家身上都吐脏了。这会儿睡得正香,又被你给吵醒了。你说你讨厌不讨厌啊。” 胡媚儿伸出粉拳在唐男的肩膀上砸了一下,唐男被砸了一龇牙抽了一口冷气。 胡媚儿一慌,忙问道:“怎么了?” 唐男苦笑道:“背后有伤。” 胡媚儿这才反应过来,拉下脸说道:“我都忘记问你了,你背后的伤是怎么回事。我可是问清楚了,你这伤可不是那几个小流氓干的。是在你去酒吧喝酒之前就有的。” 唐男摇摇头说道:“这是我自己私人的事情。” 胡媚儿眉头一皱,说道:“什么叫是你自己私人的事情,你有没有把我这个媚姐放在眼里啊?我告诉你,你不说我也能查到,敢动我家的阿男,都他妈嫌命长了是吧。” 胡媚儿虽然说的很野蛮暴力,但是唐男心里却是止不住的升起了一股子的暖意。特别是昨天经历了苏菲的不信任,看到胡媚儿如此在乎自己,他心里感动的都要落泪。 “媚姐,谢谢你。”唐男用着无比诚挚的声音说道。 胡媚儿哼了一声,说道:“现在知道我对你好了么?你知不知道昨天你那话多伤我的心,多少年没有人敢让姐姐这么伤心了,若不是……哼,我非杀了你不可。” 胡媚儿说到若不是的时候,语气含糊了一下,脸上却是泛起了莫名的红润。 唐男咬咬牙说道:“媚姐,我收回昨天的话,我也为我昨天的语气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够谅解。” 胡媚儿大度的挥挥手,说道:“算了算了,我要是不原谅你的话,就不会伺候你到半夜,也不会让你睡在这张床上了。” 说着,又叹了一口气说道:“这张床除了我的亡夫,你还是个睡在上面的男人。” 唐男微微一愣,我是个睡在这张床上的男人?可是看胡媚儿以前的表现,似乎并缺少男人啊? “想什么呢?”胡媚儿见唐男呆,又白了他一眼,脑袋却是微微移了移,靠在了唐男的肩膀上。怕牵动了唐男的伤口,所以她靠的很轻。 唐男偏过头去,吻着佳人身上诱人的芬芳,轻轻的说道:“媚姐,真的谢谢你,我心里从来都没有被这么感动过。其实,你可以让佣人照顾我的。” 唐男之所以感动是因为胡媚儿那看似平常的话,要知道,以胡媚儿的身份根本就不需要亲自照料唐男,还被吐了一身脏。由此可见,胡媚儿对唐男还是非常在乎的。 胡媚儿咯咯一笑,唐男的话让她打心眼儿里的高兴,觉得自己所做的并没有白费。轻轻的捏了捏唐男的脸颊,皱着鼻子笑道:“谁让姐姐喜欢你呢。” 这个动作换作平常,唐男一定会认为对方在挑战他男人的尊严,把他当作小孩子。但是此刻,他心里却是愈的温暖。 忽然想起一事,唐男有些紧张的问道:“对了,媚姐,我们……我们昨晚有没有生什么……额,出正常关系的事情?” “你说是吧?”胡媚儿倒是大大方方的。 唐男尴尬的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看着胡媚儿的表情。 “有啊。”胡媚儿点点头,说道:“看你秀秀气气的,没想到那里还挺厉害的,你可别是骗姐姐的吧,我不相信一个处男能那么厉害。” 说这话的时候,胡媚儿心里一阵偷笑,其实昨天晚上唐男受了伤,又喝那么多的酒。胡媚儿就算真有那个心,也不敢跟唐男生关系啊。但是这会儿看见唐男紧张的表情,她却是忍不住想逗逗他。 唐男顿时表情一垮,叹气道:“如假包换的处男。” “呦,那姐姐我是不是得包个红包给你啊。对了,好端端的你叹生么气啊?跟姐姐生关系你就这么不愿意么?哼!”胡媚儿不满的嘟起了小嘴。 唐男苦笑着摇摇头,说道:“都生了,我就是不愿意又能怎么样?我只是感叹自己人生中的次竟然是在毫无所知的情况下生的。” 胡媚儿咯咯的笑弯了腰,抬眼看着唐男说道:“原来是为了这个啊,那还不简单,姐姐现在再让你尝试一次好了。” 说着,小手一滑,钻进了唐男的衣领里,轻轻的摩挲着唐男健壮的胸肌。 男尴尬的推开了胡媚儿的手,“我现在脑子疼的厉害呢,还有肚子也很饿,我们是不是该先吃点东西呢?” 胡媚儿轻轻的一缕鬓角,笑着说道:“看见我你还需要吃东西么?没听说过秀色可餐么?” 说完见唐男一呆,胡媚儿乐的咯咯直笑,伸出纤长的手指在唐男的额头上点了一下,笑道:“姐姐逗你的呢,你先起床,我领你去洗漱一下。然后让佣人准备早餐。哦,不对,应该是午餐才对。” 洗漱完毕,在客厅巨型的餐桌上,唐男再次的享受了胡媚儿奢侈又豪华的午餐。 用餐完毕以后,梅姨拎来一个行李包递给唐男说道:“唐先生,你看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 唐男结果行李包朝梅姨一笑,说道:“梅姨,你叫我阿男就可以了。叫我唐先生总觉得怪怪的。” 梅姨笑看着唐男点了点头。 胡媚儿走过来笑道:“梅姨对你可好着呢,知道你出了事,昨天连夜去了任遥的堂口查那几个小子。看看是不是什么人刻意报复。” 唐男检查了一番,确认东西都在,拉上了行李包。听见胡媚儿的话,他抬起头问道:“那几个人怎么样了?” 胡媚儿的眼里泛起一道戾芒,哼了一声说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