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唐男澎湃的在苏菲的哭声中慢慢平静下来,随之而来的是一种负罪感和愧疚感。唇边还沾着苏菲耳垂上淡淡的香气,却有些涩然的开口道:“小菲……我……” 吐出这三个字以后,唐男的嗓子就卡住了,面对哭泣的苏菲,唐男也不知道接下来说什么好。两人就在这噼里啪啦的水流声中保持着静默的姿态。唯有苏菲嘤嘤的哭声轻轻的应着。 说来也奇怪,眼泪有的时候是一种泄。哭泣了一番的苏菲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似乎已经接受了眼前的事实,心里头的羞涩感渐渐的远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说不出的情愫和依赖感。在苏菲的心中,两人经过了这样的层次,那么唐男就必然是自己托付终生的人了,当然,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苏菲原本就对唐男有好感有爱意。 可以看的出来,苏菲的思想很保守也很封建,有些古代女子被碰了一下小手儿,就非君不嫁的味道。换成那些思想开放的女孩子,床畔儿夜夜换新人,哪里会产生这样略显偏激的思想。不过再换个角度想想,苏菲的惹人怜爱的地方不正是因为她的单纯和质朴么?否则又怎会和别人谈恋爱连初吻都想保存到新婚之夜呢。 轻轻的推了推唐男,苏菲忍着脸庞的烫意,如蚊蝇般轻哼道:“你……你快出去。” 唐男见苏菲停住了哭声,心头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否则被苏菲这般哭下去,他真怕自己会内疚死。 点了点头,唐男也不顾自己身上的转身就出了浴室。等到苏菲将浴室的门关上以后,唐男才猛然醒悟到自己起来是要尿尿的,被这么一闹,倒是给忘记了。现在出了浴室,下身的尿意又冒出头来。只是此刻,唐男怎么也不好意思再进洗浴间了。忘了说,唐男家的洗浴间就是卫生间,这两个称呼是一体的,大部分家庭都是这样的构造。也只有像胡媚儿那样的家世别墅才会将洗浴间和卫生间分开设立。 被尿意纠缠的唐男不免有些急躁,睡意早就完全的消失了,反倒是一阵阵的兴奋夹杂着焦躁,让舌根子都有些痒痒的感觉。 在客厅沙的茶几边摸到了一包烟,抽出一根点上,接着烟雾消除着体内那不安分的焦躁感。目光不时的落在洗浴间的门上,有些复杂,又有些迷恋。想起刚刚的一幕幕,唐男不由的哑然失笑。看来自己对美色的抵抗力是越来越弱的,真怀念处男的日子。也不知道那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唐男抽完一根烟的时候,身上的水渍已经完全的干涸了,幸好这是初夏,否则肯定是要感冒的。唐男刚刚掐灭烟头,洗浴间的门就打开了,裹着白色浴巾的苏菲低垂的螓,小手紧紧的捏着浴巾的下摆,慢吞吞的走了出来。那小心翼翼的模样,让唐男又爱又怜又觉得好笑。 不过唐男的尿意再一次憋上了心头,见苏菲出来,唐男也不用再去可以忍耐了,话也顾不上说,大步的就走了过去。但是苏菲显然误会了唐男的举动,有些吓了一跳的感觉,惊慌的抬起螓,小脸泛着羞红的看向唐男,目光中写满了羞涩和不安。 只不过唐男急匆匆的擦身而过,嘴里念叨着:“可憋死我了。” 等到唐男啪的一声带上了洗浴间的门,苏菲才猛然回味过来,扑哧一笑,一时间,美艳的不可方物。 等到唐男摆出毒素一身轻松的从洗浴间里走出来的时候,苏菲已经款款的坐在沙上,抱着胳膊,低垂着目光,不知道再想些什么心事。 唐男到现在还没弄明白,这大半夜的,苏菲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家里,还在洗浴间里洗澡。说起来刚刚的事情还真不能怪唐男冲动,这大半夜的谁知道自己家的浴室里会出现一个淋浴的大美女啊。 一边收着心情,一边走了过去,在苏菲的身边坐了下来。经过浴室里的一幕,两人间的气氛都有些尴尬。直到唐男坐下来,苏菲也没舍得将低垂的螓抬起来。 “小菲,这大半夜的,你怎么到我家来了啊?”唐男搓了搓手,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苏菲嘤咛了一声,依然低垂着脑袋轻轻的说道:“晚上妹妹说要庆祝,我们就一起去酒吧喝酒了。可是她喝多了,我和她回来以后她就一直趴在卫生间里吐,吐的一片狼藉。我收好以后扶着她睡觉。然后想洗个澡,可是想着刚刚妹妹在卫生间里的模样,心里有些不舒服,所以就想着来你家这边洗个澡了。” 唐男一听,心里算是明白了。估计苏菲进入兰雪儿公司,小雅比她还要高兴,不知不觉的就喝多了。而苏菲这丫头本来就爱干净,虽然小雅在卫生间吐的一片狼藉又被苏菲收妥帖了,但是那种场景显然会让苏菲心里觉得有些恶心,便来了自己这边洗澡。而自己正好在这个点上被尿憋醒了,加上机缘巧合的突然停电,就生了刚刚的一幕。 想清楚了事情的过程,唐男有些啼笑皆非,也不知道这电是谁给停的,这不纯属乱弹琴么。 想了想,唐男解释道:“小菲,我刚刚是起来解决内部小矛盾的,不知道你浴室里边。这个……你来了,怎么不叫醒我呢?” 苏菲怯生的说道:“都这么晚了,我看你在房间里睡的很香怎么好意思吵醒你。我原本打算洗好了就回去的,用不了多长时间。” “呵呵,原来是这样。”唐男笑了笑,接着有些讪然的说道:“刚刚……那个……我有些冲动了。你……你别放在心上……” 唐男刚说完,苏菲就猛然抬起了头来,美眸紧紧的盯着唐男。唐男被苏菲这突然的举动弄的一愣,仔细一琢磨,就现自己说错话了。生了这事,还让人别放在心上?可能么? 唐男连忙尴尬的解释道:“不好意思,我说错话了。” 看到唐男笨拙的解释着,原本有些恼意的苏菲忽然间扑哧一笑。接着轻哼一声,嗔道:“你快进房间去,我要换一下衣服。对了,我还要借你家洗浴间洗一下衣服。” “你带了洗换的衣服过来?” 苏菲指了指沙边,唐男这才现沙角落边放着一小垛衣服,刚刚被尿意憋得心烦气躁没有留神。 唐男笑了笑,站起身说道:“你换吧,我不会偷看的。洗浴间你也尽管用,想怎么洗就怎么洗。” 说着,走向了房间,关上了门。 进了房间以后,虽然没有了睡意,唐男还是躺在了床上。脑海里开始琢磨起自己以后的人生规划,想着想着,太阳穴就有些不堪压力的疼痛起来。忽然记起了自己身上那种奇特的变化,自己回来以后就没有好好的琢磨过了。不如趁这个时间好好的研究一下,记得当初去四川的时候,自己曾现视力上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不知道这种能力还存不存在了。 这样想着,唐男走到了卧室里唯一的一扇窗户边,拉开了窗帘打开了窗子,迎面一阵凉爽的风吹来。唐男不禁感慨,这自然的凉风就是比空调的舒服。 对面也是公寓住宅,由于是凌晨三点多钟了,人们早已经沉睡在梦乡,楼层的各个窗户都漆黑一片,只隐隐约约有几扇窗户透着蒙蒙的光彩。 唐男微微搜索了一番,幸运的现就在自己对面的一扇窗户是开着的,只不过里边儿的灯光很幽暗,有点像是街头小按摩院里的那种朦胧的灯光很能勾起人的那种,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照明。 不过各栋楼之间的间距很大,隔得这么远想看清楚对面的房间不容易,更何况对面的灯光那么的朦胧。若是有望远镜的话,倒是可以看的很清楚。 只不过唐男相信自己的能力并不是错觉,当初那媲美鹰眼的能力可是几次出现。所以当他静下心来以后就将自己的目光对准了对面那扇透着朦胧灯光又半开启着的窗户。随着精神力的集中,唐男的感觉到自己的视力出现了一阵恍惚,接着,如同调整焦距一般,视力开始渐渐的收缩清晰,原本对面模糊的景象开展逐渐真实的展现。 那朦胧的灯光映照的房间里,一个肥硕的身躯正压在一个丰满的躯体上,正在做着最快乐的事情。 唐男看清楚这一幕场景的时候不由心里一乐,一方面是确认了自己的视力的的确确出现了奇异的变化,另一方面则是感觉自己所看到的对面楼层房间里的男女着实有趣。大晚上的干这种事情也不窗户关上。想必是觉得这凌晨三点多钟人们都已经睡了,才这样没有顾及吧。 正当唐男看的入神的时候,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唐男精神一分散,视力上产生的变化顿时消失了。唐男回过头来,看到苏菲正满脸疑惑的看着自己说道:“在看什么呢?看的这么入神?” 说着,还朝窗户外面看了看,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唐男笑了笑,关上了窗户,说道:“衣服洗好了?”说着,打量着苏菲,换上了一身碎花的连衣裙,感觉如同邻家妹妹般的清纯娇俏。 苏菲有些脸红的点点头说道:“恩,洗好了。我来跟你说一声,我回去了。” 说完,犹豫的看了唐男一眼,转过身就要离开。 唐男却猛然在背后抱住了苏菲,苏菲顿时娇躯一颤,有些嚅嚅的说道:“阿男,别这样。” 唐男将鼻尖凑在苏菲那微带湿意的丝间,嗅着那残留的洗水的香气,心中不免升起了一种难言的情愫,很温馨。就这样静静的抱着苏菲,没有用力,却不舍得的松开。半晌,唐男才说道:“小菲,不要走了,今晚留在这儿睡吧。” 唐男的话又让苏菲全身一颤,苏菲有些微微挣扎的说道:“阿男,别这样,我不能留下睡的,咱们还不能那样做。”ap16 唐男依然不舍得放开苏菲,说实话,他现在心中并没有,只是想呵护心中那升起的温馨。抱着怀中的女孩儿静静的睡到天亮。 “只是陪我睡好么?”唐男轻轻的说道,气息喷薄在苏菲的耳垂上,陶醉了苏菲的一颗芳心儿。 苏菲咬着嘴唇心里满是犹豫,她也不是没和唐男在一张床上睡过。甚至当初还被妹妹捉弄让唐男扇了屁屁。可是这些加起来也没今天所生的事情让她的内心震撼。因为她人生的次就是在今天晚上被唐男的抚弄而达到的。 说起来,她在心中已经认定了自己是唐男的人了。从原先单纯的爱意上升到了一种依赖。只不过虽然心境产生了变化,但是今晚的那种羞耻感觉和女孩子的矜持都让她无法答应唐男的要求。所以心中犹豫万分,不知道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可是苏菲虽然没有回答,唐男却已经主动的轻轻的搂着苏菲的小腰慢慢的走到床边,接着身子一歪,两个人都倒在了床上。 苏菲没有再挣扎,或许认定了唐男的做法。或许不愿意面对自己的犹豫而让唐男去主导,或者说是一种变相的默认。 唐男手一伸,关掉了床头的灯,房间顿时暗了下来,也静了下来,静的只能听到两个人的心跳。 唐男扯过薄被盖在了两个人的身上,拖鞋早在两个人倒在床上的时候就已经掉落在地面了。 苏菲的身上还穿着那件碎花连衣裙,这样倒在床上睡觉,让她微微的有些难受,可是这里没有她的睡衣。她也不可能脱了衣服穿着内衣和唐男睡觉,所以也就只好穿着这身衣服被唐男裹进了薄被里。 好在唐男真如他所说的那样,只是睡觉,并没有做其他的事情,除了紧紧的搂着她之外。 时间慢慢的流逝,苏菲的脑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搁在了唐男的胸口上,那一阵阵有力的心跳声让苏菲迷醉,却又十分的踏实。 此刻的两人其实都没有太大的睡意,唐男是因为夜间乍醒又受了一点小刺激,兴奋感还没有完全的消退。而苏菲也同样是受到了刺激,加上晚上也喝了一点酒,神经有些兴奋。 “阿男!”苏菲柔柔的唤了一声。 “恩?怎么了?”唐男轻轻的答道。 “没什么,突然想叫你的名字,听听你的声音。”苏菲的脑袋轻轻的在唐男的胸口蹭了蹭,如同一直倦怠的小猫。 唐男哑然失笑,微微紧了紧苏菲的身子。 “睡吧。”唐男拍了拍苏菲的肩头,“晚上喝了酒吧,明天你还要去兰雪儿报道呢,早点休息,已经快要天亮了。” 菲轻轻的应了一声,闻着唐男身上那极具阳刚味道的气息,慢慢的合上了双眸,困意也渐渐的袭来,慢慢的睡了过去。 只是两人并没有睡多长时间,天还没有亮,唐男放在床边的手机就不屈不挠的叫唤了起来。惊醒了睡梦中的一对男女,苏菲揉揉眼睛迷迷糊糊的说道:“怎么这么吵啊?” 唐男伸出手臂抓过手机说道:“不知道谁的电话。” 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苏雅的,唐男不由的楞了楞,接着苦笑着看向苏菲说道:“是你妹妹小雅的,要不要接。” 苏菲听到是苏雅打开的电话,也是一愣,接着俏脸一红,有些惊慌的说道:“接……接吧。” 唐男接通了电话,就传来了苏雅略显嘶哑的声音,“阿男,我姐姐是不是在你那边。” 唐男看了苏菲一眼,应道:“是的。” 电话那边的苏雅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原来苏雅刚刚口渴醒来想要找水喝,刚灌了一大口水,猛然觉苏菲好像不在房间里。家里找了个遍儿也没找到苏菲。不由的回想起醉酒时的记忆,但是那时候酒精上头,醉的迷迷糊糊的,哪里能记住那么多的东西。不由的有些担心苏菲是不是出事了,所以时间就打给了对面的邻居唐男,确认一下苏菲是不是在他那边,得到唐男肯定的答复以后自然就松了一口气。不过下一句话就让唐男有些头疼了。 “你起来开门,我马上就过来。” 唐男放下电话以后,无奈的对苏菲说道:“小雅说她马上过来,我去开门。” 唐男起了床,苏菲也跟着起了床。这丫头没睡好,眼神有些迷迷糊糊的,不停的揉着眼睛,满脸的困倦。 唐男见状有些心疼,按住她的身子将她推倒在床上说道:“你继续睡吧,我去开门。” 苏菲显然有些不太愿意,毕竟妹妹来了,现自己大半夜睡在唐男的床上,这让她脸往哪里搁啊。 不过她的想法转瞬间就被唐男看了个明白,唐男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子说道:“你现在起来也不起什么作用了。还是乖乖的去睡吧,一切有我呢。” 说着,朝苏菲一笑,转身出了房间,不过又头疼起来。他跟苏雅是确确实实已经生了关系了,不知道苏雅见到苏菲会不会脾气。毕竟他现在越来越明白女人的心思如同海底针,难以捉摸。 打开外面的大门,苏雅已经站在门口了,斜倚在们边儿,身上穿着黑色的睡衣,半边吊带滑落了下来,颇有些魅惑的架势。 唐男看的有些口干舌燥,闻到苏雅一身的酒气,又看到这丫头两眼有些迷迷糊糊的漂移着,就知道这丫头的酒还没有完全的醒过来。一把扶住了她的胳膊说道:“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苏雅果然还没有完全的醒过来,靠着唐男的扶持,踉跄的走进了房间。嘴里咯咯的笑着说道:“我为姐姐高兴啊,呵呵。” 唐男见苏雅笑意满面,虽然有些醉醺醺的味道,却还是放下了心来,说道:“那也不能喝这么多酒啊。” 一边说着一边儿关上了门,却冷不防被苏雅一把抱住,嘴唇别贴了上来。酒气混杂着香气一下子将唐男的嘴堵了个严严实实。 唐男冷不防被偷袭有些惊诧,但是转瞬便投入了进去。被苏雅一路吻着,最后倒在了沙上,看的出来,醉酒的苏雅很冲动。明明是过来找苏菲的,但是这时候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这回事一般。抱着唐男倒在沙上,就迫不及待的将小手伸到了唐男的胯间,想要跟唐男做那最快乐的事情。 好在唐男并没有醉酒也没有在美色面前完全的失去理智,他还知道房间正睡着苏菲,两人要是在这客厅的沙上就这么的做上了,苏菲出门一见,还不糟了。 所以唐男硬生生的拒开了苏雅的吻,轻轻的推开她说道:“小雅,你不是来找小菲的嘛。她在房间里。” 苏雅闻言一愣,接着咯咯的娇笑道:“好啊你个坏家伙,老实交代,是不是趁我不注意,把我姐姐给吃了。” 唐男无奈的笑道:“没有,她在我房间睡觉呢,什么也没做。” “鬼才信你。”苏雅白了唐男一眼,接着又咯咯的笑道:“阿男,你说是我姐的党好,还是我的党好啊?你喜欢入哪个党?” 唐男被问的一懵,转瞬间想起苏雅当初挑逗他的时候曾说过一番入党的理论。不过说到她姐姐苏菲的党,唐男还是郁闷了一下,“小雅,瞎说什么呢。快起来,进去跟你姐睡觉去。” 苏雅的小手使劲的在唐男的小兄弟上拧了一下,疼唐男浑身一颤,苏雅这才咯咯的笑骂了一声坏东西,这才摇摇晃晃的站起了身子。 唐男见状赶紧站起身扶住了她,两人就这么踉跄的走进了房间。 房间里的苏菲刚刚一直在想着妹妹进来了要如何的面对她,想着想着就觉得羞耻的不行。这会儿听到开门的声音,顿时吓得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只不过耳朵却高高的竖起,马上就听到了苏雅咯咯的笑声,带着醉醺醺的味道说道:“好啊姐儿,大半夜的跑过来偷腥也不带上我啊。不公平。” 苏菲忍不住脸红的睁开了眼睛,就看到唐男扶着摇摇晃晃的苏雅朝床上倒来。

上一篇   第35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