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曼尼的父亲是公安厅厅长?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358章 曼尼的父亲是公安厅厅长?

杨曼妮微微一愣,领男人回家她是回,还真没想过这茬儿。听到唐男这么说,歪着头想了想说道:“也是,应该提点东西。” 说完,又狐疑的朝唐男笑道:“看你一套一套的这么熟悉,该不是以前干过吧。” 唐男白了她一眼没搭理她,心里却苦笑,这事儿他的确干过,而且还不止一次。 两人去市买了点东西,杨曼妮拉着要付钱,唐男却抢先把账给结了。对杨曼妮说:“甭管咱俩真假,咱们总归是朋友,去看望叔叔阿姨提点东西也是应该的,怎么能让你付钱呢。” 杨曼妮心里划过一道暖流,被唐男这话说的有些感动。 重新上车以后,唐男问道:“对了曼尼,到现在都没问过你的父母呢,他们都是干什么的啊?先让我了解一下情况,待会儿我才好应付啊。” 杨曼妮斜眼看了他一下,轻笑道:“怎么?紧张了?” 唐男耸肩道:“那倒不至于,不过一点底细都不了解,这样贸贸然的去,出了什么乱子你可别怪我。” 杨曼妮扑哧一笑,说道:“瞧你说的跟搞地下工作似的,不过你说的也对,这样吧,我简单的跟你说说。” 酝酿了一下以后,杨曼妮才缓缓的说道;“我爷爷奶奶去世的早,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被打倒了,后来两人相继在那个年代去世了。我爸爸妈妈是在下放的时候认识的,后来回城我爸妈都进了政府工作。” “哦?”唐男目光一闪,说道:“这么说你爸妈都是公务员?” 杨曼妮点点头,叹了一口气说道:“还是属于比较高级的那一种。” 唐男倒是来了兴趣,以前不知道杨曼妮的底细,看她当警察时那副彪悍的模样一定得罪了不少人,却能安安稳稳的呆着,当时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现在听杨曼妮这么一说才明白,原来是跟她的家世有关。 “我爸是省委常委公安厅厅长兼政法委书记,人比较严肃,你见他的时候可不能耍花腔什么的,一定要规规矩矩的。” 唐男点点头,却有些吃惊的说道:“难怪你当了警察,原来是你爸的关系。” 杨曼妮呸了一声说道:“跟他才没关系呢,是我自己喜欢当警察。再说,我在警察系统也没沾上他多大的光。他一直都告诉我,无论什么都要靠自己,他是不会给我什么帮助的。不过我爸倒是挺喜欢我做警察的。” 唐男撇撇嘴,暗想,你爸爸也只是嘴上说说,毕竟你是他的女儿,还能真让你在他的辖下受了什么委屈么。 “那你妈妈呢?” 杨曼妮说道:“我妈跟我爸差不多,估计她们这些当官的都那副德行吧。不过我妈妈要好了许多,比我爸好说话一些。不过她们两人官威都很重。就因为这个,我不是很喜欢回家。” 唐男点点头,“你妈的职务?” “我妈是省妇联主任,人大代表。” 唐男不禁咂舌,看来杨曼妮的家世还真不简单。不过这丫头平时表现的大大咧咧的一点也看不出来豪门大族出来的千金风范。 杨曼妮瞥了唐男一眼,似乎看出了唐男心里的想法,轻哼一声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像是生在这种家庭环境中的女孩子?” 唐男默然一笑,算是默认了。 杨曼妮苦涩的一笑,一手掌握着方向盘,一手轻轻的将落到唇边的丝理顺,幽幽的说道:“若是你生在这样的家庭你就知道了,虽然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家世,但是这并不代表我能快乐。小的时候,爸爸妈妈的职务并不高,也没那么多事情可以忙,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在一起,挤在一个不大的房子里,每天都笑声不断,那时候真的很快乐。” 杨曼妮似乎沉浸在回忆,眼神变得飘渺,嘴角却挂着苦笑。 “但是后来,我渐渐的长大了,爸妈的职务也慢慢的提升了。一切都变化了,她们每天忙的都顾不上家,就雇来一个保姆照顾我。我那时候最大的心愿就是一家三口能在一起好好的吃上一顿饭。可是就这样的心愿一年也难以达成几次。” “再后来,我就总想做点什么引起爸妈的注意。我就开始在学校里跟男孩子打架,学习成绩也开始下降,变成一个野丫头似的。我爸就开始训我,我妈就开始教育我。但是我不理,我还是这样,我就是让她们把目光重新投注到我身上来。而不是她们的官位,她们的乌纱帽。” 杨曼妮说到这里,声音已经带上了一丝哽咽,眼圈儿也红了。 唐男开始有些理解杨曼妮了,理解她为何会形成这样的性格,因为她缺少关爱,即便是现在她依然是缺少关爱。 唐男默默的抬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潸然的叹了一口气。每个人都有自己成长的烦恼,无论是生在富裕亦或是贫困的家庭。 唐男摸出烟盒,抽出一支烟自己含上,又抽出一支烟递给杨曼妮,说:“来一根吧。” 杨曼妮吸了吸鼻子,对于唐男递烟的举动心里却是有一丝欣慰。换做旁人听了自己的这些话,肯定会一个劲的安慰她,抱着同情的心态安慰她。但是唐男没有,只是无声的拍拍她的肩膀,默默的递过一支烟。这种感觉让杨曼妮的心里十分的舒服,有一种知音的感觉。 “我不抽,没看我在开车么?”杨曼妮回头嗔了她一眼,眼圈儿还有些微红。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唐男默默的抽烟,杨曼妮则是默默的开车。车行到红军大街,车开始渐渐变缓,杨曼妮轻轻的说道:“快到了。” 唐男哦了一声没有说话。 红军大街十八号就是省委大院,省委里拍的上号的头头脑脑,以及退位的历届常委都住在这里。 门口持枪警戒的武警战士挥手拦下了杨曼妮的车,杨曼妮摇下车窗,对门外敬礼的武警战士递去通行证。那武警战士扫了一眼,又看了看车内的两个人,递还了通行证敬礼放行。 “还挺严格的啊,果然不愧是省委大院儿。”唐男笑了笑。 杨曼妮柳眉轻抬说道:“门口这武警战士不算什么,大院儿里边暗哨不知道多少。每家门口也都有武警战士站岗呢。” 唐男咂舌,对这些官宦作风并不是很了解。 qq小车在大院儿里第九号楼停了下来,杨曼妮熄火说道:“到了。” 唐男点头,推开车门打量了一下。杨曼妮的家说不上奢华,很普通或者说有些陈旧的一件旧式别墅,两层楼的那一种,没有大铁门,走过前排的花坛就直接到了大门口,门口依然是两个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把守。 杨曼妮走在前面,这次倒是没要什么通行证,两格武警战士显然知道杨曼妮一个立正敬礼。杨曼妮点点头就领着唐男进了大门。 房间的格局很平常,装饰也很普通,不过多有一些名人字画点缀,以书法作品居多。唐男对此并没有太多的研究,所以也看不出来这些是哪些名人的作品。 “妈!”杨曼妮有些局促的对着坐在沙上正看着报纸的妇人唤了一声。换做平常,以杨曼妮的性格自然不会局促,但是今天的情况有些特殊。 低头看报的妇人听到声音抬起头来,唐男现她看上去并不老,但也不年轻,可以说保养的很好,而且脸上明显带着一丝威严和一种精明的气质。 “曼尼啊,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也不打个电话。”杨曼妮的妈妈看到自己的女儿自然露出了笑容,放下报纸站起了身。 这时候,杨曼妮身后的唐男也站了出来,提着手里的东西,礼貌的说道:“阿姨好。” 杨曼妮的妈妈笑容一滞,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你是……曼尼的朋友啊?”杨曼妮的妈妈满脸微笑的走了过来,眼神中却带着一丝疑惑和警惕。 作为母亲对自己的女儿自然是非常了解的,从看到唐男开始,杨曼妮的妈妈心里就直犯嘀咕。杨曼妮自小到大都没什么朋友,更别提是男性朋友了。而且带回家,这是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 杨曼妮知道今天自己的角色是什么,马上就抱住了唐男的胳膊,脸上也适到好处的挂上了三份娇羞,七分甜蜜的笑容。 “妈,这是我男朋友。” “男……男朋友?”杨曼妮的妈妈显然楞了一下,被女儿的举动弄得有些短路,但是好在她的官不是白当的,迅的就调整的过来。开始正视起唐男来,不过那打量的眼神让唐男着实有些不舒服。 杨曼妮的妈妈跟米雪的母亲不一样,两人虽然都是贵妇人,但是一个是在官场中纵横驰骋的女强人,一个却只是甘做成功男人背后持家过日子的女人,自然心态,举止各方面都有很大的差距。 特别是像杨曼妮的妈妈这种身居高位的女强人,事事都特别的警惕,对于女儿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朋友自然是充满了警惕和疑惑。 “阿姨,您好,我叫唐男,是曼尼的男朋友。次上门,也不知道买点什么好,就随便买了点,阿姨你别介意。”唐男见杨曼妮的妈妈一直打量着自己,也不说话,干脆主动的打破了尴尬的沉默。ap16 “哦哦,好好,唐……唐男对吧。这个名字挺不错的,来吧,到沙上来坐,东西放下就好了。”杨曼妮的妈妈一边客气的招呼着唐男,一边转头看向杨曼妮,有些责备的说道:“你这丫头,怎么带朋友回来了,也不提前跟妈说一声。我一会儿让王婶多做几个菜。” 杨曼妮的妈妈可以的把男朋友说成朋友,杨曼妮和唐男都听出来,两人对视了一眼,杨曼妮跺跺脚有些小女儿态的娇嗔道:“妈,不是朋友,是男朋友。” 杨曼妮的妈妈不置可否的一笑,朝沙边走去。 三人在沙上坐定,客厅里又转出了一个妇人,年纪比杨曼妮的妈妈要大了许多,看到沙上坐着的杨曼妮,顿时有些惊喜的笑道:“呀,曼妮,你回来啦。怎么也不打个电话,一会儿王婶给你多做几个你喜欢吃的菜。” “王婶。”杨曼妮笑嘻嘻的叫了一声,看这丫头的表情就知道,见到王婶比见到她妈妈还要亲热。 杨曼妮拉着唐男站了起来,给唐男介绍道:“阿男,这是王婶,从小照顾我到大的。” 唐男赶紧礼貌的说道:“王婶好。” 王婶看到两人的举动先是一愣,接着咯咯的笑了起来,不用杨曼妮介绍,她已经看出了两人的关系。杨曼妮是她一手带大的,有些方面比她的妈妈还要了解她。自然知道这个从来不搭理男人的小丫头带了个男人回来,而且还这么亲密,代表着什么。 “这是曼尼的男朋友吧,长的可真俊啊。”王婶笑眯眯的打量着唐男,越看越满意。 唐男心里汗了一下,这语气忒像当年的赵丽蓉大妈。 杨曼妮一脸的娇羞,不知道为什么,她此刻抱着唐男的胳膊,恍然间就觉得要是真的,那也挺好的。 “我去给你们泡茶。”王婶笑眯眯的打量完便朝一边走去。 王婶走了以后,唐男和杨曼妮又坐了下来。杨曼妮的妈妈就坐在他们的对面,依然用眼神细细的打量着唐男。 唐男打心眼儿低的被看的不舒服,这不是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而是一种上级对下级,警官对犯人的眼神。 杨曼妮也留意到了妈妈的眼神,知道自己父母的脾气,紧紧的抱着唐男的胳膊,开口道:“妈,爸呢?” 杨曼妮的妈妈收回了对唐男审视的眼神,看向杨曼妮说道:“你爸估计在开会吧,一会儿我给他去个电话,让他中午赶回来吃饭。” “对了,小唐啊,你跟曼尼是怎么认识的啊?你也是警察么?”杨曼妮的妈妈终于开始打探唐男的底细了。 唐男开始凝神应付杨妈妈的盘问了,“阿姨,我不是警察。我跟曼尼在同一个城市,因为朋友认识的,后来彼此都有好感,就在一起谈了,现在感情很好。” 说着,唐男还“甜蜜”的朝杨曼妮一笑。 “哦!”杨妈妈点点头,又问道:“那小唐你是做什么的啊?” “我以前是在一家服装公司上班,现在正打算接拍一部戏。”唐男如实的回答道。 杨妈妈皱了皱眉头,说道:“你是学表演的?” 唐男摇头道:“不是,我是学印象设计的。” “那你怎么接拍一部戏呢?”杨妈妈不解的问道,一边的杨曼妮也显得有些恍然,她也不知道唐男拍戏的事情。 “算得上是机缘巧合吧,正好被一个导演相中了,所以就接拍了。不过我不打算继续在这一行展,以后应该会选择自己创业。” 杨妈妈点点头,这时候王婶端着茶盘走了过来,将三杯茶依次放下,唐男赶紧说道:“谢谢王婶。” 王婶笑眯眯的点头说道:“别客气别客气,就当自己家一样。你们聊,我去忙活点菜。” 说着,王婶又笑吟吟的朝厨房走去。 杨妈妈接下来又盘问了唐男的家世,唐男也都大致的说了一些,心中却索然无味,虽然知道家长都喜欢这一套。但是面对这位官场上的女强人,和那种若隐若现的威严,以及盘问的语气,让人心里很不舒服。 杨妈妈对唐男的情况大致的有些了解以后,没有表示出不满或者高兴,依旧淡淡的,站起身对杨曼妮说道:“我去打个电话给你爸,你们俩闲聊着吧。” 看到杨妈妈的身影消失,唐男这才踏踏实实的松了一口气,苦笑的看向身边的曼尼说道:“我对你妈无语了,再要盘问下去,我都打算自己招供了。” 杨曼妮显然知道自己爸妈的作风,有些歉意的看向唐男说道:“让你为难了,我爸妈都这样。” “那你爸一会儿回来不是还要再来一次吧,我可承受不了了。”唐男一脸胆寒的说道。 杨曼妮拉拉唐男的衣袖有些乞求的说道:“你就忍耐一下吧,帮人帮到底嘛,大不了下次你要是有什么事,不管是上刀山下火海,我绝不皱一下眉头。” 唐男被杨曼妮说笑了,无奈的点着头说道:“算了算了,我就当糟点罪,帮你把这出戏演好吧。对了,你妈刚刚那态度是什么意思,算是认可了,还是没有认可呢。” 杨曼妮撇撇嘴说道:“管她呢,我带你回来也就是做个样子,走个形势。这回她们要是替我安排终身大事,总得要考虑一下了。” 唐男笑了起来,说道:“这么说你们家还是包办婚姻啊?忒封建了吧。” 杨曼妮苦笑道:“算不上包办婚姻,不过也差不多。应该叫联姻吧,政治上的结合,我最反感的就是这个。他们把我当成了什么,当成她们政治前途的砝码?” 杨曼妮气苦的一笑。 唐男也跟着幽幽的一叹,古人所说一如侯门深似海,大抵就是如此吧。虽然社会变了,不再封建了,但是在高位当中,很多家庭都还保持着古老的传统,政治联姻,商业联姻层出不穷。对于这样家庭的子女来说,在婚姻大事上很难自己决定。即便是抗争,效果也微乎其微。 杨妈妈去了自己的书房,她跟丈夫各有一间自己的书房处理彼此的公务。只不过今天着实被女儿搅和的思维有些混乱。匆匆的抓起桌上的电话就拨了丈夫的手机号码。 丈夫有两个手机,一个是对外的,一个是对内的,对内的手机号码只有有限的几个人知道。而且政府部门用的都是特殊电话网络,可以直接拨打手机号码也可以拨打虚拟号码。 “喂,锦荣啊,你在开会么?”杨妈妈听到电话接通了,有些急促的说道。 杨锦荣正在开常委,正好结束的时候,自己的内部电话响了,一看来点是家里的,连忙接听了。 “怎么了?宝珍?”杨锦荣听到妻子的声音有些急促不由疑惑的问道。 杨妈妈的名字叫夏宝珍,是曼尼的外公取的,不过曼尼的外公外婆也和曼尼的爷爷奶奶一样在那个黑色的年代去世了。 夏宝珍简话短说的道:“中午要是有什么安排就推了吧,回家吃饭,曼尼回来了,还带了一个男孩子,说是她的男朋友,你回来看看。” “什么?”杨锦荣一愣,转而点头说:“我知道了。” 说完,便挂掉了电话。收起手机以后,杨锦荣的脸色有些难看,招呼自己的秘:“中午的安排都帮我推了吧,我要回家一趟,让司机备车。” 在车上的时候,杨锦荣反复琢磨着妻子的话。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自己的女儿他是清楚的,从小就跟男人不对味。原本他还挺担心的,但是后来他现这样也并不是没有好处。至少不用担心她在男女感情上出问题。而且像他这样的家庭根本不用担心女儿的婚姻大事,只是自己刚给女儿连上了一桩婚姻,她怎么就带了个男朋友回来了呢? 杨锦荣是省委常委,公安厅厅长兼政法委书记,虽然不是省级,但是手掌实权,在省里排第六位。而且马上就要换届了,省委书记已经到了年龄这一届就要下台,而他就是下一届省委书记的热门人选。 说起杨锦荣的奋斗史,一部分跟他自身的努力有关系,而另一部分则是因为他的父亲,也就是曼尼的爷爷。杨锦荣的父亲原本是代老革命,跟着毛爷爷打下江山的人物,曾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后来在四人帮时代被打成了右派,含冤而逝。邓爷爷上台以后,这些老革命都得以平反。杨锦荣自然也顺利的回城,借着父亲的名望和老关系顺利的在官场中慢慢攀升。而如今的政治讲究圈子,联姻就是一种很好的扩大圈子的方法。杨锦荣替杨曼妮安排的婚姻就是为了自己和妻子的官途更加的平稳顺畅也是一种政治上的交换和合作。 当然,他也不是没考虑过女儿的想法。可是谁让她生在这样的家庭呢?生在这样的家庭就注定她要做些什么。而周围同样家庭的子女也都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下一篇   第20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