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娘子知错了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213章 娘子知错了

张东臣这会儿已经吓的快要哭出来了,没办法,经过张中基导演慧眼识出来的英雄,唐男这家伙可以算得上是唱作俱佳。那阴森森的话语配上绿幽幽的手机灯光,活脱脱的一个怨灵重现。 就连一旁的米兰虽然明知道是唐男在搞鬼,心里也不由的升起了几许惧意。 在唐男一步步的逼迫和精神摧残下,张东臣终于忍受不了这样的精神打击,一五一十的将实情说了出来。从大厦为什么突然停电,到他为什么要上楼,丝毫不差的交代个一清二楚。 米兰听得火冒三丈,大声斥责道:“张东臣,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人在恐惧的时候就会失去理智,会将潜意识里的所有负面情绪全部的都暴露出来。在唐男的精神摧残下,他暴露出了自己的懦弱,同时也开始疯狂的宣泄自己的负面情绪。 一声有些疯狂的笑声过后,张东臣指着米兰说道:“老子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妈的,长这么大,老子玩过的女人不计其数,要不是那个姓唐的家伙,老子早就把你哄了。那小子他妈也是个阳痿,放着你这个大美人儿竟然不上,到今天还让你保留着身,真窝囊。” 唐男听得差点吐血,妈的,你小子懂个屁啊。什么叫感情你明白么?你他妈玩过那么多女人,除了得到了皮囊还能得到什么?你明白什么叫做境界么?老子想要推倒女人还不容易,但是老子有良知,知道那种事情只有在爱到自然的情况下生才是最珍贵的。 “卑鄙下流的东西。”米兰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对比张东臣的话以后她才明白,唐男给予自己的是真正的感情,虽然他三番四次的婉拒了自己的求欢,但是,那不正是说明他有一颗责任心,而不是浪迹情场不负责任的花花公子么。 “姓张的混蛋,我告诉你,老娘喜欢的就是阿男,只要他愿意,老娘随时都能给他。这辈子除了唐男,老娘不会在喜欢任何男人。就你这德行,老娘都懒得去看一眼,什嘛东西!”米兰撇了撇嘴,呸了一声。 唐男一看,这剧情演的不对啊。妈的,怎么把老子这只厉鬼给忘记了,由于对张东臣怀恨在心,唐男心里琢磨着好好的整治一下这个张东臣。 便阴森森的笑了几声,冷冷的说道:“可恶……可恶……世界上竟然有你这样不知廉耻的人……我要杀了你……我会让你自己从楼上跳下去……放心……你会死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唐男说完,凄惨的笑声再次飘荡出来。 张东臣泄完负面情绪,内心更加的恐惧起来。他怕死,而且是相当的怕死。听到这厉鬼竟然扬言要杀他,脑海里顿时出现了一幕幕恐怖片中出现的场景。一个人痴傻的走到窗边,然后毫不犹豫的从楼上跳了下去,甚至嘴角还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容。 这样一想,张东臣浑身打了一个冷颤,当即悲哭求饶道:“我错了,我该死,我给您磕头了,以后逢年过节我都给你烧纸钱,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我还年轻,我不想死啊!” “噢,纸钱我不要,你不是有辆跑车么,交给我吧,还有你的,ip,iq卡,统统告诉我密码!” 米兰忍不住偷笑了一声。 “行行行,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惊惶之下,张东臣也没去仔细琢磨这鬼怎么知道自己有辆跑车。 “不错不错,看你磕头磕的这么勤快的份上,我就放过你这一次……” 张东臣顿时激动的磕头磕的更加的起劲。 “噢,我想,现在我应该劫个色了。一直都忘记旁边还站着这样一位漂亮的大美女呢!”唐男坏笑了一声。 张东臣只看到一团绿幽幽的光影和一张惨白的脸飘动了一下,接着就响起了米兰撒娇的声音:“讨厌,不许乱摸人家。” 张东臣不由的一愣,心想,这米兰什么时候骚成这样了。竟然被鬼调戏了,还能撒娇?咦,不对啊,刚刚这鬼的声调怎么变了?而且听起来还有一点熟悉。 忽然一声森森的笑声传来,“你怎么不磕头了。” 张东臣吓得一颤,连忙磕头。心中的那些迷惑也顾不上了。 “你坏死了。”米兰凑在唐男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你不就是喜欢我的坏么?”唐男坏笑着在米兰的耳垂上舔了一下。 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下,又有张东臣这样的大反派磕头衬托场景,俩人这样的小动作别有异样的刺激。米兰的呼吸不由的粗重了起来,唐男的大手已经摸黑攀上了她的一只椒乳,五指忽松忽紧的按压着。 “别……不要这样……有人在呢……”米雪的已经开始娇喘了,小手无力的推着唐男,却哪能推的开。 “怕什么……反正也看不见……”唐男坏笑着,大手挤压着软绵绵的椒乳,更加的用力。 肥妹这丫头跟西德尼约会以后,心里却还惦记着米兰,所以跟西德尼告别以后就急匆匆的来到了公司。谁知道整个大厦一片漆黑,肥妹心里一慌,看大厦的几个保安在聊天打屁,忙问怎么回事?保安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说忽然停电了,应该是电力系统出了问题。 肥妹找保安拿了手电筒就杀进了电机房,电机房里的灯居然是亮的。推开门的时候,两名电工一边剥着花生米喝酒,一边聊着黄段子,猛然看到杀出来这么一位身材彪悍的女人,不由的惊诧了一下。 猥琐的电工认识肥妹,连忙笑着站起身说道:“肥姐,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肥妹瞪着一双三角眼恶狠狠的说道:“怎么停电了?” 那电工连忙说道:“电路系统生故障了,我们正在全力抢修。预计明天早上就能维修完善,不会影响大厦的日常工作。” 肥妹眼一瞪,指着桌上的酒瓶和花生米说道:“这就是你们指的抢修么?” 那猥琐电工顿时脸一红,另一名电工站起来,顺着同伴的话说道:“肥姐,你也不能这么说。咱俩累了半天了,总得休息一下吧。” 肥妹哼了一声,三角眼一扫,落在了电力系统的总闸上。肥妹的父亲以前就是干电工的,所以她对这一行并不陌生。 抬手一指,冷笑道:“是么?你们谁去给我把那个电闸拉上试试。” 两个电工不由的僵住了,那名猥琐电工陪笑道:“肥姐,这电闸暂且不能拉,电力系统还没有整修完善。贸然把电闸拉上去怕会生短路,造成更大的损失啊。” 肥妹肥厚的巴掌重重的一拍那电工的肩膀,瞪着眼睛说道:“我说能拉就能拉,别他妈以为老娘这么好骗。快给老娘拉上,不然我把你给活撕了。” 那电工吓的一颤,刚刚被肥妹拍过的肩膀又酸又痛,在肥妹的强势压迫之下,他不得不背弃了对张东臣的兄弟友情。苦着脸拉上了电闸。 “滴!”一声响,所有电路系统的指示灯都亮了,一排绿色,先是状况完全良好。 肥妹狞笑了一声,指着两名电工说道:“别跟老娘说,你们这电力系统有自我修复能力,这他妈一排绿灯,哪里有故障啊。” 两名电工讪讪的笑着说不出话来。 “回头我再找你们算帐。”肥妹说完就奔出了电机房,朝楼上赶去。 当唐男搂住米兰的纤腰,亲吻着她的面颊时,忽然来电了。灯光一闪,顿时将整个办公室照耀的如同白天。 米兰吓得一声娇呼,转头间看见张东臣一个劲的磕着头,不由的捂着小嘴笑得花枝乱颤。 张东臣此刻十分的狼狈,那副温文尔雅的绅士风度早就不知道丢到那个山沟沟里面去了。 “呦,孙子哎,挺乖的嘛。磕头磕的这么勤快,爷爷可没钱给你啊。”唐男一手揽着米兰的腰,一边笑眯眯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张东臣。 张东臣猛然一愣,刚刚磕头磕的次数太多,来电都给忽视了。这会儿才猛然抬起头来,顿时看到了一张可恶的脸,而这个脸的主人正堂而皇之的搂着自己想上的女人。 “是你?你他妈扮鬼吓我?”张东臣唰的站了起来,一双眼睛霎时间瞪的血红,脸上是受到了极度的羞辱才会有的表情。 唐男悠悠的笑道:“开个玩笑而已,没想到张兄弟你竟然被惊吓如斯,愚兄真是惭愧惭愧啊。” “惭愧你妈个逼,你他妈竟然敢阴我?”张东臣紧紧的捏着拳头。 “姓张的,你怎么说话的你呢,你的教养都被狗吃了啊。衣冠禽兽的败类,也不嫌丢人。”米兰见这小子敢对唐男骂脏话,顿时沉下了俏脸。 唐男拍拍气得小脸红扑扑的米兰,得意的笑着说道:“对,你说的对,老子就阴你了。没办法,你爱磕头我也不会阻拦你。你要是愿意现在可以继续磕头,我还挺喜欢你这个孙子。磕的好,爷爷给你压岁钱。” “你他妈,老子揍死你。”张东臣终于压制不住心里的羞辱了,挥着拳头就扑了上来。 米兰一声尖叫,而唐男已经飞快的挡在了她的身前,快的挥起拳头跟张东臣对了一拳。张东臣这样的花花公子又哪能跟唐男比力气,跟唐男撞拳以后,顿时抱着自己的拳头抽了半天的冷气。 米兰见状登时拍起巴掌来,亲热的从后面抱住唐男的腰,探出头去哼道:“没用的东西,我要是你,就一头撞死算了。真不知道你玩上的那些女人是不是都瞎了眼,才被你这小子上了,垃圾一个!” 唐男立刻笑着接口道:“小兰,别这么夸奖人家,他会害羞的。” 米兰顿时小脸一收,温顺的说道:“是的,娘子知错了。用垃圾形容他太侮辱垃圾这个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