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泳池边惩罚胡媚儿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067章 泳池边惩罚胡媚儿

唐男最恨的就是这个女人总喜欢像女王一样高高在上的欺压别人,眉头一皱,心想,老子一个爷们儿,你还能把我怎么样?便点点头说道:“好,刚刚的话我收回。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胡媚儿荡笑道:“这还差不多。” 说着,看看池水问道:“会游泳嘛?” 唐男连忙摇头道:“不会。” 其实唐男不仅会游泳,而且技术是顶尖的。但是他打定主意跟这个女人杠上了。 “不会没关系,我可以教你。”胡媚儿朝唐男招招手道:“来,让姐姐先帮你把衣服脱了,然后再让佣人送一套泳裤过来。” 唐男顿时警惕的抓住衣服,说道:“还是我自己来吧。” 胡媚儿见唐男的表情窘迫,顿时笑得更欢。也没有为难他,在躺椅的扶手下面按了一个按钮,说道:“给我拿一套男士泳裤过来,尺号用最小的。” 唐男刚脱下上衣,听到胡媚儿的话顿时觉得被伤了自尊。他下围可不小,干嘛拿最小号的?你这不是侮辱人么? 见唐男瞪着自己,胡媚儿自然清楚他心里想的是什么。笑着说道:“你放心吧小处男弟弟,泳裤都是非常有弹力的。即便是最小号你也一样可以穿上。而且啊,嘻嘻,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我现在不告诉你。” 胡媚儿卖了一个关子,却让唐男一头恼火。拿个泳裤也能作怪,这女人真够可以。 三下五除二,唐男就把身上的衣服脱的只剩下一条内裤。他之所以脱的这么痛快,是因为先前他已经很男人的答应了胡媚儿,她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这会儿若再婆婆妈妈的话,那就真不是男人了。 这时,梅姨捧着一条黑色的男士泳裤走了过来。看到唐男的模样,忍不住微微一笑。又摇了摇头,朝胡媚儿招呼了一声便转身退下了。 胡媚儿双目放光的看着唐男,唐男这小子虽然自贬自己是事业型身材,实则脱掉衣服还是非常有料的。男人身上的肌肉其实不要多,在两个地方显现出来就行了。 一个是胸部,也就是胸肌。 一个是腹部,当然是腹肌。 唐男的胸肌和腹肌虽然不像健美先生那般夸张,但是配合他修长的身材还是非常的有型。 胡媚儿情不自禁的轻叹道:“想不到,你穿上衣服的时候还看不出来什么。这衣服一脱,身上的本钱很足啊。” 唐男别的不敢吹牛,对自己的体型还是颇为自信的。听了胡媚儿的话,也是略显得意的笑道:“什么叫隐士,像我这种外表平凡,内藏金玉的就叫做隐士。” 胡媚儿没好气的白了唐男一眼,笑道:“夸你几句,你还喘上了是吧。” 唐男得意的笑了笑。 胡媚儿挑起那件泳裤,笑着说道:“穿上啊,难道要我帮你穿。” 说着,睁着一双桃花媚眸,肆意的打量着唐男。 唐男有些尴尬,穿上这泳裤势必要脱掉内裤。可是这样一个女流氓在自己面前站着,他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当然,就算对方不是女流氓。在一个女人面前脱裤子,还是光天化日之下,这事儿除了淫贼之外,稍微有点羞耻心的人都会有些不自在。 唐男斟酌了一下,便直接拿着泳裤就要往腿上套。 胡媚儿哎了一声,扭动着修长的美腿走到唐男身前,伸手拍掉了唐男的动作,翘起小嘴,笑道:“怎么?不敢在姐姐面前脱裤子啊?还是……咯咯,还是想让姐姐帮你脱啊。” 说着,手背似乎无意的在唐男鼓囊囊的内裤上磨蹭了一下。 唐男浑身一颤,那感觉如同被电闪了一下,头皮都竖了起来。 “媚姐,这不太方便吧。”唐男有些尴尬的说道。 “怎么?刚刚可是你自己说的,媚姐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会儿就反悔了么?”胡媚儿挑着眉头,揶揄的笑着。她只比唐男矮了半个头,两人站在一起的确是有那么点郎才女貌的味道。 唐男犹豫了一下,终于牙一咬,心想,脱就脱,老子还能怕了你不成。 虽然打定了主意,唐男还是背过了身去,缓缓的脱下了内裤。 裤子刚一脱下,唐男结实的屁股就挨了一巴掌。顿时吃痛的捂着屁股转过身来,怒视着胡媚儿。 胡媚儿却是捂着小嘴咯咯的笑道:“看不出来,还挺结实的嘛。那方面能力一定不弱。” 唐男火一下子就蹭上来了,这女人是吃定了他还是怎么的?老子长这么大还没有哪个女人敢在老子面前这么嚣张。 黑社会了不起啊? 唐男火头一上来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你娘的黑社会,老子就比你更黑。 唐男“唬”的一下拦腰抱起胡媚儿,胡媚儿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扭动着身子挣扎起来。嘴里厉喝道:“唐男,你想干什么?” 唐男根本不理会胡媚儿的挣扎,身子一蹲,手一翻,就将胡媚儿俯着身子压在了腿上。那包裹在窄小的比基尼泳装下的两瓣浑圆的翘臀,如同两座白皙的肉山,颤巍巍的晃动着。晃的唐男一阵口干舌燥。 胡媚儿羞恼的回过头来,怒视着唐男喝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忘了我是什么身份了么?” 胡媚儿不说还好,一说唐男就更来气了。心想,反正老子都已经这么干了,索性就干的彻底一点。 唐男二话不说,飞起巴掌就扇在了那两座饱满的肉山上。 “啪”的一声脆响。 胡媚儿“女王”的心态爆了。想她的身份从来都是骑在男人的头上,即便是吊凯子也从来只是扮演女王的角色。男人被她的手段征服以后,从来都是舔皮鞋的命。 而对于唐男的态度之所以不同,是因为胡媚儿从他的身上找到一点异样的感觉,才会一反常态。 但她哪曾想到唐男竟然胆大到把她摆成这种姿势,然后毫不留情的扇她的屁股。胡媚儿越想越气,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盯着唐男说道:“你信不信老娘会杀了你。” “来啊。”唐男也豁出去了,憋了一上午的鸟气终于爆了,“老子看你现在怎么杀我。” 说着,巴掌又重重的扇在了肉臀上。胡媚儿丰隆的顿时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巴掌印,还是粉红色的。 “你……老娘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啪!” “老娘会杀你全家信不信?” “……啪啪!” “……” “……” “哎哟,你轻点,好疼……”胡媚儿的语气不知道什么时候软了下来,终于开始低声的哀求了。 唐男却是毫不留情的又重重的扇了一巴掌,冷笑道:“还敢不敢对我要打要杀了?” “哎哟,疼,我不敢了……不敢了……” “……啪!还敢不敢对我开枪了?” “不敢了,你别打了,真的好疼……” 看着胡媚儿低眉顺眼的哀求,唐男心里的怒火总算是消退了下来,轻哼一声,忽然现身体有些不对劲。一琢磨,娘的,身上什么都没穿。现在下身还是空悬着的。 连忙将胡媚儿的身子一推,任由她滚落在地上,飞快的捡起一边的泳裤穿了起来。 这小号的泳裤一穿在身上,唐男顿时明白了胡媚儿的用意。胡媚儿说的没错,这泳裤都是弹力的,不管大小都能穿上。但是以唐男的胯围,穿上这小号的泳裤,那只能起到一个作用。就是将他的下身包裹的凹凸毕现。 唐男心里暗骂一声,转过头来,却看见胡媚儿趴在地上,翘起一只白嫩的脚丫,一手托着下巴,正美眸迷离的看着自己。 “看着我干什么?嫌没打够是吧,要不要再来几下。”唐男没好气的扬扬手掌。 媚儿飞快的抬手捂住了臀部,显然是被唐男打怕了。 “人家那里好疼。”胡媚儿竟然换上了一副特别柔弱的语调。 唐男也是一愣,本以为自己干了这事儿,凭这娘们的脾气肯定是要拿枪毫不犹豫的干掉自己。哪知道,这娘们竟然来了个山路十八弯,对他的态度改变之快,让他一时间难以适应。 最后唐男得出一个结论,胡媚儿这娘们是一个有着受虐心理的女王。 “不是要游泳么?下水啊?”唐男这会儿现胡媚儿软了下去,他的态度却自觉的变得强硬起来。 胡媚儿晃动着小脚丫儿,楚楚可怜的看着唐男说道:“人家那里好疼,没力气了,要你抱。” 胡媚儿这会儿的表现让唐男好受了很多,他也不想再把胡媚儿的女王心态给刺激出来。便俯下身子,一手揽背,一手揽住腿弯,将胡媚儿横抱了起来。 胡媚儿双手勾着唐男的脖子,一副小女儿状,看的唐男暗暗咂舌。心想,这娘们莫非是千面狐,才一眨眼的功夫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唐男也不想许多了,抱着胡媚儿顺着扶梯下了水。 池水并不如想象般的冰凉,反而带着微微的暖意,显然这座游泳池拥有自动调节温度的设备。 一下水,唐男浑身都舒展开来。搂着胡媚儿的手也不自觉的松开了,试着摆动了一下手臂,顿时忍不住一个猛子扎了下去,呼哧一声,一道水波迅的朝对面蔓延过去。 胡媚儿有些惊讶的看着唐男,半晌才皱了皱眉头,心想,这小子果然没一句真话。明明会游泳,还敢欺骗老娘。 不过想起刚刚被唐男狠扇巴掌的场景,脸上止不住的火烧起来,一种从未有过的刺激感涌上心头。甚至连扮演女王的感觉都没有这个过瘾。 胡媚儿的这种心态实际上是一种“角色疲劳”和女人特有的“小鸟心理”。 角色疲劳不管是谁都会存在,通常你做一种工作久了,就会产生厌烦的感觉。比如说一个电影明星,长期的扮演一种类型的角色就会失去新鲜感,他们就会尝试不同的角色。 而“小鸟心理”从心理学上来讲,是一种潜意识里的托付感。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都希望被男人疼爱,都希望有一个强大的男人能够镇住自己,给自己安全感。 胡媚儿长期居于高位,时间久了就容易自我迷失,认为自己必然是高高在上的,无论做什么事情,她都会想当然的把自己放在最高端。 而唐男的刚刚一番行为,激起了她的“小鸟心理”。让她从一开始的要打要杀,变成了温顺柔弱,一副需要男人疼爱的模样。 当然,这种心理并不是绝对的。就比如现在的胡媚儿明明觉得被唐男压着很有趣,但是女王的心态还是会时不时的闪现。 唐男脚一蹬对面的池壁,带起一阵水花声,又飞快的游了回来。从水中冒出头,唐男一抹脸上的水渍,甩甩脑袋,水珠四落。 “痛快。”唐男舒爽的叫唤道。 胡媚儿游了过来,娇躯贴着唐男,轻哼道:“你不是不会游泳么?我看你怎么比游泳冠军还要厉害。骗我很好玩么?” 唐男一撇嘴,说道:“我喜欢,我愿意,你管得着嘛你。” 胡媚儿心想,哼,老娘一时来了兴致在你面前扮演了一会儿弱女子。你还上岗上架了啊!于是,小手在水里轻轻的移动起来。 最后落在了唐男的屁股上,这水里有阻力,扇是肯定没力度的。于是胡媚儿掐住了唐男一边屁股上的软肉,狠狠的一拧,接着,小手一划,飞快的游远了。 唐男觉察到屁股一疼就听见了胡媚儿得意的笑声,在远处一脸挑衅的看着自己。他顿时觉得自己的施虐手段还不够彻底,这娘们还没有彻底的诚服。 于是大吼一声,“看我抽死你丫的。” 胡媚儿在不远处做了个鬼脸,咯咯的笑道:“来啊来啊,你来啊!” 说着,见唐男已经划开水花飞快的游来。立刻一蹬脚丫子,柳腰轻摆,如同一条美人鱼一般与唐男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佣人梅姨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不远处,看着在泳池中打闹的俩人不由的露出了一抹微笑,“自从小姐失踪以后,夫人可是很久都没有笑得这么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