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章 敢动我男人,胡媚儿怒了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075章 敢动我男人,胡媚儿怒了

苏菲失魂落魄的走了回来,连小绿似乎都感受到了苏菲此刻的心情,默默无声。 上了楼以后,苏菲在沙上坐了下来,感觉浑身无力。她从没有想过,唐男的离开会让她的心里变得这么难受。 就连听见吴俊被录音的那些话她也仅仅是愤怒,但是唐男的离开却是叫她又愧疚又难受。好想心里的什么东西丢失了。 忽然,目光不经意间扫到了茶几上的纸条和银行卡顿时一惊,急忙拿起纸条扫了一眼,顿时眼眶红了起来。将纸条放下,捏着那张银行卡,苏菲泪如雨下。 “对了,手机。” 苏菲忽然想起来,可以打电话给唐男道歉,不管他有什么要求,只要他能回来。 苏菲连忙冲到自己的房间拨通了唐男的电话,但是电话响了几声就被掐断了。苏菲知道唐男在生自己的气,于是锲而不舍的继续拨打。 可惜三次以后,对方就关机了。苏菲将电话狠狠的扔在床上,一头栽在被子里痛哭起来。 唐男将手机关了机,仰天吸了一口气,心情格外的灰暗。他曾经觉得自己是一个被抛弃的人,因为他没有记忆,没有父母,没有曾经的一切一切。 他痛恨这样的感觉,他也格外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因为他害怕某一天会被再次抛弃。可惜苏菲的话让他再次尝到了这样的痛苦。 他忽然觉得,像自己这种人是不是更应该狼心狗肺一点,做一个坏人会不会比做一个好人活的轻松呢? 盲目的随着人流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家酒吧的门口,一个陌生的酒吧。 唐男掏光了身上所有的钱买了一桌子的啤酒,对于一些浪花柳莺的搭讪置之不理,开了一瓶酒便整瓶的灌了下去。 一桌子的酒喝光了,唐男烂醉如泥。 “人妖哥,你今天怎么有时间来酒吧喝酒啊?”酒吧里看场子的保安一眼扫见任遥进了酒吧,顿时热情的迎了过去。 任遥的外号就叫做“人妖”,圈子里都知道他人妖哥的名号。华东帮白虎堂的堂主可不是一般人物,那保安自然巴结都来不及。 任遥点点头,衣服还是一贯的性感拉风,今晚他还特地给自己的指甲上涂抹上了大红色的指甲油,以显示他今天比较兴奋内心比较热烈。 “找个清静点儿的位置,对了,有没有什么秀气的货儿?给我拉几个过来,人妖哥我今天高兴。”任遥眯着眼睛对保安头子说道,狭长的双眼在夜色中如同狐狸。 “有有有,我马上就给你叫过来。” 保安头子一边说,一边将任遥引到了一个僻静点的位置,然后点头哈腰的退下了。不一会儿就看见保安头子领了几个长相俊美的小伙子走了过来。 “人妖哥,货儿给你叫来了。” 任遥看了看几个小伙子,满意的点点头,笑道:“都过来,做我身边。” 保安头子忍着身上的鸡皮疙瘩,他知道人妖哥的嗜好,连忙招呼几个小伙子坐过去,自己则是点头哈腰的离开了。 几个长期厮混在酒吧里的小流氓瞥见了烂醉如泥的唐男,这些下九流的东西偷鸡摸狗只要是能沾到便宜的事情,他们都干。 这会儿看有客人醉了,几个人使了个眼色,悄悄的朝唐男那边坐了过去。 然后有人就开始摸唐男的口袋,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唐男还没有完全醉透,微微有些感觉,满带酒意的猛地一伸手,拍掉了一只手,嘟囔着说道:“都他妈给我滚远点。” “呦嗬,还来劲了。” 被拍掉手的那个人,拎着一个酒瓶就往唐男脑袋上拍去。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唐男这会彻底晕了,脑门上流下血来。 保安头子注意到这边的事情,顿时皱了皱眉头走了过来,“黑皮,你们几个招子给我放亮,客人还在酒吧里,就归老子罩着,你们他妈别太过分了。” 那被称作黑皮的小流氓长得的确是跟煤窑里出来的似的,连忙点头哈腰的对保安头子说道:“雷子哥,这人一看就知道是穷酸相。身上连半点值钱的东西都没有。” 说着,黑皮的眼睛瞄了瞄唐男身边的行李包,眼睛一亮,笑着说道:“雷子哥,这人肯定是外地人路过的,你看,连行李都带着呢。您老好歹赏我们一口饭吃啊。” 保安雷子见到唐男的行李包,也认为这人儿应该是外地人路过的,便点了点头说道:“别太过分!”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雷子一走,黑皮几个人就忙活起来,开始拉开唐男的包乱翻起来。 碰巧,任遥的位置离唐男不远,又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听着那人刚刚的声音似乎有些熟悉,不由的朝雷子招招手。 雷子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问道:“人妖哥,你有什么事?” 任遥皱着眉头问道:“那边是怎么了?” 雷子陪着笑说道:“几个不入流的下三滥,想趁人家喝醉了,打劫个外地人。” 这时候,黑皮那边一人搜到了唐男的证件,大声的笑道:“,竟然还是个大学生,叫什么来着?哦,叫唐男!” 任遥脸色一变,昨天那些开会的大佬们或多或少的都打听了一点唐男的资料,此刻对唐男这个名字任遥是再清楚不过了。 雷子见任遥脸色变了,不由的问道:“人妖哥,你这是怎么了?” 任遥皱着眉头问道:“雷子,刚刚那人说的名字叫什么?” 雷子犹豫了一下,说道:“好想是叫唐男。” “操!真找死。”任遥脸色刷的一变,立刻就站起身来。 雷子一听这话,顿时懵了,连忙跟在任遥的身后走了过去。 黑皮那帮人还在乱翻着唐男的东西,冷不防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说道:“都他妈给我停手。” 黑皮眼一翻,像他们这样不入流的小混混自然是不认识人妖哥的,顿时没好脸色的说道:“你他们跟谁说话呢?不男不女的东西。” 黑皮话刚一说完,就看见跟在任遥后面的雷子一个虎步冲上来,一个大耳刮子飞了过去。 黑皮给打懵了,捂着脸瞪着雷子说道:“雷子哥,你这是干什么?” 雷子根本就不理他,而是赶忙回头对任遥说道:“人妖哥,这帮下九流的东西不懂事,不认识你老人家,所以冒犯您了。你要怎么样,一句话,雷子绝对让你满意。” 任遥朝有些犯傻的黑皮冷哼一声说道:“已经很多年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了,哼哼。” 任遥从鼻子里哼出两声以后,却没有急着动手收黑皮这帮人,而是连忙走过去,扶起醉趴在那里,脑门上流着血的唐男,仔细的看了看他的脸以后,任遥脸色大变,失声道:“唐先生。” 雷子已经预感到不对劲了,悄悄的朝酒吧里几个看场子的保安招了招手。 任遥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亲自掏出一方洁白的手帕替唐男擦干净脑门上的血和一些碎玻璃。一双泛红的眼睛盯着黑皮那帮人,冷厉的说道:“唐先生的脑袋是怎么回事?谁干的?” 黑皮已经看出任遥的身份不简单了,何况雷子已经招来了一大批看场子的人把他们围拢了起来,黑皮有些紧张的说道:“是,是我干的。” 任遥怒即反笑,回头对雷子说道:“雷子,这就是你罩着的酒吧么?客人变成这样你都不管不问么?” 雷子噤若寒蝉不敢说话。 任遥一指唐男说道:“你知不知道他是谁?我们华东帮从上到下不管是谁,见到他都得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唐先生。你竟然让唐先生在你的场子上出事,我看你这酒吧是不想开了吧。” 雷子脸色大变,汗如雨下。任遥的话让他知道自己捅了大篓子了。 二话不说,当即捉起一个酒瓶拍在了自己的脑门上,酒瓶一碎,血顿时流了下来。雷子咬着牙说道:“人妖哥,这事儿我没处理好,我跟你赔罪。” 任遥见雷子硬骨气也颇为欣赏,但是见唐男这样,他也没什么底气的说道:“你们最好要祈求唐先生不要出事。不然你们全家十八代都会被杀干净。” 场上的人都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冷颤。 任遥的目光又落在了黑皮几个人的身上,眼含杀机的说道:“把他们全都给我抓起来,送到我堂口上去,等我把唐先生送回去再回来收这帮混蛋王八蛋。” 当任遥亲自开车把唐男送到胡媚儿别墅上时,胡媚儿可心疼坏了,一边招呼私人医生给唐男治病,一边眼里的责问任遥究竟出了什么事。 任遥把酒吧里的事情说了一遍,稍微的替雷子他们求了求情。胡媚儿听完以后雷霆大怒,只说了了一句话,家人就不要动了,他们全都给我凌迟,用碎酒瓶凌。 医生替唐男包扎好以后,跟胡媚儿说:“头上的伤没有什么大碍,只是饮酒过度了,喂点醒酒药,睡一觉就没事了。只不过,唐先生的背后好想被人捅伤了。” 一边的任遥听完脸色大变,连忙问医生是不是看错了,医生翻开唐男的后衣领说道:“这里原本贴了张膏药,就是这里被捅伤的。好在伤口并不深,洗澡的时候要注意点,不要让水碰到伤口,涂点云南白药,包扎好就可以了。” 任遥听了这话才放心下来,一边的胡媚儿却是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转头朝任遥问道:“这伤口是怎么回事?谁干的?” 任遥连忙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我遇到唐先生的时候,他已经昏迷了。这背后的伤处理过,应该是之前的事情了。” 胡媚儿忍着怒气一言不,半晌才说道:“这事儿就交给你,你去给我查一下,谁捅伤的阿男,我让他全家死光。” 胡媚儿亲自给唐男喂下了醒酒药,唐男喝完药立刻就有了呕吐的,胡媚儿又亲手扶着唐男去卫生间。

下一篇   第07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