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古月的档案】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490章【古月的档案】

“别管我怎么知道,你现在不许去,马告诉她们古月的档案已经不在档案室了!这点我已经向她们确认过了,只是她们不相信而已!”李院长斩钉截铁道。 “可是,院长,十六年前的……我我也没找过……” “别问了!你只管我说的去做!还有,她们问的关于古月的一切问题,都别告诉她们!不然你就捡包袱走人!”李院长越说越激动。 “不要赶我走,院长,我按你的吩咐去做!”小玲吓愣了,跟李院长接触的几个年头来,都没见过她这么凶过。也不敢去问李院长事情,忙跑下楼去。 胡媚儿跟梅姨见她来了,马向她走去,只见她神情慌张的,好像出了什么意外一般。 “胡小姐,梅姨,对不起,古月的档案已经不在本院了,我我,找不到她的档案。”小玲的语气明显很紧张,说话有点结巴。 胡媚儿用怀疑的眼神盯了小玲一眼,觉得她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她的锐利直觉看来,里面肯定大有文章。于是说道:“档案真的全部在档案室里面?” 小玲迫不及待的点点头。 “那档案室在哪里?” “那边的大楼!”小玲也没考虑就指着对面的大楼回答道。 “你去到下来前后没有五分钟,就跑到对面的大楼找了一遍,你不觉得你的谎话说得很假吗?”胡媚儿犀利道。 “我我我……”小玲一时间不晓得怎么回答,没想到这么快就露馅了。于是如实回答道:“李院长说已经向你们证实了古月的档案没有在本院了,所以刚刚李院长没有同意我去找。至于古月小姐的各种问题,我真的不知道,你们还是向我们院长讨教。对不起。”小玲深深的鞠了一个躬,身体还在颤抖中。 胡媚儿跟梅姨早就意识到李院长会组织,心里已经坚决的认为李院长在有意对她们说谎,并且试图隐瞒古月的一切。隐隐约约的意识到古月跟李院长肯定有着不简单的联系。 既然这样,她们也没有为难小玲了,胡媚儿向四周望了望,周围是孤儿们的欢声笑语,深呼吸了一口气。 “小玲主任,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胡媚儿犹豫了一会儿,对小玲说道。 “什么忙?但是……要是古月的事情,我……” 胡媚儿明白小玲话中的意思,于是又说道:“浏览器输入看最新内容-”你替我把古月的档案抽出来,然后交到我手,我会给你一笔钱,和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比你现在在这里当主任肯定要好。” 回去的路,车子匀在公路飞驰,心里有点担忧唐男,把他扔在荒草堆里,不晓得他现在回去了没有呢,一想,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 “媚儿,夫人存心欺骗我们,肯定是隐藏了很重要的秘密,我觉得有必要查下去。”梅姨说道。 “事情败露得这么明显,肯定是要查的,但是我没必要跟她再纠缠下去,梅姨,你觉得那个小玲可靠吗?” “她那份人蛮单纯的,关键是我们提出的条件优厚,可是我非常担心夫人会提前把档案给销毁了,到最后我们扑了一场空。”梅姨又笑道,“呵呵,还好我们还有一张底牌,只怕这个老人家又要出什么意外了,那真的是一场空了。” “我准备去跟古月做dn检验,结果出来了自然就能证明一切,我怀疑的只是古月当年的失踪跟婆婆有关,有线索的一天我就会查下去。”胡媚儿坚决道。 “你真做了决定了?有心理准备吗?”梅姨担心古月万一真的是媚儿的亲生女儿,而古月又不认她,反而埋怨于她,媚儿的心理能不能承受得了。 小玲刚才向胡媚儿提供过一个以前在这儿工作了十几年了老人家,前年退休到国外了,要是能找到她,得到的消息应该也不少。 小玲回到办公室以后,心情变得异常平和,李院长见她回来了,忙盯着她问道:“怎样,那两个人现在走了吗?她们有没有问古月的问题?” 小玲平静的回道:“院长,她们问了为什么古月的档案不见了,我就说已经销毁了,然后她们就没有问其它东西了,开车走了。” 李院长顿时松了口气,然后说道:“要是她们下次再来问关于古月的东西,你就让她们走,一句话也别跟她们说,知道吗!” “知道知道!”小玲连忙点头回道。心里暗想我很快就滚蛋了,有什么话你留着自己跟她们说去。一想到胡媚儿提出的条件,她就兴奋得难以言喻。 “恩!”李院长满意的点点头,她跟小玲接触了几个年头,小玲性子单纯,有爱心,就是有时候会笨了点,心想今天的事情她也不会出什么祸子来的。又说道:“你现在去档案室把古月的档案拿过来给我。” 小玲马去档案室查找,因为是十六年前的档案,那时候人虽然没现在的多但也不少,但是排放工整,不像最近几年的档案,排放得跟垃圾堆一样。 才用了二十几分钟,小玲便把古月的档案找了出来,拍拍面的灰尘,心肝儿又激动跳的又快,把它拥在胸口,仿佛看到了自己美好的前程。 她马打开来看了看,里面写满了古月的各种资料,其中登记在案把古月带进来的人是李院长,其中还附有一张照片,那时候的古月还在她怀里抱着,是一个婴儿。送进来的事因是李院长在路边捡到的孩子。小玲不知道事情的由来,所以没怎么在意。把档案重新整理好,准备转身回去。一转身,她便整个身子撞在了一个人身,把她吓得惊叫一声,看清楚是李院长后,她才松了口气,忙拍着胸口说道;“李院长,你吓死我了,你怎么走路没有声音呀!” 李院长这时候眼神充满杀气,脸毫无表情,略显苍白,小玲看得有点恐惧,不由得打了个激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