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生死追击】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430章【生死追击】

意识到自己上了贼船,现在处于危险的境地,在这黑漆漆得没有看到几个人影只能看到对面桥上快过往的车辆,米雪整个脑袋麻木掉了,自己一个人单身的女孩子,张东臣跟杨伟两个牛高马大的男人,怎么躲得过去呀,米雪迷茫又绝望的看着四周。 咬咬牙,狠骂了张东臣和杨伟一顿后,米雪轻轻开车门,准备出了车门就一直往前跑,没想到门刚一开所出的声音就让张东臣和杨伟现了,惊动了他们,米雪管不了这么多,喘着大气拼命似的飞快往前跑。 “操,那贱货要逃跑!快追去!”张东臣马上向着米雪奔跑的方向追去。 “靠,你那是什么次品垃圾,电晕了这么快就醒过来了!靠,一定要把她抓住!不然不是她完蛋就是我们完蛋了!”杨伟知道若是被米雪逃跑了,后果会是怎么样,被外面的人知道了,他以后就崩想在华海市混下去了。急得暴跳如雷,跟随张东臣一起奋力向米雪追了过去。 “救命!救命!有没有人,快点救救我!”米雪一边跑一边大声求救,尽管这里荒凉得说出的话就像石沉大海一样没有任何的效果。可是这时候除了求救米雪已经无动于衷了,心想宁愿死也不愿意被这两个禽兽侮辱。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张东臣和杨伟很快就追赶上了米雪,紧紧的把她嘴捂住,米雪死命挣扎,两人近乎硬拖着把米雪往车子的方向拖去。 来到了车子边缘,杨伟就气急败坏的指着米雪的脸臭骂道:“死,差点就坏了我的坏事!看你跑,你再跑呀,看我怎么对付你!” 张东臣捂着米雪的嘴巴,正准备把米雪往车子里扔,突然“啊!”的一阵惨叫声回旋在空气里,差点真破耳膜,只见杨伟捂住裆下神情惨淡,青筋尽露的痛楚模样望着两人。 “臭婊子,你敢踢我?”杨伟拼命又艰巨的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他没想到米雪这贱货居然会在关键时刻对他使用这么狠毒的一招,这一脚不是普通的轻,刚好踢中了两个蛋蛋中央神经最密布的地方,这命根子的伤比内伤还要内伤的疼痛让杨伟的脸色渐渐苍白,足够让杨伟到达阳痿的地步。 张东臣虽然看到杨伟受伤了,却没有显出一点的愤怒感,心里却是一个劲的称赞米雪这一脚踢得实在太好了,看杨伟还跟他争,现在这样还争个屁,米雪就能独占了。想到这里,张东臣露出得意又奸险的笑容。 米雪出微弱的“唔唔”声音,浑身使劲的挣扎脚向着张东臣乱踢。 操,这死娘们的力尽还挺大的嘛!看你还能拽到什么地步。张东臣忍受着米雪的一阵乱踢,假装为杨伟好关心他的表情,对杨伟说道:“杨伟,你就赶快上车休息休息吧,这贱货我来收,我会帮你狠狠的教训的她的!”张东臣故意把狠狠两个字说得非常重,脸上难掩得意的神情。 杨伟不是笨蛋,岂能听不出张东臣的意思,只是想不到他这小人居然还幸灾乐祸。 杨伟咬咬牙,忍痛着说道:“张东臣你这狗杂种,你甭想乘人之危,想独吞,没那么容易。” 眼看杨伟又要向她扑来,米雪使出手劲,又长又硬又锐利的指甲狠狠的插进张东臣的手,张东臣顿时痛得呲牙咧嘴的,米雪趁机挣脱开张东臣,一边大喊救命的向前冲去。 “男男,姐姐,你们在哪里,快来救我……”米雪一边狂奔心里祈祷,眼看着马上要被这两个禽兽抓回去,眼泪顿时滑落在小脸上。 “司机,前面前面,快,沿着这个坡下去!”唐男一边闭着眼睛运用“膨胀”的异能探测米雪的所在地,一边向司机指导。 “看到了看到了!就在那里!那是你女朋友吧,后面有两个男人!”司机激动的向唐男报告,虽然这片荒地没有任何灯光,但凭着汽车前后灯所出的亮度,能非常清晰地看到前面不到两百米的地方果然有一个女孩子在狂奔,后面紧追着两个男人,看样子这个女孩子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中了。 米雪看到了不远处唐男所在的出租车出的灯光,知道车里肯定有人,让她重新看到了希望,于是拼命的向车的方向挥手,边大喊:“救命!快点来救救我!” 话刚一说出口,张东臣已经把米雪重新制服住,再一次使劲把她往后拖。 “那边的车,好像往我们这边的方向开来,这怎么办?”杨伟望着唐男的车担忧道。 “操妈逼的,都怪这死婊子招来的,先不管了,拖她上车,锁着门!”尽管张东臣要比米雪高出许多,身形也比她大足足一倍,但仍然要出尽力气才将米雪塞进车子里。 杨伟迅开动,就在唐男的出租车靠近张东臣的法拉利不到五米远的时候车子没停稳,唐男迅下了车准备把张东臣的车砸破,杨伟已经将车开动了,一会儿功夫把唐男甩得老远的。 “岂有此理!”唐男紧握着拳手,猛的抽身往驾驶里坐,司机赶紧往旁边坐,女朋友在两个色狼的车上随时给他戴绿帽子,他理解唐男此时的心情,是男人都不能容忍的。他突然伤感起来,曾经何时,他老婆也在别人的车上给他戴绿帽子还被他当场捉个正着。 司机还在沉寂的回忆中,突然车子的引擎爆炸般的轰鸣直刺他的双耳,接着车窗外的景物疾的向后逃去,还没到十秒钟便能从窗外看到紧粘着的法拉利。 杨伟一看隔壁,惊呆了,一辆普通的出租车居然这么快就追上来,于是动引擎,加快飞驰的度。 伴随着唐男那充满仇怨的眼神,司机吓得马上把安全带扣上,扫了一眼表盘上的指针,顿时嘴巴张大得可以塞进一个鸡蛋,接近2oo公里每小时的度,足足比这辆车本身所能达到的时极限还要出一倍,唐男集中了精力直视着前方的法拉利,一会儿功夫,又硬生生把追赶上了车子,并且试图抨击张东臣的法拉利。 杨伟明显的感觉到对方正在动攻击,猛笑了一声:“还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车子,敢碰世界名车?”于是杨伟也试图靠近对方抨击对方的车身,没想到他居然能明显的感觉车子被对方的车子猛烈的撞击,也就是对方的出租车攻击一点也不逊于自己所出的攻击。 张东臣只顾着制服顽固的米雪,两手加上两脚才勉强的按住了她,“杨伟,快拿电棒来,这臭丫头劲儿太大了!” 杨伟聚精会神的跟隔壁的车子斗争中,没有理睬张东臣,又一次的动了猛烈的攻击。netbsp;张东臣为了制服米雪已经精疲力竭了,哪有空闲留意窗外的事情,只感觉到杨伟现在像飙车一样的度没命的往前冲,时不时的摆动方向盘让他连坐也坐不稳。这次的攻击居然让两人从椅子上差点掉下来了,不禁臭骂道:“死阳痿,你不想活了?马上给老子停车!” 两辆车子在多次的攻击下很快驶进了马路上,杨伟刹那冲过红灯,在穿流不息的汽车中间硬生生挤了过去。接下来连续五个路口的绿灯让飞一般的两辆车子更加没有阻碍的加。杨伟此时像鬼上身似的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摆脱这辆车子。 在外人看来两辆车压根不是在追赶,而是在飙车,路面上的许多车因此而停下来,目的是不想自己无辜的成为飙车者陪葬品。有人看清楚了两辆车以后,舌头一咋,愣住了,紧贴着时起码过三百的法拉利隔壁,那辆是出租车吗?法拉利跟出租车飙车? 仿佛在鬼门关经历着生死较量苦苦挣扎中的出租车司机在乞求唐男赶快停车无望下,紧闭上眼睛,两手紧握着祈求自己还能继续活着,额头上流着豆大的汗水,两腿一直抽筋浑身猛抖得厉害。自己今晚到底倒了什么霉,居然遇到这样一个飙车疯狂人物,没了,没了,再这样下去什么都没。 张东臣和米雪在车厢里像瓶子里的水任人摇晃一般,张东臣也顾不上米雪,紧抓着安全带嘶声咧肺般吼叫着让杨伟停车,米雪害怕得紧闭眼睛也抓住安全带,这个惊险时刻无疑是在走向黄泉路上。 在转过一个红灯路口的时候,那路口中间停着一辆特大号的货车,仿佛一面大墙似的挡住两辆车子的去路,其实仔细看那辆货车并不是停着不动,只是因为移动度太慢相对于两辆车的飞驰而言就等于没有动,但这并没有让杨伟要停下来的意思,他像着了魔一样往回猛的一个拐弯转向另一个路口了。 就自出租车司机以为要撞上去的那一瞬间,唐男猛的一个刹车甩尾,轿车倒转144o度,行车的轨迹刚好型成一个圆弧状惊险的从货车的尾部划了过去,当所有瞪圆着眼睛目睹现场的人以为这辆出租车就要翻车的时候,出租车居然硬生生止住倒转的趋势,竟然用两个轮子立起来半斜着朝前开去,当车子令两个轮子再次平稳落地的时候,车从1oo公里左右的很快提高到2oo公里。 如果没有人的意识和驾驶技巧,这简直是不可避免的灾难,车子里的人必死无疑。 但灾难并没有生,生的是令人惊叹的车技,看到这个场景的人都怀疑自己的眼睛,拍电影吗?现在是拍电影吗? 唐男这时候已经过了杨伟,杨伟像白痴一般两眼呆滞,淌下来的汗彻底低湿了裤裆。终于,在一个正在修建住宅的工地前,杨伟把车停住了,这场惊心动魄的飙车结束了,确定自己还活着,张东臣和米雪几乎静止了呼吸,两张脸苍白得可怕。 “死阳痿,你居然这么耍我,死定了!”说着开门冲到前座抓起杨伟就是一把掌扫了过去。杨伟仍旧呆望着前方没有任何反应。 米雪不可置信的摇摇头,脑瓜像什么知觉都没有了一般,她迅下了车,唐男下了车,正往她走来。 “小雪,小雪,你有没有生什么事?” 黑夜里米雪听到唐男的声音,以为唐男来了,四处张望,却没看到唐男的影子,突然一个瘦小得比她还要矮半个脑瓜的男人猛的把她抱住,“小雪,没事了,没事了,不要害怕。”感觉到米雪浑身都颤抖得厉害,唐男更加用力把米雪抱住。 一听这个陌生男人是唐男的声音,可是这个人肯定不是唐男,她用力推开唐男,慌张道:“你你你……你不是男男,你,你是谁?”唐男怎么一夜间变成这副样子了,不可能,不可能,米雪恐惧的直摇头。 “我!”唐男一看自己是大便的,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于是说道:“先什么都不要说了,我的确是唐男,先上车。”说罢,拉着米雪。 米雪认出这的的确确是唐男的声音,虽然今晚她坐在张东臣的车子上差点要命丧黄泉,但如果不是今晚他的出现,她早已经被两个禽兽……,心虽然充满恐惧和欲火,但她没有拒绝“唐男”。 “想跑?没那么容易!”张东臣跟杨伟不知道什么拿着电棒来到了唐男和米雪面前,在两个身高均比“唐男”和米雪都要高的两个人面前,唐男跟米雪明显处于劣势中。 米雪急忙躲在“唐男”的身后,一边轻轻的在唐男耳边问道:“我们该怎么办?” 唐男现在身材变得异常瘦小,站起来比米雪还要矮半个头,加上自己受伤脚上又受伤了,从内从外看都不是张东臣跟杨伟的对手。即使附身在别人的上也能使用异能没错,但他的异能是在刚才知道了米雪有事的情况下,“猛烈膨胀”而产生的,而且只能看到米雪的处境。一时间除了拉着米雪往后退,没了撤。 出租车司机早已经吓得魂飞魄散,坐在座位上瞪着眼睛没有任何知觉,而在这时,唐男掉在车厢里的胡媚儿的手机响起。瞬间把出租车司机响醒了过来。 任遥已经打了将近十个电话过来,这一次响了第五声以后,出租车司机接听。 “唐男,你现在在哪里?我来到了桥头了没有看见你!”任遥急躁的问道。 司机马上意识到这是唐男找来的帮手,于是把地址告诉了任遥,任遥应声十分钟内赶过去。司机紧接着拨下报警电话,还没接通,伴随着“啊”的一声,晕倒了。杨伟现了车里的还有另外一个人,未免他多事报警,先把他给制服了。 “哼,要怪就怪你自己命不好!”说完,跟张东臣眼神一个对视。张东臣点点头。 为了尝试着使用自己的意念,唐男开始闭上眼睛,集中全部的精力。 米雪看到“唐男”这副在念经打坐的样子,不由得慌道:“都什么时候了,你在干嘛?我们现在又危险!看着张东臣阴险狠毒的眼神,望望“唐男”米雪再一次感觉到绝望的无助。 “哈哈哈,你看这个神经病的,居然在念经,哈哈哈,我真没看过这么傻逼的人!长成这副样子还学人家英雄救美,我快要吐了。”张东臣见唐男这副狼狈的样子,忍俊不禁道。 “你这死矮子,突然跑出来攻击我,害老子差点挂掉,看我怎么伺候你!”说完,一个拳头就往唐男的脑袋扫去。 唐男拉着身后的米雪迅一躲,杨伟扑了个空,自己差点因为这力劲的惯性摔倒在地上。 “操,敢躲?”说完,杨伟抓起地上的铁棍像唐男扫过去,没想到唐男像早预料到他会有什么动作一样,迅的拉着米雪一起躲,再试了几次仍旧一次没打中,却是把自己累得喘大气。 “你丢脸不丢脸你?”张东臣臭骂杨伟道,“你打归打,这死矮子随便你打,要打着了这娘们,看你怎么哭!” 刚说完,杨伟对准张东臣就是一棒,张东臣在一阵惨叫声中两眼前冒星星,脑袋一阵猛痛。 “操,我怎么会打你!不,不,不是我打你的!”杨伟望着张东臣恐惧道。 米雪捂住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杨伟和张东臣,张东臣脑袋上即将流下来的血使她害怕得要叫出来,但是迅捂住了自己嘴巴。唐男稍稍睁开了眼睛,然后继续闭着没说一句话。 张东臣的头上顿时流下了两趟血,一直滑到脸上,用手擦了擦,望着手中的血手颤抖了,“你这狗杂种?不是你打我难道是我自己打我自己?” “真真真的不是我!”杨伟愣得直摇头。刚刚那瞬间,不知道是从哪里来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控制了他,让他拿着手中的铁棒对准张东臣狠狠的一击,见鬼了,见鬼了……“砰”的一声,铁棒跌到了地上。

上一篇   第429章【**膨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