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回家】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478章【回家】

唐男点点头,感激的看了米兰跟胡媚儿一眼,又说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 “你总算懂说些人话了么?知道我们为你担心了么?知道离别的滋味儿了么?”胡媚儿望了米兰一眼,示意她别对唐男这么好,白了唐男一眼,把头转过去。 米兰顿时醒觉起来,也不说话,白眼看着唐男。 唐男知道两个女孩子威了,不由得苦笑一声,想办法来哄两个丫头。 “男兄,早知道今日又何必当初呢?哎哟,好久没坐飞机咯,害我有点畏高,唉!”任遥伸了一个懒腰,又一把掌拍在被扔到椅子下面弓得像一只虾子一样的孙波露出来的脑袋,喊了一声:“真爽!” 孙波痛得喉咙直嚷,嘴巴被一块臭布塞着说不了话。 胡媚儿才想起来孙波在后面,又对任遥说道:“你要小心处理他,他治好过我爸爸的病,我爸爸对他很尊敬,所以他的事情千万别让我爸爸知道了!” “放心,夫人,难道我还是第一天跟你做事么。” “媚儿,小兰,晚上叫大伙儿去我家里,我给做厨神给你们做一顿满汉全席,嘿嘿!机会难得,仅此一次哦!”唐男笑嘻嘻的说道。 “哟!还满汉全席呢!你不是吵着要出家么,不滚回你的山顶洞人去还回家呢!”胡媚儿讥讽的对唐男说道。 “唉,其实我觉做山顶洞人还是不适合我!做人呢,现实点好!”唐男感叹道。 “不知道谁说想重活一次来着?要新生嘛!”米兰白眼道,“貌似我们阻挠着你新生,我们是罪人,媚儿,你看这咋办?” 任遥在一旁心里笑道:看来男兄这回日子不好过了,好做不做居然跑去当道士!任遥也觉得唐男是活该的。 “唐男,我可告诉你哦,我们没有阻扰你当道士,是你自己回来的!”胡媚儿也白眼道。 “是是是!”唐男连忙认错道:“是我错,总行了呗!但是我在拜师的心理上没有错的!我当时是抱着报恩的心态去认灵智真人做师傅的,他老人家要是同意,我绝对会一辈子在他老人家身边照顾他!” “那你就可以扔下我们不管了?哼!”米兰怒道,你可以对我不负责任,因为我们跟你没有一点儿关系!可是,哼!琳琳呢?你绝对不可以对她不负责任!” 唐男一想,当然知道米兰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顿时愧疚感荡然而生。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弥补她们对自己的爱。跟他生过关系虽然只有唐琳琳跟苏雅两个人,可是对于其它人,该做的也做了,只差最后一步而已。 “你不用不好意思了,回家后挣点钱,娶了她过门,两口子好好活一辈子吧!反正唐琳琳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你一点儿亏也没吃!”胡媚儿冷冷的说道。 “媚儿……”米兰不晓得胡媚儿干嘛说出这样的话,这根本不是她心里所愿意的。 “不是么!我觉得你们这样争来争去的,有啥结果,反正他跟琳琳生过关系,就娶好她好了!”胡媚儿眉毛一皱,鼻子顿时酸酸的,转过头望着窗外。 唐男愣着脑袋不说话也不是,说话也不是。干脆不吭声,一直望着窗外。 看到唐男无语,胡媚儿更是气得眼泪往下掉,原本以后虽然分手了,可是两人还是有爱,没想到今天之后,胡媚儿彻底的现,唐男已经变了。 气氛就在这样尴尬的氛围下过去了一个小时,直升飞机在华海市的一个空旷地方降落,几人下了飞机,大口的呼吸了一口空气,顿时觉得豁然开朗。唐男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地方,更有一种最亲切不过的感觉。 “夫人,你的车会有人在一个时候后开到你的别墅!这是为你新准备的一辆车。”任遥指了指旁边的一辆有司机的红色劳斯莱斯幻影说道。而劳斯拉斯幻影隔壁还有一辆法拉利,是人妖的专用车。 米兰一惊,名车一辆接着一辆,胡媚儿也太奢侈了吧。 胡媚儿点点头,拉着米兰一起上了车,任遥跟着上了前座,几个手下押着孙波坐到了法拉利上。看到唐男还在愣着,连忙叫他快上车。 不料胡媚儿却厉声道:“谁让他上车的?不许上!”说完,让司机开车。任遥不敢看到胡媚儿一副不满的模样,不敢再说话,望了一眼可怜的唐男,表示无奈。 “哎,哎……媚儿,小兰……”唐男忙大喊车子,可是车子迅跟他相距几百米,唐男苦笑着站在原地,“这是啥地方呀?”心里想道胡媚儿跟米兰这么生气也是应该的。 车上,米兰担心的望着远处的唐男,对胡媚儿说道:“媚儿,就这样扔掉他,万一他遇到意外,那不就糟糕了?” “哪有这么多意外,这样对他岂不是便宜了他了,让他以为我们好欺负,哼!”胡媚儿咬咬牙关狠狠的说道。 唐男在空旷草地上走了将近半个小时,才现了大马路,可是没想到这条路居然是高公路,没有的士会停车,治好再继续往前走,又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走到闹市区来,打了一辆的士,疲惫的赖上车里去了。 车上,唐男看到了司机刚买的一份晚报,一个醒目的头条非常热心瞩目:今天凌晨四点的时候,华海公园惨死于一个怀疑有精神病的老人的剑下。上面还附带了一张照片,杀人凶手穿着黄瓜子,带着道士帽,唐男心里顿时略有所思,难道这就是害我的臭道士? 又想起了自己的阴阳之交李强基,不知道那伙子投胎了没有。 二十分钟后,的士在唐男的楼下停下来,唐男身上没钱,想让司机在这儿等一下,他马上回家拿钱下来还他,不料司机认为他信不过,不同意,司机便把车子停在楼下,两人一起上了楼。过程中司机紧盯着唐男,生怕他还跑路似的,因为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没有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