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调戏古月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367章 调戏古月

第二天早上,宾馆的房间里出现了一幕奇景。柔软的席梦思大床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三个如花似玉的俏丫头,股臂交缠,衣衫不整。床边坐着一个穿戴整齐的小伙子一脸疲态的抽着郁闷的小香烟。 若是让一个充满猥琐情趣的中年大叔看到这一幕,不免会留着哈喇子联想到昨晚美妙的场面以及羡慕这种神仙般的旖旎。唯有唐男自己心里清楚,昨晚他可是纯洁的没有动过三个丫头半个手指头。天知道这三个丫头是多么的能折腾,一整个晚上简直就跟星球大战似的一刻也没消停过。从进入房间开始,三个丫头就开始拌嘴,然后就为床位的事情三个丫头又是你来我往大打出手,虽然只有一张床,但是三个丫头都想独占唐男。 闹腾了半夜,三个丫头才疲倦的睡了过去。但是唐男却没什么心情睡觉了,一个人坐在床边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小香烟。 站起身,走到窗户边,掀开窗帘,天色已经微微亮了。唐男苦笑着揉揉太阳穴,心想,看来觉是睡不成了。今天还得赶去剧组。还是先去洗个澡,缓和一下精神吧。 掐灭掉香烟进了浴室,热水从头上灌下来,顿时精神一振,唐男闭着眼睛享受着热水冲击的快感。脑子里却是琢磨着近日生的一些事情,特别是孙波的身份让他心生警惕。 正在思忖着,浴室的门忽然轻轻一响。唐男一惊,睁开眼来,便看见陈圆圆揉着眼角,眼波朦胧的看着他,一副似醒未醒的模样。 唐男不由有些后悔刚刚没有将浴室的门给锁上,连忙用毛巾护住重点部位,压低声音说道:“圆圆,我在洗澡呢,你先出去一下,我很快就好。” 陈圆圆大眼睛眨了眨,有些婴儿肥的脸颊忽然升上了一朵红云,显然已经彻底的清醒过来。但是她并没有听唐男的话退出去,反倒是轻轻的拉上了门,还朝唐男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唐男捂着重点部位,满脸尴尬,特别是看到这丫头不仅没出去,还拉上了门,心里更加忐忑。跟这三个丫头厮混了几天,他已经非常了解这三个丫头的脾气,大胆奔放,百无禁忌。虽然唐男是男人总不会在这三个丫头身上吃什么亏,但是真要跟这三个丫头生点什么,他又拉不下这个脸。这不是摧毁祖国的花朵嘛。虽然这个年代,祖国的花朵早就被破坏殆尽了,但是唐男的良心上还是有那么一点顾及。 “唐哥哥,嘻嘻!”陈圆圆朝唐男一笑,便开始自顾自的解起了身上的衣服。三个丫头昨晚闹腾了半夜,睡着的时候,衣服都没有脱掉。但是这一幕场景落在唐男的眼里,可就足够叫他吃惊,赶忙压低声音皱眉道:“圆圆,你这是干嘛呢!” 陈圆圆有些小妩媚的挑挑秀眉,说:“唐哥哥,人家在脱衣服啊,你没看出来么?” 唐男心想,你这不是废话么?我当然知道你是在脱衣服,关键是你在我面前脱衣服干嘛?没看见哥们儿正赤身的洗澡呢?而且男人的荷尔蒙在清晨的时候可是十分旺盛的,你这样干,不是招我犯罪么。 “唐哥哥,人家想洗澡。人家每天睡觉之前都要洗澡呢,昨晚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现在醒过来,身上觉得不舒服。”陈圆圆似是故意展露自己身上的性感细胞一般,将小圆臀半翘着,慢慢的往下褪着紧绷绷的牛仔裤。 陈圆圆这丫头虽然看上去要比杨丽娜米雪微胖些,但是以她这个年纪来说,那点细微的丰满和少女的俏丽结合起来,便有着说不出的诱惑力。特别是这丫头今天穿着的是紧身的牛仔吊腰裤,将那两条浑圆丰满的双腿勾勒的淋漓尽致。 唐男有些口干舌燥,内心里,有个禽兽般的声音在大声的呼喊着。上啊,去蹂躏她,去驰骋她。好在,关键时刻,唐男纯洁的心灵再一次站出来粉碎了这禽兽般的声音。 “圆……圆圆……”唐男抿了抿嘴唇,虽然喷头的水线一直顽强的倾洒着,但是唐男却觉得嘴唇干的要命,喉咙像是有一团火在烧一般。自从和唐琳琳生关系以后,唐男现自己对女人的免疫力越的微弱。 “怎么了?”陈圆圆两只大拇指勾着紧绷绷的牛仔裤边角,一边轻轻的缓缓的下拉,一边抬眼撩人的看向唐男。 “那个,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我很快就要洗好了,马上就可以换你进来洗。”唐男努力想让自己的目光变得纯洁一些,但是却怎么也舍不得离开对面姑娘撩人的动作。 “嘻,唐哥哥真笨,人家就是要跟你一起洗吧。你一个人洗澡多寂寞啊,两个人洗,还可以互相擦背呢。” 随着陈圆圆的话说完,那勾了半天的手指终于将紧绷绷的包裹着小圆臀的牛仔裤拉了下来,又白又嫩的翘臀如同刚出炉的白面馍馍。 唐男倒吸了一口凉气,脑子忽然觉得有些乱。那勒在翘臀上的纯白色小内裤此刻是这般的诱人。 “唐哥哥,你在看什么呢?”察觉到唐男目光的变化,陈圆圆不羞反喜,俏目看着唐男,目光仿佛吸收了浴室的雾气一般变得湿漉漉的。 “我在看机器猫。” 陈圆圆楞了一下,似是没反应过来唐男话里的意思。转而目光落向自己一直半撅着的翘臀总算是明白了过来。纯白色的小内裤上印着一只讨喜的机器猫,正伸出它的圆手。 “唐哥哥,你喜欢机器猫啊。那你想不想摸摸它啊?它可是最喜欢帮助别人呢,你看看,它正对你伸出圆(援)手呢。”陈圆圆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扭摆着小腰,让翘臀荡漾起来。 若是换做刚出道那会儿,估计唐男早已经鼻血狂流了。好在现在的唐男已经有了强大的免疫力,上面不流血,下面却是坚硬如钢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抓着毛巾护着重点部位的那只手已经落了下来。而毛巾竟然稳稳的挂在了某个坚挺的旗杆上面。 就在这时,浴室的门再次被拉开,杨丽娜也是如同刚刚陈圆圆那般出现在了浴室的门口。等她清楚的看到浴室里的一幕时,征了征,接着便放声尖叫起来。 这一叫,还在沉睡的米雪立刻就醒了。等她冲到浴室的时候,便看到正靠在浴室门边抱着双臂一脸冷笑的杨丽娜。以及正尴尬的傻站在喷头底下任由水流冲击的唐男和一脸恼羞半露着屁股的陈圆圆。 接下来的公审大会,主审官米雪女士和杨丽娜女士不顾睡眠不足精神不佳,一脸厉色的审问私下偷吃者陈圆圆,以及无辜受害者唐男。 等到四个人去宾馆的餐厅吃早饭的时候,杨丽娜和米雪当仁不让的抱住了唐男的胳膊。而陈圆圆则是为两位主审官大人惩罚一个礼拜不许靠近唐男。虽然陈圆圆想抗诉,但是两位主审官大人告诉她,抗诉无效。谁叫你偷吃,虽然偷吃未遂,也要罚。 时间过的很快,一个礼拜之后,大胡子张宣布,为了塑造真实的效果,剧组将开拔到外省进行外景拍摄。这一个多礼拜的时间,一直都是在影视基地进行拍摄,剧组的人员倒是不觉得什么,反倒是希望能一直在基地里拍摄到结束。但是跟着唐男的三个丫头却是大不满意。三个丫头觉得剧组夏令营,怎么也不能一直窝在本市,否则多没意思啊。 就在三个丫头听到这个消息欢呼雀跃的时候,不幸的消息传来。为了提高学校的升学率,提高贵族学校的精神面貌,郁金香中学决定对高二在读学生进行假期补习活动。所有在读学生都必须回校上学。 而且学校为了解释这个临时的决定,挨家挨户的给每个家庭通了电话。让家长做好准备,孩子出门在外游玩的都赶紧召回来参加学校的学习。并且阐述了许多补习的好处,譬如巩固学习,为高三冲刺做准备之类的。 家长对孩子的学习自然是义无反顾的,所以米雪三个丫头的父母接到电话以后,一致的要求她们停止一切的活动,会学校学习。三个丫头哪里能愿意,在家里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伎俩都用上了。杨丽娜相比陈圆圆和米雪两个丫头要好一些,这丫头本来就和家里的关系不和睦,虽然她爸爸严词令色的让她回学校。但是她怎么也不肯,最后气的溜出了家。 米雪和陈圆圆就没有杨丽娜这样的魄力了,在父母软硬兼施的态度下,最后不得不妥协了。三个丫头开了一个碰头会,米雪和陈圆圆两人既然回学校上课,自然不能给机会让杨丽娜这个小单独和唐男度过一个美妙的剧组夏令营。本着,我得不到你也别想得逞的心态,进行了投票表决,毫无疑问,米雪和陈圆圆以二比一的优势战胜了杨丽娜,两丫头强行拉着杨丽娜回校上课。 开拔拍摄外景的前一天,唐男陪着大胡子张去见了赞助商,也就是米兰。米兰对于外景拍摄没有什么意见,但两人要离开的时候,米兰却是单独留下了唐男。 唐男有些头疼的看着坐在沙上,悠然自得的颠着小脚的米兰。米兰似乎也没有开口的兴趣,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带着点玩味的笑。 唐男轻咳了几声,耐不住着相对无声的诡异气氛,笑着开口道:“小兰,最近工作很忙吧。” 米兰不说话,依旧笑看着唐男。 “对了,听说这次外景拍摄要去很多地方,有不少名山大川呢,到时候有什么纪念品土特产什么的,我给你带点回来。” 米兰还是不说话,唐男有些忐忑的摸出一根香烟接火点燃,深吸了一口,平复了一下情绪,这才说道:“别看了,我脸上也没种玫瑰花。” 米兰扑哧一笑,这才开口道:“拍戏辛苦么?要去那么多地方拍摄外景,可要注意安全。” 唐男这才略略放心,被米兰这么无声的盯着看,着实叫人有些心慌。 “放心好了,我一个大老爷们儿,难道还能被人给吃了啊。”挥挥手,唐男大咧咧的笑道。 “我就是怕你被人给吃了。我可是听说剧组里有不少漂亮的姑娘呢,以你的性子,还有你那套对付女人的功夫,我还真是不放心。”米兰谑笑的看着唐男。 唐男有些无语,心想,哥们儿明明很纯洁的好不好。从来都是姑娘招惹我,我这老实孩子从来不招惹姑娘。 在米兰的办公室没有呆上多长时间,肥妹便捧着一堆文件进来跟米兰汇报工作。唐男见状便趁机溜了。 午饭是和苏雅苏菲俩姐妹在一起吃的,晚上回家躺在床上,分别给唐琳琳和胡媚儿各打了一个电话。这才抽了一根烟缓缓的睡去。 第二天,剧组的人员便坐上两辆大巴朝华南省的方向开去。除了大巴以外,还有两辆轿车。唐男和古月以及大胡子张等一些剧组的重要人物便坐上了轿车。也不知道大胡子张是不是想让男女演员坐在一起好培养一下入戏的感觉,唐男和古月坐在了一辆车上。 这一下,唐男自在了,古月却不自在了。 这一阵子,由于三个丫头在旁监督。唐男一直都是规规矩矩的拍摄,跟古月除了戏里的交流之外,几乎没有其他任何的语言交流。但是现在没有了三个丫头,唐男自然放开了不少。一脸坏笑的看着坐在身旁的古月。 古月拧着头看向窗外,留给唐男一个后脑勺。但是心儿却是砰砰的乱跳。她一直没办法忘记当初唐男耍流氓的那一幕,开拍以后,她一直刻意躲避着唐男,即便是不得已碰面也是冷脸相对。拍摄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的防范,生怕唐男这个流氓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直到现在她都还想不通,唐男这个流氓加无赖,怎么就偏偏让张导那么的器重。不仅剧本按照他的建议修改,还邀请他做了男主角。这对于科班出身的古月来说,觉得是一个极其荒唐的玩笑。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演戏的人,也能拍戏? 但事实出乎了她的想象,唐男入戏的感觉一点儿都不比那些影帝级的人物来的差,甚至犹有过之。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唐男的天赋却叫她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天才这种说法。 “妹妹你坐床头,哥哥我身上游,恩恩爱爱床头上荡悠悠……” 一阵艳词淫调从身后传来,古月皱了皱眉头,俏脸升腾起了两朵红云。心想,这家伙肯定是故意想引我说话,哼,没门儿,姑奶奶我才没那么容易上当。 唐男半眯着眼睛笑眯眯的哼着艳词淫调,丝毫不觉得坐在一个大美女的身旁,哼着这样的歌曲有什么不妥。若不是对那传说中的十八摸没有什么涉猎,他还想好好的把十八摸,万恶淫为等等一些著名淫贼歌曲哼唱个几百遍啊几百遍。 唐男和古月坐在后排,前排也坐着两人,一个是古月的专职司机,还有一个是古月的经纪人。这两个家伙从开机拍摄以后一直呆在剧组里面,大家虽然混的不熟,但彼此都有了解。唐男在剧组里的作风,以及张导对他的器重,大家都看在眼里。 所以两个家伙虽然听到了后面传来的猥琐歌声,却是表现的如同古月一般无动于衷。 哼唱了半天,连个观众叫好的声音都没有。唐男颇觉无味,看了看前排面无表情的司机,又看了看那端坐着目视前方的经纪人。唐男悄悄的凑近古月的后脑勺,一阵幽然的香气钻入了唐男的鼻孔。 古月的今天的型没有做太多的处理,仅仅是简单的盘在了头上,将白嫩细腻的酥颈衬托的越的修长。 “呼!” 唐男深嗅了一口,忽然吹出了一口气。 这一下,古月想当木头人也不行了。那温热的气流吹在颈脖间,如同麻药一般,顿时叫酥颈麻了半边,酥酥痒痒的。 古月一缩脖子,扭过头来,唐男连忙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朝她挤挤眼睛,一脸作怪的表情。 古月重重的哼了一声,又将头扭向窗外。 “妹子。”唐男又将头凑了过去,轻轻的唤了一声。车里开着悠扬的音乐,所以唐男的轻唤也只有古月能听到。 古月又将头扭了过来,美目怒视着唐男,心想,这个流氓怎么这么无赖。但是她也仅仅敢瞪着眼睛,出口训斥唐男她却是万万不敢的。对于唐男那巴掌她可是记忆犹新,现在想起来,还觉得翘臀一阵酥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