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糟糕,米兰发现了】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484章【糟糕,米兰发现了】

直到看着盈盈跟阿玉离开了办公室看不到她们的身影,小玲主任摇摇头,才坐了下来。想起盈盈的身世,盈盈来孤儿院不到一个星期,是父母死于车祸中才进来的。小小年纪稍稍有了一丝思想的时候就承受失去双亲的痛苦,感受远比从婴儿时代就来到孤儿院生活的孩子痛苦。 这时候的胡媚儿情绪已经忍不住了,眼圈儿都红红的仿佛一眨眼就流泪。她能更加密切的体会到古月小时候的生活状态,心情更加沮丧起来。因为好奇和怜悯,胡媚儿平复了一下情绪后问道:“这个小女孩子为什么进孤儿院?” 小玲主任见是胡媚儿说的话,又想起了刚刚的她的无礼,顿时反感起来,但不好表现出来,于是笑笑道:“这是我们孤儿院的内部机密,请谅解我不能告诉你们。” 胡媚儿跟梅姨一听就能听出话里的意思,一个孤儿还能有什么秘密,要是父母健在能养活她的话,还进孤儿院干嘛?其实胡媚儿也知道自己所问的是废话。 倒是梅姨比较识趣,孤儿院的工作人员都充满爱心,也无谓跟她争论什么了。于是笑笑说道:“小玲主任,不知道你们这儿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的呢?或者我们有能力给你们一些资助。” 小玲主任一听就来劲了,忙跟两人滔滔不绝的。胡媚儿也决定出资一百万给这所孤儿院。但胡媚儿对于今天来的目的,仍旧不提起。 一个多小时过去以后,门“咔嚓”的开了,也是一个穿着修女服的女人,看起来年纪跟梅姨差不多大,小玲主任两眼光,激动道:“院长,你回来啦?” “快帮我忙!”李院长没有看胡媚儿跟梅姨,而是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手上大包小包的东西。 “主任我都说了嘛采购这粗重活让我去干,你何必这么辛苦呢!”小玲主任边说边帮忙搬东西。并且点头向胡媚儿跟梅姨示意让她们等一会儿。 胡媚儿跟梅姨从李院长一进门开始就瞪着她,感觉这个脸孔很熟悉很熟悉……小玲也奇怪,两人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李院长呢? “你去采购,被人骗得一塌糊涂,怎么可能你买的东西就这么贵我买的就这么便宜,老说你要还价还价你却当我放屁!就你一年下来被骗去的钱,已经是十个小孩子一年的伙食费了!”李院长语气有点呵斥和教训的味儿。眼角扫了胡媚儿跟梅姨一眼,顿时像被什么东西吓着了一般向后退了一步撞在门上。眼睛诚恐城隍的,貌似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人一般。 小玲的的确确是不懂还价才高价进货的,但是每次听院长的语气好像都在质疑她贪污似的,开始有点不爽,不过久而久之就习惯了。看到院长的反应不太对劲,她被吓了一跳,忙扶着李院长,说道:“院长,你咋了?不要吓我呀。”心想胡小姐跟梅姨长得没什么异样呀,怎么会把院长吓成这副样子呢。 李院长在小玲的搀扶下很快恢复了过来,把视线远离了胡媚儿跟梅姨,走回自己的办公座位上,对两人说道:“不知道两位来有什么事情呢?” 如果李院长看到她们的刹那没有这般反应的话,或许她们会认为是人有相似而已,但此时,胡媚儿跟梅姨心里都一致认为她们的猜疑是对的。 “婆婆,我今天是来找你弄清一件事情的。”胡媚儿淡淡的语气叫道。 唐男的屋内。 声再次从卫生间里传来,回旋荡漾,春波灿烂,米雪已经不记得自己在唐男的胯下崩溃了多少次,最后瘫软在浴缸里,香气娇喘。 唐男则心疼自己的女人,细心帮米雪擦拭温软玉体,又不时挑逗她的敏感地带,两人含情脉脉相对望,仿佛要把对方都融进了自己身体才肯罢休。 鸳鸯浴完毕,唐男用浴巾包裹好米雪,把她抱回了自己的房间。 “啊男,你好厉害,害我快要受不了……”浪潮起伏多次的米雪扑在唐男怀里,小手指在他的胸口处画起小圈圈来。 “受不了?那我下次不做了,我心疼你。”唐男紧张道。 “不要!”唐男还没说完,米雪就抗议道。 唐男摸摸米雪的小脑袋,说道:“你这丫头!呵呵,丫头啊,给我唱一曲子如何?” 米雪嘟着玲珑小嘴,哼声道:“小女子卖身不卖艺,客观请自重。” 唐男笑笑,自个儿哼起了歌儿来,“掀起你的奶罩来,让我来看看你的奶……你的圆又大呀,好像那店里的大肉包……” 米雪听后,笑的咯咯不停,一边用绣花拳拍打唐男的胸脯一边笑骂道:“臭男男,死男男,你色死了!讨厌鬼!”包子在唐男的肚子上上下磨蹭,跳跃不停。 米兰回到家以后,心里总是忐忑不安,她不同于胡媚儿,她没有存心要气唐男的意思,而是认为唐男才刚回来,需要人照顾和心理安慰,这时候最应该陪伴在唐男的身边。 拿起钥匙,米兰来到了自己的车库,再三犹豫下,她往唐男的住所方向开去。 来到了门前,米兰用钥匙开了门,看到屋里桌面上有唐男喝茶的杯子,心里顿时放松了下来,估计唐男已经回过家了。突然,一阵熟悉的打闹声传来,米兰顿时警惕起来,心里又隐隐的有些不对劲的预感。等确定了声音是从唐男房间传来的,米兰的心如割一样痛,变得难以呼吸。慢慢的向房间走去。在这个时候她仍旧千万个盼望自己听到的不是真的…… 米雪的身体仅仅裹着浴巾,而且松垮得快要掉下来,正在毫无顾忌的跟唐男打闹嬉戏,米兰看到这一幕,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眼泪“唰”的流下来了。 “姐?”米雪看到了米兰,马上坐下来,望望唐男又望望自己,咬咬嘴唇,不知道该怎样应付现在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