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目光可以控制烟雾?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247章 目光可以控制烟雾?

最终,唐男还是被拉去做了劳神子的全身检查,那狗屁谢医生啥都没能查出来,反倒是把唐男给折腾的一肚子的怒火。原因就是这丫谢文杰还真拿出了手术刀。最后,唐男褪下的那层皱皮被谢文杰当宝似的收藏了起来。 唐男回到病房以后,就嚷着要出院了,没办法,他现在觉得浑身充满了活力,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再让他这么呆下去,他非疯了不可。 “阿男,你别这么心急好不好。好歹也得把今天过了,若是再没有任何异常情况,咱们明天就出院,行么?”米兰看着唐男兴奋的上窜下跳,有些哭笑不得。 没办法,虽然唐男表现的很大方,但是任谁身上被烧成了那副模样,潜意识里总是会存在疙瘩的。 现在忽然之间全好了,好的没有留下一丝痕迹,唐男他能不高兴么? “是啊,阿男,你还是先回床上躺一会儿吧。咱们都还没吃早餐呢,一会儿让护士给送过来。”苏雅也忙劝说道。 唐男却是摸出了那包从米国华那里敲诈来的烟,接着打火机的火点燃,悠悠的吸了一口,全身都舒畅。 “喂,你才刚刚好,怎么能抽烟啊,还没吃早餐呢。这样对身体不好。”米兰走过来想要劝阻唐男,苏雅却没有动,因为她也是爱烟之人。 唐男摆摆手推开米兰说道:“你懂什么,饭前一支烟,快乐似神仙。别打扰我成仙了。” 米兰真是哭笑不得。 不一会儿,护士送来了早餐。唐男这会儿有手有脚,却依然恬不知耻的享受着两位顶级美女的温馨服务,饭来张口的感觉岂是一个爽字可以形容。 谢文杰马不停蹄的给里根送了一份邮件,详细的汇报了在唐男身上生的奇怪现象。里根接到邮件以后也是如同谢文杰一样的惊奇。 他虽然是脑科权威,但毕竟是医学出身。他很清楚,人体皮肤烧伤以后之所以不能还原是因为人体的皮肤没有记忆还原的能力。人们身上经常会因为磕磕碰碰而导致产生了疤痕。这些疤痕就是由于原处的肌肤没有记忆的缘故,所以在恢复过程中无法在回到原来光洁平整的模样。 而唐男的烧伤竟然可以在短时间内重新长出完整如初的皮肤,并且如同蛇蜕皮一般剥去了原本那一层被烧坏的皮肤,这在科学上是完全没有办法去解释的。除非唐男的身体皮肤拥有记忆还原的能力,并且还能主动抗拒坏死皮肤,但是这似乎并不大可能。 里根连忙给谢文杰回了邮件,要谢文杰把那蜕皮的样品寄一份到美国来,顺便又重申了一次,如果能把唐男带来美国那就更好了。 “唐先生。” 在唐男吃早餐的时候谢文杰又兴冲冲的闯了进来,唐男正享受俩美女服务呢,被谢文杰打扰了兴致又哪里能有好脾气啊。不由吊着眉头问道:“谢医生,你这又是怎么了?我可是天天被你折腾去扫描,也没见你扫描出个什么肿瘤出来。” 米兰没好气的打了唐男一下,怪他乱说话,哪有自己说自己长肿瘤的。 “唐先生,这……你现在虽然外伤好了,但是你的脑部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啊。我看唐先生你还要住院观察,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建议你最好去美国做一次彻底的治疗。美国的里根先生可是一直期盼着你过去呢。” 唐男伤没好的时候就不愿意去美国,现在伤好了,就更不愿意去美国了。想都不想,直接摇头道:“唐先生,我这病情您也崩操那份心了。我自己清楚的很,您这医院我真是一天都不愿意呆下去了。要不你给我开几份镇定剂,我回去没事就给自己赏两针,还能治疗失眠。” 谢文杰又急又哭笑不得。 倒是米兰和苏雅俩人听了谢文杰的话脸色变了变,她们这才想起来,唐男好的只是外伤。可是唐男那严重的脑部疼痛症状并没有缓解啊。若是再作了,可要怎么办? “阿男……”米兰想要劝说唐男一下,却被唐男挥手阻止了,唐男正色道:“小兰,我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哪有时间去美国啊,你们都别咸操心了,这事情我自己心里有数。” “有数有数,你就知道有数,你也不知道你那头疼作的时候样子有多么的狼狈。要不是每天用镇定剂帮你渡过难关,我看你怎么熬的过去。”米兰生气的嘟起了小嘴。 唐男不得不放缓语,柔声说道:“小兰,你也知道我的性子。我真的不想去美国,你干嘛非要逼我呢。要不,这样如何,我们抽时间在国内找一个比较权威的脑科医生看看。再不行,咱们就找我们国家的国粹中医,崩管他什么拔罐,针灸还是刮痧,一样给它试一遍,我就不信治不好它。” 米兰忍不住噗哧一笑,却不得不无奈的点头道:“好了好了,随便你吧,反正疼的时候是你,没人会心疼你。” 唐男坏笑道:“那可不一定哦,你不心疼我,还有小雅呢。”说着,朝小雅扬扬眉头,笑道:“小雅,你说是吧。” 这话一出,米兰的醋劲顿时上来了。将递到唐男嘴边的勺子一手,饭盒重重的往桌上一放,一扭身子哼道:“不喂了,找心疼你的人喂去吧。” 苏雅的目光有些无辜。 谢文杰见到这样的状况,知道自己再留下去也就只有充当电灯泡的命运,不由苦笑了一下,无奈的说道:“既然唐先生不愿意那就算了,不过你要坚持出院可一定要定期回来做检查,我把我的手机号码给你。一旦你有什么情况千万要时间通知我。” 谢文杰给了唐男自己的手机号码,就出了门。唐男有些迷惑的说道:“我怎么觉得这谢医生对我的关心有些过渡了啊。难道她们家女儿认识我?” 这话一说,两个丫头的脸都寒了。苏雅也是勺子一收,重重的哼道:“不喂了。” “喂,别啊,我还没吃饱呢。”唐男可怜巴巴的说道。 “自己没长手啊。”米兰哼了一声。 唐男真想抽自己一下,好好的美女温馨服务给自己这张嘴给泡汤了,真是悔不当初啊。 后来唐男充分的挥了自己的幽默精神总算是把这两位美女给哄的冰颜初释,米兰说道:“阿男,昨晚小雪给你来电话了。” “小雪?”唐男拍拍脑袋苦笑道:“这下子糟了,我都好几天没有给她打过电话了,这丫头几天不见我也不知道会急成什么样。” “哼,当你那么香么?人人都牵挂你兰撇了撇小嘴。 苏雅不知道小雪是谁,米兰也没有跟苏雅说过自己妹妹的事情,不由心里暗自忿恨,唐男这家伙真是太坏了,又不知道招惹了哪个女孩子。 她现在倒是有些想认真的考虑考虑曼妮的话,或许,唐男真的不是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男人。可惜的是,在苏雅在这样的一个感情漩涡中似乎越陷越深了。特别是最近照顾唐男的这一段时间,虽然是她在照顾唐男,但是她却充分的享受了一种爱和关怀,一种只有家庭才有有的温暖,而她更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在照顾丈夫的小妻子。 “那我还是给她去个电话吧,对了,今天多少号了?”唐男一边摸着道。 “你不会自己看啊。”米兰没好气的说道。 唐男苦笑了一下,掏出手机一看,我靠,今天已经是二十五号了。按照时间来说,月底就要和唐琳琳回四川一趟,好像很久没有联系唐琳琳,这丫头不知道是不是忘记这事了。 其实,唐男在乎的并不是和唐琳琳回四川或者是那个莫明其妙的婚约,而是为了那个神秘的爷爷。他想看看爷爷小时候居住的地方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点回忆。 “你现在还是别骚扰小雪了,估计这会儿她应该还在上课呢。快要期末考试了,你别影响了她学习的心情。”米兰有些酸酸的说道。 唐男一想也是,就放弃了给米雪打电话的想法。紧接着又想给胡媚儿去个电话,但是看到两个女孩子都在身边,他怕自己说出了绵绵的情话又会惹得两个丫头醋劲大,又把这个想法抛弃了。 便放下了手机又给自己点着了一根烟,双目凝视着缭绕而起的烟雾。忽然他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当自己盯住烟头上缭绕而起的烟雾时,那些烟雾仿佛和自己的目光建立了某种关系。或者说,自己的目光似乎能指挥这些烟雾。 这个现让唐男一阵好奇,注意力更加集中的对准了烟雾,当注意力达到高度集中的时候,其实就是古代人所说的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境界了。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消失了,没有声音,没有图象,白茫茫的一片中似乎只有那支烟和缭绕而起的烟雾。 那些烟雾在唐男目光的注视中似乎被操控了一般,唐男心里升腾起了一种强烈的,他想让所有的烟雾形成一条笔直的直线。 慢慢的烟雾真的形成了一条笔直的直线,形态特别的诡异。 接着唐男的又想让这些烟雾变成一个大圆圈,烟雾又乖乖的听话,唐男不由乐了。他记得自己以前好像没有这样的本事啊,以前膨胀的时候也仅仅是一种自身能力的突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可以操控身体外的物体啊?而且自己似乎也没有出现以前那种膨胀的时候,全身得不到控制的感觉。这是怎么回事? 但是注意力一放松,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感觉顿时消失,周围的一切似乎又慢慢的还原回来。 两个焦急的声音在耳边呼唤着:“阿男,你怎么了,你快说话呀,阿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