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昨晚哪儿鬼混了】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516章【昨晚哪儿鬼混了】

随着对唐男更深入的了解,唐男的的确确有吸引人的地方才能使得这些大美女们都对他这么死心塌地。他负责任,他不花言巧语,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也霸气,却霸得让人感到温暖,在你有危险的时候会奋不顾身的出来…… 古月尽管表面认定这些女人都是唐男的女人,心里一直都不相信唐男真的跟这些女人每一个都有关系,可唐男说出刚才的话的时候,完完全全否决了古月所认定的所谓的事实。好比一个人告诉你,你的老公有外遇了,你不相信,直到亲眼所见所闻。 半个小时过去了,古月还不见出来,唐男在抽屉里找出一支笔留下了一个条子后出了古月的别墅,在门口时抬头看了二楼阳台一眼,心想古月大概在房间里冷静,就让她冷静点儿一下。 出了小区门口,一夜没睡好没什么精神的走着,一辆车不断的鸣声引起了唐男的注意,不耐烦的看了一眼,才觉原来是丽姐使车来接古月了。 丽姐乐呵呵的对唐男说道:“咦,堂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呀?你有朋在这里住吗?”丽姐还没想到唐男会跟古月呆了一个晚,因为平时两人火见到水似的。 “没有,丽姐,你回去接小月,昨晚生了点意外,你看看小月要是有什么不舒服,就劝她休息个一两天再回剧组。我自个儿回家还有点事儿呢。”唐男没想过隐瞒来过古月家里的事情。 “啊?你怎么知道小月家在这里?你去过小月家里吗?” 唐男点点头。 丽姐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见唐男没什么精神好像不太愿意说话,于是别的就没多问了,说道:“你去哪儿呢,我载你。” 唐男将手挥挥,道:“不用了,我打车回去,等会剧组见。” 打车回到了自家的小区门口,就看见一辆红色幻影靠在一旁格外显眼,加车窗开着漂亮的车主人时不时探出脑袋儿来张望,出入行人无不注视着,后面还聚集了不少男人驻足观望。仿佛这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唐男下了出租车,幻影车子主人就马把车门开了走下来,向唐男奔去。 “媚儿,我就猜到你是你,你怎么会在我家里门口呢?”唐男问道。 “你还好说呢,我昨晚打你电话差点打爆机了,今天一早就开到这里等你出现,足足等了你三个多小时了。”胡媚儿有点气愤的怒视着唐男。 “我刚从外面回来……” “话,我又不是没眼睛看,说,昨晚哪儿鬼混去了,又去哪个女人家里过夜去了。”胡媚儿越说越急,开始审问起来。 唐男苦笑了笑,说道:“昨晚遇到一条疯狗,差点就闹出人命了,你的宝贝女儿要被吓坏了。” “疯狗?宝贝女儿?”胡媚儿尽管听得有点糊涂,但仍旧能猜得出来,紧张道:“是不是小月出什么事情了?” 唐男看了看周围许多人男人女人都围观在这儿像看动物园猩猩表演似的看着她们,不由得一愣,说道:“我们还是到车说。” 唐男把昨晚跟金寒风的时候说了一遍,也正好让胡媚儿出面把金寒风这个混丶蛋教训教训。但是把在古月家里过了一晚的事情给隐了过去,免得胡媚儿又胡思乱想些什么。 胡媚儿气得紧握拳头,柳眉一竖,怒道:“哼,居然敢搞我女儿?我管他是国家主席的孩子,我照样动他!这事就交给我做,我要让他跟他那个狗老爸知道为什么花儿会那样红。” 唐男思量了一会,怕胡媚儿情绪太激动做出不顾后果的事情,于是规劝道:“媚儿,那个家伙的父亲始终是商界的名人,在世界的声誉极其响,别把事情弄得太大,能和平解决就更好了,不然我怕他会勾结国外黑帮对我们华东帮做出不利的事情。” “行了,还当我胡媚儿是三岁的孩子不成,这事情就交给我做,我会做得干干净净的。”胡媚儿像是给唐男做保证一样,忘了自己才是华东帮的最高负责人。 唐男点点头,又说道:“你一早来这里等我不会就是为了打不着我的电话怕我死掉特意来看我一眼?” “去去去,说什么话呢,一早不许说这些不吉利的话。”胡媚儿小声呵斥道,声音又变得低沉,哀求道:“我其实是有一件事情拜托你帮帮忙。” “关于古月的?” 胡媚儿点点头,说道:“今晚有一个拍卖会,将会拍卖欧洲王室的珍宝,但是我想单独把小月叫的话她不一定去,我想你把小月拉,我们三个一起去,无论出多少钱我都要把这珠宝给买下来,送给小月。” “这样哦,那我尽力,但是我想她很有可能不去了。”唐男想起昨晚试探古月对媚儿的态度的时候古月对他所说的话,短期内,想要拉进俩人的关系,恐怕都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我是知道的,你就尽力尽力,我现在除了你也没有其它人能帮得忙了,就算她不去,我也要把它给买下来送给小月,恩,不管她去不去,你也要陪我去。” “好,没问题,我今晚没事情做。” “是没约会才对。”胡媚儿白了唐男一眼,冷哼了一声又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晚肯定是去了哪个女人家里过夜,呵呵,做男人做得你这么风流快乐真是羡慕死人了。” 唐男苦笑了笑,又说道:“胡说啥呢,你吃了没,一起去吃早餐,反正现在才十点钟。” “不吃了,你还是回家睡觉去,看你这眼皮都快要给缝了,肯定是昨晚疯狂过度了呢。记得了,今晚要陪我一起去拍卖会,我七点准时在这里等你,不等到你我就不去了。” 唐男笑笑,下了车直奔自己的家。 胡媚儿一直目送着唐男,直到他的身影离开了自己的视线,又沉思了一会儿才肯驾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