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1章【枪杀】--第704章【美满世界】(大结局)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701章【枪杀】--第704章【美满世界】(大结局)

第7o1章【枪杀】 见两人呆立不动,胡媚儿忽然有些莫名的感动,说道:“没事,我会跟任遥说的,而且唐男会陪在我身边,你们回去吧。“在胡媚儿的再三要求下,两个保镖终于应下了头。 欧助理把两人接到一家酒店,并且帮两人叫了热饭和凉菜,说道:“何先生说你们先在这里用餐他待会儿就会来。” “何先生不是说约见地点在他的家里吗?怎么会换了酒店呢?”胡媚儿甚是疑惑不解。 “呵呵,这是我们何先生的决定,其中的意思我也不清楚,好了我不打扰你们了,请你们稍作休息。” 欧助理退了出去,就剩下唐男跟胡媚儿留在这个套房里。 唐男不由得小声骂道:“妈的,不是明着要吃你豆腐吗?不是家里就是酒店,这禽兽!” “哎,你别激动啦,我现在又没生什么事,他想动我胡媚儿还早着呢,现在暂时按他的意思来做,咦,我手机呢?” 胡媚儿摸了摸口袋,突然现手机不翼而飞了,刚刚还在口袋里,这也莫名的失踪得太快了吧? “操,肯定是那个姓欧的给偷了,这帮贼子。” 唐男越想越不对劲,想马上离开这个如同陷阱的地方,却被胡媚儿拉住。 “淡定,先看看他到底想玩什么把戏,就这么走了,他肯定不会就此罢休的。” 胡媚儿开始暗暗庆幸自己把唐男带来了,否则她现在一定会自乱阵脚。 唐男点点头,小心谨慎的看了看周围,现没有什么异常,才坐到了床丶上。两人一起坐着等待这漫长的时刻。唐男为了平伏胡媚儿的心情,跟她聊起了一些趣事。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何申还没有踪影,这时候门铃声想起,胡媚儿从猫眼里一看,对唐男说道:“是送饭的来了。” 虽然觉得这次送饭的度太慢,可胡媚儿没有什么怀疑,马上便开了门。正当唐男准备转移视线的时候,忽然看到胡媚儿露出惊恐的神色。 只听见“眶”的一声,胡媚儿快刀斩麻,度快到极点,腿朝服务生手捧着的碟子一踢,服务生手中的碟子被胡媚儿踢飞了狠狠的掉落到地上,酒水溅了满满的一地。 唐男心脏近乎停止,大喊一声:“小心!” 与此同时他整个向胡媚儿飞扑过去,一颗子弹飞过来从唐男的背部稍稍的擦了过去,这有惊无险的一刻差点要了两人的命。 持枪歹徒手上的枪装了消声器,他的子弹方向迅改变,朝两人紧抱的身躯射击,唐男抱着胡媚儿不断的从地下滚动,好几次子弹都从两人的头顶飞过。 子弹打在地上出一声清脆的响声,这引起了周围经过的客人和服务员的惊慌,唐男以最快的度抱着胡媚儿,扑身到持枪歹徒的身前紧紧的抓住他的手腕,歹徒一力抵抗,唐男又把膝盖顶在了他的腹部上,力度和度都是惊人的快,这个歹徒是个经验丰害的杀手,当然抵抗唐男的攻击,他的另一手死死的掐住唐男的脖子,唐男用力扳开他的手,力量甚微。两人低在墙壁上,唐男只好用腿攻击他的下阴。 胡媚儿马上抓起掉到地上的枪,不料开了一枪后才现枪里已经没有子弹了,失望之余她马上掏出自己身上的匕,往歹徒的背部狠狠的猛cha几刀,歹徒遭到了严重创伤,再也无力放抚,倒在地上身体酥软起来,虽然还没死,可都差不多了。 唐男差点窒息,这时候他拼命的大口呼吸新鲜空气,身体才顺了不少。 正当两人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唐男听到有一股不对劲的脚步声正朝他们的房间走来,胡媚儿跟唐男都马上意识到可能有更多的歹徒要对他们下手,对方不仅是几个人,很有可能是一个团体,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胡媚儿跟唐男都提高了十分的警惕。 “我没带枪。” 胡媚儿手拿着匕有些无奈,以前搏杀的场景都是有枪在身,她暗暗后悔今天居然没有带枪在身。这是多大的疏忽啊。 唐男脑海里一闪而过的全部是不妙的场面,他马上把房间的门给锁上,把桌子椅子都往门前堆,他并不是想在这里等死,而是以这样的方式来延迟歹徒的进攻。 他拉着胡媚儿迅往窗口上钻出去,这里是十层,窗外只有大约半米高的防盗网,有个大约三尺宽的小平台,通常建筑中都把它设置为放空调的位置,可一台空调房了上去,仍旧剩下不少位置,两人挤在上面还勉强能站稳住脚。而在这个平台上,在完全没有安全护栏的情况下望下去甚至让人有眩晕脚软的感觉,唐男说道:“害怕不害怕?” 胡媚儿有轻微的畏高证,压根就不敢看下面,重重的呼吸了一口气,镇定的对唐男说道:“我一点不害怕,我们赶快逃吧,等下他们追上来我们就没有命了。” 两人沿着狭窄的平台挪去,胡媚儿一个不小心往下看了一眼,不由得紧抱住唐男动也不敢动,畏惧道:“何男,这里好高”…” 说话一颤一颤的,难掩住她此刻的恐惧,脸色也开始苍白起来。脑海里不断的回忆起其它事情以转移注意力。 唐男用力的握着胡媚儿的双手,镇定的说道:“你要害怕,不要往下看,你看着我,看着我。” 胡媚儿分离的摇着脑袋,煞白脸演变成有些青色,唐男低头吻了她的小嘴,温柔道:“看着我,一切有我在,即便跳了下去也是我在下面垫着,不会有事的,绝对不会有事的。” 胡媚儿冰凉的双手紧握着唐男,这一刻似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向她冲来,唐男似乎就是她的神本,能给她万能的一切,胡媚儿的心情逐渐平复下来,凭着多年的战斗经验,她心里素质已经远远比普通女人要好,即便在某些情况下还表露出女人的柔弱的天性,可这样的时刻维持的时间绝对不会过五分钟。 第7o2章【生死时刻】 随着撞门声响起,两人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这时候唐男已经抓住了隔壁房间的窗户,唐男放开胡媚儿,一个劲的跳下去,撞开玻璃,玻璃残渣随风而飞,还好穿得衣服够厚,唐男才没有被伤到,他从窗户里跳了下去,并且在下面接住了胡媚儿。两人所跳下去的地方正是楼梯窗户,刚刚拐过一个通道,便听到一阵剧烈的枪响,子弹从唐男的肩膀擦了过去,两人撞在墙上,险中求胜,躲过了这一劫。 唐男拉着胡媚儿往楼梯往下冲,又有几颗子弹在俩人的身边响起,硝烟在空中散,两人都知道这个枪手的水准实在是不怎样,只要看准了躲跌定能躲过他的枪眼。 “哎哟——”在下一个楼梯的时候,胡媚儿突然惨叫一声,左手捂住右手的伤口,灼热的伤口出如刀害的疼痛使胡媚儿奔跑的度也被迫慢下来。 “媚儿,你没事吧。” “先不要管,我们快逃。” 胡媚儿强忍着伤口的疼痛拉上唐男一起跑。 若是其它人遇到这种场景,早就被打死了。 “这是厨房,我们先进去躲着。” 来到八楼,唐男选择了走进厨房,他知道一般大型的酒店厨房都会有电梯,能直通到停车场,避免了进货的时候要经过酒店通道进货。 胡媚儿紧跟上唐男的步伐,两人冲进了厨房以后,厨房的一帮厨师正在各忙各的,忽然看到两人冲进来,女的手上还沾着血迹,顿时停下手来,愣得看着狼狈的两人。 一个领导模样的臃肿主厨走过来对两人喝道:“喂,快出去啊,这里是厨房重地,闲杂人等禁止进来,这帮厨师明显不知道外面的世界陷入了一片硝烟的恐慌中。 唐男根本没有时间跟他搭话解释这么多,在这个危急的情况之下,立刻拿起砧扳上的足足有一斤重的杀猪刀架在这个肥厨的脖子上,肥厨顿时吓得尿流屎滚的,慢张的求饶道:“你你你想怎么样?你不要乱来,杀了我你可是会坐牢的啊,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不要冤枉无辜啊,我上有八十下有小孩,你千万不要杀我“”””“别给我唧唧歪歪的,快告诉我电梯在哪里,通向停车场的电梯,快带我去。” 另外几个厨师也走过来围着唐男和胡媚儿,已经掏出电话准备报警了,胡媚儿连忙说道:“对不起,我们被人追杀,现在是迫不得已,请见谅。” “妈的。” 唐男骂了一声,拉着胡媚儿冲到电梯处,手里还拿着这把杀猪刀,向后面吼道:“谁敢上来我就砍死他。” 被挟持的这个肥厨差点没有昏厥过去,心里拜天拜地捡回了一条命,但从此对那把长长的杀猪刀产生了别样的恐惧,不久便离开了这个职位。 这时候,有几名歹徒居然闯进了厨房,在厨房里开枪扫射,这帮厨师到处找地方躲,子弹落在架子上,落在墙壁上,整个厨房被搞得鸟烟瘴气,硝烟弥漫,这个时候电梯已经启动,就在电梯合并的一刹那,子弹撞击厨房出一阵刺耳又猛烈的响声。 两人松了口气,唐男看了看胡媚儿伤口,轻轻的托着她的手臂,紧张道:“先捂着,尽快到了安全地点我再给你止血。” 胡媚儿镇定的点点头,被子弹的打中的手臂根本不敢乱动,稍稍动一下就像害肉般疼痛。 那个姓欧的把他们俩引到这儿来根本就是一个陷阱,他到底是不是何申的人?如果是何申的人,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对他有什么好处? 太多太多的问题胡媚儿想搞清楚,可现在的情况容不得她做过多的思考,稍稍不慎,她跟唐男可能从此一命呜呼。 在澳门这个陌生的地方,手机又没有,胡媚儿根本找不到人帮忙,她无助道:“啊男,我们先躲在电梯里,然后打电话报警吧,现在除了报警我想不出其它办法了。” “他们已经现了我们在电梯里,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到了停车场我们再找地方躲。” 来到停车场跑了没多远,便听到后面“砰砰”的枪击声向他们扫来,b于无奈之下,唐男走到一个正要开门上车的男人跟前,拿起手上的杀猪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你坐到那边,快,不然我一刀砍死你。” 这男人被这锋利的杀猪刀吓得浑身直抖掇,马上按照唐男的命令坐在副驾上,唐男开了后车门让胡媚儿上了车,他马上动引擎,轿车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向停车场出口方向开去。 没想到停车场出口也有歹徒伏击,唐男刚开到出口,便有子弹向他们的车扫来,几人马上伏下头。 唐男疯狂的加,向开枪的歹徒撞去,歹徒明显被吓了一跳,马上躲到一边,唐男对着副座的男人喝道:马上打电话报警,这是哪里你快告诉警察,不然他们开枪打死你啊!” 男人现在已经被吓得三瑰不见了七魄,眼前眼花缭乱的仿佛在做梦一般,头伏在下面捂住耳朵,一个劲的念:“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唐男一拳扫在他的脑袋上,骂道:“报警啊,死混丶蛋!” 男人这才清醒过来,手直颤抖,抓起手机马上报警。他是澳门人,在他的指导之下,唐男向安全地带驶去。 驶入了高公路,唐男本以为安全了,可是通过反光镜,他看到两辆沃尔沃紧跟在后面。 对方并没有开枪射击,而是试图越唐男的车,几辆车并排行驶,度已经过了一百三。仿佛完全不顾生死。置诸死地而后已。 驶入了环城道,唐男脸色顿时大变,前面一辆大货车正以高行驶过来,两车的距离越来越b近,唐男急忙煞车,否则撞了上去最后只会车毁人亡。 大货车也停了下来,让人震惊的是车里居然下来十几个壮汉,一人拿着一把刀向他们慢慢b近。每一把刀都晃着冰冷的寒光,格外刺眼。 看来对方真的想把他们弄死,否则不会罢休。 唐男深呼吸了一口寒气。 第7o3章【老狐狸】 就在这万分紧张的时刻,已经有两个人挥刀向唐男的所在的车辆看来,奇怪的是从后面紧跟上来的两辆轿车在这个时候选择掉头离开,唐男继续动引擎,开车猛撞上这帮手持刀具的歹徒,把两个人撞成了重伤,这是个非常好的逃跑机会,唐男很快就在车主的指点下开回到了市区。 这时,唐男的手机响起,是胡媚儿的电话,唐男微微一怔,难道偷媚儿手机的贼打来? 胡媚儿此刻脸色苍白,口唇干涩,脸上留下豆大的汗珠,伤口的血液已经在空气的冷冻下凝囡,她近乎虚脱着对他唐男说道:“是谁?” “是你手机打来的,媚儿,你先休息下,我马上送你到医院。”唐男接听了电话,是林保镖打来的,原来唐男和胡媚儿从酒店里出没多久以后,就有个陌生人把手机送回来,两人觉得越来越不对劲,于是就拨打的唐男的电话。唐男心中有数,要两人时刻留意着周边的情况突变,并且让他们订了另一家安全设施严密的酒店。 把胡媚儿送到最近的医院,经过包扎胡媚儿才没有辛苦和难受,唐男给了被挟持的车主一笔钱,车主乞求没事平安就成了,哪里还敢继续跟唐男纠缠不清,唐男和胡媚儿进了医院以后,他便如同过街老鼠般消失了在街头,并且誓再也不到肇事的那家酒店。 “啊男,给任遥打个电话。” 手臂扎着慢慢绷带的胡媚儿虚弱的说道。 “好。” 接下来,任遥出动了所有力量,并且马上派了一支强悍的队伍过来澳门保护胡媚儿的安全。两人一直在医院里逗留了几个小时,以现在的状况来看,只有医院是最安全的。 “到底是谁要杀我们?为什么到最后又选择潜逃?” 胡媚儿越来越搞不懂这其中的秘密。 “我们都别想了,事情很简单,何申不是帮我们的,而是设计来陷害我们,他的目的并不是要我们死,否则他派来的杀手不会这么垃圾。” 唐男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 “这到底是为什么?” 胡媚儿手捂住脸颊,脑袋痛得不再继续想下去。 夜深了,医院里格外宁静,两人如同在死神手里逃跑回来一般。 这次来澳门真可以说是开门红了。胡媚儿对码头的工程和何申的寄望变得越来越飘渺。 晚上十点钟,任遥派来的一直队伍有二十人,都是帮派里精挑细选出来的杀手,功夫和定力都是上盛,而且人人手里有枪,胡媚儿这才放心了点。 回到林保镖新订的酒店,胡媚儿终于接听了由何申亲自打来的电话,电话里的他表现得很惊喜”侄女,真不好意思,延迟了这么久,哎,都是北京那边,太绕口了,你现在过来吧,我让司机过去接你。” 仿佛他根本没有做过亏心事一般。 胡媚儿冷冷的拒绝道:“不需要了。” “怎么?到底生什么事了?” 何申装作无辜的问道。 这次去了何申家里无疑是送羊入虎口,她岂能白白的去送死? 唯一的办法只能联络父亲,让父亲来跟何申面对面的交流,让父亲来问他到底要了她的命,他会有什么好处! 胡媚儿搪塞了一番后挂了电话,冷冷的对着电话笑道:“这老头眼挺能演戏的,以为这样我就能上他的当?” 唐男分析道:“既然他要杀你,按理来说不会再跟你联系,难道不是他做的?” 胡媚儿仔细的想了想,觉得唐男所说的未尝没有道理,这老家伙到底想耍什么把戏? 再三思考之下,直到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胡媚儿才决定动身去何申的家里,并且带上了任遥派来的二十个精炼杀手。 十分钟后,汽车来到了一个别墅小区,这是座位临海的大别墅,整休建筑都是欧式风格,并且带有游泳池和花园,面积庞大,在市区这样的房子起码过一亿。可见何申对住宅的要求有多高。可他常年没多少时间住在这个家里,很多时候只剂下孙女儿和佣人。 何申正在跟他的孙女在游泳池边缘喝茶聊天,两名佣人马上把唐男和胡媚儿还有二十个杀手带了进来,当然,二十个杀手在门前等候着,有突情况就随时待命。 “呵呵,你们来了,坐吧坐吧,站着多别扭啊。” 何申一边抽着雪茄一边说道。 唐男跟胡媚儿抬眼看到了他的孙女,脸孔异常熟悉,是今天下午在赌场时候遇见的那个神经病女人。这个女人一怔,盯着唐男,什么话都没有说便回到了住宅。 唐男看了何申一眼,一眼就看出这个何申绝对是个老狐狸,跟康熙朝代的那个臣绝对有的一拼。 胡媚儿跟唐男一同坐到了椅子上,何申哈哈大笑两声道:“我家的云儿就是不懂的礼貌,你们别见怪啊。” 胡媚儿神情严肃,外面套着外套掩盖住了她胳膊的伤势,看何申没有异常,才放松下来,笑道:“何叔叔,你女儿真漂亮。” “她是我孙女。” 何申更正道。 “啊?何叔叔你的孙女都这么大啦,唉,看来岁月不饶人哦,一眨眼,自己又变得这么老了。” 胡媚儿开始跟何申谈起轻松的话题来,以现在的情况来看,码头计划能完成的计划性还是很强的,于是胡媚儿没有把今天的追杀抖出来,以免真的错怪了何申了。 “是啊,我都老咯,哪像侄女你,一年比一年漂亮。” 何申的嘴已很甜,若不是事实如此,很的很难想象他已经六十岁。 “这是我的男朋友,他叫唐男。” 胡媚儿向何申介绍道。 何申直勾勾的盯着唐男,现这个年轻人锐气很强,不由得赞道:“小唐子你一表人才,跟我侄女是绝配呢。” 何申的嘴皮子甜得跟蜜糖似的。 “呵呵,叔叔,其实我这次来是想跟你谈谈华海码头的计划,我爸爸大概已经跟你说了吧?” 胡媚儿直奔主题。废话少说。 第7o4章【美满世界】(大结局) “恩,我倒想听听详细的计划,小侄女,挥你的口才吧。” 何申望了望唐男,又说道:“小唐子,能不能回避一下?关于这个商业秘密我想跟小侄女详细谈谈。” “何叔叔,啊男他已经知道了整个计划,难道这还有什么问题吗?” 胡媚儿不满道。 “小侄女,你什么时候做事这么轻率?虽然说他是你男朋友,可计划是你与我之间的交易,不可轻易让第三者知道,唉!” 何申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是在讽刺还是在无奈。 “不如这样吧,媚儿,我到那边去等你,你们慢慢谈。” 唐男这回主动退让。因为这情况看来何申也玩不出什么把戏,不如试着逐渐化解他的刁难。 唐男一人来到泳池的另一边,这时候一个佣人端着一杯茶过来对他说道:“唐先生,请喝茶。” “谢谢你,对了,你不用词候我了,你去干活吧。” 佣人站在他后面,唐男觉得这种被监视的感觉很别扭。 这时候又有另一位佣人匆匆跑来,说要请唐男到室内做一下,并且说这是他们小姐的意思,唐男不进来的话后果自负。 唐男当然不进去,可再三考虑之下,他还是跟着佣人一块儿进去了大别墅内。并且按她的意思等待。唐男坐在软绵绵的宽大的沙上司着香浓的茶水香味气息慢慢等着。等了十分钟也不见个踪影,唐男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就在这时候,何申口中的孙女云儿穿着一身感睡衣脸带朦朦睡意的惬意从二楼缓缓走下来,半边乎瞻若隐若现,睡衣那条缝足足到达大腿还要上一点,分明是在搞惑,唐男血气上攻,心里暗骂道:这娘们到底想搞什么花样?不过这在家里穿得露些好像还蛮正常的。 可是这看似平安的一切火药味就更加浓厚了,仿佛有一个阴谋逐渐要爆出来,唐男看了一下周围,之间佣人们都不知道闪到哪儿去了,一个人的踪影也没有。 于是他站起身来,趁着这娘们还没有搞出什么花样的时候抽身离开这里。 就在这个时候,何云儿一脚踏空,似乎马上就要从楼梯里翻滚下来,那惊恐的模样儿显得异常真实,处于本能,唐男一个箭步冲上去,赶在她快要往下掉的时候抱住了她,那轻盈而苏美的娇躯落在唐男坚实的大手上。 云儿脸色楚楚可怜,出嘤咛一声吟,唐男本来以为她受了点小伤,可可是她美目缓缓睁开,一双水灵灵的眼眸流露出勾瑰摄魄的眼神。柔软的手臂就势缠绕住了唐男的脖子,唐男用力想推开她,没想到她滚热的拼命的向唐男挤压了过来。唐男粗气喘得差点呼吸不过来,可是明显的意识到这时个阴谋,他马上拼命的用力甩开她。 就在这个时候,从门外进来五个人的身影,三个佣人,其余两人就是胡媚儿跟何申,何申一脸的震惊和愤怒,唐男马上瞪着云儿,抱住她的手早已松开,恶狠狠的骂道:“快放开我!” 云儿的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在微笑,可这娘们变幻莫测如同天气般摸透不清,猛然大哭起来,“爷爷,爷爷,他想侵犯我!” 这时候的她已经放开唐男,揉着眼睛直奔何申。 一旁的胡媚儿一脸震惊,看着云儿那身感的睡衣顿时不知所措,唐男反而有些笑眯眯的,镇定下来看这个娘们的精彩表演。何申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青,眉头皱成一团,眼神焕出骇人的寒气,让人从头冷到脚趾尾。 这时候佣人们又开始挥他们的演技,说是唐男让他们先出去,他有事跟小姐商量,这个不利的说话让唐男更加有口难瓣。 唐男却无比镇定的说道:“演吧演吧,我唐男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女朋友,怎么会对你这种货色感兴趣,可怜有些人不知丑把自己送上门而已。” 何云儿一听,哭得更加大声,“爷爷,他想侵犯我,侵犯不成功就污蔑我,你要帮我做主呀。” 接下来她把整个故事完完整整的说了出来,由头到尾是怎么样都说得头头是道。仿佛是真实生的事情一般,唐男既无奈又可笑,无奈的是接下来何申这老头子不知道会听谁所说的。 何申干枯的手掌青筋一根根凸爆而出,显然是极其愤怒。 轮到唐男辩护了,唐男先看了一眼云儿,然后说:“我没有侵犯她,如果你记得进门时的情形,你应该可以看到我虽然压在她的身上,可是她的手臂却抱着我的脖子,如果你相信她的话,倒不如相信我们是两情相悦,用通这个字眼好像更加恰当!” 唐男反饥唇舌的口才一点不比何云儿差。 何云儿大声说:“你胡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为什么会和你通…” 她忽然硬生生停住了话语。脸气得一阵猛红。 唐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狡黠的微笑:“原来我们在今晚之前从来没有见过啊!” 呵呵,看来这娘们挺善忘的吧。而云儿的脸因为窘迫而变得又是一阵通红。 何云儿继续大声说道:“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对我有企图,做了又不敢承认!” 唐男可以看出何云儿是故意在跟他对着干,唐男又说道:“今天下午我在赌场赢了点钱,如果你确定我们没见过,大可以把录像给调出来看看,到底谁说谎?你我都站在门口说过话,相信录像里肯定会有你和我的清晰影像。何先生,若果你有兴趣,可以一块儿欣赏我跟你家好孙女的赌桌风云哈。” 唐男依旧淡定。 就在这时候,一个浑身是血的佣人从门外爬进来,嘴巴一张一合的难耐道:“老爷,外面有一帮人马上要冲进来,他们手里都有枪和刀——”还没说完,这个佣人便昏厥过去了。 门外响起了一阵振兴汹涌的脚步声,几人都清晰的听到,何申马上大喝道:“快!快锁上门,我们全部人一起上楼!” 就在几人全部都上了楼以后,大厅就涌进一帮人,约莫着有五六十个,个个手持刀枪,领头的一个人喝道:“快把那老家伙搜出来,今天非垛了他不可!” 几十个人开始分头搜索,何申一帮人都躲在了书房里,电话线被折断,即便现在报警都是来不及了。明显是有预谋而来的。他们寥寥几人,又有女人,即便单手搏击也是白费之事。一时间,几人都感觉到死神渐渐朝自己b近! 何申感叹一声,“想不到我一世英名,今天要枉死家里!” 说完紧抱着孙女。 何云儿一声大哭:“我还不想死,爷爷,我不想死!” 感觉到步伐开始朝书房b近,几人都藏到了桌底下,在这万分紧张之际,唐男紧闭着眼睛,猛然觉得一股强大的冲击力朝自己冲击进来,他对几人说道:“请你们都镇定,与我触碰!” “什么?” 何云儿不解道。 “啊男,这个时候要看你了!” 胡媚儿先紧握着唐男的手臂,对几人说道:“请大家放心,啊男会带我们离开的!” 说完,拿起几人的手放在唐男的身体上。 即便几人以为唐男在神经,可对于胡媚儿的作法并没有抗拒。 以下就是见证奇迹的一刻! 唐男带着几人融入了异世界,在一条充满光芒的大道上飞翔,何云儿大叫道:“我不是在做梦吧,爷爷,我们是不是在做梦!” 搜索的持枪歹徒搜索了整间屋子都不见他们的踪影,愤怒道:“他们到底藏到哪里了?” 十分钟后,唐男他们在华海市胡媚儿的别墅前降落,几人是凭空出现在泳池周边,周围没有人,否则肯定会吓个半死。 进了别墅,几人心慌未定,惊恐又好气的看着唐男,唐男笑笑道:“请你们对刚才的一切事情保密!” 因为救了何申,何申活着回到澳门以后清理了一帮有嫌疑的恶人,原来刺杀唐男跟胡媚儿是他的阴谋,这完全是受了华东帮的人威胁,这次死里逃生,他决定全力帮助胡媚儿。 胡媚儿的华南帮逐日挥壮,码头工程日益俱进。而何云儿这丫头自从和唐男经历了这场梦幻般的旅行后,开始对他死缠烂打。 另一方,米兰跟米国华一起合力打击郝建旗下的公司,计划进行得很顺利,逐渐旗下百分之八十的公司都被他掌权,兰雪儿声誉越来越响,业绩恢复得很快,郝建由此变成了神经男。 金国也全力帮助唐男建设他的事业,几年后,在华海乃至世界各个地区,都能看到唐男的踪迹和名声。 当然,唐男是时候考虑爷爷的遗言了,因为,爷爷在在七十岁大寿那天吃薯片噎死了,在他的家里找到了一份遗嘱,说要唐男去国家培育新一代的异能战士。 完成了所有事情,他便动身,投入了这项伟大的建设之中。 五年后,唐男带着他深爱的几个女人,一块儿到来了一个名字叫“露栽”的村庄生活,这儿是新加坡,世外桃源,相信一切都会很幸福很美满! 全文…大结局:感谢兄弟们一路来的支持……

上一篇   第631章-第640章

下一篇   第457章【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