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姓唐的,你敢乱搞试试!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251章 姓唐的,你敢乱搞试试!

苏雅并不知道米兰那边还有个妹妹也跟唐男的关系不菲,所以淡淡的笑道:“我并非是大度,我这么说自然有我的原因。小兰,你也知道我们其实都算不上什么正牌货色,唐男的心里始终还是惦记着他的那个远在美国的女朋友。当然,你要比我好,我的情况比你复杂的多。但是我对唐男的心一点儿也不比你少。如果你愿意让我们保持和谐的关系,不让阿男厌烦我们俩个,我们最好可以和平相处。这对于我们俩个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你要知道,阿男的心里可不仅仅只是我们两个。你有那么大的把握能留住他么?与其现在跟我吃醋,倒不如留着那劲想想别的女人吧。“苏雅说的的确很有道理,但是米兰觉得自己的情况一点儿不比苏雅简单多少。自己的妹妹还不知道怎么去搞定,这边又来了一个苏雅,事情又该如何解决呢?还有远在美国的那个唐男所谓的女朋友,真是叫人头疼。 唯一让米兰欣慰的是,自己的父亲默认了她跟唐男之间的关系,有了一个强有力的支撑,米兰心里踏实了许多。更何况,她心里很清楚,唐男对自己的爱一点儿也比其它人少,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奋不顾身的去火中救人。 米兰苦笑了一下,瞥眼看向苏雅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攘外必先安内?” 苏雅娇笑了一下,说道:“错,不仅仅是这样。准确的说,先是攘外必先安内。安内以后我们还要攘外。” 米兰斜眼笑道:“你有那个本事?” 苏雅摇摇头,看着米兰淡笑道:“错,是我们,并不是我一个人。” 米兰叹气道:“我是没有办法跟你攘外了,算了,说这么多,你也不过是为了让我跟你和平相处而已。我可以答应你这一点,抛却唐男的关系,我们一起在医院也生活了这么多天。其实我心里早就默认你了。这样吧,对于唐男我们各凭本事公平竞争,阿男愿意要谁,那是他自己的选择,我们不能干预。” 苏雅笑道:“那若是阿男两个都要,你又该怎么办呢?” 米兰沉默了一下,苦笑道:“随他的便吧,我累了,睡了。” 米兰缩进了被子里,侧过身子,虽然闭上了眼睛,但是脑子里却在转悠着心事。其实她虽然在意苏雅的出现,也会在意唐男在美国的那个女朋友,但说到心里去,这些都不重要。她最在意的是自己的妹妹,换作没有关系的话,米兰也不会如此烦恼。但是小雪是她的亲妹妹,以后该要如何跟她坦白,又如何能让她原谅自己,甚至接受自己跟唐男之间的关系呢。 米兰苦苦的搜寻答案,忽然脑海里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接着越想越觉得这个念头很有可实施性,不由的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 苏雅见米兰缩到了被子里,她也慢慢的滑进了被子里,她一直认为自己的情况比米兰复杂的多。事实上,她的情况只是在乎她自己而已。究其根源,不过人与人之间的感情。 她放不下曼妮的原因,并非两人之间同性恋的关系,而是曼妮这么多年保护她爱护她所产生的一种感恩的心情。虽然在某种情况下这种感恩的心情被扭曲成了一种畸形的爱恋关系,但是并不能否认那种感情的存在。 是的,苏雅的确是可以很冷漠的跟曼妮彻底断开。但是这样彻底的划清界线,势必会伤了曼妮的心,她自己也会一辈子愧疚。这就好像恩将仇报的感觉。所以对于曼妮,她一直无法下定决心,至于如何处理自己和曼妮的关系,她心里实在是没有一个很明确的主意。 撇开曼妮不谈,还有她的姐姐苏菲。从某种角度来说,先前姐姐坦白纯属一种斗气,但是这样的斗气之中却隐藏着她对唐男的感情。只是更为含蓄一点。 不过现在这种感情已经升华了,虽然唐男去火中救的并不是她,但是唐男一刻所表现的出来的男人的责任观和精神深深的打动了苏雅。但是对于姐姐来说,只要姐姐同意,她会欣然的愿意姐妹同伺一夫,经过同性之间的恋爱关系,还有什么她不敢做的呢? 唐男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正好听到放在外面沙上的手机响了,唐男心里跳了跳,不用看他也知道这么晚打电话过来的除了胡媚儿和米雪不会有第三个人。除非房间里的两个丫头嫌手机费不值钱,才会隔着一道门给自己打电话。 唐男的预测果然是准确的,电话是胡媚儿打来的,除了她的电话之外,屏幕下方还显示着一条未接电话和未读短信。 接起电话以后,胡媚儿腻腻的声音传了过来,“阿男,你睡了没有啊?” 唐男没好气的说道:“睡着了。” 胡媚儿咯咯的笑道:“呦,那这跟我说话的是谁啊?” 唐男忍着笑说道:“是小阿男。” 胡媚儿果然迷惑了一下,接着噗哧一笑反应过来,笑嗔道:“讨厌啊你。” “对了,你那什么什么医生的事情解决的怎么样了?”唐男心里还惦记着这事情,说实话,这丫不是在本事,否则管你是什么医生,照样打的你满地找牙。 胡媚儿叹气道:“说了嘛,可是……可是人家还是不死心,对我穷追不舍哎。几乎天天要给我好几个电话。烦都烦死了,不接又不好意思。怎么说,我爸对他印象也是很不错的。” 唐男冷哼道:“恐怕你心里是偷着乐吧,有人这样要死要活的追求你,多值得炫耀啊?” 胡媚儿不满的娇嗔道:“阿男,你什么意思嘛?人家哪有这个意思,人家是什么心思你还不知道么?” “得了,我还真不知道你是什么心思。我就不相信,你铁了心的不理人家,人家还愿意拿热脸贴你的冷屁股。” 胡媚儿娇哼一声说道:“阿男,你真讨厌。说的那么难听,什么脸啊什么屁股的。嘻嘻,人家的屁股只给你的脸贴。” 唐男顿时哭笑不得,无奈的说道:“媚儿,你在美国呆的时间也不短了,该回来了吧?你爸不是完全恢复了么?” 胡媚儿赶忙说道:“不要着急啦,阿男,医生说我爸爸还要修养一段时间。我也想回去啊,可是我就这么一个爸爸,做女儿的总得尽尽孝心,你说对吧?” 唐男也是无奈,没办法,老丈人最大。只好点点头说道:“那就祝我老丈人早日彻底康复吧。否则他可是一人两命啊。” “臭唐男,你瞎说什么呢?我打你信不信?”见唐男乱说话,胡媚儿火了。 唐男呵呵的笑道:“开玩笑的,不过他这么一拖,可不是要了我们两个的小命嘛,我说的也么错,是你自己想歪了。” “去你的。”胡媚儿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说道:“下次再这样说,我可就不理你了。对了,阿男,你不是买了电脑么?我现在想跟你视频哎,行不行嘛?” “这……”唐男犹豫了一下,电脑他有,网线也安装好了,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似乎不大适合跟胡媚儿视频。一旦苏雅和米兰暴露了一个,估计那边的胡媚儿就该要暴走了。 这样想着,唐男摇摇头说道:“算了媚儿,明天吧,今天我实在太累了。没力气跟你玩些暧昧的视频游戏。” “不要嘛,不要嘛,人家只要看看你就行。” 唐男还是不愿意,胡媚儿顿时敏感起来,语气一边,轻哼道:“唐男,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还是你房间里藏着什么女人?” 唐男连忙说:“没有,你就别瞎猜了,我真的很累了,听话好么?” 胡媚儿越想越怀疑,最后哼了一声说道:“姓唐的,你要是敢乱搞,我也乱搞给你看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找那医生约会去?” 唐男苦笑着说道:“媚儿,我真的没有乱搞。我保证我现在还是如假包换的处男,若我现在不是处男,我就天打雷劈好不好。” “讨厌,呸呸呸……”胡媚儿又咯咯的笑了起来,“不许乱誓,人家相信你就是了。好了,我听任遥说你最近工作很辛苦。你要记得爱惜自己的身体知道么?没事别乱喝酒,也不许乱勾搭女人。要是工作太辛苦就别干了,反正人家什么东西不都是你的么?” 唐男笑了笑,说道:“好,我听你的。那这样,我休息了,你也记得别乱勾搭人啊。我知道你身上那股狐媚子劲,是雄性生物都受不了。” “去你的,啵!”胡媚儿亲了一下挂断了电话。 唐男挂断以后马上调出了刚刚的未接电话,电话应该是刚刚洗澡的时候打来的,他并没有注意。一看还真被他猜中了,正是米雪这丫头打来的。太晚了,唐男也不想再去打扰米雪了,就没有再打电话过去。 翻开短信,原来并不止一条未读短信。而是有两条,一条是米雪来的,内容就是询问唐男在干什么。还有一条竟然是唐琳琳来的。算算日期理唐老爷子说的日子也差不离了,这丫头怪不得开始主动联系自己了。 短信上说:你这家伙这阵子跑哪儿去了,怎么都找不到你。还有,小兰的公司怎么了?那座大厦好像失火了,你们都没事吧。 唐男心想,这丫头肯定之前打过不少电话了,不由有些暖意。便给她回了一条,又给米雪回了一条,便放下手机,朝房间走去。 推开房门,两个丫头竟然一人侧向一边,已经睡了。看到两个丫头如此安静和谐,唐男不由觉得有些诡异。小心翼翼的上了床,见俩丫头双眸紧闭,没有任何的反应才放下心来。慢慢的缩进被子里躺的踏实了。 第252章米国华的秘书两个丫头其实都没睡着,唐男那股子小心翼翼的动作让两个女孩心里都憋着笑。但是谁都没有笑出声,谁都没有睁开眼睛。保持着同床同梦的姿势,一直到天亮。 三人的醉意在昨晚其实都清醒的差不多了,但是一挨上枕头,瞌睡虫却是怎么也赶不走。这不,三个人一直睡到了早上十点多钟。 唐男是个醒来的,他是在睡梦中被一股刺痛惊醒的。那种感觉就像是要把的脑壳给掀开一般。 不由抱着脑袋,汗如雨下。 唐男的动作也惊醒了两个丫头,两个丫头在医院的时候已经习惯了唐男这样的突状况。米兰下意识的就喊道:“我去叫医生。” “还叫什么医生啊?这里不是医院。”苏雅急道。 两人看着紧紧抱着脑袋疼的脸色杀青的唐男一脸的不知所措。 “给……给我一只烟……”唐男艰难的说道。 “噢,我去给你拿。”米兰慌张的跳下了床,找到了唐男的裤子摸出了烟和打火机。苏雅接过说道:“我给阿男点着。” 说着,熟练的含住香烟,啪的一声点着了火,吸了几口,便将香烟递给唐男说道:“阿男,我替你点着了。你抽吧,看看能不能缓解。” 唐男一连痛苦的伸出一只手,颤巍巍的接过烟,却是没有抽,而是摆在眼前,目光紧紧的盯着烟头上的一点火光,以及那缕缕升起的烟雾。 他并不知道这样的方法有没有效果,但是下意识的就想到了昨天盯着烟雾的那一幕,那时候的感觉异常的轻松。所以他想试一试这个方法。 当唐男的精神力缓缓的集中时,昨天那神奇的一幕再次出现了。周围的一切景物都缓缓的变淡,直至成为白茫茫的一片。所有的声音和图象都消失了,眼前只剩下那支烟以及缭绕而起的烟雾。 果然不出唐男所料,当自己进入这样的状态时,脑部的那种剧烈的疼痛感似乎完全被遗忘了一般,骤然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而目光似乎又和烟雾产生了某种奇妙的联系,在唐男的操控下它们又变成各种各样的形状。 苏雅和米兰都呆呆的看着唐男,唐男在拿到香烟之后,身体就缓缓的放松了,脸上青的脸色也缓缓的变淡,直至恢复正常。只是身子却是一动也不动,除了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手中的香烟。 米兰有些惊恐的看向苏雅说道:“小雅,阿男他该不会有事吧?”说着伸手想推推唐男,却被苏雅拉开了。 苏雅摆摆手说道:“别碰阿男,你还记得昨天的时候阿男也是这样子么?” “嗯,记得!”米兰点点头。 苏雅以前去寺庙拜佛的时候曾接触过一个高僧,那个高僧就曾在他面前进入打坐入定的状态,虽然形势跟唐男不一样,但是状态却是一样,那就是外界所有的信息都被自身强行隔绝在外。如果自己不给自己一个指令醒过来,那么便永远这样无休无止的入定下去。 苏雅说道:“唐男这是在进行自我催眠,你看看,唐男现在的表情恢复正常了。我们别打扰他,等着他醒过来就好了。” “可是这样会不会有事啊?”米兰紧张的问道。 苏雅摇头道:“你问我,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以前看过老僧入定,状态就跟唐男现在差不多,我想老僧都没有问题,阿男也不会有问题吧。” 米兰点点头,忽然把目光对准了唐男手中的那支烟。米兰说道:“小雅,你还记得昨天唐男很奇怪的问我们有没有看见他手中香烟的变化么?可是这香烟正常的很啊,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嘛!” 苏雅也盯着唐男手中的香烟,所看到的景象和米兰一样,都是一支正常的香烟,没有丝毫的变化。 唐男从这种状态中醒过来的时候香烟已经快要烧得香烟屁股了,唐男抿了一口吐出觉得脑子异常的清醒。若是每天早上做一次这样的精神集中训练,那岂不是能保证一整天精力充沛。 “阿男,你好了么?”米兰小心翼翼的问道。 唐男将烟头捻灭,点点头说道:“好的不能再好了,现在浑身都是劲。” 唐男从床上一跃而起,看看墙上的钟,惊叹一声说道:“天呐,都快十点了,难怪我觉得肚子饿的很。” “阿男,你真的没事了?”苏雅追问道。 唐男无奈的摆摆手说道:“要我说几遍,你们才能相信,我真的没事了,现在好的不能再好了。走,都起床,我们吃饭去了。” 两女见唐男真的不像有事的样子,这才略略放下心来。但是唐男那时不时的头疼症状,始终是个隐患。米雪觉得有必要查查看,国内有没有这方面的权威医生,不管化多少钱都要替阿男治好。 “呀!”米兰忽然娇呼一声,拍拍额头说道:“糟了糟了,昨天跟肥妹说好的,今天早上去总公司商量选址的事情,可是给睡过头了。” 唐男一边穿衣服一边笑道:“得了吧,就你那醉醺醺的样子谁还相信你的话啊。你看肥妹连电话都没打一个,肯定是猜到你在睡觉了。咱们吃过饭再一起去总公司。” 午餐是在唐男家里解决的。 三人先是一起去附近的市购买了原料,回来以后,唐男再次扮演了大厨的身份。唐男烧菜的功夫的确是没的说,俩丫头小舌头都快吃掉了。 当然,这也或许是在医院这么多天,天天吃些清淡的东西。虽然医院对特殊病人的饮食照顾的很好,但是作为病人来说,自然是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 解决了午餐问题以后,唐男大老爷似的往沙上一坐,俩丫头辛勤的去厨房洗刷去了。唐男摸到了沙上的手机一看。 两条未读信息,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小雪和唐琳琳的。果然,小雪来短信说要唐男今晚必需要去她家吃饭,而唐琳琳则是说明天是星期天,让唐男去她那里一趟,然后商量一下出的日程。 唐男又给两人回了短信,都答应了要求。 中午以后,三人一起上了一辆的士往总公司开去。 总公司其实离兰雪儿公司并不远,只隔了几条街也在商业街的繁华区。的士路过被烧掉的金龙大厦的时候,司机还特别指着告诉身后的三个人说道:“这栋大厦前几天被烧了你们都知道吧,听说是一件纵火案呢,可惜的是凶手到现在都没有抓到,不然真应该枪毙他半小时。” 三人一听枪毙半小时,不由噗哧一笑。 司机见后面三个乘客高兴,话匣子就打开了。接着说道:“你们可不知道啊,当时起火的时候还涌现出来一个感人的故事呢!” “噢,什么感人的故事啊?”米兰笑吟吟的说道。 司机谈兴很浓的一边操纵着方向盘,一边说道:“听说当时有个挺年轻的小伙子,他未过门的媳妇儿被困在里面了。小伙子急得不行,当时消防队员都不敢冲进去了,但是那小伙子却义无反顾的冲了进去。最后把他的媳妇儿给顺利的救出来了。但是那小伙子却烧伤住院至今生死不明,你们说是不是很感人。” 傻子也知道这事情肯定是在唐男和米兰俩人,俩人不由对视一笑,听到生死不明的时候,米兰笑得更欢了。唐男则是没好气的在这丫头腰上拧了一下。 到了总公司,三人下车以后。眼前这栋大厦第三层到第七层全是米氏的产业。 三人乘电梯直接到了第七层,因为米国华的办公室就在第七层。来了总公司当然是要先拜访一下米国华。 米国华办公室门口的秘书是个挺年轻漂亮的小妞,一双桃花眼挺勾人的。唐男见状不由暗笑,心想,这便宜岳父还挺时尚的,选个秘书挺的,莫不是想? “呦,米大小姐,您来了呀!”那秘书一看到米雪顿时笑吟吟的站起身来。 米兰淡淡的点了点头,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她对这个秘书一点儿好感也没有。真弄不懂自己的爸爸招来这么一个秘书想干嘛。 其实,三人都不了解米国华。米国华招来这么一个的秘书其作用并不是自己想怎么样。米国华虽然惧内实则是深爱自己的妻子,男人都是这样,只有爱老婆,才会怕老婆。招来这么一个秘书也是有苦衷的,因为在现在的上层交际中,哪个身边不是带着个美貌的秘书,若是你带了个男秘书过去,那只会图惹笑话。还有很多场合,有个美貌的秘书帮着说话,许多事情都要容易许多。这也是米国华招来这么一个秘书的原因。 那秘书见到米兰的脸色也不以为杵,反倒是朝后面的唐男飞了一个媚眼。却被苏雅看见,苏雅顿时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那表情比威胁还要威胁。 米兰也不敲爸爸办公室的门,直接闯了进去。米国华正在伏案奋笔疾书,听到门声抬起头来,见是三人,顿时一笑,说道:“你们来了啊,快坐,快坐。” 三人也不客气各自坐在了沙上,米兰在父亲的面前不像米雪那样嚣张,还是规规矩矩的。 “怎么样,昨晚玩的开心么?”米国华笑吟吟的问道。 三人不觉脸色一红,米兰故作掩饰的说道:“昨晚跟同事喝酒,咱们都喝多了。” 米国华笑着点点头,却是暗中瞪了唐男一眼。上次他就隐约的警告了唐男一下,当然是因为苏雅的原因。后来见自己的女儿似乎跟这个女孩儿相处的不错,便又放下心来。毕竟年轻人现在的复杂感情问题,他已经搞不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