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背闭作法】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432章【背闭作法】

唐男和众女都跟着高尚一起走进了疯子教授的病房。 “你们在外面等我好吗?”唐男平淡的对众人说道。 “男男,马上就要天亮了……”米雪抽泣着声音,眼泪又开始往下滑。不仅是米雪,六个女孩子都担心唐男一天亮就要魂飞魄散。 也怪不得她们,除了电影所灌输的朦胧概念:灵魂不敢出现在白天,天一亮就必须找到尸体来做替身,否则就会返回阴间投胎重新做人或者魂飞魄散。让众女仍旧值得安慰的是唐男的还有呼吸,她们实在害怕唐男天一亮就离开她们。 “傻丫头!”唐男怜惜的默默米雪的脑瓜,“别听那些鬼电影乱说,根本没有这回事。” “唐男!”六个女人都扑到唐男身上哭哭啼啼的。 唐男呆滞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这些深爱着他的女人,患难见真情,偏偏要遭遇生死离别的患难,唐男的眼角的眼泪不知不觉的滴了下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没到伤心处。旁边的警员和高尚看到此番景象,一方面被众女的真情感动了,一方面担心唐男随时走掉,不自禁眼睛也觉得湿湿的。 指针指向五点五十五分的时刻,天已经完全亮,亮光照耀进树林,背闭道士猛的一睁眼,挥舞着道剑抓起一道附念个不停,不到一分钟,豆大的汗珠从他的老脸上滑落,脸像抽筋一样显得异常痛楚。 就在六点钟的最后一秒,唐男的灵魂从大便的猛然被逼分离出来! 唐男看着众人,试图再附身在人体上,却没有一次能成功,“媚儿,小兰,小雪!”任凭唐男怎么喊,众女都没听到唐男所喊的声音,还以为唐男还附身在大便的身上。 大便面对此事的情况整个人都酥麻了,众女所散出的迷人体香,温软柔体都扑在他身上让他觉得此时在做梦,闭上眼睛享受着醉人的美女温柔乡。虽然听到抽泣的声音,但大便仍旧不希望打破这一个美好的时刻。 “小雅,小菲,曼尼,淋淋,我已经不在大便身上了,你们能感觉出来吗?”唐男仍旧拼命的嘶喊,果然没有预料错误,天一亮他就再也没有附在人体身上这一个功能了,现在完全处于游魂的状态下,没有任何方法跟人交流。 唐男有点绝望,说不定很快他就有可能魂飞魄散了。最悲哀的是连最众女说最后一句话道别的话都没机会了。忽然,唐男感觉身体开始不受自己控制,好像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使劲的把自己往一个方向推去一样。 “啊!”在一个尖锐的喊叫声中,唐男的灵魂如同一股龙卷风一般往北面卷去了。 “男男!”在哭泣中的米雪猛然的叫了一声。抬头一看,大便正在闭上眼睛有点咪咪的笑意,米雪紧张道:“男男,你现在感觉怎样了?” 大便享受的说道:“很好,那是相当的好!““啊!”众女齐齐抬起头来看着大便,惊叫道:“你不是唐男!” 大便自知理亏,羞愧的低下头,说道:“我是大便,我怎么可能是唐男,咦?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去了找你们吗?” 背闭把唐男的灵魂装进了一个七咒袋子里绑了一个死结,然后拿出一条神木剑,这条作了一个晚上法的木剑可以容纳灵气和灵魂,即使放在雷雨下,灵魂也不会怕闪电和雷击,借助木剑他可以随时的控制唐男,等到今晚月光精华最集中的时刻,他将会用火烧木剑,好让唐男的灵魂乖乖受控于他,若是一切都能顺利进行的话,他明晚就能把唐男的灵魂放回到他本身的,再教孙波练一个咒语,孙波就可以随时随地的控制唐男了。 背闭对着木剑喷了一口气,右手虚化了一道附,然后指着七咒袋子喝了一声:“聚!” 唐男的灵魂渐渐的感到头昏目眩,接着就是头一阵猛痛,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叫声荡漾在树林里,使每一个来森林公园散步的人都觉得毛骨悚然。 “妈妈,我听到很惨的叫声!好恐怖!”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哭着躺进他妈妈的怀里。 “乖乖,我们现在就走!”别说是小孩,连大人也快要忍受不住这股像地狱里惨遭折磨的厉鬼叫声,抱住孩子捂住他们的耳朵急忙离开了这里。 6续的不管是老人还是年轻的,甚至连园丁和清洁工都逃亡般的离开了公园。一时间,公园像鬼魅般的蒙上了一层恐怖的颜色。 “怎么搞的?”背闭念着符咒,只听到唐男只出惨叫声,但并没有被吸进木剑里面。 “聚!”背闭将手一挥继续喝了一声。 “行了呗你,拜托你别叫行不行呗?我的耳朵都要快被你镇聋掉了!唐男一手捂住耳朵,一手拉着即将要飞出去的陌生中年人。 原来七咒袋里面还有另一个人的灵魂存在,隔了四年没有用这个七咒袋了,背闭早已经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灵魂困在里面,也就说这个灵魂已经被困在这儿长达四年之久了。 “啊!好痛苦啊!别放手,不要放手,一旦放手我就要被那个臭道士打散魂魄永不生了!”陌生人中年人痛苦的对唐男说道。 背闭使用的道法目的是想把唐男吸进木剑里,不料唐男的意念异能非常强大,任凭背闭道士怎么念也始终飞不出去。唐男本想用自己异能使袋子破裂然后他逃出去,只是这个袋子像被下了咒一样,怎么攻击也无动于衷,除了自身的防备,唐男做不了任何的主动反击。 “你别叫,你再叫我就要坚持不住了!”唐男被这厉叫声轰得快要神经错乱。 “我不叫不行,我太痛苦了,我的天啊,我做鬼也不放过这个臭道士!” 原来这个陌生的中年男人是国内某个大帮派的教父,四年前被背闭利用同样的方法是他灵魂出窍然后被困在这里,一困就困了长达四年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