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我喜欢看你,不行么?”胡媚儿咯咯的笑了起来,媚的如同一只偷了腥的波斯猫。双眸弯成了月牙儿,仍旧是一瞬不瞬的看着唐男。 按理来说唐男早已非当日的吴下阿蒙,毕业以后在社会上也算是历练了一段时间,桃花运也结识了不少,脸皮是足够厚实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胡媚儿这里却是什么都不管用,被胡媚儿这样裸的注视着,唐男不由的一阵心慌,脸上也微微的热起来。一如当日那个青涩的小伙子。 “哟,阿男,你脸红了,咯咯……”胡媚儿笑的非常的开心,小手指着唐男的脸颊,像是看到了什么稀奇的事情一般。 唐男有些羞恼,扭过脸,跟胡媚儿对视着。故意沉声说道:“媚儿,你有什么事情就赶紧说吧。” 胡媚儿像是故意跟唐男作对似的,轻哼一声,道:“我就不说,急死你。” “你不说我可下车了啊。”唐男说着,作势真的要下车。这下胡媚儿可就急了,连忙拉着唐男,一脸幽怨的说道:“阿男,你就这么不待见我么?” 唐男也只是装装样子,自然不会真的下车。听到胡媚儿这么说,唐男重新坐好身子,扭头说道:“我怎么就不待见你了,我要是不待见你,我还会跟你上车么?我只是不喜欢被别人用看国宝大熊猫似的眼神盯着。” “讨厌,人家明明是爱意绵绵的眼神。”胡媚儿娇嗔不依。 唐男做出一个呕吐状的动作,转而又觉得现在两人的关系,做这样的动作是不是显得过于亲密了。便又硬生生的止住,无奈的说道:“好吧好吧,你怎么说的都行。到我家门口堵我,又让我上车,到底有什么事情?” 胡媚儿抱住了唐男的胳膊,似乎一点儿也不害怕唐男抗拒,事实上唐男一点挣扎抗拒的心思都没有,反倒是胳膊肘蹭着胡媚儿那晚礼服包裹下的心里荡起了微微的波澜。 “没有事情人家就不可以叫你么?人家想你了不行啊?”胡媚儿幽怨的嘟起了小嘴,虽然一副熟透了的丽人装扮,但是这幅表情却是说不出的可爱,一点儿也不显得做作。 唐男早就领教过胡媚儿这套痴缠的功夫,自然不会跟她认真的计较,不过被她这么缠下去,唐男生怕自己又会崩溃,收回当初好不容易定下的决定。只好拼命的压抑住心底的那一丝波动说道:“媚儿,我那天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么?就算你不答应,我也觉得我们彼此应该冷静一段时间。” “还冷静什么冷静,我才不要冷静呢。人家就是想你了,人家的一颗心儿可都在你的身上,你忍心让人家天天为你伤心么?”胡媚儿说着就是一副泫然若泣的表情,叫唐男又是一阵头疼和心烦。 只不过胡媚儿把话说到了这样的地步,唐男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接口了。你要是来硬的,这丫头就来软的,让你使不出劲。你要是来软的,这丫头比你更软。唐男实在是无可奈何。 “怎么不说话呀,是不是想你那个小兰了,哼!”胡媚儿轻哼了一声,语气明显透着浓浓的醋意。 “好生生的,提她干什么?”唐男有些烦躁,他不喜欢在一个女人的面前讨论另一个女人,这样只会让他心生愧疚,心乱如麻。 “为什么不能提她啊?哼,你还护着她是吧?”胡媚儿轻擂了唐男一拳,泄心中的怨气。 “好了好了,我拜托你,这个话题打住行不行。” 胡媚儿哼了一声,蠕动了几下小嘴,也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转而眼珠子一转,小手轻轻的伸到背后,手指在某个部位上轻叩了一下。接着浑身往唐男的身上软绵绵的一靠,娇滴滴的说道:“阿男,我的胸罩又松了。” 唐男心儿一颤,这一句话顿时让他的思绪飞到了往日。眼前的胡媚儿还是当初的胡媚儿,说的话还是一如往日那般妩媚,但是他却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青涩的唐男。 “阿男,你听到没有啊,人家的胸罩又松了。”胡媚儿贴着唐男的身子磨蹭着,胸前那一对因为胸罩松开而无拘无束的在唐男的胳膊上蹭来蹭去。 唐男有些吃不消,他已经不是初哥,经历过以后对这方面的抵抗力是明显的下降。马上就变得口干舌燥,呼吸急促起来。 胡媚儿轻轻的拿眼瞟了唐男一下,心里不由偷乐,显然对唐男的表现非常的满意。从侧面也反应出了她自己的魅力。 唐男略微有些犹豫着点点头,微不可觉的应了一声,接着身子有些僵硬的半转过来,将胡媚儿软绵绵的身子扶住。胡媚儿也乖巧的半转过身子,将曲线美好的酥背露给了唐男。 唐男的手轻轻的搭在了胡媚儿身后晚礼服的拉链上,却是半天也下不了手。胡媚儿似乎有些焦急,扭动着身子说道:“阿男,你倒是快点啊。人家里面松松的,好难受。” 唐男听着这话,心头又是一颤,手却搭在胡媚儿后面的拉链上,狠心的一拉,却是拉过了头。拉链直接落在了胡媚儿的臀部,整个后背,包括半个翘臀都露了出来。紫色的细绳胸罩,和配套的细绳丁字裤都露了出来。特别是目光下移的时候,那半截细绳延伸进雪白的股沟里消失不见,特别的诱人遐想。 胸罩上的细绳果然松开了,搭落着,胡媚儿似乎能感觉到背后唐男的呼吸灼热和粗壮,心头一喜,却是愈娇媚的轻哼道:“阿男,快替人家扣上嘛。” 男颤颤的应了一声,目光却是难以割舍的盯着胡媚儿那雪白的酥背和挺翘的,以及那诱人遐想的股沟。 手指慢吞吞的搭在了两根细绳,却像是得了帕金森综合症一样,颤抖不已,几次都没捉住,指尖却是不断的触碰在胡媚儿娇嫩的背部那婴儿般光滑柔嫩的肌肤上。 胡媚儿似乎忍耐不住这样的触碰一般,微不可觉的呻吟了一声,虽然轻微,但是唐男却听到了。如同浴血奋战的勇士听到冲锋号一般,唐男一瞬间就被激的热血上头,欲火焚身。手指不由自主的完全的盖在了胡媚儿的娇背上,直至掌心完全的贴合上去。 一触碰到那一片弹性十足的肌肤,唐男便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手,慢慢的游弋起来。似乎不满足后背的肌肤,唐男的手竟然慢慢的分开向两边,然后又转向向前摸去。前方两座豪迈的似乎在等待着人临幸一般,微微的颤抖着。 胡媚儿完全可以察觉到背后唐男的动作,她没有任何的不适,有的只是欢畅和一缕羞涩一缕春意。感觉到唐男的手指慢慢的滑向自己饱满的时,胡媚儿的整颗心一瞬间就提了起起来,那种感觉,仿佛被突然泼了一盆冷水。又仿佛是焦急的期待某件自己期待已久的东西。 终于握住了。 唐男和胡媚儿的两颗心同时得到了满足。 唐男感受到那饱满圆润的在自己掌心中颤巍巍的抖动,嫩嫩的尖端滑动在掌心里,有些酥痒的感觉,心头的欲火更是一瞬间膨胀到了极点,下身那连日战斗的小兄弟不用任何的提示,便如同吹气球一般暴涨了起来,瞬间便昂起了头颅,雄赳赳气昂昂。 软绵绵的触感触动了唐男心底生为男人的血性,大手开始毫无拘束的揉捏着,任凭那娇挺的在自己的两双手间变幻出各种各样的形状。 从前面看,胡媚儿那布料薄薄的晚礼服里边,两团不安份的东西一直在滑动着,隐约可以辨出十根手指的形状。 唐男似乎对胡媚儿那娇嫩的樱桃特别的感兴趣,不时的会用两根手指夹弄一下,感受着娇嫩的刺激。 胡媚儿却是受不了这样的刺激,自己的敏感带被唐男如此的欺负,她已经是情动之极,呻吟声也大了起来。 “阿男……”已经有些无法忍受的胡媚儿呼唤了一声,便扭转过了身子,唐男的手来不及缩回,整个的插入了晚礼服里面,将晚礼服推成了一束,两团娇挺的都裸的暴露了出来。 胡媚儿已经顾及不了许多,整个人扑向了唐男,压在他的身上,两人倒在了座位上。胡媚儿的小嘴狠狠的吻在了唐男的嘴上。唐男这时候也抽出了手,紧紧的搂抱着胡媚儿的酥背,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激烈的深吻着。 小王听音乐看报纸,很投入也很用心,相信那么大的音乐声音足以掩盖他耳膜所能接受到的任何音律了。而后视镜被落下,窗户玻璃又是内视而不可外视的,所以两人在后面的动作,完全没有任何人可以觉。当然,也没有人有唐男的福气可以欣赏到胡媚儿那妖娆的身姿。 的热吻点燃了这一对男女之间澎湃的春情,两人的身躯搅合在一起,不断的磨蹭着,仿佛蛇游一般。唐男的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了胡媚儿的翘臀上,隔着晚礼服重重的揉捏着。而那坚硬的下身则是坚强的顶在了胡媚儿的小腹上,陷进了深深的柔软里。 唐男已经控制不住自己那澎湃的欲火了,一个翻身,就将胡媚儿压在了身下,由被动变成了主动。嘴唇刚要再次落下的时候,胡媚儿却目光痴迷的拦住了他,声音娇懒无力的说道:“阿男,不要在这里。” 唐男的眼里略微的闪过一丝清明,接着想到了周围的环境,从欲火中挣脱出来,呼吸慢慢的变得平稳,只是眼神中仍旧带着一丝挥之不去的情愫。 胡媚儿看着唐男意犹未尽的眼神,心里有些愧疚,轻轻的说道:“阿男,对不起,我真的不习惯在这里做……做那种事情。”说着,面上却是一片娇红。 唐男却是慢慢的收了自己澎湃的,慢慢的坐起了身子,又将胡媚儿扶了起来。温柔的替她整理着已经褶皱的晚礼服。轻轻的说道:“媚儿,说对不起的是我才对,我刚刚冲动了。没替你考虑过,真不好意思。” 听着唐男的话,胡媚儿心里一片温暖,却是半转过身子,柔柔的嗔道:“帮我扣上吧,把拉链拉好。” 这一次唐男没有任何的不适,飞快的将胸罩的细绳扣好,又飞快的将拉链拉上。眼神不敢停留太久,怕自己抵抗不住胡媚儿的诱惑力。 见唐男已经替自己拉好了拉链,胡媚儿转回了身子,朝唐男羞涩妩媚的一笑,轻轻的靠在了唐男的怀里,甜甜的笑道:“阿男,你要想要的话,我们去酒店好不好?” 唐男笑着摇摇头,心里却是叹了一口气,经过这一番,恐怕自己是再难逃避对胡媚儿的感情了。 “你生气了?”见到唐男摇头,胡媚儿有些怯怯的说道。 唐男笑着捏了一下她的琼鼻说道:“我哪儿这么容易生气啊,只是今天不想让你这小狐狸精得逞而已。” “讨厌!”胡媚儿拍开了唐男的手,咯咯的笑了起来,只不过转瞬又升起了幽怨之色,轻哼一声说道:“哼,不想让我得逞,就让别人得逞是吧。” 唐男有些尴尬的说道:“这话怎么说?” 胡媚儿恼道:“你不是跟别人上过床了么?还来问我。” 唐男顿时笑的有些苦涩。 胡媚儿轻叹了一口气,将脑袋贴着唐男的胸口幽幽的说道:“阿男,我不怪你。有些事情是无法阻止的,更何况你正是热血方刚的年纪,对这种事情自然是很难抗拒。” 唐男一脸愧疚的说道:“媚儿,对不起,你出去了。我却……” 胡媚儿伸手拦住唐男的唇,仰起俏脸,有些苦涩的笑道:“阿男,不要说对不起。你和我没有谁对不起谁。真的,这件事情虽然我一开始很生气,但是后来想想,我觉得也不能完全怪你。毕竟我们才刚开始,我就离开了这么长时间。这段时间没我在你身边,自然给那些狐狸精们制造了机会。这点我不怪你,我胡媚儿最不害怕的就是挑战和对手。你是我的男人,我对你不放弃,就有绝对的信心跟你永远的在一起。” 唐男听着胡媚儿的话,脑海里却是思绪纷飞,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媚儿,自从你这次回来以后。我仔细的想过,我觉得我们真的不合适。” “为什么?”胡媚儿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倔强,“是不是因为我的父亲,是不是因为那个孙波。” 唐男摇头苦笑道:“也不全是,经过我这几天的思考。我现,我们之间不仅仅是存在着这样的问题。最主要的是我们之间的身份差距太大,如果我依靠了你,享受富贵,那我岂不是成了小白脸了么?” 听到唐男这样的解释,胡媚儿却是咯咯的笑了起来。轻轻的在唐男的胸口上捏了一下,然后说道:“我就知道你是大男子主义,不过这有什么关系,我胡媚儿都不在乎世俗人的看法,你还在乎什么?更何况,如果你真的想拥有一番事业,我完全可以帮助你的,要钱我给钱,要人我给人。” 唐男眉头一皱,说道:“媚儿,你难道听不明白我的意思么?照你这么说,我就更是一个小白脸了。我要靠着我自己的双手和智慧以及能力去争取我自己的财富。哼,小媚儿,你可别得意。你现在的确是身处上流阶层,家世万贯。但是我唐男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一定会越你。” 胡媚儿娇笑了一声,却有些自豪的说道:“那我就等着被你越,等着被你这个大男人征服,等着被你鞭挞。不过到时候,你可要怜惜小女子哦。” 唐男一听,闷笑一声,怎么这话听的有些变味。正想说话,忽然下身一紧,全身一惊,因为那依然坚挺的下身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胡媚儿调皮的小手紧紧的握住了。 胡媚儿媚眼儿轻抬,轻笑道:“阿男,你这坏东西还这么硬,要不要我用手帮帮你啊?”说着,小手开始不轻不重的隔着裤子揉捏起来。 唐男的呼吸顿时又变得急促起来,倒是没想到这小妖精这么折腾人。赶忙捉住她的小手拿开,说道:“好了好了,别玩了。时间也不早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你也赶紧回去吧。” 胡媚儿不依的娇哼一声,说道:“哼,又赶人家走,是不是急着回家跟佳人幽会啊?” 唐男有些苦恼的说道:“媚儿,能不能别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了。” 胡媚儿脸色一转又轻笑起来,不轻不重的在唐男的胸口揉捏着,说道:“好吧,这次就放过你了。不过我可警告你,下次不许你带女人回家过夜。我知道你现在桃花缠身,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大家都在同一个起跑线上,所以你最起码要做到最起码的公平。不然的话,我可是不答应的。” 唐男失笑的点点头说道:“好,我以后不会让女人在我家过夜。” “你要是骗我你就是小狗。” 唐男苦笑道:“要不要拉钩啊?” “要?” 唐男顿时晕倒,这位敢情还是幼儿园大班呢。 胡媚儿走后,唐男去了市,算算时间。跟胡媚儿这么一折腾,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分钟了,唐琳琳应该等急了。不过这丫头到现在都没打电话,该不会等着等着又睡着了吧。 唐男暗自猜测着,提着满满的食材上了楼。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胡媚儿的关系,唐男此刻的心情特别的好,上楼的时候唐男还哼起了小曲儿。当然,他本来就不太喜欢坐电梯,上次的电梯事故也让他心有余辜,自然是走楼梯。 刚准备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唐男忽然想到了对门的苏菲。这丫头今天完成了黛琪公司的选拔会,虽然没有获得席设计师的称号,但是也充分的证明了自己。这会儿她应该乐坏了吧。也不知道回家没有。 唐男走到苏菲家的门边,轻轻的敲了几下门,但是没有反应。唐男便加重了力气,还是没有反应,唐男判断出这丫头以及苏雅都没有回来。这也让他略略放心了一些,说实话,他现在最怕的就是几个女人碰到一起。甭管她们熟悉不熟悉,这总归是一件让人十分头疼的事情。 确定了苏菲和苏雅两姐妹都不在家,唐男这才打开了自己家的门,放下食材的袋子换上拖鞋关上门便一边唤了一声琳琳,一边朝房间里走去。 果不其然,进了房间就看到唐琳琳还赖在床上睡着。这丫头看来昨晚真的折腾坏了,这会儿抱着被子,半趴着,睡得也不知道有多香。 唐男心想,自己做饭也需要一段时间,现在就不吵醒琳琳了,让她多睡一会儿吧。 等到唐男将饭菜准备完毕,倒是唐琳琳这丫头自己醒了过来,一边不停的嗅着鼻子,一边迷迷糊糊的走进了客厅。傻愣愣的说着:“阿男,什么东西这么香啊。” “本厨师亲手做的菜。”唐男略微得意的亮相了一下,接着笑眯眯的走过去说道:“琳琳,你醒了啊。快去洗洗,过来吃饭吧。这么长时间没吃东西,小心把胃给饿坏了。” 是半梦半醒的唐琳琳应了一声,却转身朝房间走去。唐男连忙说道:“哎哎哎,你往哪儿走呢?这边儿,这边儿才是洗漱间。” 琳琳又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朝洗漱间走去。去冷不防没注意关着的门,一头撞了上去。顿时啊的叫了一声,捂着自己的额头,疼的嘶嘶的吸着气,这会儿他可是真的醒了。 跺跺小脚,转过身朝唐男嗔道:“你干嘛把洗手间的门关上啊,头撞坏了,你给我陪。” 唐男还真是有理说不清了,只好无奈的说道:“好好好,我赔行了吧,你快点刷牙洗脸,别让菜给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