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郝建出场】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528章【郝建出场】

唐男逗够了金寒风,在一边忍不住偷偷笑了,胡媚儿也跟着狂笑,两亿买一个耳坠,这不是雷死人才怪。又问道:“唐男我觉你真不是一般的坏的,连我都骗了,还以为你真的要买给我呢,瞧你刚才那情深的样子,原来是为了制造幻想,哼哼。” 唐男冷哼道:“他就是金寒风,绑架了小月那家伙。” “啥?你怎么不早说?”胡媚儿顿时瞪圆了眼球,心中一阵怒火。 “嘿嘿,整了他这么一大顿他不被气死也被气爆了,我看他要怎么拿出两亿付钱,那叼耳坠!” “我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胡媚儿突然咬牙狠说。 中年司仪见金寒风被气跑了,心里一点不慌,因为唐男仍旧在这儿,眯着绿豆小眼瞧向唐男,似乎在对他说话:“各位继续关注了哦,接下来的拍卖的东西越来越神秘了!一定让你们过目不忘!” 唐男白了中年司仪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有哪个闲钱我不如捐给希望工程,。” 见唐男的神情不善,顿时有点尴尬。心想可能有钱人都是这么高傲的。 “等下你别又遇到什么仇人又死加价哦。”胡媚儿先是警告了一番,唐男暗点头。瞧门口那一边,走进一个脸包得严严实实仅露着眼睛的人,后面还跟着三个高大硕壮的保镖。这个人正是被唐男打得变成猪头的郝建,他正从医院赶来参加这个拍卖会买一个戒指给米兰,经历过唐男的殴打,他好像有心里阴影似的仿佛唐男随时都会在身边伤害他,于是马从公司调来三名最健硕的保镖,管唐男懂什么邪术,若是真斗不过也有保镖挡着。 郝建走路的声音尽量减到最轻,但是仍旧引来不少人的张望,纷纷猜疑这个人大晚居然抱着包头巾,还包在脸,是不是神经病跑出来的? “还好赶得及。”郝建拿着手拍卖资料暗暗想道。脸隐隐作痛,又想起唐男心里一横咬咬牙,我td娶了米兰就当着你的面操死她,看你还有什么了不起的。 “操,当老子说话放是!”唐男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跑出个好贱,想起他在米兰面前所说的要在拍卖会买名贵项链给米兰做结婚礼物。不由得一气,想马就冲过把他打成残废。 胡媚儿又颇为好奇的问道:“谁当你说话放啊?”顺着唐男的目光望去,望到一个脸包着包巾的男人。 不由得一愣,他到底跟多少人有仇呀! 看了拍卖的资料,今晚要拍卖的项链有两条,两条都各有不同的气质和贵气,就是不知道胡媚儿要拍哪一条,郝建要买的是哪一条,心里暗暗要整郝建一顿。 郝建对米兰并非不存在着好感,若是花个几千万买样饰品给她,他还是非常乐意的,更何况米兰已经夸下海口说要嫁给他,几千万换个花瓶回家,值了。 拍卖了几个饰品过后,终于等待到了万众期待的一刻了。 中年司仪拿出最后两样东西,乐呼呼道:“这是今晚最后拍卖的一件物品,一对项链!”解开红布的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为它所焕出的明艳光芒所惊讶,同时心里诧异,这是拍卖资料的最后两件饰品,为什么会连在一起拍卖了。 “相信在座的来宾都疑惑为什么我们要把它放在一起拍卖。”中年司仪眼珠一转。停顿了片刻才说道:“这是主办方送给项链所得主的一个惊喜,这一条名字叫日星回旋。”中年司仪指的正是胡媚儿所喜欢的。 做工精细高贵风格古典,王者气派,若隐若现的泛珠犹豫蕴含着灵魂一般,这绝世珍宝让在座不少的贵宾都想大出血争夺回来,特别是刚刚没有得到耳坠的女士们,更是加倍苦苦规劝身边的爱人。 中年司仪继续说:“而这一条是月星鸣翠,两条项链有着一段非常感人的传颂佳话,这里面更是牵连着一个又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具体的故事在你们手的拍卖资料均能看到,想必看了故事的贵宾们,也一定觉得这一条月星鸣翠是紧随着日星回旋,所以我们主办方经过细细的考虑,决定把月星鸣翠送给日星回旋的所得主,同时这两条项链也代表着我们这次的拍卖会圆满成功。”一说完,中年司仪便自顾的鼓起掌来。 在场的贵宾很多都没鼓掌,稍稍聪明的点的人都知道这条什么月星鸣翠肯定不值钱,而实际的确是看起来黯淡无色,只不过是拍卖方想打包起来一起买,把这条狗月星鸣翠的价值提得更加高。 中年司仪说完了一番对女士们有着致命吸引力的废话后,说道:“日星回旋的低价是三千万,每次加价不能低于一百万,请各位出价。” 话一落下就有人举牌子,“三千五百万。” “三千六百万。” “三千七百万。” “四千万。” “这玩意儿要几千万,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呀。”唐男咂舌对胡媚儿道。 胡媚儿柳眉一挑,“送给小月的东西多少钱也无所谓,更何况区区几千万而已。” “你牛b。”尽管为胡媚儿的爱女心切感到安慰,可是仍然心里说到了一声傻b。几千万买一个饰品,可以买十辆奔驰了。 可能价格有点过分的缘故,当日星回旋叫到五千万的时候,已经没有人加价。 中年司仪说道:“请问还有没有高于五千万的?”眼睛边一个劲的望着唐男。 胡媚儿这时才淡淡的说道:“八千万。” 全场又一阵哗然,刚才十几个人加价了才加到五千万,胡媚儿一个举手就加到八千万,厉害呀。心想胡媚儿跟唐男都不是普通的角色。 不料胡媚儿的手刚落,就有另一个人举起牌子来:“一亿”。 哗然声更加推向一阵高峰,今晚已经是第二件物品过亿了。所有人向出声音的人望去,居然是一个站着的人说的话。正是郝建的硕壮保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