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讨价还价】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440章【讨价还价】

背闭的灵魂在每个午夜时分出游承受着自身身异分的痛苦,后来变成无主游魂,带肠肚出游;肚子饥饿的时候到处寻找小孩遗粪充饥,幸亏后来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兼师傅救回来了,却因为违反门规被逐出师门。 多年来他一直都修炼这种邪术,虽然道术提升了不少,但是仍然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像今天,元气伤得差点就要赔上性命了。 想想,心里又嫉妒悲愤,被人勒索了不少钱,只剩下的一点点不身体都不够,还有个屁用,又要冒着生命危险,这场法事没有一点价值。他掏出手机,决定给孙波拨一个电话,自己勒索也好,威胁也好,也要从孙波身上再讨点钱,不然,他就狠下心来,这场法事不干了! 拨通了孙波的电话,响了十几声,孙波终于接听了,用一种被打扰醒了的不耐烦语气说道:“你这臭道士,还让不让人睡啊!” “呵呵,你就睡啊,要是我法事不干了,看你还睡个屁!”背闭则很有耐心的说道。 在七咒袋子里的唐男一听孙波在讲话,马上竖起耳朵来听。 “啥?法事不干了?”孙波在床上猛得弹起来,惊讶的向电话里面喊道:“臭道士!你给我说清楚,你要不干了,我就把你给干了!” “都没钱了我还怎么干?” “我次给了你十万,第二次给你加十万,你还说没钱,!我看你根本就是个神棍,一次一次的骗我钱!”孙波顿时气急败坏得差点没把手机给摔了。 背闭反而是笑了笑,用不温不火的语气说道:“你不信?唐男的灵魂现在就在我手上,你若是不给我钱,我就马上把他的灵魂给放了,大不了大家一拍两散,我跟你又没交情,我可不怕得罪你。” “哼!你这神棍给我听着,我绝对不会再给你钱,还有,把我前面两次给你的钱,一共二十万,全部还给我,不然我就去警察局告你!”孙波被气得暴跳如雷,恨不得把背闭放进锅里炸了! “既然你说放,那我就只好放了他好了,去警察局告我?哼,你没搞清楚状况吧,你指使我犯罪还说要告我,说出去不怕被人笑掉到大牙,不过要是你乐意的话,我就跟你一起到监狱里面坐坐也无妨。”背闭鄙视道。 “你就是个卑鄙的神棍!我说不会再给你一分钱就不会再给你一分钱,你要不是不帮我完成这事儿,你给我等着瞧!” “我被人勒索了十八万,我一共就得了两万,现在又受伤了,还要我冒着生命危险,这亏本生意我不干,我宁愿死也不干!又本事你就干掉我!” “你!”孙波没跟他再说一句,猛的挂掉电话,咬牙切齿的狠骂这个臭道士不是人。: 背闭见孙波挂了电话,顿时有点不甘心,他早料到孙波这吝啬鬼肯定不会再给钱,本来想用激将法来气气他,现在却有点泡汤的现象了,背闭没再拨过去,他相信孙波现在是气在心头而已,肯定会主动再联络他。吹胡子瞪眼的看着七咒袋子。 在七咒袋里的唐男听到这一番话,不由得笑了笑,这什么臭道士,要钱就干,不要钱就不干,心里极度的鄙视起背闭来。一方面又非常想知道跟背闭接电话的那个人是谁,顿时有点烦躁不安起来。 挂了电话后,孙波从床上起来去卫生间洗了个澡,这个神棍当他是凯子一样一次又一次的敲诈他,还装神弄鬼的说已经把唐男的灵魂抓住了,心里越想越气愤,真有点后悔自己为了让唐男乖乖的跟他回美国,找江湖神棍来耍邪术,现在邪术没有任何效果,还白白的花去了他二十万。等于他白干一年了。 静下心来想了想,昨晚看到背闭做法的时候,那个鬼哭神嚎的情景,也不像是装出来,而且还看到他吐血了,貌似受了不轻的伤。暗暗的想道:好,再给他弄点钱,要是他继续还没完成任务又要勒索钱,我马上就找人干掉你! 孙波狠狠的一个拳头击打在桌子上,顿时骨头疼得抓耳搔腮,息怒停瞋的犹豫了会儿,狠下心来拨通了背闭的电话。 果然不出背闭所料,孙波果然给他打电话了,他奸险的笑了笑,按下了接听键,说道:“怎么,我的财神爷,考虑清楚了么?” “五万!你要不要拉倒!”孙波没好气的说道。 “二十五万!不讲价!”背闭坚决道。 “你别太过分,给你三分颜色就给我开染坊,你再得寸进尺的话我一分钱也不会给你!”孙波怒火冲天,勃然变色,没想到这个卑鄙的小人竟然狮子开大口。 “呵呵,你会给的!”说完,背闭用棍子向七咒袋扫去。 在里面的唐男感觉到强烈的抖动,背闭还非常来劲似的继续拨弄着七咒袋子,又用手去抓,唐男顿时感觉到头昏目眩,仰头大喊道:“臭道士,你快住手,老子要被你摇匀死了!” 孙波顿时目瞪口呆,怎么会出现唐男的声音,难道唐男的灵魂真的被这臭道士给控制住了吗?心情顿时有点激动又有点兴奋。 背闭笑了笑,停下手往凳子上一屁股坐了下来,没想到顾着谈电话扑了个空,一屁股狠狠的摔到了地上,痛得他“哎哟”的喊了一声,电话也颠簸道地面上了。 “喂,臭道士,你还在不在?刚刚说话的人是不是唐男?”孙波急问道。 背闭抓起电话,边摸着被摔痛的屁股,说道:“不是唐男难道是你啊!怎样,你相信了没有。” “我相信了,我给你钱,你真的能帮我控制唐男?”孙波又露出兴奋的神色。 “好,一个小时后汇到我的账户,过了今天,唐男就是你的人了,乖乖的听你的!”背闭大笑着挂了电话。 是你的人了?乖乖的听你的?唐男不由得头皮麻,遗憾的是始终没听出跟背闭接电话的人是谁。现在自己就如同在屠场上的猪,没有了抵御能力,任人宰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