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小月又不是舞娘】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497章【小月又不是舞娘】

面对母亲的质疑,米雪的小脸红得像个小番茄,结巴道:“妈……我我,哎哟,你这么问我我该怎么回答呐!” “完了,完了,世界末日了!”徐桂芝没想到米雪居然没有意识到自己错了,还如此振振有词的,怀疑自己一直严谨的教育是否出问题了。拍拍脑子,努力让自己平静了下来以后,头昏昏的坐到了沙。 米国华比较冷静,从米雪的聊天内容来看,小兰已经知道了唐男跟小雪的事情,一时间承受不了,连家也不想回了。 于是马打了个电话给米兰,确认了米兰没有生什么事情和即将要回家后,米国华跟徐桂芝才松了一口气。 米国华跟徐桂芝都共同目睹过米兰对唐男真挚的爱,付出的感情多,而且从他们两个大人长辈的角度来看,米兰跟唐男在一起最适合不过,毕竟米雪跟唐男年纪相差太大,而且性格也差得远。就是没想到今天居然听到了这么一个不雅的消息,小雪跟唐男了,这不是对小兰致命的打击吗,仿佛所有的规律都被打破了一样,唉,让人搞不清到底什么跟什么了,这年轻人的爱情,两个大人越来越摸索不清。 胡媚儿回到别墅,梅姨便兴奋的迎接了出来,两眼绽放出光芒,问道:“媚儿,鉴定结果如何?” 胡媚儿一个箭步冲去抱住梅姨,压抑已久的眼泪终于掉下来了,哭道:“梅姨,小月,她,她真的是我的女儿……” “啊……”梅姨惊讶得一时间不晓得该说什么,拍着胡媚儿的脊背,安稳她的情绪,又笑道:“媚儿,既然鉴定结果出来了确认了古月你是女儿,你应该开心才对呀,别哭了,乖乖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去认小月了,不过我觉得这是一个挑战,也是作为一个母亲面临的最无奈痛苦的事情,媚儿,你要有心理压力承受住哦。” 胡媚儿松开梅姨,点点头,然后说道:“梅姨,我是知道的,不管古月恨不恨我,认不认我,我都决定去试一试。”脑海里又浮现起古月那张可爱乖巧的小脸来,嘴角弧度不自禁扬。 “对了,梅姨,小玲提供的那个孤儿院长辈派人去查了没。” “叫了人去美国找了,明天大概就有消息。” 晚,唐男被张导喊去了参加一个小聚会,也把胡媚儿赞助了五千万给剧组的“大富婆”胡媚儿叫去了。张导暗地里称胡媚儿为大富婆。胡媚儿见是剧组举办的,又特意问了古月有没有去才决定下来。 这个聚会举办得有点过,表面说是小聚会,却把不少流贵族和商家都喊来了,还有不少当红的,不当红的,过时的等等明星。张导这么做的目的是想宣传一下自己的片子,希望能拿到更多的赞助,第二是向曾经看不起他这部片子不卖座的人示威,以平衡心理。 地点安排在华海市最高级的酒店花园酒店。 唐男比胡媚儿来得更早一些,古月拒绝了不少跳舞的邀请,向唐男迎了过去,并且把他拉到了一个没什么来往的角落,倒了一杯红酒来招呼他。 “哎哟,我说大小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懂侍奉我啦?”唐男见古月招呼她,不禁觉得她有点反常。 “你少臭美,哼,不喝拉倒。”古月想把酒给抢过去,却被唐男阻止了。 “咋说一句话就生气啦,呵呵,我是开玩笑的啦,你对我好一点我只是觉得不习惯而已。”唐男笑道,一边把酒慢慢倒进舌尖里品尝。 古月又哼了一声,才对唐男说正题,道:“那个胡媚儿到底是什么来历?她为啥要投资五千万到我们的剧组,天也知道这部片子不需要那么多经费,她居然觉得钱是腥的一样。” 唐男听胡媚儿投资了五千万下来,不由得一愣,说道:“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切,谁相信你,你跟她这么熟,你病的时候她为你拼命似的,你会不知道?以我看,你们的关系百分之百不寻常,你就别装了。”古月白了唐男一眼,心里却隐隐有些醋意。 “她是我的前女。”唐男语气突然变得沉重。 “那现在呢?” “我拒绝回答,好了,说别的,再说她浏览器输入看最新内容-”就没意思了。”胡媚儿一直是唐男心中的一块伤口,面对胡媚儿,他也不晓得该用什么方式处理他们的关系,更何况是面对外人。 见唐男一下子严肃了起来,古月觉得胡媚儿跟唐男肯定有什么故事,虽然好奇,但也没有追问下去,心里突然觉得豁然开朗,还以为胡媚儿不喜欢男人,居然是唐男的前女……但一想,她不会是双性恋的。 于是又说道:“既然她是你前女,她又这么拼命的为你,这五千万肯定是为了你而投资的,呵呵,那我就放心了。”古月拍拍小胸口。 “她投资五千万,你害怕什么?瞧你这样子好像这钱脏似的。”唐男没好气道。虽然胡媚儿混黑社会,但她本人不黑,赚的钱自然也不黑,听古月怀疑她,唐男顿生不爽。 “我不是这个意思。” “古月小姐,能赏脸陪我跳个舞吗?”一个浑身下都穿名牌服饰而且穿金戴银的男人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并且伸出一只手来邀请古月。 古月认识这个人,是华海市赫赫有名的富豪家的公子金寒风,但跟他没什么交情,以前连说话也没说过,今天他突然来邀请自己,觉得非常意外,正想拒绝,唐男却先说了话,道:“小月又不是舞娘,干嘛要陪你跳舞呀,该干嘛干嘛去,别打扰我们。”唐男将手挥挥。 古月听了不由得一笑,心里异常温暖,见金寒风的脸色大变,怕为此而招来不必要的麻烦,马礼貌又客气的说道:“金先生,请不要介怀,这是我们这部戏的男主角唐男先生,他今天情绪有点烦躁,所以才错言说出这些冒昧金先生你的话,金先生,我今天有点不舒服,所以不适合跳舞。你的好意我心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