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政治联姻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359章 政治联姻

“杨书记,到了。”司机小张稳稳的将车停在了九号楼的门口,由于杨锦荣是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厅长,而政法委书记的头衔又要高于公安厅厅长,所以属下的称呼都是用书记。门口站岗的两名武警战士见到车就知道杨锦荣回来了,立刻敬礼。 杨锦荣捏着睛明穴下了车,司机小张看到杨锦荣进了房间才缓缓的将车开走。领导的专车都有司机,而专车一般都不停在省委家属大院儿的,需要的时候仅仅是一个电话而已。 夏宝珍打过电话以后就下了楼,平常这个时候,即便是吃午饭,她的大部分时间也的都用在看报纸阅读文件零回中央精神上面。而今天显然不同,女儿的回家打乱了她的思维。 接下来的时间,夏宝珍并没有放过唐男,依然拐弯抹角的完善着对唐男的了解。而唐男则是在杨曼妮的陪同下头疼却又小心翼翼的应付着。主要是怕回答的不得体露出了什么马脚,既然帮忙,自然得尽心。 “爸,你回来了。” 杨锦荣一进客厅,杨曼妮就看见了,连忙拉着唐男站了起来。杨锦荣正在换鞋,听到女儿的声音,微笑着点点头,“曼尼啊,今天怎么突然回家了。”随着微笑着说话,但是眉头间的那股威严比之杨曼妮的妈妈夏宝珍更为浓烈。这或许就是身处上位时间长了自然的沉淀吧。 杨曼妮扯了扯唐男,唐男明白她的意思,连忙挂起满脸的欢笑,说道:“叔叔好。” 杨锦荣知道女儿今天带了个所谓的男朋友回来,刚刚进屋的时候就看到了唐男,借着换鞋的空挡,其实已经打量唐男很久了。听到唐男的招呼,杨锦荣故作差异的说道:“你是曼尼的朋友吧?曼尼这丫头可是从不带朋友回家的,你还是个。” 说着,杨锦荣已经换好了鞋,朝沙边走了过来。 杨曼妮又抱住了唐男的胳膊,满脸羞涩的说道:“爸,这是我男朋友,他叫唐男。” 杨锦荣呵呵的笑着点点头,不置可否,与妻子夏宝珍交换了一个眼神便紧挨着妻子在沙上坐了下来。 杨曼妮有些不忿父母的态度,唐男也是有些奇怪,怎么这对夫妻听到自己女儿的男朋友,都这样一幅让人迷惑不解的态度。既不是承认也不是否认,这到底是啥心态? “小唐是吧,次来我们家可千万别客气,喜欢吃什么就跟王婶说一声。”杨锦荣终于微笑着开口了,目光却是一霎不霎的盯着唐男,那目光比之当初的米国华更加的犀利。 好在唐男的心理素质还真不是一般的好,虽然被杨锦荣盯得浑身不自在,却依然镇定的坐在那里,目光平和的说道:“谢谢杨叔叔,我跟曼尼的喜好差不多。” 杨锦荣微不可觉的点点头,这时身边的妻子夏宝珍扯扯他的衣袖说道:“锦荣,来书房一下,今天省委颁的文件我还有些不明白,你来跟我说说。” 杨锦荣一听夏宝珍的话就知道了是什么意思,今天省委可没有颁什么文件,夏宝珍这么说,肯定是有什么要告诉自己。 于是点点头,笑着站起身说道:“那曼尼你陪小唐聊一会儿,我跟你妈很快就下来。” 杨曼妮有些不太高兴的点点头,不过也无可奈何,她父母在家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在讨论公事。不过曼尼再笨,这时候也能看的出来妈妈拉爸爸上楼是什么意思。 杨锦荣和夏宝珍离开以后,唐男有些后怕的对杨曼妮说道:“幸好幸好,你爸没有接着你妈后面盘问,不然我可真要扛不住了。” 杨曼妮撇撇嘴说道:“还能问什么,我妈都快要把能问的都问完了,这会儿肯定是上楼向我爸做汇报去了。” 唐男苦笑着说道:“我觉得你爸妈还真的挺有意思,怎么对你带个男朋友回来的事情态度那么的暧昧。” 杨曼妮哼道:“这问题还用想么,他俩肯定心里不满但是嘴上却不说出来,自然态度就表现的含糊不清了。不过这事我铁定不能让她们做主,老娘这辈子就算不嫁人,也不会听她们的安排,搞什么政治联姻!” 唐男点头道:“这我倒是你,没想到你们官宦之家的思想都这么封建。不过也难怪,自古到今官场都是一个模样,政治联姻也算是官场的衍生物吧。” 杨曼妮没有再说话了,眼神中划过一丝凄苦。 唐男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说实话,他现在有些同情杨曼妮了。虽然有着极为优越的家庭,却得不到该有的快乐。相比较起来,她比自己这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并不好到哪里去。 就在唐男和曼尼说话的当口,王婶已经将菜做好了,正一样一样的往餐桌上端。看到坐在沙上的曼尼和唐男,心头霎是高兴,她可是看着曼尼长大的。虽然血缘上没有关系,但是在心里早就把杨曼妮当成了自己的女儿一般。看到女儿大了,带男朋友回来了,小伙子长的还挺俊挺文雅的,又很有礼貌,自然心里是高兴的紧。 “王婶,我来帮你吧。” 唐男看着王婶忙活,连忙站起身。但是王婶却是连连挥手说道:“别,你今天可是客人,哪能让你动手啊。这些事让王婶做就行了,你快坐下,多陪曼尼聊聊。” 说着,笑吟吟的又朝厨房走去。 唐男坐下以后,颇有感慨的对曼尼说道:“要是王婶是你妈就好了,看王婶多和蔼。你妈那态度简直就跟特工审讯似的,幸好我的心理素质够坚强。” 杨曼妮无奈一笑,正要说话,看到父母下楼了,一扯唐男衣袖,两人重新恢复了亲密的姿态。杨曼妮似乎故意要在父母的面前表现一番,脑袋一歪就落在了唐男的肩膀上,小嘴儿轻轻的在唐男的耳垂上吹着气,那模样,仿佛亲昵的在说着悄悄话一般。 杨锦荣和夏宝珍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两人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然后对视了一眼走了过来。 杨曼妮似乎没有察觉一般,仍然在唐男的耳垂上吹气,唐男被弄得心里跟猫爪似的。看到杨锦荣和夏宝珍过来,顿时一脸的尴尬。 “曼尼,别闹了。”唐男小声的说道。 杨曼妮扭扭小腰,一脸的撒娇不依。 杨锦荣已经走近了,一面对女儿如此亲昵的依赖一个男人有些诧异,一面又对眼前的情景有些看不过去。连忙重重的咳嗽了几声。 杨曼妮恍然才看到父母一般,顿时脸色涨红的离远了唐男稍许,仍旧紧紧的抱着唐男的胳膊,只不过脸上写满了羞涩。 “绝,都能拿奥斯卡了。”唐男在心里暗暗的赞叹,真没看出来杨曼妮还有这样的天赋。 “开饭了吧,小唐啊,咱们过来边吃边聊。”杨锦荣看到餐桌上已经上菜了,对唐男招招手说道。 唐男点点头,笑着应了一声,一边的曼尼也随之站了起来,抱着唐男的胳膊款款的餐桌走去。 杨锦荣和夏宝珍看到自己女儿这一副小女人的乖巧样,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怪异。 “小唐啊,能喝酒么?”坐上餐桌以后,杨锦荣朝唐男问道。 唐男点头道:“能喝一点,酒量不是太好。” 杨锦荣暗暗点头,朝夏宝珍递去一个眼色,然后对王婶说道:“王婶,把我珍藏的那两瓶茅台酒拿出来。我跟小唐喝上几杯。” 王婶笑着而去。 杨曼妮则是凑到唐男耳边说道:“我爸没啥别的嗜好,就唯独喜欢喝点酒,还喜欢收藏点名人字画。你一会儿放开酒量,陪我爸好好喝喝,没准儿,他一高兴,就认定你了。” 唐男苦笑着点头,没想到还得用“酒攻”,看来这假扮男友的差事可真不好干啊。 王婶拿了酒过来以后,杨锦荣也招呼她一起上桌,仅仅是家宴,王婶也不拒绝。杨锦荣开始频频和唐男干杯,曼尼和王婶以及夏宝珍偶尔也参合一下,不过喝的并不多。 只不过,餐桌上,杨锦荣和夏宝珍都没有再提跟唐男有关的事情,那态度完全是像把唐男当做曼尼的一个普通朋友,家里的一个普通客人一般。 唐男也算是狠下了一番决心,杨锦荣举杯,他就陪着干杯,不长的时间,两个人就消灭了两瓶茅台。唐男可不是什么海量,两人几乎一人灌下了一瓶茅台,唐男早就面红耳赤,酒精上涌,脑子有些混混沌沌了。 反观杨锦荣却是面色如常,似乎一瓶茅台对他来说并没有任何的影响。不过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杨锦荣的海量在省委这一块是出了名的。这也是夏宝珍放心让他喝酒的原因,她知道自己这个丈夫是个酒桶,喝醉很难。 “小唐啊,要不要再来两瓶。”杨锦荣笑眯眯的看着唐男。 唐男醉醺醺的半睁着眼睛,大着舌头说道:“好……好……杨叔叔说……说怎么喝……我……我就怎么喝。” 杨曼妮在一旁看的有些感动又有些心疼,唐男为她一句话这么不要命的陪爸爸喝酒,醉成这样了,还要喝。杨曼妮自然看不下去了,拉住唐男的手,瞪了杨锦荣一眼说道:“爸,阿男的酒量不大,你就别在劝他喝酒了。你看他现在这个样儿,还能喝么?” 杨曼妮的话刚说话,唐男的脑袋一歪就靠在杨曼妮的肩膀上醉的睡着了。杨锦荣见状,说道“曼尼,看来小唐的酒量还真不行,你扶他去客房休息吧。” 杨曼妮一脸心疼的将唐男抚了起来,在王婶的帮忙下,两人架着唐男才将他弄进了客房躺下。好在杨锦荣珍藏的这极品茅台不比普通的酒,酒醉不伤脑,虽然醉了,但是反应并不大。唐男也只是呼呼大睡,倒没有什么呕吐的情况。 “这孩子睡相还真可爱的很。”王婶看到睡在床上的唐男不停的咂嘴,一根手指还塞进了嘴里跟个孩子似的,不由的乐了。 杨曼妮也是扑哧一笑,说道:“王婶,你先去吃饭吧,我来照顾阿男。” 王婶笑着点点头出去了。 杨曼妮坐在床边看着睡在床上,卖相可爱的唐男又是忍不住一笑。轻轻的伸手替唐男理了理头,又忍不住在唐男的鼻子上轻轻的捏了一下,心里却一丝丝温馨的暖流。这种感觉是她从来都没有的。 当杨曼妮回到餐桌的时候,父母都已经吃完了,正坐在沙上喝茶。杨曼妮也吃不下了,便帮着王婶收桌子,但是王婶却哪里舍得让她动手。正好夏宝珍招呼道:“曼尼,你过来,我跟你爸有话对你说。” 杨曼妮闻言走了过去,在父母的对面坐了下来。 “爸妈怎么了。”杨曼妮虽然已经猜到了父母想说什么,但还是故意装作不知道的问道。 “曼尼,小唐不适合你。”夏宝珍也不拐弯抹角,直截了当的说道。 杨曼妮一撇嘴说道:“适合不适合我自己心里清楚,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我们在一起相处的很好,感情很深厚这就够了。” 夏宝珍见状,那胳膊推了推身边的丈夫,杨锦荣连忙轻咳一声说道:“曼尼,你妈说的没错。他不适合你,你们现在的喜欢仅仅是建立在彼此的好感上。可是婚姻生活并不是彼此的欢爱就可以取代的。更要建立在彼此的家世,彼此的生活基础,彼此的背景文化上。” 杨曼妮一扭头,目光落在别处,嘴里却淡淡的说道:“你们是不是想说他跟我门不当户不对,按你们的说法,是不是我就一定要找个高官子弟嫁了,那才叫幸福?” “是的。”夏宝珍今天出奇的直接,一点也不遮拦的说道:“曼尼,你要知道你的家世是什么?爸妈都是过来人,很明白婚姻中的很多问题。你们的身份差距太大,即便是结合了,以后暴露出的问题会有许多,最后后悔的还是你。作为父母,我们自然是希望你幸福。” “呵呵。”杨曼妮冷笑着回过头说道:“你们是真的希望我幸福么?还是把我的婚姻当做你们政治的筹码。” “曼尼,你这丫头怎么能这么说话。”夏宝珍脸色一变。 “我为什么不能这么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想法么?我坦白的告诉你们,阿男是我的男朋友,也是我唯一的男朋友。我要嫁人,我只能嫁给他,这辈子都不会有第二人选。你们要是逼我,我就一辈子不嫁人。” “曼尼,你……”夏宝珍气的脸色红,这位在官场上向来都谈笑风生的女强人,却终究只是个母亲。在女儿的问题上,她无法掩饰自己的情绪。 杨锦荣拍了拍妻子的肩膀,示意她不要激动,然后盯着曼尼说道:“曼尼,这不是我们逼你。不错,我们为你安排的婚姻,是可以称之为政治联姻,但是我们也是为了你好,难道我们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受苦么。就算你觉得我们这样的做法不对,但你如果懂事的话,也应该为你的父母想想。你身为家庭的一份子,难道不应该做些什么嘛。” “我不听……”杨曼妮的眼圈儿红了,站起身一溜烟的小跑着上了楼。这位火爆彪悍的女警花在父母的面前终于露出了真实的一面。 杨锦荣和夏宝珍彼此对视了一眼,皆是叹了一口气。 “锦荣,你说我们这样做究竟对不对。”妈妈终归是心疼女儿的,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看到女儿这幅模样,自然也是心疼了。 杨锦荣叹了一口气,搂住妻子的肩膀说道:“有些事情我们也没有办法啊,黄老上次看了曼尼的相片以后就喜欢上了这丫头,亲自上门给他的孙子提亲,咱们这边没办法拒绝啊。官场中的一套你又不是不知道。” “可是我看曼尼对那小唐用情很深啊,我们这样做,会不会适得其反。唉,曼尼这丫头怎么就突然冒出个男朋友出来呢。难怪上次跟她提起这次的时候她的脸色不对。”夏宝珍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这事搁后再说吧。我下午有会,得赶去省委了,我会让秘书好好调查一下小唐的资料。”杨锦荣站起身,拨打了司机的手机。对于他这样的高官来说,时间真的很匆忙,即便是在家吃一顿午饭,也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杨锦荣走后,夏宝珍看了看自己的行程计划表,然后上了楼。看到女儿的房间紧闭着,走过去,敲了敲门,说道:“曼尼,开开门,妈跟你说说贴心的话。” 房间里没有反应,夏宝珍叹了一口气说道:“妈下午还有事情要处理,晚上回来吃饭。小唐要是醒了,你就陪他出去逛逛。” 说完,叹了一口气走开了。 杨曼妮呆呆的趴在床上,眼神很飘渺。跟唐男的事情虽然是作秀,却也是她的一种抗争。人都有两面性,虽然在外面她是一个彪悍的女警,但是回到家里,她依然只是个女儿,生在官宦之家的女儿,心里藏着的烦恼,又有几个人能知道。 说来真的很奇怪,不知道是不是从小就养成了野丫头的性格。从小学着自己关爱自己,学着坚强,不自觉的就将性格模糊成了男性。所以自小到大,对男性都没有情感上的寄托。反倒是在遇到苏雅的时候,产生了一种奇妙的爱恋感觉。从本质上来说,她不知道这种同性之间的爱恋算不算是真正的爱情,但是却依赖那样的感觉。 苏雅的离开曾让她饱受打击,甚至一度想过怎么干掉唐男。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觉又在慢慢的变淡。她也会想,苏雅去寻找真正的感情了,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如此。毕竟自己是个女人,有着正常的家庭,自己是要生儿育女的。可是面对家里的安排,她本能的抗争,即便是认同了生儿育女的观念,她还是要抗争,她要自己去寻找自己的感情。而不是作为父母政治的筹码。 可是父母毕竟是父母,虽然她叛逆,但是家庭的观念一直存在于她的脑海中。就如她父亲所说的那样,作为家庭的一份子,她应该要做些什么。父母的安排虽然不满,她们毕竟是自己的父母。如果父母为难,父母受罪,她一样会心疼。 种种念头纠结在脑海里,杨曼妮一时间心乱如麻。觉得自己长着么大从来都没有这么头疼过。 “唉,我终归还是个女人啊。”杨曼妮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慢慢的下了床,朝唐男的客房走去。 在唐男的客房里,杨曼妮静静的坐在床边,托着下巴看着唐男熟睡的面孔呆。竟然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唐男是被口渴闹醒的,酒醉以后水分流逝的很快,唐男异常的口渴。睁开朦胧的眼睛,唐男晃了晃脑袋,有些沉重却没有酒醉后的那种疼痛感,这就是好酒与劣酒差别。 刚一伸胳膊,觉得有些沉重,接着一股酸麻的感觉袭来。转头一看,曼尼这丫头竟然枕在自己的胳膊上睡得正香。 唐男一时间有些闹不清楚情况,轻轻的推了推曼尼,喉咙有些干涩的唤道:“曼尼,醒醒,曼尼……” 曼尼悠悠的转醒过来,揉了揉眼睛说道:“你醒了啊。”说着,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翘起了身子。 唐男问道:“这是哪里,你怎么跟我睡在一起啊。” 杨曼妮听着脸色一红,瞪了他一眼说道:“这里当然是我家了,你喝醉了,我把你弄到客房来照顾你,累了,就睡你旁边了。怎么,瞧你这模样,你还觉得你吃亏了不成。本姑奶奶可是次跟男人同床。” 唐男苦笑着没有搭话,而是说道:“有没有水,我渴了。” “有,等会儿,我去给你拿。” 说着,曼尼下了床,不一会儿端着一杯水拎着一个水壶走进了房间,将水杯递给唐男,说道:“今晚不走了,在我家睡吧。” 唐男结果水杯狂灌一气,舒爽的咂咂嘴说道:“我是没有意见,只要你爸妈不反对就行了。对了,我醉了以后没出什么丑吧。” “出了,你一个人愣是要在客厅里跳脱衣舞呢。”杨曼妮揶揄的笑道。 “不是吧?我咋没印象?”唐男苦着脸说道。 “你当然没印象,你喝醉了嘛。呵呵。”见捉弄了唐男,杨曼妮心情高兴了一点儿。

上一篇   第20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