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夜聊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372章 夜聊

“你……”古月柳眉倒竖,转瞬间,像是想到这般表情对这个无赖来说完全没有任何的作用,怒容渐释,有些无可奈何的嘟嘴道:“你……你就不能正经一点么?成天这么吊儿郎当的,你不累么?” 唐男一直都喜欢撩拨古月的小性子,倒是没想到此刻她开了窍,转而换上了一幅婉约的腔调,倒是叫唐男不那么好意思再继续挑逗下去了。毕竟他不是真的无赖,纯粹是喜欢逗逗着丫头而已。 “对戏就不必了,大晚上的外面雷雨交加,我可没那个心情对戏。咱们还是随意的聊聊吧。”唐男吸了一口烟,弹弹烟灰看向丽姐说道:“丽姐,找话题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丽姐一听,这是她的专长啊,特别是难得的看唐男正经起来,他也放心了许多,便笑着说:“那行,不如咱们就各自说说自己吧。我先说说我,我是香港中文大学新闻系毕业,父母都已经退休了,在家带孩子,丈夫在香港的一家电子公司工作。我呢,没什么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赚多多的钱,以后带着家人一起环游世界。” 唐男拍拍巴掌笑道:“这个想法不错。” 古月这时候也从床上坐了起来,眨眨眼睛说道:“丽姐,原来你喜欢旅游啊,我怎么一直都不知道呢?” 丽姐叹了一口气说道:“工作这么忙,哪有时间去旅游啊,还是等退休以后再说吧。”说着,看向唐男说道:“堂哥,一直都不知道你的身份,你究竟是不是张导的堂弟啊?新闻报纸上好像都说你是的呢!” 唐男笑了笑,摇头说:“我和张导只是一见如故,惺惺相惜而已,谈不上任何血缘关系。” “啊?”丽姐和古月都有些惊讶,在剧组的时候,他们私底下交流说唐男是张导的堂弟,并且张导也有所耳闻,但是他似乎没有公开反驳过,自然都是当真了。现在听唐男这个当事人否认,不由有些吃惊。暗想,既然不是张导的堂弟,凭啥张导对他那么照顾呢?” “那堂哥你是哪里人啊?看你很年轻,应该是刚毕业不久吧?”丽姐又问道。 唐男点点头说道:“是的,我刚毕业不久,来拍戏也纯属是偶然碰上而已。我是京城人,孤儿一个,还是一个失忆症患者,所以对于我的一切,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 古月和丽姐又是一阵惊讶,特别是古月看到唐男在煤油灯下的目光泛出一丝落寞,竟然隐隐升起了同病相怜的心理。 “不会吧,堂哥,你是孤儿?那你岂不是和古月小姐一样。”丽姐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唐男,又看了看古月。 “哦,小月月也是孤儿么?”唐男倒是有些好奇的看向了古月。本以为像古月这种千金大小姐的作风应该是出生在富贵人家养成的。倒是没想到她是一个孤儿。可是,孤儿都是非常自立的,这一点似乎在古月的身上完全看不出来。 古月这一次倒是没有对唐男称呼她为小月月露出什么恼意,点点头说:“是的,我是一个孤儿,不过我算是一个非常幸运的孤儿。我被父母遗弃以后被好心的路人送往了孤儿院,小时候倒也没受什么苦,孤儿院的阿姨对我们很好。长大以后赶上国家的政策,我被选中作为代表人物去艺术小学读书,后来被星探掘便拍了戏,算是成了一个小童星吧。再后来考入了京城电影学院,有了小时候的基础,我在入学期间就拍了许多戏,再后来就爱上了这一行。” 古月说着,眼帘低垂下来,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虽然现在过的很好,但是,总是会不自觉的想到自己那狠心的父母。一直都梦想有一天,亲生父母有一天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让自己可以叫一声爸爸妈妈。” 不知道是不是在这孤寂的黑夜类,煤油灯闪烁的昏暗灯光带来的压抑气氛,古月的情绪显得很低沉。浑然忘却先前的恐惧,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忧伤。 丽姐微微叹了一口气,她追随古月多年,对她的身世自然一清二楚,每次古月看见有小孩牵着父母的手欢快的在大街上散步时,都会流露出深深的羡慕。作为一个已有子女的母亲来说,对古月表露出的这种情绪,她很心疼。 唐男忽然觉得有些愧疚,从认识古月开始,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惹她生气,甚至嘴上和手上吃豆腐都不止一回了。却是从来没有深入的了解过她。 弹弹烟灰,唐男的目光闪了闪,忽然起身走到古月的身边,不由分说的搂住了古月的腰,将她贴在了自己的怀里。 丽姐楞了楞,古月也轻轻的挣扎了一下,唐男却是凑到她的耳边轻轻的说出了三个字,“对不起!” 古月一颤,抬起眼来,迎上的却是唐男真诚的目光。 唐男朝她微笑了一下,轻轻的松开了手,古月却是没有离开他的怀抱,似是习惯性的一般,仍旧靠在他的怀里。 “相信自己,一切皆有可能,有一天你的父母会出现在你的眼前,你会实现你的愿望。” 古月和丽姐从没有看见过唐男用这样的语气和表情说话,一霎那间,恍然错觉的认为,此刻的唐男还是他的本人么? 一夜很快过去,唐男没有离开这个房间,古月和丽姐躺在床上陷入了沉睡。唐男一根接一根的抽烟,借着煤油灯的光亮,透着门雕的空隙看着外面的雷雨,不知道在沉思些什么。 “唔!”古月伸了一个懒腰倒是比丽姐先醒来,唐男转过头,一夜未眠,脸上有些疲倦,“睡得好么?” 古月一惊,待看到唐男这才回想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昨晚三人聊了一番以后,古月见到唐男的感觉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甚至有些羞于见他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吐露内心脆弱的后遗症。 “恩,还好。”古月轻轻的应了一声。 昨晚聊到后来,三人说话已是非常的投机,特别是古月,因为和唐男同是孤儿的原因,聊的兴致勃勃,将许多童年时的趣事,都拿出来作为谈资。后来困了以后,丽姐和古月都睡了,唐男知道这两位女士害怕这雷雨黑夜,便主动说我留下来,坐在这里就行,你们睡吧。 要是换做以前,两位女士肯定不敢就这么睡过去。因为以前唐男给她们的印象太差了。但是昨晚的深聊以后,不知道怎么的,就对唐男放下了戒心。竟然安心的睡了过去。 丽姐动了动,也醒了。 两位女士刚起床,门外传来的敲门声,小道童的声音传了过来,“两位女客人,那位男客人在你们的房中么?他的门没有关严,里面没有人。” “我在呢,”唐男应了一声,看到古月和丽姐都是穿戴整齐睡觉的,也没什么顾忌,走过去开了门。 山上没有牙刷,刷牙的时候是就着山泉水用一根撕裂的柳条沾着一些不明的粉状物体在口腔里搅动,倒也能清洁口腔,而是齿颊间留下一种很清淡的芬芳。 古月原本是不想用柳条刷牙的,但是看到唐男这么做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微微一笑,也学着这般用柳条刷牙。 一夜未食,古月早就饿了,昨晚和唐男聊天的时候,摸出了包包里的糖果吃了个一干二净。所以早上,小道童又煮了和昨晚同样的稀粥以后,古月竟然喝的十分香甜。还一个劲的说好吃。 小道童就很纳闷,这明明就是和昨晚一模一样的粥啊?怎么昨晚不好吃,今天就变得这么好吃呢? 这个问题纠缠了小道童很久,以至于他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在研究怎么做粥。 吃过早饭以后,丽姐说道:“堂哥,要不咱们不算命吧,这灵智道人的功课也不知道要做到什么时候,咱们还是下山吧。不要让剧组的人等急了。” 古月也有此意,唐男虽然很想算算自己的爷爷在何方,但是也不好和两位女士计较,便对丽姐说:“你先打个电话给张导,咱们这就下山。” 丽姐点点头,说:“好。” 小道童这时候却说,“家师已经做完功课了,一大早提着鱼竿去山涧钓鱼去了。中午的时候就会回来,要不你们再等等?” 唐男一听,将目光投向刚掏出手机的丽姐和古月。 “那……要不再等等吧。”古月将目光投向了唐男,有些询问的意思。 唐男点点头说:“那好,下山也不急于一时,咱们就再等等吧。”说着,又让丽姐给张导打电话说明情况。 中午,唐男三人又喝了一通粥,就算这粥再好喝,喝多了也不免也有些乏味。好在他们也不是常驻。午饭解决以后,时间不久,那灵智真人,背着鱼竿回来了。 唐男见状有些奇怪,心想,这老牛鼻子道士跑去钓鱼连个鱼篓子都不准备,还钓什么鱼啊? “灵智真人,不知道可不可以为我们几个人算上一命。”唐男迎上去说道。说实话,他还真有那么点畏惧这老道,昨天透视的结果,让他两眼可是刺痛如针扎。 灵智真人脸上古井无波,看了唐男一眼,淡淡的说道:“正午时分一到,我就为你们算命,不过只可算一人。” 唐男郁闷道:“真人,咱们三个大老远的跑来,你就不能通融通融?为咱们三个都算上一命?” 老道士摇摇头说:“规矩不可破,否则必遭天谴。” 唐男一边腹诽,哪儿来那么多破规矩。一边将目光投向古月和丽姐,显得有些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