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灵魂出窍】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425章【灵魂出窍】

张东臣见状,马上教训道:“什么你的马子,我刚怎么对你说的你这么快就忘记了!赶快开,我要等不及了。”张东臣满脑子是米雪雪白的肌肤和紧闭的秘密地带,连呼吸也变得急促了。 杨伟狠下心,又说道:“要日也要我先上!操,老子等这一刻等好久了。”说完,加快度飞驰。 深夜两点,背闭道士已经开始作法“观落阴”,之间他在树林里的影子一分为二,二分为三……作法度之快让孙波都看傻了眼,“卑鄙呢?卑鄙呢?” 华海医院唐男的病房内。 唐男的灵魂突然从身体中向上飘,这一刻,飘起的灵魂却是清醒的,唐男睁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还有眼前的一切。 “我死了吗?我死了吗?”唐男降落到地上,想摸自己,却是扑空了似的,什么也摸不到。看着病床上的肉身,血肉模糊根本已经跟魔鬼差不多,也猜到自己有可能已经死了。 没想到平时电视的情节居然会在自己身上生,脑袋不由得一愣,极度伤感,他还有很多事情没完成,老婆没娶孩子没生,他不想这么快离开这个世界…… 情绪恢复过来,唐男看着周围的一切,病房内,胡媚儿,米兰,苏菲,苏雅,唐淋淋,杨曼尼,深夜里还在守护着他,唐男不由得感动了起来。这些女孩儿他该如何去补偿。 唐男试着伸手去摸她们每个人的脸,依然是扑了空,跟她们讲话,她们压根听不到。他现在完全是一个隐形人的角色,除了能听能看,没有任何能力。 “灵魂出窍”可以用科学的理论来解释,是准心理学上一种最怪异的现象之一,而其中的关键在于灵魂出窍者的视觉和触觉被分离并错位。在视觉和触觉被分离后,大脑的感官信息处理变得混乱,于是大脑创造出一个幻觉,使人感受到一具并不真实存在的身体。 当人们在死亡边缘挣扎时,会生濒死经验,很多时灵魂出窍是频死经验的其中一部份。当濒死者昏迷时,他们会感觉到自己脱离了自己的飘起,然後是见到自己的身体以及抢救自己的医务人员。很多时在他们回复知觉後,都能够清楚地描述当时的情形。但那个时候,濒死者其实已被断定失去知觉,甚至脑部活动停止,但他们就是能够准确地说出在他昏迷失去知觉期间所生的事情。 “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很熟悉的味道?”唐淋淋突然问道。不晓得是不是幻觉,她感觉到唐男的身体特有的体香漂浮在眼前,非常的清晰,仿佛唐男就站在她身边抱着她一样。 “恩?你这么说我也有点儿感觉。”米兰跟胡媚儿都向空中深呼吸了几下,也同样闻到了唐男的味道。 难道她们能感觉到我?唐男迅的在几女身边环绕,结果杨曼尼跟苏雅和苏菲同样能感受到这股气息。 “唐男!”米兰猛的一扑到唐男的病床上,激动道:“唐男,你快醒过来呀,你快点醒呀!”说着,两滴眼泪滑落下来。 “幻觉,是幻觉……”胡媚儿吞咽着伤感道,一手摸着自己的额头,好让自己的心情能平复些许。netbsp;“不是,绝对不是幻觉,绝对不是!”唐淋淋肯定的说道,猛的一个站立,跟唐男的灵魂撞击到一块,唐淋淋马上没了知觉。 唐男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附身在唐淋淋身上了。愣在原地瞪大着眼睛看着众人。 苏菲见唐淋淋身体突然直立了起来,眼神异常惊恐仿佛受了惊吓似的,“淋淋,我知道你担心唐男,我们也何尝不是,你都累了,休息下吧,不要想太多了。” 唐男深呼吸了一口气,捏了捏“自己”身上的肉,居然有疼痛的感觉。马上问了自己最担心的问题:“唐男死了么?” 没想到话一出,却是自己原本的声带,众女立即瞪大着眼睛惊恐的望着唐淋淋。 “淋淋,你……”胡媚儿几乎连呼吸也静止住了。 唐男怕把众女吓到了,顿时不敢张声,坐了下来。 “淋淋,你说话,你快点说话。”米兰急促道,冲过来抓住唐淋淋的手。 见唐淋淋不吭声,顿时心里明白了什么,胡媚儿舒缓了一下情绪,惊道:“我知道你是唐男,你是唐男,对不对?” “唐男?” 众女瞬间围着唐淋淋,一副不可置信的望着唐淋淋,刚刚唐淋淋出的分明就是唐男的声音,众人都一致认为绝对不是幻觉。 唐男没想到众女居然一点恐惧都没有,他叹了一口气,承认道:“没错,我是唐男。”说着,从唐淋淋的嘴里出的是自己的原本的声音。 看着“唐淋淋”,苏雅跟米兰捂住嘴巴往后退,就差点没出惊叫声。唐男到底是人还是鬼,居然还会灵魂附身到人的上,难道这世间真的还有鬼神之说吗? “天啊,我的妈啊。”杨曼尼望着唐淋淋呆滞了。 “所以,我们刚刚都闻到你的气味,那不是幻觉……”苏菲说道。 “刚才还是淋淋,怎么突然变成了……唐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太不可思议了……”胡媚儿颤抖道。 “我也不知道,就在刚刚,我从自己的身体里面飘出来,来到你们身边,然后唐淋淋猛的站起来,我就跟她融合在一起了。”唐男解释道。他自己又何尝惊讶,疑惑自己到底是人是鬼,出于对众女的心理安抚,他没哟表现出任何恐惧的话语,反倒是用幽默的语气对众人说道:“哇,真没想到我现在居然是个女人,恩,等下去洗个澡然后吃个饭,把老子给饿死了。” “臭流氓,道现在还耍流氓,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正经点儿啊?”苏雅说着,眼圈儿都红了。一个劲的扑向唐男,“唐男,你到底有没有事,要什么时候才能好呀,我们都好担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