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唐男跟古月接吻】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376章【唐男跟古月接吻】

看着唐男这幅得意的神情,古月气得腮帮子都鼓起来了。 “说一套做一套月瞪住唐男说道。 唐男则不以为然,道:“承诺就像”草ni妈”一样,经常说,哪个会真正去做的?” “小月,导演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理由,也不是啥高难度的动作,丽姐以前也学过按摩,是正宗那种穴位按摩,等下就传授传授你。”丽姐瞪了唐男一眼,也示意他别再气古月了。 “丽姐,你还看不出去,这根本就是他的阴谋,是他叫张导这么做的。” “天啊冤案啊,我昨天到今天一天跟你们呆在一起,我怎么叫老哥做?”唐男一脸无辜,老子要吃你豆腐还不容易吗?不过在镜头上吃古月豆腐,这感觉特别爽。 “好了就别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了,咱们去化妆,不然来不及了。”丽姐劝说道。 “哼,你给俺走着瞧!”古月气鼓鼓的跟着丽姐走向化妆间。 “唉,现实的社会,毁了我一个做好人的机会。”唐男不禁摇头感叹道。 自古以来,湖边在人们心中总是一股干净清新的清泉,纯洁而唯美。在湖边,清晨黄昏,抽烟喝酒,读书写字,或者什么也不做,只静静躺在湖边草上,听听风吹水动。绝对是一种的享受。 艾溪湖不大,处于喧闹的东川市区,人山人海之中更显得这个湖的宁静特色。 而张导所选的正是这条湖的最端尾部。 所有道具准备就绪,接下来要拍的片段主要讲唐男跟古月两个猪脚湖边的情缘,以湖边作为背景,心理情感戏就更容易在镜头下流露出它的本性了。 唐男所饰演的男猪脚名叫李南,古月所掩饰的女猪脚叫蒋青。 唐男穿着一身随意的衬衣,普通休闲鞋,古月穿着一套娃娃装的连衣裙,淡淡的妆容看起来非常清纯,两人都按照导演的指导站在湖边草地上。 摄影机前,一幅唯美的湖景呈现着,湖边散步的一对恋人,相互偎依着,仿佛诉说着丝丝甜蜜的爱语,与小湖的静谧组成了一幅堪称完美的画卷。大海的宁静往往是狂风暴浪的前奏,而小湖,永远是倒影着湖边的景物,安静祥和,这个背影也预示着这对恋人的关系,尽管前一秒还要情牵一生,而下一秒可能会就此决裂,美好的恋情不复存在。 突然,李南冷冷的推开靠在自己身上的蒋青,只抛下一句冷冷的到此为止就跑开了。 “ok!非常好!”张导一声令下,唐男和古月又冷眼相对,刚刚的两人的含情脉脉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哥,要不要重拍呀,我刚刚在前面拉裤链子呢!” “这样啊,我拍你们的背影,没留意你在拉裤链子呢!那没关系,反正现在效果拍得非常好,就不浪费胶卷了!” “有神经病!” 在补妆的古月在小声骂道。 接下来是另一个镜头,两人准备就绪。 沉浸在幸福中的蒋青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看见自己的爱人已经远离自己了。情急的女人不顾一切的追上了男人,抱住男人的腰,哭泣着,祈求男人的回心转意。 唐男本想喊停让古月先滴点眼药水,不料古月居然恰恰就在这时眼泪哇哇的流下来了。让唐男一阵诧异,很快,因为古月的煽情眼泪,唐男也很快进入状态。 本以为会费很大力气才能挽回李南的心,没想到此刻李南转过身来,捏住自己光滑的下颌,然后吻了下去,由浅至深,舌尖缠绕,只是觉得瞬间了。 唐男看着古月楚楚可怜的样子情不自禁控制不了自己,抱着她柔软的腰间,舌头轻轻敲开古月的贝齿,贪婪的吮吸她甜美的液汁,舌头淘气的挑逗着古月的舌尖。 古月从没拍过吻戏,而在现实生活中也没吻过,可以说这是她的初吻,然而这的瞬间让她没产生讨厌的感觉,而是在不自然中渐渐迎合着,仿佛周围都没人一样,自己的舌头也由被动变成主动。 看到两人突然的举动,张导马上命令全部人不许吭声,丫的,这老弟就是有办法,我咋就想不到用一个吻来让这段镜头更加洒狗血呢?心里更加视唐男为上帝。 唐男的吻竟然让古月不清楚自己是在演戏,沉浸在炽热的热吻中,完全忘记了戏里的下一个情节。 良久,两人分开,相对望中,两人都尴尬不已。这才记起来自己原来是在拍戏。 古月才醒觉这个片段压根就没有接吻,刚刚是怎么了? 冷不防的,李南迅推开蒋青,大喊道:“你滚,马上滚,不许再靠近我!” 莫名其妙的古月才从刚才反映过来,要继续演下面的了。 “啪!”古月在唐男脸上留下了五指山,把刚刚被强吻的怨气都积聚在这巴掌上。 唐男不由得痛得在心里嗷嗷叫,妈的,这娘们力气咋这么大呀,剧本里好像没有这巴掌吧!要不是劳资打女人害怕打着你的奶,劳资才不忍你呢! 但是戏终归要演的,唐男忍着痛楚,装作没生任何事情,脸上恢复冷冷淡淡的面容,说道:“我说过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从李南毫无温度的眼神里,蒋青绝望的眼泪更加无境止的流,哭道:“有些事,我们明知道是错的,也要去坚持,因为不甘心。有些人,明知道是爱的,也要去放弃,因为没结局,有时候,明知道没路了,却还在前行,因为习惯了。爱你,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习惯,你不爱我也无权阻止我继续爱你。” “生命无法用来证明爱情,就像我们都无法证明自己可以不再相信爱情了。在这个城市里,面对现实犹豫劳力士是物质的奢侈品,然而爱情充其量只能是精神上的奢侈品。那些已经犯过的错误,有一些是因为来不及,有一些事因为刻意躲避,更多的时候是茫然地站到了一边,于是我们就这么错了一次又一次,却从不晓得从中吸取教训,做一些反省。直到今天,想回头,还是来得及的。”唐男脸上带点哀伤,仿佛身临其境。 “ok!你们演得真是太完美了。”以挑剔出名的张导不得不佩服唐男跟古月,演的如此传神,就像亲身经历一样。 古月惊讶得大眼都睁得大大的,唐男刚刚说的那个台词,压根就是临时挥的,居然能在短时间内说出这么感人的话,实在了不起呀。古月顿生敬佩之心。 “老弟,你果然是天才啊,刚刚一幕你演得多么神韵多么出神入化,周猩猩看到也要对你甘拜下风啊,我果然没有看错人,要是没有认识你,将是我这生最大的遗憾啊!” “老哥别这么说,虽然我大器晚成,厚积薄,可最终还是遇见老哥你掘我这批沉寂中的千里马啊。老哥你简直就是我的良师益友,灵丹妙药,不愧我接受国家辛勤我教育二十年载,我他妈必将把自己奉献给老哥你一百年不动摇。” …… 古月转过身,却看见两人在互相臭美吹牛,而且还是这么恶心的话,两人还聊得津津有味,顿生要吐血的念头。 “小月,你也演得很好。”不知道什么时候张导和唐男一同走到古月身边。 古月和唐男两眼相对的一瞬间,一股莫名的尴尬围绕在两人间。 “是嘛,张导,那有啥奖励撒?”古月碰了碰张导的胡子。 “别碰别碰,我的胡子是代表艺术家的神圣的嘛,怎么可以乱让别人碰呢。今天还有六个片段要拍,拍完了我请大家去唱歌狂欢,据说不远处有家ktv,有人妖摸呢,而且还是随便摸。”张导笑嘻嘻道。 “人妖?”古月好奇道:“是不是泰国人妖呐?变性的那种还是男人装女人的那种?” “废话,啥叫人妖你还用问啊。据说那里面的脱衣舞娘还相当喷火哦。”张导两眼顿时色迷迷的仿佛在遐想着什么。 古月心中顿生不爽,居然在我勉强说脱衣舞娘,都一群色狼。 “张导,今晚我们去摸,哇靠,不知道人妖的肉咋的呢?大不大?好不好摸?”唐男故意说得非常兴奋。 “咱们今晚就去尝尝,老弟你尽管摸,摸到天亮也没关系!” “那啥,来个三p那就更爽了!” “好提议啊好提议!” 两人谈着这个话题,一边的古月愣着尴尬,不知道插叙些什么。 等张导走开后,古月瞪着唐男,骂道:“流氓!” “大小姐我又哪里得罪你了?出口就说流氓,我可是很纯洁的好不好!”唐男没好气的反驳道。 “有问题从你自己身上找原因,别一便秘就怪地球没引力。”古月继续针对唐男。 “我又有啥问题了?” “什么人妖三p,哼,,色狼!” 唐男一愣,笑道:“原来如此,你可以像猪一样生活,但是你永远不可能像猪一样快乐!” “你才是猪!”古月气道。 “哦,原来你不是猪哦,原来如此。这不就对了,难道我说你是猪你就一定是猪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