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唐男的异能】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402章【唐男的异能】

唐男脸上的皮肤也全部恢复了,但是,他自己已经记不起来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了,只是依稀的记得自己被几个蒙面人挟持了到一辆面包车上,后来又有一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唐男在抬进实验室以后,他的潜意识里还有点清晰的记得自己的爷爷,可是在现在,他只认为自己是在做了一个梦。 大便到了第二天天亮才回到实验室,一看唐男居然不见了,吓得魂飞魄散,大喊疯子教授:“教授,唐男不见了!” 疯子教授闻讯跑出来:“唐男不见了?你这臭小子!” 说着扬手对准大便就是一巴掌。大便痛得吼吼大叫,突然他盯着观察唐男的电脑脑电波的屏幕,又是一声大喊:“教授,你看,哇靠!” 疯子教授转过头,手还是呈着扬起的动作,一看,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自己在里面研究制造了十几个小时的眼泪,居然在这瞬间唐男这小子的身体运作以及各肺脏功能都完全的正常,自己是实验者,居然也没能用一个好的挽救方法把唐男迅的挽救回来,而唐男却用自身的能力把自己给挽救回来了,疯子教授有预感,他花了十几年时间在自己的亲身孙子身上做的人体特异功能试验已经逐渐趋向正常,唐男将在不久能够控制着自己身上的异能随时作出常人做出来的事情。 “啊”的一声大叫,疯子教授双手举高,举国同庆般哈哈大笑。 “教授,现在还要不要把唐男给找回来?”大便试问道。 “不用,按以前一样,继续观察他的异能变化,哈哈,我的孙子很快就是中国乃至世界的个异能人!哈哈哈!” 唐男一边走一边觉得自己的头很痛,疲惫不堪加上思绪混乱,他跌跌撞撞行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到自己的家里。摸摸身上才记得已经把钥匙给丢了。但唐男每次拍门都会有两个女人门没开完就左拥右抱的向他冲来。这次很意外,门铃要按破了都没人应答,现在正好日当午,苏菲和苏雅两姐妹大概上班去了吧。 遭了,这回还有几个小时才能进家门口了,他背靠着青铜色的大门,哀叹了一口气,脑袋仍旧在隐隐作痛,这让他情绪骤然烦恼。a 消失了大概有两三天了,还能活着回来,唐男觉得自己的命是给硬捡回来了,记忆中中间除了撕心裂肺的疼痛外,都不记得到底生了什么事情,昏昏的神志就像吃了安眠药。至于那些挟持自己的人,到底跟他有啥仇恨了?细数了几下他曾经得罪过的人,仅是不管黑道还是白道的达官贵人就不少了。现在唐男跟警方曾经怀疑的,一样认为一定是小豆子在报复他。 而他不知道,他被挟持的那个晚上,为了拯救作为国家x级保护的人物的他,黑道白道都像在世界大战一般。 追捕小豆子的那对人马在接到了已经抓捕了巴布鲁等人的消息后,立马返回了华东省,唐男的手机在警方手里的时候,期间小豆子和唐门师伯都打过电话过来,知道了唐男的信息后,两个混蛋均幸灾乐祸,都纷纷盼望唐男快点走进黄泉路上。 唐男站的有点累了,都蹲在双脚靠在门上,脑袋里由始至终都想着一个强烈的:门啊,你快点打开让我进去吧。这个意念积聚的力量非常强大,突然“卡擦”的一声响,才觉自家的大门居然自动开锁了,唐男不可置信的进入自家门口,从新把门关上,确定了门跟以前没啥区别,更别说坏掉了。 不会是大白天遇到鬼吧?唐男看着周围,猛然觉得毛骨悚然,感觉阴森森的,可是一想,他刚刚脑袋里想的唯一就是希望自己家大门大门快点打开让他进去,会不会是他身上奇怪的能力把这门打开了呢?对于身上的奇怪能力所能做出的常人做不到的事情,有时候真的不可思议的比人家学了几年二十年的魔术家还要厉害,估计他一出场,能控制着把以前的怪能力都显示出来,那些魔术师都跌眼镜纷纷捡包袱回家了。 唐男怀着这个疑问,望着自家对面的大门,脑袋里想着:一定要把门打开的意念。果然,还没到一分钟,对面的门就给打开了,一对裸着身躯突然双双跌了出来,估计两人在靠着大门,被唐男这陈咬金破坏了好爽时光。女的吓得抱住胸部惊叫一声,然后恨骂道:“谁开的门啊,啊!!你们家里有鬼啊?” 男的不知道有没有被吓得阳痿了,望着大门愣掉了,这是他自己一个人租的房间,除了房东大人,没有任何人有钥匙了。 唐男愧疚的看着这对可怜的情侣,然后慌忙锁上大门,此时的心情激动又兴奋,这意念带来的异能,居然能受自己的控制,那以后再大街上看到哪个美女,想脱她的衣服,压根就不用自己动手了!唐男又得意的奸笑两声。 “哈哈,唐男小子开始使用异能啦,他身上的异能已经逐渐被他所控制住了。”疯子教授坐在一旁抓着一把又一把花生米放进嘴里,含糊的说道:“看来我要跟我孙子相认了!” “教授,你别吃那么多花生米,会使脂肪过高和血压高,导致你的老人病早日光顾呢。到时候要是连认孙子都没命的话,那就不值了。”大便专心一意的看着显微镜,说的话根本无意,心想现在教授的心情就算再多开两句玩笑也会没事的,果然,教授这回没有任何反应。 “教授,你来看看,这蚱蜢的皮囊跟之前研究的蚱蜢皮囊有些不太相同,出现的灰色物质也不知道是何物。” 这话说完,疯子教授仍旧没有任何反应。大便抬起头来,眼前生的这幕让他惊呆了,疯子教授口吐着正掺着花生米的白沫,手紧紧的抓住花生米不放,浑身颤抖像坚硬了不能动弹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