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0章 【唐门师伯的阴谋】 - 我的美女姐妹花

390章 【唐门师伯的阴谋】

老子是黑社会又咋样了?脸上又没写着,老子光明磊落没杀没抢没奸,还怕你这娘们不成。 唐男两手抓紧杨曼妮的臂弯,两目对望片刻,深情道:“曼尼,注视着我的眼睛,你看到了什么?” 杨曼妮被唐男的这一看,顿时有点不自在,“看到什么,我没时间跟你开玩笑!” “真诚!”唐男突然言辞大振的说出这两个字,“在我的眼里,除了眼屎就是真诚,除了真诚就是纯洁!你说,我还能说谎话来骗你隐瞒你吗!” “得了得了,恶心不恶心你,还纯洁!跟我来,我带你去见那几个人。”杨曼妮白了一眼,说道:“给我老实点,不然后果。”杨曼妮握着拳头恶狠狠道。 扣押了一晚,唐门几个人都放出来了,一见到唐男,几人又是惊又是喜,师伯跟唐男套起近乎来:“小男,能再次见到你实在是太好了。”说着来了一个深情的拥抱。 唐男没有做任何举动,小男是唐琳琳的爷爷和唐飞对他的称呼,他跟眼前这个师伯和几个弟子如同陌生人,只不过唐门这个词把几个的距离拉近了。 “恩,师伯有礼了。”唐门客套的鞠了一个躬。 唐门的四个人当中,除了出人异常凶猛的师伯弟子外,其他人都做协助调查处理,更大的原因跟藏龙湾警方没有足够的证据有关系。 “你要的人我给你找来了,你们现在可以离开这儿了。”杨曼妮对唐门的人说道。 “杨警官,我先感谢你了!”师伯说道。 “后悔有期!”说的那时,杨曼妮目不转睛的盯着师伯又扫了扫唐男。 你谁跟你后悔有期,你这死娘们把老子审了一晚上,还不折腾死人得了!师伯心里骂道,但仍然赔笑着道:“一定一定。” 接着又对唐男说道:“小男,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如何?” 唐男跟师伯还有几个兄弟一起去了一家普通休闲所,比较安静,几人坐下来点了几杯茶水。 “小男,不瞒你说,其实我们这次来到华海地区,祖师爷是一点不知道的,我只是说要回乡里一趟。”师伯哀叹了一口气,语气带点哀伤。 “我早猜到了。”唐男平静道:“只是既然你们出到来,还是瞒着祖师爷子,肯定要办重要的事情,而且不能让祖师爷知道,我说得没错吧?” “的确,这事情除了我们几个人,其它人都不知道,也不想让他们知道。”师伯说道。 “你这么说,是不是有想告诉我的念头?”唐男接过服务员的餐巾。 “我这么做一切都是为了唐门,唐门现在就好像一个监牢,不管是新进来的师弟还是辈分高的师兄师伯,都只懂得死练武,可是学了武功,功夫很强大了,那有能怎样?唐门给外面的人的印象不就是练武打拳的吗?武功再高也怕菜刀,要是唐门再不壮大自身在江湖上的声誉和地位,唐门迟早会分散东西的。”师伯喝上一口茶,继续说道:“小男,你觉得我说得有没有错?” “唐门现在有危机吗?” “这个倒没有,而实际上各种危机也会随即袭来,祖师爷子思想顽固,根本听不下改造唐门的任何字语。” 唐男心里马上明白了,这个人有反叛的意思,祖师爷子他不是没接触过,虽然说他是老一辈的人,可是思想并没有这个人所说的顽固,在处理唐门的事情上他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这个人恐怕是心思太大,想称霸唐门。 但是唐男没有马上揭穿这个人的阴谋,反而是装出一副更加好奇的摸样,说道:“那么你现在有计划了吗?” 看见唐男有好奇之心,师伯心里顿时有了底,对唐男的防御之心减低了不少,他始终是个心机非常重的人,又谨慎的试探道:“小男,我看你也是有大志的人,也希望能有出头之日,你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有智慧有毅力,要再栽培栽培,他日可是个叱咤风云的人。” 他这么说是想让唐男觉得他是个伯乐,而且有意暴露出帮助他的倾向。但是他知道,俘虏唐男是他现在唯一的选择。 “承蒙师伯的夸奖,不瞒你说,我是有这个意向,可是世界之大人才济济,像我这样要背景没有背景要才华没有才华的市井平民,想出头谈何容易啊!”唐男故作非常叹息、怀才不遇的神情,继续说道:“师伯,有什么要关照的,一定要照顾下小弟啊!小弟我现在还是个无业的游民呢,其实不瞒你说,当初琳琳说她是唐门祖师爷子的亲外孙女,我以为她肯定是个家财万贯的小妞,因为唐门嘛在江湖上名声也不差,谁知道跟了她回去四川那鬼地方,到现在,从她身上一分钱也没捞到,想到这儿我可是那个恨啊,现在我也懒得跟她有任何瓜葛了。” 恩,有戏!师伯顿时大喜。他跟唐男没有过过深的接触,想那时他跟唐琳琳一起回到唐门,以及祖师爷对他的评价不低,想必他是那种正值老实之人,没想到也不过是如此而已,最下层没有一点智商又贪财之人,于是兴奋道:“小男,我跟你有缘分,要不这样吧,我这次来华海市有一宗大生意,就交给你负责,如何?” “啥?”唐男顿时装出大喜的神情,“什么大生意,我必定尽力去干!” “这生意我还在洽谈之中,但是不在几天之内就能让你赚取一笔资本,而且这样的机会6续有来哦!”师伯说的条件非常诱人。 “真的?” “当然,唐门的人最注重的就是诚信,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马上拨付一部分钱给你,以当作我们合作的合作金!” 唐男想呕吐,说到这里,唐男已经完全明白这人的意图了。 “师伯,我又怎会不信任你呢,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不知道师伯你所说的大生意是什么生意呢?我要如何去负责,我没什么文化,不知道能不能担任哦。”唐男装作谦虚道。 “哎!”师伯笑笑,挥挥手对唐男说道:“我很看好你,要相信你自己!这生意简单,恨容易上手的,适当时机我自然会告诉你,可是,现在恨麻烦……”师伯停顿了一下,望望其余俩人,继续道:“现在小海在里面,要是真的要判刑,这事儿就有点麻烦了。” 唐男猜到小海就是昨晚打架的唐门师兄。 “师伯,昨晚的事情,警察当场抓到,恐怕这没有那么容易解决。” “小男,你跟昨晚那个女警恨熟悉是么?” “说熟悉嘛,是蛮熟悉的!”唐男还想说什么,但是停了下来。 “现在我们的已经是合作关系了,为了我们的大生意,也为了你的前途的着想,小海就是关键,要是他被关起来了,想必最少也要坐上几个月的日子,万一为祖师爷子现了,对我们的影响非常大。” 哦?原来是想求我让我去向杨曼尼求求情,把这小海给放出来。唐男思索了一会儿,说道:“不瞒你说,你说的女警跟我的关系不少!” 一听唐男说跟这女警关系不少,师伯和俩人眼睛都亮了。 唐男继续说道:“但是这丫头脾气倔,是个非常正道的警察,我要劝说的话,这有点难度。” “小男,我也知道干这个事情是有点难度,我们走江湖的跟警察打上交道可不是规矩哇,师伯现在有难处,出声要你帮忙也是逼不得已的事情,你也不想因为小海一个人坏了我在这儿计划的这盘生意吧?” “师伯,你可能告诉到底是啥生意撒?”a.. “反正能让你一夜暴富就成了,我们交换一个条件吧,三天之内你把小海救出来了,我马上就让你负责,也会兑现我刚刚所说的话。” 唐男回到了码头湾派出所,杨曼尼还没回去,正在精神得像条龙一样继续审问昨晚被抓来的。 “姓杨的,我有事儿跟你商量,你抽点时间出来行不行。”唐男把杨曼尼喊了出来,两人站在阳台一角。 “好叫不叫,干嘛叫我姓杨的啊。”杨曼尼白了一眼:“怎么,跟你的老兄弟聊完回来了呀,可以回去跟你的小兰吃饭了,你现在高兴得很是吧。” “不是,我是跟你说正经的,刚刚我是跟唐门师伯聊了不少,而且这信息对你也有很大的帮助,你不是很喜欢破案子吗?” 唐男点燃了一根香烟,杨曼尼一把抓了扔到地上,骂道:“不许抽!你师伯都对你说什么了,告诉我。” “嗯,我就负责告诉你,要我怎么干,就由你来决定了。你放了他的人,他就给我介绍一夜暴富的大生意,当然,我对这个一夜暴富可没什么兴趣,你们应该比我对这个词更加敏感吧。”唐男靠在墙上,一脸无所谓的神情。 杨曼尼一听要放人,反应非常大,情绪激动道:“要放人?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而且我怀疑他不止是打架那么简单,背后有更大的内幕。” “怀疑怀疑,你这娘们整天只懂得怀疑,没证据你还抓个屁呀!算了,对于你的职业,哦,不,专业,我不表任何意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时间我还不如去泡泡妞,多潇洒呀,今天这事当我没说过,你爱把他关多久就关多久,你们警察说了算男转身准备离开。 杨曼尼一听到唐男说泡妞两个字,心里顿生不爽,想起问了一个晚上都没能从他的嘴里问出啥东西,咬咬牙,喊住了唐男,说道:“你确定我们放人了以后你真的能从他们身上找到重要的信息?你真的愿意帮我们?” 唐男止住脚步,“你问的这么绝对我怎么答你呀,况且我帮你做卧底又没工资。” “放屁,你这是什么意思呀,刚才说你要怎么干由我决定,现在又说这个话!”杨曼尼气得一脸涨红。 唐男摸摸鼻尖,笑笑,道:“哟,我才觉你生气这么可爱,照照镜子,猴屁股就这般样子,太逼真了。” 杨曼尼对着唐男的脸伸手过去,唐男紧紧的抓住在半空中,“我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怎么说打就打!” 杨曼尼挣脱开唐男,气道:“谁叫你说不是人说的话。”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实际上我对唐门也很崇拜,就算你不放人,我也一样会去查到底这几个人想对唐门作出什么不利的事情,他给我的条件是三天之内要是你能放人,他就让我接触他的事情。” “你怎么就这么相信他说的话,不让他哄你啊。” “管他哄不哄我,这老狐狸露出他的尾巴我自然有办法!” 杨曼尼信心大增,唐男这人不能很流氓,但有时不得不相信他就是上帝,貌似很多平常人做不到的事情,只要他肯做,就一定能做到。 杨曼尼经过短暂的思考,最后跟码头湾警察局里的人商量,杨曼尼的号召力很强,当局马上就决定按照杨曼尼的去做。这天下午,小海被放出来。 唐男马上跟师伯联系,几人约定后天在休闲所会谈。 唐男看见小豆子的事情,准备跟唐琳琳商量对策,唐琳琳毕竟是当事人,她和小豆子都是唐门出身的,报警与否她都有最大的权利。 去唐琳琳家里的路上,唐男接了一个电话,让他意想不到的这人竟然是小豆子。唐门马上按照小豆子所说的,在华海宾馆4o5房见面。一边把杨曼尼刚才所给的录音笔开关打开。 “咯咯。”唐门刚敲门两下,房间门便开了。 房间内是豪华单人房,只有小豆子和唐男两个人,桌上还有红酒,小豆子倒了两杯子,一杯递给唐男,一杯自己端到口里喝了一口,唐男打消了小豆子想灭口的动机,看来他的意向偏向和平一端,唐男没接过红酒,而是坐了在椅子上。 “小豆子,还以为你人间蒸化了,现在看你还混得不错嘛!” 小豆子平静的看着唐男,又是几口红酒下肚子,心情才平伏了下来,看到唐男还是一副老样子,掉下了山崖居然没损没坏,他觉的这事就像灵异事件,要多思议有多思议。 “小豆子,我在跟你说话了,不会是耳朵聋了吧,还是在担心我是人是鬼?”唐男见他没出声,大概是被吓倒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年年有,今年居然被我遇上了,不知道是悲是喜。”小豆子语气异常平静。 “我没死,你应该是悲是喜?操,老子被你推下山崖,你现在还说这不是人说的话!”唐男生气道。 “师姐呢。””死了!”唐男想也没想,没好气的语气就脱口而出。 “什么?师姐死了?”小豆子顿时神情呆滞,整个人像软了似的瘫坐在椅子上,眼睛望着杯中的红酒久久不说话。 唐男准备说些什么,但看到小豆子的神情,他没有澄清唐琳琳的生死,他一直疑惑自己跟淋淋到底和小豆子有什么深仇大恨,要说是小豆子是不小心把两人推下山崖的,他死都不相信,当时那个力劲儿他还深刻在心。或者说小豆子有精神病,当时正好病了,那还说得过去。 “是的,已经死了。”唐男故作非常哀愁的神情,继续说道:“当时我俩在山崖,我掉进了一条河,被人救回去了,她跌到了在石头上,所以死了,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加害我们,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我我……都是你!要是你从来都没出现过,师姐就不会跟你在一起,我喜欢她,我爱她,可是为什么她不喜欢我,所以我恨你们,我要你们俩个人都死在我手中!” “就因为这样你就要推我们下山崖?看来你积爱成疾了!你这是单恋,淋淋不喜欢你,你们也不可能在一起!”唐男对小豆子的这个解释感觉有点震惊,爱,这东西居然成了杀人凶手。 “为了她我什么都可以不要,什么都可以付出,她不可能不爱我的,一切的错都在你身上……”小豆子闭上眼睛,眼圈明显的红了一圈,但是很快他恢复平静,轻声道:“你打算怎么样?要告我?” “你知道你犯了大错,你要为你自己的行为负责……” 唐男还没说完,小豆子便打断道:“1oo万!” “这不是钱的问题……” “2oo万!” “你听我说……” “5ooo万……” “小豆子!” “我从来不相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人死不能复生,这事情也过去这么久了,提起来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好了,明天在这里5ooo万等着你,你是一个不简单的人,或许用钱打不了你,但权你一定喜欢,我今日非往时,要不要来你自己认真的想。”说完,小豆子起身,在门口,小豆子又瞧唐男说了一句话:“别试图跟我过不去,不然你会很惨。”奸笑了两声,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