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章 母爱泛滥症?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064章 母爱泛滥症?

梅姨走后,胡媚儿放在唐男腰上的手缓缓的游弋起来,有意无意的顺着唐男的尾椎骨向下滑动。】 夏天的衣服本来就很薄,而唐男身上的名牌休闲装是前天米雪给他买的。一分钱一分货,这衣裤都是采用上等布料精致而成。不仅直挺新颖,而且柔软细腻,穿在身上不会有笨重的感觉。 但正是因为这样,胡媚儿的手掌落在尾椎骨下方的时候,便如同穿透了衣服一般,一股酥麻的感觉如同辐射一般散播出去。 “唔……”唐男忍不住出一声轻哼。虽然眼前这个狐狸精让人由爱又恨,但是被这么一挑逗,唐男的心里还是止不住的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胡媚儿咯咯一笑,手掌一收,却伸出一根娇嫩的手指,缓缓的顺着尾椎骨下,那一道弯弯的臀沟滑了下去,然后慢慢的摩擦。 唐男的喉咙里出低沉如野兽般的嘶吼,臀部不自觉的收紧,这样一来却是夹住了胡媚儿的手指。惹得胡媚儿像是现了什么有趣的玩具一样,咯咯的笑个不停。 “你好像更硬了。”胡媚儿的另一只手将那把银色的小手枪顶了顶,媚眼飞向唐男。 唐男此刻已经欲火滔天,有些精神恍惚了。紧紧地咬着牙,抵抗着腹背夹击的快感,猛地推开胡媚儿在臀沟游弋的手,大喝道:“够了。” 说完,唐男便想起身,此刻他已经没有了对付胡媚儿的心思。这女人是天生对付男人的武器,靠之越近,越容易沦陷。 胡媚儿却是脸色一变,冷笑道:“你动一下试试,别以为我不敢开枪。” 唐男牙一咬,双臂一撑,从躺椅上离开,站直了身子。 “砰”的一声枪响。 一颗子弹擦着唐男的耳际飞了出去,惊的唐男出了一声冷汗。双眼瞪的有如铜铃一般看着胡媚儿。 “你……你还真敢开枪。” 胡媚儿笑眯眯竖起枪口,粉嫩的小嘴对着枪口吹了吹,如同西部牛仔一般潇洒。 “我说过,我胡媚儿没有什么不敢做的。不信的话,你现在就可以离开。” 胡媚儿这会儿反而不着急了,因为她知道现在的这种语气比刚刚的威胁有力多了。有的时候,子弹比什么都具有说服力。 唐男这会儿还真是懵了,刚刚他还有所侥幸的想着,胡媚儿的这把枪会不会是假的。虽然凭着直觉,唐男觉得这种可能性非常小。但是,当这个女人真的开枪的时候,他还是被震住了。 此刻,脑子里只转悠着一个念头。 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人? “怎么不走了。” 胡媚儿荡笑了起来,手上的小巧手枪灵巧的玩了个枪花,抬手拿起圆桌上的柠檬汁抿了一口。一双美目放肆的看着唐男。 唐男这会儿还真有些顾忌了,他是光棍一个,什么都不怕。但是胡媚儿的威胁已经涉及到了他身边的人,他不得不有所顾忌。 虽然身上拥有一些乎寻常的能力,但是那种能力并非什么时候都能出现的。比如现在,他真想“本能膨胀”的能力出现一下,好让他制服这个女人。 但是换个角度来思考,制服了这个女人又怎么样?难道杀了她?杀人的事情,唐男自认暂且还做不出来。特别是杀害这样一个妩媚的女人。 思考了良久,唐男终于叹了一口气,说道:“媚姐,我承认你厉害。我只是一个小店员,你犯不着跟我较劲吧。看得出来,你是个人物。” 胡媚儿咯咯的一笑,吐出吸管,笑眯眯的说道:“谁叫我一眼就喜欢上小处男弟弟你呢。但是我这人不喜欢别人违背我,你要是乖乖听话的话,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唐男心里涌起一阵不舒服的感觉,这娘们怎么好像把我当小孩子似的。难道是母爱泛滥症? “你过来。”胡媚儿朝唐男勾勾手指。 唐男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走了过去。 “渴了吗?来,喝一口。”胡媚儿笑着扬了扬手里的柠檬汁,吸管上还残留着一抹嫩红的唇印。 唐男脸色变了变,最终还是伸出手去,轻声道:“谢谢。” 胡媚儿却是避开了唐男的手,笑着勾勾手指说道:“脸凑过来,我喂你。” 胡媚儿一边说着,一边似故意挑逗一般,又抿了一口柠檬汁。 唐男咬咬牙,慢慢的俯下了身子,嘴快要触碰到胡媚儿手里的杯子时。胡媚儿忽然抬起拿枪的那只手臂,迅的勾住了唐男的脖子。 唐男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一张芬芳小巧的樱唇封住了嘴。紧接着,一条灵巧滑嫩的香舌硬生生的撬开了他的嘴唇和牙齿塞进了他的嘴里。 一边挑逗着他的舌头,一边将口中那一口还没有下咽的柠檬汁渡进了他的嘴里。 唐男不由瞪大了眼睛,酸酸甜甜的柠檬汁带着可口的芬芳被他一下子咽了下去。那条灵巧的香舌还在肆意的挑逗着他的舌头。 这样的情景激起了唐男的血性,大老爷们儿的,哪能让娘们给欺负了。 顿时化被动为主动,两手搂住了胡媚儿的酥颈,贪婪的吮吸起来。胡媚儿手上一松,杯子掉落了下去,落在地上,出了一声轻响。 两只皓腕都勾住了唐男的脖子,激烈如火的相拥相吻。 “咳咳咳……” 一阵不合时宜的咳嗽声传来,却仍旧没有惊醒正沉醉的两人。刁德一站在一边除了尴尬,还有一抹嫉妒和贪婪的神色参杂在里面。 “夫人。”见两人越演越烈,刁德一也不得不出声提醒两人。 两人终于警醒过来,唐男慌忙推开了胡媚儿,看着如痴如醉的胡媚儿,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目光落在一边的刁德一身上,微微有些报赧。 胡媚儿略带不满的看了看刁德一,轻哼道:“你还有胆子敢来见我?” 说着扯过圆桌上的一件白色浴袍盖在了身上,遮住了无限诱人的风光。 这个动作让唐男有些惊讶,他原以为像胡媚儿这样放荡的女人,根本不会在意自己有多么的暴露。 刁德一见到胡媚儿的动作,明显露出了一抹失望之色,但是只是一闪而过。就连忙慌张的说道:“夫人,你一定要听我解释。这次事情真的不管我的事,都是底下人乱搞,我是毫不知情啊。” “是吗?”胡媚儿冷笑了一声,淡淡的说道:“我原以为你来见我,会老老实实的跟我说真话。没想到,刁德一啊刁德一,你还真是越混越话头,连我也敢骗了。你的胆子好大啊。” 说到最后,胡媚儿已经声色俱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