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被爸妈发现了】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496章【被爸妈发现了】

郝建顿时觉得有几分欣慰,又有几分自豪,其实这些笑话和甜言蜜语之类的妞必备“至理名言”,是他随时准备着随时派用场的。就没想到这些小妹妹喜欢的笑话居然也能逗到米兰这样的女强人,他开始觉得自己有点高估了米兰。 直到现在为止,郝建摸索到了米兰大概喜欢哪个类型的男人,从她的最后一句话可以看得出来。怪不得米兰对那么多公子哥儿都看不,在这之前郝建曾经查过米兰的交际圈,现她跟一个叫唐男的男人的来往特别多,但是两人又不是情侣关系,在她公司里面了解到的米兰跟唐男的关系,几乎所有人都回答他们俩是情侣。这让人有点摸索不轻,这唐男到底是什么人? 见天色已晚,苏菲拽着两个喝得烂醉的人出了酒,两人神智都很不对劲,唐琳琳像个疯孩儿一样在地哭得哇哇乱叫的,苏雅则高声唱歌,在酒门前洋相尽出,过往路人无不驻足观看,门口的混混还对着她们吹口哨子助兴。苏菲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做。最终费了五牛二虎的力气,苏菲把两个人都拽到了旁边的一家宾馆,将就将就好了,总比拽回家里好,吐得稀里糊涂的清洁也是一件头痛的事情。 唐男在家里越来越焦急,苏菲和苏雅仍旧没有回家,米雪也没有打电话过来,不知道米兰回家了没有。他打了电话给肥妹,才知道米兰今天一天都没有回公司,最终她打了过去给米雪,得到的消息居然是米兰没有回家,而且米雪在打不通唐琳琳手机的情况下,去过唐琳琳那里,人却找不着。 这回糟糕了,全世界都在玩失踪,唐男的心情陷入谷底,一下子束手无策。 华海公园内,米兰在郝建的开导下,情绪缓平了许多,虽然对郝建的为人产生了不排斥的感觉,但在这里四周黑乎乎难以看到几个人的湖边,她还是暗含着警惕。 米兰站起来,感觉到虚脱乏力,头昏目眩,郝建马去扶着米兰,直到米兰好了点儿,才松开她,带点歉意道:“小兰,对不起,我不是有心的,失礼了。” 这个绅士风度跟唐男平时的霸道截然相反,但是唐男温柔的时候却像全世界的幸福都归于她一样甜蜜,又想起唐男,米兰的眼泪又忍不住往下掉。 看到米兰又哭,郝建忙紧张道:“小兰,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啦,你原谅我好么?”心里暗暗想道:要是我你的时候你不是,你就死定了,不是贱货我就容你,是贱货还在这里装逼我就操死你。 米兰擦去了眼泪,笑道:“是我自己的问题,跟你没关系,建大哥,我们走。”叫建大哥,米兰觉得异常别扭。 郝建也觉得自己名字不对劲,建字倒没什么,偏偏就姓“郝”,歪音读下去就是好贱。米兰了车,才掏出手机开机,开动车子不到一分钟,米雪便打电话过来。 见姐姐终于接电话了,米雪激动得快要哭出来,在电话那头喊道:“姐姐,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下贱,我卑鄙,我不应该跟男男,你打我骂我我都不会有怨言的,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好吗?我我……”说着说着,米雪抽搐着鼻子哭道:“你现在在哪里?我很担心你,男男也很担心你,我们找了很多人很多地方,都没找到你,你快回家好不好,姐姐,我求求你了。” 米兰冷静了下来,也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态度对米雪,语气有点僵硬,说道:“我没事,我只是出来散散心,很快就回去了。”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摆动着方向盘,望向前方,把刘海往后一拨,叹了一口气,不晓得该不该回家,在几条马路来回开动了五六次,也没做决定。郝建在后面跟着米兰,她开哪里就开哪里,没有任何怨言。 米雪是在家里阳台给米兰打电话的,不停得拨米兰的电话直到米兰接了。也没有注意到爸妈已经回家了,她所说的一切被米国华和徐桂芝全部听见。她转过身,被身后的爸爸妈妈吓了一跳,不停的拍着小心肝,见爸妈的脸色不对劲,虚心道:“爸妈,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呀,也不告诉我,好让我去门口接你们……” “小雪,你刚刚说的话我们都听见了,到底是咋回事了?你跟小男……你跟他都做了啥事了!”徐桂芝的脸色一阵青,语气严肃道。 米国华早预料到唐男会禁不住米雪诱惑这一天,却死死的相信唐男的为人,觉得他有恒心有毅力能把持得住,毕竟米雪年纪尚小,做这个事情对身体不好。没想到这回送羊进虎口了。心里顿时愤愤不平的。但心里更加担忧的是不晓得唐男是否有做好安全措施。 可米国华的心理不同于徐桂芝,他是男人,他明白男人的生理要求,能理解唐男。这也是次唐男在医院里头,他叫唐男做好安全措施的缘由,怕的是即使做了这事情,也要把对米雪的伤害程度降到最低,总不能为了爽而付出更大的代价。 徐桂芝虽然身为贵妇人,但思想仍旧保守,她坚决的认为女人的第一次只能给自己将来的老公,才能幸福一辈子,这点在教育米兰跟米雪中就能充分的表达出来,米兰小时候比较听话文静,在母亲的渲染下,也继承了保守的美德。当然,这保守是在处理感情的理智保守,也不是古板的死保守。而米雪恰恰相反,从小就活泼好动,而且又是九十后的孩子,在学习氛围和周边环境受到不同的思想污染,思想难免会开放许多,但是米雪这孩子坏得有谱,绝对不会放肆得过分的。但徐桂芝没想到自己一直相信的女儿居然会在没高中毕业的情况下跟男人,有点不能接受,毕竟她这么小,能否跟唐男结为夫妻都是遥遥不可及的事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