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对于曼妮的性子已经有所了解的唐男,对于她自称老子并没有太多怪异的感觉。反而觉得颇有点豪迈的男人味。有的时候,当你看多了妩媚温柔的美女,忽然一个有点阳刚气息却又不失佼容的美女站在你面前,必然会给你耳目一新的感觉。 “如果困在里面的是小雅,我相信你也会和我一样,对么?”唐男淡淡的笑着,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温润的感觉流淌过肺部,那种快要炸开的感觉立刻消退了不少。 曼妮将被子放在一边的桌上,竟然摸出了一根烟,原本想递给唐男,但是看他刚刚醒来便笑着给自己点上了。 “是的,如果困在里面的是小雅,我也会跟你一样。因为我爱小雅胜过爱惜的我的生命。当然,并不是所有相爱的人都能做到这一点,所以我佩服你,你是个真爷们。你要知道我是做警察的,那些大难临头各自飞的事情,我见过不知道多少。”曼妮喷出了一口烟雾。 其实唐男还想说,如果困在里面的是苏雅,或者是身边的任何一个朋友,他都会这样。对他来说,朋友,比什么都重要,因为他很孤单,他是一个没有根的人。 “小兰,她没什么事吧,我想去看看她。”唐男说着,就想翘起身子,但是身上绑着绷带,才刚一起身,全身就疼的厉害,哎呦一声又躺了回去。 曼妮嗤的一笑,说道:“你还在想着你的那个小兰,你知不知道,小雅为了你,一夜都没有合过眼,要不是我劝她回去,她都不肯离开。” 唐男不由苦笑,喘了几口气,说道:“说实话,小雅跟我之间的关系并没有达到你所想象的那个程度。” 曼妮脸色一沉,一手捏着香烟,一手揪住了唐男的病服说道:“要不是看在你现在还在受伤的份上,我真想抽你。小雅要是跟你没有那种关系,她能为了你一夜都不合眼?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对你的态度改善了,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告诉你,要不是你为了你那个什么小兰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光这脚踏两只船的事情,老子就能拿枪崩了你。” 曼妮恶狠狠的说完,才松开了唐男。 唐男不由苦笑,其实他说的是实话。 “给我一支烟吧!”唐男看向曼妮。 “你能抽?”曼妮愣了一下。 唐男笑道:“你不也说我是爷们儿嘛,爷们儿还有什么事情不敢干的。” 曼妮笑着递给唐男一支烟,又给他点燃,看着他吸了一口就出剧烈的咳嗽声,不由咯咯的娇笑道:“你这不是爷们儿,你这是在装逼。” “遭雷劈是吧,你这话已经不新鲜了。”唐男咳嗽了几声以后便恢复了正常,连抽了几口,脑子已经变得清晰起来。 “后来的事情都怎么样了?”唐男朝曼妮问道。 “后来?噢,后来大厦的火被熄灭了,人员也全部安全撤离。现在重案组正在接手调查这件事情,专家的分析报告说明这是一场有预谋并且手段高的纵火案。”曼妮的吐出一口烟雾说道:“这件事情恐怕不好查,据我在内部了解,犯罪份子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显然事先就准备好了。而且大厦里的人特别多,火源也是分散在各个楼层,很难查出,对方的目标究竟是谁。” 唐男的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会不会是张东臣干的。但是仔细一想,又觉得没有任何的依据,毕竟当时米兰并非被强行困在大厦里面的,而是那个叫做囡囡的小女孩儿要找妈妈才会误把米兰带到了楼上,现在也不知道那小女孩找到了妈妈没有。 “对了,我的手机在哪里。”唐男在病床周围看了一下,并没有现手机,也没有看见自己原来身上的那套衣服。 “不用看了,你那破手机已经不能用了,衣服也烧的乱七八糟,全都给扔了,有时间你再去重新买一个吧。”曼妮挥挥手说道。 “啥?你给扔了?我的天呐,衣服就算了,我的手机可是存了不少号码呢。”唐男一脸痛苦的说道。 “号码去通信公司查查呗,再不行,找哪个朋友问问不就行了么。”曼妮撇撇嘴。 “算了算了,反正我记性不错,应该还能记得住。对了,我这全身都绑着绷带是什么意思?”唐男又问道。 曼妮一听他说起这个,脸色又沉了下来,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唐男说道:“我告诉你为什么,你必须得有心理准备。” 唐男被她说的一惊,连忙问道:“怎么了,搞得这么紧张兮兮的。” “这个……”曼妮沉吟了一下,慢慢的说道:“你全身烧伤面积达到百分之七十,除了脸部和身下的重点部位,其它地方基本上都被……” “啥?你不是开玩笑吧,那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就是很痛!”唐男不由惊诧的看向自己被包裹的紧绷绷的全身。 “那我就不清楚了,医生是这么说的,反正……反正你要有心理准备就行了。好在……好在你并没有被毁容。穿上衣服跟正常人也一样。”曼妮也只好这样安慰着唐男。 唐男心里不由的一凉。 忽然一惊,问道:“我的小还在么?” 曼妮不由噗哧一笑,说道:“你自己摸摸呗。” 唐男双手被架的跟木头人一样哪里还能有其它的动作,连忙正色说道:“我靠,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其它东西烧焦就烧焦了,这东西可不能焦啊。” 曼妮笑道:“烧焦就烧焦呗,就当是一个装饰品用用。” 说完,她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刚刚不是告诉你了么。你那重点部位完好无损。”曼妮笑着弹了弹烟灰。 “还好还好。”唐男舒了一口气,他们唐家传宗接代的大任还落在他的身上呢。 不知道是不是一直想着自己的小,这会儿唐男还真有了尿意,总算是感觉到了小兄弟的存在,他半喜半忧。喜的是东西还在,忧的是现在自己这个状态怎么去上厕所。 “怎么了?”曼妮见到唐男一个劲的猛抽烟,并且面有难色,不由的问道。 “那个……”唐男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吞吞吐吐的干什么,到底是怎么了?”曼妮没好气的问道。 “我……我那个我想上厕所……”唐男压不住尿意,只好如实的说道。 “啥……上厕所?”曼妮顿时咯咯的笑了起来,将香烟捻灭以后,说道:“行了吧,哥们儿,我扶你过去。” “你……你扶我?”唐男有些尴尬的看了曼妮一眼。 “我扶你怎么了?告诉你,这也是我对你印象不错。再说,你那根家伙,老子不敢兴趣,老子家里收藏了很多根。”曼妮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啥?”唐男听得有些目瞪口呆。“你……你家里收藏了很多根那个……那个东西?” “对啊?怎么了。”曼妮一脸理所当然的问道。 “这个……那你岂不是残害了很多的生命,我靠,你这样的表情,我有点害怕啊,我不要你扶我,我要求换人。”唐男一脸的恐惧。 “你瞎想什么呢你。”曼妮没好气的在唐男的头上敲了一下,将唐男手里的烟头结果捻灭了,才将他扶起来,一边扶还一边说道:“那是假的,特殊橡胶制成的,仿真实肌肤。” 唐男这会才算是明白了,原来是假的那种东西,女人用的。不禁摇头苦笑。 “喂,你这样能不能站起来啊。说来真是奇怪,我见过烧伤的人不少,怎么没见过像你这么生龙活虎的啊?要不要我找医生进来看看。“唐男苦笑道:“别,我觉得我好的很,就算找医生,也等我内部矛盾解决了再说。“唐男一边说着,一边借着曼妮的力从床上坐了起来,双腿顿时感觉到一阵疼痛,不过奇怪的是,这种感觉很快就过去了,稳稳的站了起来。 高级病房里都有单独的卫生间,曼妮扶着唐男小心翼翼的移动到了卫生间的门口,唐男痛感一阵一阵,现在额头上已经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子。 曼妮不禁佩服的说道:“够男人。” 唐男没好气的说道:“少废话,快扶我进去。” 推开卫生间的门,两人又艰难的移动到了马桶的旁边。唐男尴尬的说道:“好了,谢谢你,你先出去一下,我很快就能好。” 曼妮斜眼笑道:“你自己能行嘛,别跟我客气啊。” “我当然能行,好了,别废话了,你先出去。” 曼妮笑着走了出去,轻轻的带上了卫生间的门。唐男松了一口气,身上的绷带虽然绑的严严实实,但是裤裆部位却是留着一条缝隙,专门给病人处理内部矛盾用的。 唐男的两条手被绑的跟木乃伊一样,掏了半天,也没掏出东西来。而看见马桶,他的尿意越来越上涌,都有些忍不住了。 唐男怕自己尿裤子闹了笑话,不得不出声喊道:“曼妮,你在么?” 话音刚落就见曼妮笑眯眯的走了进来,一手抱着胳膊,一手托着下巴,打趣道:“解决完了?这么快?” “这个……我还是得麻烦你帮我一下……”唐男十分的尴尬。 “帮你什么啊?”曼妮故作不知。 “那个……帮我撒尿。”唐男好不容易说出这句话,觉得脸上跟火烧似的。 曼妮咯咯的娇笑出声,说实话,这女人除了性格之外,其它的地方都很女人。 “来,我帮你,早就说让我帮你嘛。也不知道你害羞什么,咱们俩大老爷们儿,你有什么好害羞的。”曼妮一边说着,一边半蹲下了身子。 唐男唯有苦笑,俩大老爷们儿?呵呵,你下面有长那东西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