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胡媚儿急了,任遥来了。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230章 胡媚儿急了,任遥来了。

米国华出去不久,米兰又溜回来了,有些紧张的坐到唐男的床边问道:“阿男,我爸都跟你说了什么?” 唐男故意叹气道:“完了完了。” 米兰不由脸色一苦,紧张的说道:“是不是我爸他没有同意。” 唐男还是在叹气。 米兰气鼓鼓的说道:“阿男,你别担心,我爸他要是不同意,我就一辈子不嫁人。” 唐男噗哧一笑说道:“那怎么行呢,你不是要急死我啊。” 米兰不由的一呆。 唐男笑道:“你爸很嚣张的告诉我,办事要做好预防措施。” 米兰也如同唐男开始一般没明白这话的意思,不由问道:“办什么事情要注意安全措施啊?” 唐男坏笑着瞥向米兰,翘起嘴角说道:“简单的来说就一句话……要戴套。” “啊?”米兰小嘴长得溜圆,接着撒娇的扭着小腰,说道:“讨厌不讨厌啊你,人家是跟你认真的说呢。” 唐男收起笑脸,认真的点点头说道:“我是说真的,你爸给我说了两个重心一个基本点,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基本点就是要戴套。” 米兰艰难的咽了咽口水问道:“我爸他真这么说?” 唐男点点头。 “完了完了,我爸他一定是疯了,她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米兰羞得满脸红晕,又问道:“那什么重心,什么基本点是什么啊?” 唐男便将米国华的话复述了一遍,米兰听着忽喜忽忧,最后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最终都在小雪的身上,看来这件事情得要跟小雪好好的妥协一下。” 说完,又噘起小嘴说道:“都怪你。” “怎么又怪我呢?”唐男不由苦笑道。 “当然要怪你,要不是你这个花心大萝卜,现在哪有这么烦人。”米兰本想伸出小拳头给唐男一粉拳,但是伸到一半又缩了回去,怕唐男会疼。 唐男失笑道:“拜托,我花心?你干脆说我招人得了,我可没死皮赖脸的巴着你们啊。我这是在尊重感情,懂么?” “不懂!”米兰耍起了小性子,嗔道:“关键你这事情还没有这么容易解决,你要就只有我们俩姐妹,这事情倒也好办一点。可是你这家伙莫名奇妙的女人不知道还有多少。看来这事情得一步一步的来。” 米兰这么一说,唐男倒是奇怪了起来。这娘们说话有点诡异啊,不都说女孩子爱吃醋么?怎么她好像一点都不介意似的。 “小兰,你……你一点都不吃醋?” 米兰哼了一声说道:“我吃醋又怎么样?我让你放弃你的那些女人,专心的对待我们俩姐妹,你会愿意么?” 唐男苦笑了一下。 米兰轻轻的一叹说道:“所以我也想通了。我的这颗心啊,算是彻彻底底的被你套牢了。与其去想那虚无缥缈的未来,不如好好的把握住现在。反正我只在乎我的妹妹,你的那些有关系的女人别想我给她们好脸色看。再说,我这样说并不是说我心里就默认你和你的那些什么女人的关系了。我仅仅是为了我的妹妹。” 唐男点点头,叹道:“好了,小兰,这些事情暂且就别说了,任其自然展吧。能跟你把心里话坦白了,我也觉得踏实放松了许多。否则,困在这样的感情当中,隐瞒这个隐瞒那个,不舍的这个,又不舍得那个,真的很累人。” 唐男的脸上露出了疲倦的神色。 米兰不由心疼了起来,柔声说道:“阿男,你放心,我的心从你在浓烟烈焰中出现的那一刻就完完全全的属于你了。虽然我会吃醋,但是我爱你,你明白么?我只要有你就够了,其它的我都不在乎。” 唐男觉得嗓子里堵的厉害,似乎有一种叫做感动的情绪正在喷涌而出。 “小兰,委屈你了……” 米兰微微的笑着摇摇头,说道:“算不上委屈……你知道么?从小到大我都在父亲的安排下活着,很茫然,这也是我流连酒吧用酒精麻痹自己的原因。我不知道什么叫情,甚至当别人说起的时候,我的心里只有冷笑。这个年代还有狗屁的爱情。看到那些为了男人哭得死去活来,甚至不惜跟别人分享一个男人的女人,我觉得她们很虚伪,很懦弱。但是自从遇到你以后,我找到了自我,找到别人口中所说的爱情。甚至,我也不知廉耻的跟那些我曾经鄙视的女人一样疯狂的缠着你,不在乎你还有别的女人。这是一种我无法说出来的感觉,我只想能永远陪着你。” “不要说了。”唐男的眼里已经积蓄上了泪花,堵在嗓子里的那种酸酸的情绪直冲两个太阳穴,激荡的泪腺加的分泌。 他感动了,真的感动了。 这个年代,很多人已经不相信爱情了。他们甚至愤青的认为,爱情是一种理想中的东西。他们的共同点就是,总会把爱情和利益挂钩,和金钱挂钩。 其实那并非是他们心中真正的想法,越是抱着这样想法的人,他们的心中越是渴望一份爱情。 但是他们并不知道,爱情就像一杯白开水,如果你硬要它变成可乐,那么你的永远也无法和爱情挂钩。 “小兰,我,觉得我好像被你感动了。” 米兰不由噗哧一笑,其实她刚刚把自己心里的话全部说了出来,便也觉得轻松了很多,就好像放下了一个大包袱。 “感动就感动呗,干嘛要说粗话。”米兰嗔了他一眼,便将脑袋轻轻的靠在了唐男的肩膀上,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体会一种属于他们的默契。 病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了,米兰下意识的翘起了脑袋,唐男也转头看了过去。只见一个小护士走了进来,看向唐男的眼神非常的奇怪。 “护士小姐,是不是医生要做检查?”米兰问道。 护士摇摇头说道:“还没到检查的时间,那位是唐男先生对吧,外面有人找你。” “找我?”唐男心里一惊,难道苏菲小雪她们知道了。 米兰跟唐男的想法也差不多,下意识的跳下了床,有些紧张的站在床边。 护士又目光复杂的看了唐男一眼,问道:“可以让他进来么?” 唐男点点头说:“请他进来吧。” 护士出去不久,病房的门又被打开了。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走了进来,米兰这才知道那个小护士看向自己的眼神为何那么奇怪了。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任遥,这家伙谱子摆的有点大。一排穿着黑色西服的大汉站在身后,足足有二十多人,每个人都穿着黑色的西装,加上彪悍的脸型,一眼就能辨认出来,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货色。 任遥走在最前面,不仅穿着神色的西装,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黑色的墨镜,看上去有那么点老大的派头,怀里捧着一束鲜花,显然是来探病的。 米兰上次就见过任遥,所以,虽然任遥换了造型,她还是认了出来,不由怪异的看了看唐男。 “任遥,怎么是你啊?”唐男很惊讶,真的是很惊讶。 任遥拿下了墨镜,朝后面的人摆摆手说道:“男哥,我特意来看望你的。” 他身后的那一帮大汉忽然齐齐躬身弯腰道:“唐先生好。” 米兰又张大了小嘴,上次就见过一次这样的阵势。现在再看见,她不由的又怀疑起唐男来。 “你们都出去吧,不要让别人进来。”唐男朝身后的人挥挥手。 “是!” 一帮大汉出了门,又紧紧的带上。 任遥走到唐男床前,看了看米兰以后,将鲜花递给了米兰,然后笑看着唐男说道:“男哥,你这咋搞的啊?” 唐男苦笑道:“不就是大厦失火,进去救人的时候弄的嘛。” 任遥闻言,大有深意的看了米兰一眼,脸上挂着暧昧的笑容。 唐男不由说道:“你别笑得这么猥琐,我还没问你呢,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住院的。” 任遥闻言噢了一声,说道:“是这样的,昨晚夫人一直没能打通你的电话,所以就转而给我去了个电话。我一听以后也打了你电话,但是不通,我就去了你那房子,也没看见你在。这不就让下面的弟兄查了一下。一不小心就知道了一位火中救美的大英雄。” “你丫挖苦我是吧。”唐男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任遥呵呵的笑道:“我不是挖苦你,这事儿我还没跟夫人汇报呢。要怎么说,你给先提个醒吧。” 唐男知道任遥这是在征询他的意思,怕如实禀报给媚儿,这事就麻烦了。不由笑着说道:“任遥,你够兄弟,这情我记住了。媚儿那边你帮着掩一掩吧。” 任遥笑道:“我帮你掩,你也总得给个说法吧。喏,手机给你,你现在就给夫人去个电话吧。” 站在一边的米兰心里不由的泛起了嘀咕,这个什么夫人是谁啊?心里打定主意,一会儿等任遥走了,一定要好好的审问一下唐男。 任遥从怀里摸出手机递给唐男,见唐男手脚不便,就直接拨好了电话放在了唐男的耳边。 唐男也觉得应该给媚儿去个电话,不由看了看米兰,见米兰正拿眼瞪着他,不由的苦笑了一下。 电话通了,嘟了几声以后就被接起了,现在那边应该是晚上九点多钟。正是夜生活的开始。 “喂,人妖,有没有找到阿男。”电话刚一被接起就听到了胡媚儿急促的声音,唐男不由的心里一暖。 “媚儿,是我。”唐男轻轻的说道。 “啊?阿男?你……你怎么用人妖的手机啊?对了,你这几天去哪儿了,我连打了你几天的电话都说关机。” 唐男心里暖洋洋的,被人关怀的滋味就是舒坦。加上昨天,他在医院躺了两天两夜了,想必胡媚儿找不到自己,肯定是着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