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史密斯先生的迷惑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236章 史密斯先生的迷惑

唐男苦着脸说道:“那你俩啥意思?该不会都想钻到我的被窝里来吧。” 说完看向苏雅,这丫头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正有此意。 “算了算了,你们爱钻哪儿就钻哪儿吧,我不管了我。刚刚被折腾了半天有点累了,我得躺会儿。”唐男说着也缩进了被子里面。 苏雅倒是没有钻进被子,主要是米兰在场,她还有些不习惯。若是躺着的是苏菲,她恐怕早就钻进去了。 “小雅,你姐那边还不知道我住院的事情吧?”唐男也不避着米兰了,反正这丫头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苏雅靠在床边,闻言点点头说道:“姐姐那边去过一趟,她现在正是设计的紧要关头,所以什么事情也不理会。倒是有提起你怎么连电话都不给她打一个。” 被窝里的米兰却是悄悄的把小嘴凑到唐男的耳边,小声说道:“她姐姐是谁,好哇,听你这话的意思,你还搞了不止一对姐妹花。” “瞎说什么,八字都没一撇了。她姐以前是我的老板,瞧你那眼神,我不是情圣,也不是种马。别用那怪怪的眼光看我。” 苏雅见唐男和米兰缩在被窝里嘀嘀咕咕的,心里泛起了微微的酸意,不过她很聪明的没有表露出来。依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接着,三个人似乎都感觉到了疲倦,便倒在了一起齐齐睡了过去。 谢文杰就是提出替唐男做全身扫描的那个医生,分析报告出来以后,他并没能现任何的问题。但是他知道,若是病人的脑部没有问题,那么病人不可能出现那种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而他们这帮医生早就得到了市委各领导以及米国华的特别交代,一定要让他们建健康康的出院。若是自己能在这个基础上现大问题,今年的职称评比想必能更上一个台阶了。 吃过晚饭以后,他就将那些资料扫描进电脑,然后通过电子邮件送给了他的老师史密斯先生。 做完这一切,他一边焦急的等待着老师的回信,一边又调出那些扫描接过认真的琢磨起来。 美国时间,此时已经是早上九点。 史密斯是美国哈佛大学医学脑科权威的教授,同时也是人类脑部开协会的主席,当然,这个协会只是他私人成立的一个组织,并没有和政府挂钩的。 史密斯先生是一个非常讲究生活规律的人,几乎每天早上九点都会准时出现哈佛大学那间专门配给他的工作室里面。 “史密斯先生早上好。”史密斯的助手是个黑人小伙儿,因为知道史密斯的习惯,所以他每天八点钟的时候就会来到工作室,将工作室里的资料整理一遍,顺便做一下卫生工作。 “巴特,你真是越来越勤快了。”史密斯笑着在巴特的肩膀上拍了拍,巴特笑了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在办公桌前坐下,史密斯打开了电脑,先是浏览了一下今天的新闻,见没有什么特别的报道。便打开了自己的邮箱。一封刚刚送过来的邮件吸引了他的注意。这是一封署名为中国学生谢文杰的邮件,他教过的学生太多,世界各地各种各样的人种都有,若不是关系特别熟悉的人,他都很难记住他们的名字。所以这个中国学生谢文杰,他也一时没有想出来他是谁。 点开了邮件以后,一行英文落入了史密斯的眼帘。 史密斯老师您好,我是你曾经的学生谢文杰。最近我遇到了一个很奇怪的病人,病人的脑部扫描没有现任何问题,却时常生剧烈头痛的症状。学生把扫描报告和影像资料都传到了附件里面,希望老师能给我做出指点。 史密斯看完以后并没有提起太大的兴趣,每天像这样的求助邮件数不胜数。一边随手点开了附件下载,一边起身去磨他的咖啡豆。 史密斯不喜欢吃早餐,每天的早餐仅仅是自己亲手的磨的一杯新西兰咖啡。 捧着热气腾腾的咖啡重新坐在了椅子上,史密斯一边喝着咖啡一边随开了已经下载成功的资料。 先是看了看分析结果,并没有现什么。便直接过渡到了影像资料。随意的掠过脑部扫描影像资料,忽然眼神牢牢的定住了。 这张脑部扫描图片怎么看起来这么怪异,他连忙又把其它的几张脑部扫描照片对比在一起,越看越觉得哪个地方不对,但是又说不出这究竟是哪里不对劲? 想到这里,史密斯也顾不上喝咖啡了。直接调出所有资料认真的核对起来。一直研究到下午四点多钟,史密斯先生还是没能找出他的关键所在。 便认认真真的写了一封回信,希望这个叫做谢文杰的学生能够将这个病人的情况说的在具体一些。 谢文杰坐了一夜,就是想等到史密斯老师的回信,但是快到早上四点钟了,他还依然没有得到史密斯的回信,不由的叹了一口气。心想,史密斯老师的研究工作那么忙,想必不会理会自己的一封邮件吧。 当他正想关掉电脑睡觉的时候,忽然一封邮件了过来,署名正是史密斯。谢文杰差点兴奋的打翻了桌上的水杯。 连忙颤抖着点开了邮件,仔细的看了看史密斯的回信,现史密斯老师居然对这份资料非常感兴趣的时候,他顿时兴奋了。当初留学的时候,其实史密斯仅仅是教过他们一堂课而已。若是因此能得到史密斯的赏识,再跟他学习一段时间,那么自己的身价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见到史密斯老师需要病人比较详细一些的资料,他又犯了难。他也曾问过唐男这种头疼的症状以前有没有生过。唐男的回答是没有,就清醒以后作了两次,每次都想割掉自己的脑袋。其它的资料就问不出个所以然了。 这样想着,谢文杰便将自己所知道的一点东西写了一封信了过去。 昨晚,唐男那种头痛的症状又作了一次。米兰和苏雅两个丫头不得不叫来了医生再给唐男打了一针镇定剂。虽然知道这东西用多了对身体不好。但是两个女孩都不忍心看着唐男那副满地打滚,头痛欲裂的模样。 打完镇定剂以后,唐男就沉沉的睡了过去。两个丫头寸步不离的守在唐男的身边,她俩都意识到了这种头痛症状的严重性。无奈,医生的分析报告显示一切正常。她们也弄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早上,俩丫头都躺在唐男的两侧睡熟了,可能是因为昨晚折腾的太累,三个人一直睡到九点多钟还没有醒过来。护士来过一次,本来是想送早餐的,但是看见三人睡得正香,也只好退了出去。 九点多钟的时候,曼妮来了,手里也提着早餐。昨晚她给苏雅打过电话,苏雅说她晚上不回去了,所以今天早上她就过来了,带了一些点心和稀粥。 推开门以后,看见躺在床上熟睡的三个人,曼妮的心里蛮不是滋味。这个男人不仅抢走了自己的挚爱,还明目张胆的脚踏两只船。 偏偏这家伙的做法又叫生不出气来,不由心里一阵憋屈。 走到床边,曼妮先是看了看米兰。那天在火场上的时候,她就看到了米兰,那时候米兰的模样很狼狈,现在仔细的看一下,却现这个女孩儿竟然是一个不输于苏雅的大美人儿。 不由撇撇嘴,小声嘀咕道:“这小子倒是艳福不浅。““小雅!小雅!” 曼妮将早餐放在桌子上绕到另一边,轻轻的唤了苏雅几声。苏雅虽然睡熟了,其实精神一直都高度紧绷着,主要是为了照顾唐男,怕他的头痛症状又作了。 苏雅身体一颤,就立刻睁开了双眼,与此同时,另一边的米兰也睁开了眼睛。 “曼妮,你来啦。”苏雅笑了笑,撑起手臂,从床上坐起了身子。一夜的睡眠,让她的精神恢复了不少,不由身了一个拦腰,露出了上身玲珑的曲线。 另一边的米兰并不认识曼妮,下意识的认为这又是唐男的哪个红颜知己,不由狠狠的瞪了一眼还在熟睡未醒的唐男。 “我带了一些早点过来,你们吃点吧。对了,这位就是米兰吧。”曼妮早就知道了米兰的名字,便笑着跟她打了一声招呼。 米兰见对方客气,自己也不能少了礼貌,点点头笑道:“对,我是米兰。你……你也是阿男的朋友么?” 曼妮愣了一下,顿时明白了米兰的意思,笑着说道:“可以算是朋友,但不是你想象的那一种。准确的说,我是小雅的好朋友。” 她心里还补了一句,也是小雅的爱人。 米兰不由俏脸一红,暗怪自己乱吃醋,讪讪的笑了笑,说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曼妮笑道:“哦,我姓杨,叫杨曼妮,你叫我曼妮就行了。大家都这样叫我。” 苏雅已经从床上起来了,打了个哈切说道:“我去卫生间一下。” 说着,便朝卫生间走去。 床上的唐男依然熟睡未醒,曼妮见状不由撇撇嘴说道:“这家伙倒是死能睡。” 米兰苦笑道:“不是这样的。他昨晚又挨了一针镇定剂,现在不知道药效过去没有。” “镇定剂?他怎么了?”曼妮不由的奇怪了起来。 米兰说道:“阿男也不知道是什么问题,这几天脑子竟然莫名的出现头痛的症状,而且是非常严重的那一种。我们看他痛苦的样子不忍心,只好让医生给他注射镇定剂。” 曼妮不由奇怪的问道:“那医生没有说是什么原因么?” 米兰摇摇头说道:“唉,医生做了全身扫描,也查不出任何的结果。我想,等阿男的伤好了。若是还是这样频繁的头疼,我就陪他去国外看看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