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章 唐男比黑社会还彪悍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069章 唐男比黑社会还彪悍

会场上不少人脸色一变,江湖人最讲究规矩,就连这座位的排法也大有讲究。总坛四位堂主隔坐在下位,其余分堂主依次排开。而梅姨这个坐法就等于凌驾与四位堂主之上仅次于夫人了。 刁德一冷笑一声说道:“胡媚儿,你这是什么意思?还是跟男人干多了,把江湖规矩都忘了。” 胡媚儿还没说话,那白虎堂堂主任遥就娇滴滴的一拍桌子,掐着兰花指斥道:“老刁,你他妈什么意思?” 任遥的声音便如同古时的太监一般,听之极为可笑,但是会场上却是没有一人敢笑出来。因为说话的是白虎堂的堂主,除非他们嫌自己的命长了。 玄武堂堂主和朱雀堂堂主都是两位中年人,长得膘肥体壮,套用赵本山的一句话就是脑大脖子粗,不是大款就是伙夫。这两人却是不一语。 刁德一一翻白眼,哼道:“我是什么意思,你难道没看出来么?你个死人妖,再对老子拍桌子,老子让人轮你的大米。” 刁德一背后的唐男忍不住一乐,这刁德一还真是现学现用。 “你们吵够了没有。”胡媚儿终于话了,一双美目威严的一扫任遥和刁德一,最后在刁德一的身上停了下来,冷笑着说道:“老刁,你好本事啊,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是吧。要知道,你不过只是个青龙堂的堂主而已,别把自己太当回事了。” 刁德一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胡媚儿,这世界是男人的天下,帮会也应该由男人来做主。你一个妇道人家,还是趁早找个男人改嫁吧。要不,你跟了我也行,我这人最懂得怜香惜玉。” 说着,刁德一的脸上忍不住露出淫亵的笑容。 “操!”唐男忍不住了,大骂道:“你他妈算哪根葱,想动老子的女人你还得问问我同意不同意。” 唐男心火一动就口不遮拦起来,压根没考虑过他这句“老子的女人”给会场上的人造成了多大的冲击力。虽然有一部分人知道刁德一绑架唐男的目的是为了威胁胡媚儿,却也没猜到两人之间的关系。 而唐男的话又恰恰表达出另一层含义,那就是向来以女王自封的夫人在唐男的面前也不过是他的女人而已。这意义可就非同小可了。 唐男这话一说完,也知道自己失言了。但是他跟胡媚儿之间虽然你争我斗,却在不知不觉处下了一定的情谊。特别是唐男潜意识里那种复杂的感情因素,让他完全不能容忍刁德一在自己的面前侮辱胡媚儿。 可是话说出来已经收不回去了,所以唐男就一扬脖子,死抗。 胡媚儿的眼里闪过一丝诧异,接着又换为一种复杂的情感,看了看唐男,眼里水波荡漾,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目光转回刁德一的身上,胡媚儿淡淡的说道:“刁德一,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不要以为你的那些小动作可以瞒的了我。你刁德一凭借的是什么,你自己清楚。帮会四大戒律,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你样样都沾全了。看来今天不拿你动刀,你是越活越回头了。” 刁德一冷笑一声,说道:“想动我?呵呵,胡媚儿,你太想当然了吧,你还以为帮会是你亡夫的治下?” 说着,刁德一语调一变,站起身拱手一圈,朗声说道:“今天帮会各位堂主分堂主齐聚一堂,我在这里宣布一件重要的事情。我认为帮会要展必须要有一个强有力的人进行领导。现任帮主胡媚儿身为女性并不具备领导的才能,我认为大家应该借此机会公平选举出来一个新的帮主,不知道大家觉得意下如何?” 幸好国家妇联主任不在,否则就他这话,能扇他俩大耳刮子。瞧不起女人。 刁德一的话一说完,有不少各地的分堂主齐齐响应,而玄武朱雀二位堂主依旧不动如山,似乎对刁德一的表现视而不见一般。 只有白虎堂堂主任遥气得上窜下跳,指着刁德一的鼻子怒骂。 唐男看这形势已然清楚了局面,出声附和都是刁德一派系的人。而像朱雀玄武这两位堂主显然是两不相帮坐起了中间派。而像任遥这样的显然是胡媚儿这一派的。只是就场上的局势来看,胡媚儿的也未免太寒酸了。 刁德一见此情景,笑得更加得意,偏过头开看向胡媚儿说道:“胡媚儿,你也看到了,大家都这么高声拥护我的意见。我劝你还是主动让位吧。为了帮会的展,你做出一点牺牲也是值得的。” 胡媚儿淡淡的笑道:“帮会的规矩是数代定下来的,不是你刁德一张张嘴就可以改的。我原以为你刁德一勾结华南帮吃里扒外也就罢了,倒是没想到你拉党结营意谋篡位。你胆子可真不小啊。” 胡媚儿这话一说,刁德一的脸色变了一变,轻哼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勾结华南帮。还有,你不会嫉妒我的亲和力,所以说我拉党结营吧。” 胡媚儿冷冷的一笑说道:“你要证据是吧,好,我给你证据。” 说着,轻轻的拍拍手。两个壮汉架着一个被打的遍体鳞伤的人走了进来。 胡媚儿冷笑道:“刁德一,你可认得这人是谁?” 刁德一脸色变了变,飒然一笑,道:“不认识,这人贼头贼脑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东西,打的好,拉出去喂狗吧。” 胡媚儿美目轻轻的一瞟那人,那家伙顿时口齿不清的惨呼起来,“老大,你救救我啊,他们要杀我啊。我替你卖了那么多的白粉,帮你赚了那么多的钱,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还有华南帮的生意都是我帮你接洽的,你可不能没有我啊。” “住嘴。” 刁德一恨不得掏出枪来毙了这家伙。 喘了几口气,刁德一看向胡媚儿说道:“你以为你随便找个人来胡言乱语就能作为证据么?真是笑话。” 胡媚儿不屑的一笑,抬抬手,一个壮汉掏出了一个大信封递给了胡媚儿。 胡媚儿一边拆开信封一边笑着说道:“随便找个人的确不能证明什么,但是假如这个人的身上正好揣了你所有交易的票据。还有一个详细记录的账本,甚至还有你与华南帮交易的照片,你说这些证据够不够充分呢?” 胡媚儿一边说着一边撕开封口,信封一抖,哗啦啦掉下来一大堆的东西。会议室里顿时响起了哗然之声,不少人都探长脖子看着掉下来的东西。 别的不清楚,但是那几张照片上,刁德一沾着白粉往嘴里舔,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他对面站着的正是华南帮的一个堂主。两人的姿态很亲热,显然都是老熟人了。 刁德一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为难看,背叛帮会私通外敌,那可是犯了帮会的大忌。现在无论他摆出什么样的理由,也轮不到他坐上帮主的位置了。除非,他彻底的反了这个帮会。 想到这里,刁德一哈哈大笑起来,盯着胡媚儿狞声说道:“那又怎么样?现在帮会中一大半的人都是我的手下,你能决定什么。” “是吗?”胡媚儿脸上勾勒出一抹嘲讽的笑容。“刁德一,你果然很天真,你现在再问问,看看有谁愿意你叛变。” 刁德一狞笑一声,转而看向会场中的人。刚刚还齐声拥护他的那些家伙此刻都低下头来。若是刁德一没有私通外敌也就算了,可是他私通外敌,就等于是犯了江湖大忌,若是此刻拥护他,就等于他们连带着同样犯忌。假如刁德一兵败,那他们就逃不了死的下场。 论及生死,这些人不得不谨慎起来。 刁德一心中顿时火起,把目光落在了几个死忠于他的人身上,希望这些人能起到一个带动作用。 这些人也不负刁德一所望,立刻大声拥护起来,而且理直气壮的说:“攘外必须安内,师夷长技以制夷。跟华南帮交易是为了了解敌人而知己知彼。” 唐男听得不由噗哧一笑,这帮黑社会还他娘的有点历史修养。 在几个人的带动下,又有几个心智不坚定的家伙加入了其中。梅姨暗中记下了这些人,脸上露出一抹冷笑。 任遥拍拍桌子对朱雀堂和玄武堂的堂主吼道:“你们俩个都他妈死了,没看见有人想篡位么?” 但是任凭任遥吼破嗓子,两位堂主还是气定神闲的不言不语。 胡媚儿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微微一笑说道:“看来刁堂主你的号召力弱了不少啊,恐怕大家都知道叛变是什么下场吧。” 刁德一“唰”的回过头来,瞪着胡媚儿得意的笑道:“那又怎么样,现在各个堂口都被我的人控制住了。连这栋大厦也全是我的人,你还能把我怎么样。识相的话,就乖乖的让位,以后把老子伺候舒服了,我给你留个后半生。” 梅姨终于忍不住了,一拍桌子站起来说道:“放肆。” 刁德一眼一瞪说道:“帮会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老东西话了。这座位的事情我还没跟你计较呢。你他妈倒是对老子吼上了。” 胡媚儿拍拍梅姨的手,也站了起来,笑着说道:“忘记给大家介绍了,我身边的这位想必很多人都认识。不过梅姨的另一个身份想必在座的各位没有人知道。我今天就给大家揭开一个华东帮的秘密。” “这位就是历代帮中凌驾于四大堂主之上,日月二坛其中的月坛主,月坛主一直暗中操纵帮派中事,所以身份一直没有表露。不过今天为了告诉某人太过天真,我便将梅姨的身份公之于众。” 梅姨脸色一整,顿时露出一股凛然之气。 会场上顿时鸦鹊无声,一个个都傻愣愣的看着梅姨。显然没想到胡媚儿家的一个佣人怎么一眨眼就成为了凌驾于四大堂主之上的月坛主。 “华东帮日月二坛坛主各自操纵一批势力,平时不会搀合到了你们的利益当中,但是,若有人敢对帮中不利。两位坛主必然会让某些人知道背叛本帮的下场。” 胡媚儿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冷笑的看着刁德一。 刁德一这下子再也坐不住了,怎么突然冒出个月坛主出来。 但是他又岂是轻易被吓倒的人,一拍桌子冷哼道:“别以为你随便推举个什么坛主出来就能吓倒老子。现在各方局势都被我控制着,你能把老子怎么样?” “是么?”胡媚儿冷笑道:“那你怎么不去问问,你控制堂口的那些人怎么样了?” 刁德一脸色一变,急忙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才听到一半刁德一就冷汗直冒,指着胡媚儿说道:“你……” 胡媚儿轻蔑的一笑,说道:“现在知道我为什么笑你天真了吧,如果你把华东帮想的这么简单,你可就傻的可爱了。这些事情都是月坛主处理,对于背叛本帮的人,月坛主从不会留情。” 胡媚儿说到最后已经是掷地有声,吓得那些刁德一的人都情不自禁的浑身一抖。 此刻稍微有点脑子的人也知道形势转眼便对刁德一不利了,顿时有些见风使舵的人开始攻击起刁德一来。 而有些人则是在想,这仅仅是冒出了月坛主,那还有一个日坛主在哪里呢?难道是身边的某位?这样想着,这些人都不由的冒出了一身冷汗。 刁德一此刻真有些狗急跳墙了,一会儿上窜下跳,一会儿哈哈大笑,半晌才突然想到了唐男在他们的手里。顿时脸色一整对胡媚儿说道:“不管怎么样,这栋大厦里都是我的人,我出事,你们一个也别想跑。还有,这位不是刚刚自称是你的男人么?你身为他的女人,应该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你面前吧。” 刁德一狞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