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女人的口舌战】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407章【女人的口舌战】

“姐,你为了一个老女人教训我?”米雪不可置信的看着米兰。 “对,我是在教训你,从小老爸老妈把你宠溺了,说话一点分寸都没,以前爸妈让你去外国读书的事情我就不该替你说话以至于你坏到现在这样,你要记住,这里不是学校,一切事情都不是你所说的算!”米兰气急败坏道。 “我怎么不懂事,我怎么说话没有分寸了?我在争取我自己的幸福难道我有错了么!”米兰的眼圈顿时红了,却强忍着说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也很爱男男,但是我告诉你,不管你干什么说什么,我都不会把男男让给你的。” 米雪又转过脸,对着胡媚儿骂道:“老女人,老女人,你滚一边去,你就应该滚!” 说的那时,米兰一个巴掌向米雪扫去,“啪”的一声巨响,米雪的脸顿时多了一个五指山,现场的人都惊呆了,胡媚儿更是不敢相信,米兰居然会对自己的亲妹妹下这儿重手。 “有你的!”米雪摸着自己疼痛的脸蛋,一滴泪水瞬间划过脸颊,她拿起自己的粉红色背包,头也不回的跑掉了,心里一边骂道:“姐,你今天这么对我,我是不会原谅你的,绝对不会!” 在房间内的唐男听到仍旧有女人的吵闹声,干脆在两边耳朵都塞上了棉花。耳筋清净,顿时舒服多了。 “小兰……”唐琳琳面对闹翻的两姐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是最合适的。 “媚儿,我代我妹妹向你说对不起,她还小,不懂事,希望你能原谅她。”米兰道歉道,眼圈周边也红红的。她承认,对于刚刚对米雪说的话,存在着一般对唐男的私心,而更多是希望自己的亲生妹妹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两姐妹同时爱上一个男人,到底该舍弃谁?这个问题不仅是米兰和米雪都害怕面对的,坐在对面的苏菲和苏雅,都互相对望。男人只有一个,谁都不想放弃,要了男人就姐妹翻脸,到底要男人还要是姐妹,这个问题局外人或许很容易回答,但对于当事人,这比世界难题还要难回答。 “嗯,我不会在意的,我胡媚儿还不至于要跟一个毛还没长齐的小姑娘计较。”胡媚儿淡淡的说道。 苏雅则在心里藐视胡媚儿,假惺惺假仁慈,男人都不在了还装。 可能是胡媚儿长得特别妖艳,有点像戏剧里面的狐狸精的化身,特懂得勾引人,心肠又特别狠毒的那种。加上胡媚儿一开始所表现出来的炫耀,让苏雅跟杨曼尼都觉得她就是传说中的狐狸精。 “那我们吃吧,吃了再走,辛苦包出来的饺子就这么浪费了不吃可浪费了。”米兰招呼大伙儿道,毕竟包饺子这个提议是自己先提出来的。 “对啊,我都饿了,我晚饭还没吃的呢。”苏菲迎合道。 “我可吃不下了,你们慢慢享受吧,我看电视去。”杨曼尼说完就起身去拿遥控器调电视节目。 “我也不吃了。”苏雅起身,向杨曼尼走去。就在刚才的饭桌斗争中,苏雅和杨曼尼在无形中都达成了共识,团结就是力量,尽管大家都在争夺着一个男人,但是臭味相投的先聚在一起,击倒另一队人马,胜利了以后再打内战,这不失为一个好方法。和蒋介石当年不就是这样保住了中国的么。 饭桌上只剩下四个人,唐琳琳跟米兰是认识多年的好姐妹,但现在这个地步未免存在着尴尬,又不忍把两人多年的关系搞砸了,所以两人许久不联系多多少少也跟这个原因有关。四人都夹起饺子往嘴里塞,搞到这个地步几个人还能坐在一起以情敌的关系平静的说说话,几人都觉得这已经非常的难得了。 苏雅跟杨曼尼扯起了话题,杨曼尼依旧死口不承认自己对唐男有感情,在苏雅的逼供下,杨曼尼终究还是承认了,两人嘀咕商量着去敲唐男的房间门,并且向他道歉,让他出来吃饺子。 还商量了些对策以后,两人一同向唐男的房间门走去。 “小雅,曼尼,你们要干嘛?”苏菲问道。 “总不能坐以待毙啊,把唐男拉出来吃饺子,我了解他这个人,不会生气太久的。”苏雅回答道。 “我觉得应该让他静一下。有些男人遇到令他很心烦的事情的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去打扰他让他自己静下来想,唐男就是这种男人,要是他在你隔壁,你就给他倒杯茶,像现在这样子的,就随他吧,适当的时候他会出来。”胡媚儿说道。 “我觉得媚儿说得很对,应该让他自己静一下不去打扰他。”米兰说道。心里边打量着这个胡媚儿很懂男人很能猜透男人的心思,不过想想她这个年龄段的女人,什么事情都经历过了,男人对她来说根本不算是一回事。a “我也认为媚儿说得对。”由始至终苏菲都保持中立的角色,但是胡媚儿这番话说到硬处了,她才觉一直都跟苏雅争唐男,却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没有深入的去了解唐男。 之所以能听到唐男口中唯一说过的女朋友胡媚儿,虽然已经成为历史了,但仍旧能估量她在唐男心目中曾经占有着非常重的分量,苏菲心里想道。而且胡媚儿跟唐男认识的时间,比她还要迟。这就证明了一点,胡媚儿对唐男非常了解,才能牢牢的抓住他的心。 两姐妹开始你瞪我,我瞪你,米雪的命运开始生在自己身上了,自己的亲生姐姐居然不站在自己这边。 “哎,你别在这边说一大堆理论的,我听不懂!要是你真的那么了解唐男,那你们最后干嘛会分手?”苏雅满不在乎道。 “小雅……” 苏菲正准备说些什么,被苏雅打断,她冷冷的说道:“姐,我不想在些无聊理论跟你争论了,免得伤和气,我按我自己的方式去做而已,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