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杨曼尼的刁难】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404章【杨曼尼的刁难】

跟大便来到了中心医院,唐男所走的每一步路都非常沉重。大便准备推开门,注意到唐男不情愿的神情,他没有推开门,“唐男,我们先去那边坐坐吧。” 唐男愣了一下,跟大便来到了长廊的一个长椅上坐了下来。周围都是病人,可是唐男自顾自的抽起了烟。递给大便一根,大便挥手回绝。 “我叫牛三。”大便自嘲道:“很俗气的名字是吧,没办法,我是被的养母在田里捡回去养的,别看我长得跟怪兽一样,我能活到现在已经算走运了,教授,也就是你爷爷,十年来都叫我大便,他经常骂我是一坨屎,可能我太笨,说话也不懂说的缘故吧。我不是在说你爷爷的坏话,的确,你爷爷有时像疯子一样,打人骂人根本不会手下留情,但是他是个最善良的人,他不会像外面的人一样犀利,他对任何人都一视同仁,不会偏私,做事公道,他奉献了自己最宝贵的青春,最亲的家人,为科学研究,他真的付出了很多很多……” “我的亲生父母到底是怎么因为我爷爷死的?”唐男淡淡的说道,嘴里吐出一口烟末。眼睛直视前方,他有太多的千言万语想搞明白,想弄明白,一直以来都想知道的真相,居然是如此的残酷。 “做人体试验去世的,他们跟你一样,都是人体变异功能的试验者,这项成果要是成功的话,会改变国家的命运,中国会在世界上变成霸主。我想,这个本来遥遥无期的愿望快要变成实现了。” “是我爷爷拿我父母当试验品?” 大便点了点头,“因为这项试验没有自愿者肯冒险,你爷爷只有牺牲你父母。” “然后我父母死了,现在就轮到我了?呵呵。”唐男无奈的笑了两声。 “唐男,可能我不懂说话,你误会我所说的意思了。实际上这些事实我有必要隐瞒你,可是现在我告诉你了,就是要让你知道,你爷爷是一个伟大的科学家,你应该为你爷爷感到骄傲。” “我爷爷弄死了我父母害我变成孤儿,十几年来他没有在我身边出现过,还要我为他骄傲?”唐男满腔怒火,却强忍着,说道:“这个爷爷,我要不要也罢了。”说着往电梯走去。 大便追了过去直喊唐男,唐男望也不望一样,就算把自己所在房间里一年,他也没可能有毅力放下一切去跟这个“伟大”的爷爷相认。 夕阳西下,唐男走在回家的路上,大便一直跟在后面相劝。a “大便,你回去吧,给我点时间让我平伏下心情,我会去找你的。” “那,唐男,我给你留下电话,你一定要找我。” 回到家里,苏菲和苏雅都已经回来了,看到家里被搞得乱乱的,两姐妹一致认为唐男已经回家了,而且此时米兰和米雪还有杨曼尼也来了。 一看见唐男,苏菲苏雅,米雪米兰两对姐妹花都向唐男拥去,唯独米兰看见米雪把唐男抱得跟妈妈抱孩子那么紧,她没什么举动,可是一脸的兴奋难以掩饰。 杨曼尼则在一旁翻白眼,咬着牙齿咯咯响,暗地里骂唐男是个花心大萝卜。 “男男,这几天你究竟送去了哪一家医院了?怎么警察说不能告诉我们?”米雪瞪着大眼睛担忧道。 唐男苦笑,心情影响着情绪让他不想多说什么话,“你看我现在不就是没事了么?好了,我想睡觉,太累了。” 唐男的神色让米兰察觉到有点不对劲,连忙问道:“唐男,我看你气色不太好呀,是不是生了什么事情了?” “没事,真的没事,可能太累了。” “那我们弄了饺子,啊男,先吃了再睡觉可以吗?” 唐男想了想,才意识到他已经多久没吃东西,肚子早饿得咕咕的叫,他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说道:“那好吧,你们先把饺子搬出来,我去洗个脸。”说着往卫生间走去。他努力的克制着自己不向无辜的人泄,相反的,屋里这么多亲切的女人,让他已经忘记了以前幻想的那种家的感觉。 “我怎么觉得啊男好像很不开心似的?” “我也这么认为,劫后重生他应该兴奋才对呀,他到底怎么了?” 几个熟悉了解唐男性格的女人都有这个感觉,难道是因为这么多喜欢的女人都聚集在一起让他不知所措的原因?想想又不对,以前这幅情景时,唐男所表现出来的都是都闪就闪无赖就无赖,能小白就小白,绝不会像今天一样,对大家都没什么热情一般。 几个女人疑惑着,但饺子始终要吃,几人马上烫碗,摆桌子,搬饺子出来,热乎乎的饺子和香喷喷的味道,让人闻着心花放,相信唐男一定会很喜欢吃。 从卫生间里出来后,看着朦胧的灯光,桌子上点燃的几根蜡烛,桌面上丰富的美食,简直就是一个烛光晚餐的意境,唐男的心情一下子缓和了好多。 米雪扑过来,把唐男拉到她身边坐下来,米兰坐在米雪的身旁,而苏菲和苏雅却争着坐在唐男隔壁,最后被苏雅赢了,杨曼尼懒得管,她有地方做就成了。 “唐男,不管你生了什么事,我们都会在你身边你!来,为了你的劫后重生干杯!”几女举起盛着红酒的杯子。 “谢谢!”唐男此时感动得不晓得应该说什么,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到了心胸开阔的她们,他愈愧疚自己不能拿出一颗专一的心来对他们,要是能的话,他情愿把她们全部娶回家,一辈子对她们好。 “谢谢这两个俗词就别说了,咳咳,唐男,趁着人在,你老实的说说你究竟最喜欢的人是谁?”杨曼尼故意为难道,因为唐男始终有一天是要面临选择的。而她也是个有私心的人,要是唐男选择她,她一定会意外死的。 这可把唐男难住了,不是难以回答,是不可以回答!瞄着杨曼尼,他心里暗骂道:你这丫头咋无端端的问我这个问题,让我咋回答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