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章 不会认输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033章 不会认输

八卦掌的起源,据考证为清代河北文安县人董海川在江南游历时,得到道家的修炼启示,结合武术加以整理而成。 八卦掌的特点是身捷步灵,随走随变,与对方交手时身体起伏拧转,敏捷多变。拳谚说它“形如游龙,视若猿守,坐如虎踞,转似鹰盘”。 唐男见两人真要开打,便退了开去。离近了,怕被误伤。 唐琳琳微一拱手道:“请!” “请!” 两人自场中站定,各自的目光都陡然变得凝重。 特别是唐琳琳,再不似和唐男比武时那般轻松写意,俏脸绷的紧紧地,目光更是一霎不霎的盯着对手的动作。 唐男见俩人的架势跟决战紫禁之颠似的,心里不免好笑。倒是唐琳琳这丫头严肃起来的样子,透着一种别样的美态。 两人都没有急着动手,高手对招,重气势。 围拢的学员们也都安静了下来,即便有为唐琳琳打气加油者,也被两人的气势所迫,安静了下来。 米兰的目光有意无意的落在了唐男的身上,似是有些愧疚。终于还是移步走到了唐男的身边。 “你没什么事吧?” 唐男没好气的瞥了米兰一眼,轻蔑的说道:“凭我这一身高强的功力,能有什么事。用不着你假惺惺的来讨好我。” “你——” 米兰小脸气得通红,也不知道为什么。平时冷冰冰的她,在唐男的面前总是很难保持自己的情绪。 “谁讨好你了,懒得说你。” 唐男瞄了瞄她小脸,撇嘴道:“别掩饰了,我知道刚刚我英姿飒爽的动作在你的芳心里烙下了深深的痕迹。不过你可千万别对我有什么想法,我对你不敢兴趣。” 说罢,摆出一副清高的姿态,把个米兰气得半死。 那张东臣见米兰竟然和唐男搭上了话,不由的皱了皱眉头,走了过来。 “小兰,你认识这位先生么?” 米兰哼了一声说道:“谁认识这个流氓。” 说罢,狠狠的白了唐男一眼。 张东臣眉头皱地更深。身为情场高手的他比谁都清楚,一个女人用这种语气说话,那便很有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潜意识里的情绪。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米兰可是他要征服的女人,岂能被半路的程咬金夺走。大有深意的看了唐男一眼,张东臣伸出手来说道:“你好,我叫张东臣。刚刚看先生的比武十分精彩,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认识一下。” 唐男可不是傻子,这男人的行为他一眼就看出了端倪。只不过刚刚的比试任谁都能看出自己是被挨打的份,何来精彩之说。这家伙竟然比我还要虚伪。 下意识的瞄了瞄身边的米兰,呵呵一笑说道:“原来是张公子,久仰久仰。鄙人姓唐名男,尘世中迷途小青年。” “原来是唐先生,久仰久仰。看得出来唐先生也是一个幽默之人。不知道唐先生和小兰是什么关系?” 米兰眉头一皱,哼道:“我跟他没有关系,东臣,我们离他远点。省得沾了一身晦气。” 张东臣听米兰第一次亲密的呼唤自己的名字不由的内心一喜,朝唐男看了一眼,满心欢喜的跟着米兰走向一边。 唐男却是大为窝火,靠,这娘们啥意思。老子身上有这么晦气么? 正想着,突然听到叱喝之声。原来场中的林放和唐琳琳已经交上手了,唐男连忙调整目光,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与刚刚和唐男的比试不同,唐琳琳出拳更加凌厉凶猛,一步之内,唐拳称王的封号可不是白叫的。 但是那林放却如同滑溜的鱼儿一般,沾身即走,掌不离身,甚为狡猾。 两人打得精彩,场上的学员们也看的热血沸腾。刚刚噤默的情绪被调动起来,喝彩声不绝于耳。 唐琳琳看似站在上风,实则只有她心里明白。自己和这林放的差距很是明显,耗费了如此大的力气却连对方的衣角都没有沾到。反观对方显得游刃有余,似乎还没有尽全力。似乎在试探自己的底线。 想到这里,唐琳琳咬咬下,大不了就是一败。输在这人手里,也算不得委屈自己。便再无保留,拳势更加凌厉,出拳生风,打得眼花缭乱。 林放的嘴角难以察觉的挂上了一抹微笑,熟悉林放的人都知道,这表示他的试探已经结束了,那么接下来的就是他的攻击。 果不其然,林放突然风格一变。由守变攻,掌法不在游离,反是招招凶猛。 在素有一招治敌的林放面前,唐琳琳并没有放不开手脚。与林放招招相搏,虽然过程惊险,却也稳稳的抵挡了对方的攻势。 林放掌风越扫越疾,唐琳琳刚刚的一丝窃喜荡然无存,林放显然是使出真功夫了。 一招破绽之间,林放一掌印在了唐琳琳的肩头。唐琳琳身子一偏,重心顿时不稳,跌倒在地。 学员们齐齐出一声惊呼,或许看惯了唐琳琳的强势和胜利,却从没想过唐琳琳也会被人打倒在地的局面。 唐琳琳性子即倔,虽明知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但是心里仍是很不服气。身子一跃站立起来,度丝毫不减的朝林放出拳。 林放却是不动声色的出招,一掌又是印在了唐琳琳的小腹上,唐琳琳再次跌倒在地。喉咙鼓腾了一下,似乎有什么冒出来,但是又被她生生的咽了下去。 学员们刹那间变得极静,纷纷张大眼睛看着地上的唐琳琳。 唐琳琳手上不轻,无着小腹的手指都忍不住微微的颤抖。 唐男眉头动了一下,心里似乎有些不忍。 倒是米兰突然站了出来,大声道:“我们不比了,我们认输。” 林放没有对跌倒在地上的唐琳琳出手,看了看米兰淡淡的笑道:“认输也可以,让唐小姐去亲自给我的师侄道歉。并且承认唐拳在我的八卦掌之下。” “林放,你不要欺人太甚?”唐琳琳咬着牙,眼里隐隐滚动着泪花。气恼之下,也顾不得武道的风度,直呼其名。 林放冷笑着说道:“欺人太甚?呵呵,你当初对我师侄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欺人太甚。我师侄可是被你打断了手脚,几乎是废了武功。我若在不欺人太甚一点,难道便以为我们八卦掌怕了你们唐门的唐拳么?” 唐琳琳再次从地上跃起,冷冷的说道:“话不多说,想让我认输,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唐男看的暗暗摇头,这丫头的性子也的确是太倔了一点。出手也没有分寸,他虽然不知道武道之事,却也清楚废人武功等于羞辱对方一辈子。唐琳琳出手的确是有欠斟酌。 唐男并不清楚唐琳琳的事情,她之所以性子倔强,事事好强。从根本上来说和她的经历有关。因为她是女孩子从小便得不到唐门长辈的重视,为了显示自己,她拼命的严格要求自己。通过自身的努力,终于获得了长辈的认同。成为唐门年轻一辈中最杰出的人才。 从低到高,人的心态难免会变得自傲浮躁,下手也不会留有余地。这才会在比武中屡屡施下重手。 “好,有胆色。若不是我师侄伤在你手上,我倒是很喜欢你这样的晚辈。” “别打了。”米兰终究还是忍不住,走过去拦住了唐琳琳。作为闺中唯一的好友,米兰不希望唐琳琳受到伤害。 唐琳琳却是倔强的推开米兰,盯着林放说道:“请林先生再赐教。” 米兰无奈的退开,却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唐男的身边。唐男瞄了瞄她,笑着说道:“看不出来,你这丫头也有关心人的时候。” 米兰白了她一眼,却不说话,目光紧紧的盯着场上的两人。 张东臣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过来,唐男心里一笑,这爷们倒是跟苍蝇似的,紧盯着不放。老子对这娘们可没啥意思,你至于嘛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