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阿男,我们真的会死么?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344章 阿男,我们真的会死么?

“嘿嘿,琳琳,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唐男无赖般的笑嘻嘻的说道。 唐琳琳冷哼了一声,不说话。 唐男再问,唐琳琳还是一副冷脸,就是不说话。唐男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小周同志的歌词里面是这么唱的,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无声对白。唐琳琳现在不正是无声的对白嘛。 唐男眼珠子一转,忽然一脸惊恐的说道:“琳琳,我忽然想起了一部鬼片,片中的情景男女主角也是被突然困在电梯里面的。然后一阵阵的阴风吹过,吹的人身上汗毛直竖,那灯光也如现在一般,蓝幽幽的,然后……” “啊!你不要说了。”唐琳琳一阵尖叫。她原本是不怕这些鬼神之说的,只是无奈处在这个环境之中,蓝幽幽的灯光昏暗狭小的环境,配上唐男那刻意低沉阴森的语调,怎能让她不害怕。她毕竟只是个女孩子嘛。 唐男一看有门,心里不由一阵得意,嘴上却是丝毫不放松的,忽然惊恐的一指说道:“琳琳快看你背后那是什么?” “啊?”唐琳琳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一声尖叫以后闭着眼睛就冲到了唐男的怀里。 “别啊,你还生我的气呢,现在扑到我怀里多不像话啊。”唐男这时候还无赖的扮起谦谦君子来,还一个劲的假意要推开唐琳琳。 只不过唐琳琳现在小心肝噗通噗通的乱跳,哪里肯放开唐男,手脚齐用,把唐男搂的死紧。 唐男心里一个劲的奸笑,一脸的奸计得逞。 “别怕别怕,有我在,任他是恶鬼色鬼都不敢欺负你。”唐男大言不惭的安慰着,抱着唐琳琳的娇躯却是紧了紧。 经过唐男这么一番鬼言恐吓,唐琳琳倒是安静了很多。也不在那么抗拒唐男了,静静的趴在唐男的怀里。 电梯里面的空气本来就很稀薄,不短的时间里,两人的呼吸已经有了一些艰难。唐男知道如果不想办法,两人很有可能在这电梯里面窒息而死,现在求救电话又打不出去,只好自己想办法了。 一边抱紧着唐琳琳,一边开始在电梯的四周搜索起来。目光落在电梯上面,唐男看到了上面的钢板是可以活动的,是电梯的天窗。 心里有了主意,唐男轻轻的拍了拍唐琳琳说道:“琳琳,你说咱俩会不会死在这里。” 唐琳琳这会儿搂着唐男已经不那么害怕了,听到唐男提到死字,唐琳琳又娇呼了一声,然后狠狠的瞪了唐男一眼,说道:“什么死不死的,乌鸦嘴。” 唐男呵呵的一笑,说道:“我可没有危言耸听,你有没有觉得这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呼吸越来越困难。” 唐琳琳听到唐男这么一说,才现呼吸的确已经有些困难,只是刚刚没有注意。这才想到电梯里面这么狭小封闭的空间,两人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呼吸完所有的氧气,到时候面对两个人的是什么?是窒息而亡。这样一想,唐琳琳的脸色不由的一下白了起来。 “阿男,难道我们真的会……”余下的话唐琳琳已经不敢再说下去,只是睁大着眼睛有些幽怨的看着唐男。 唐男很是悲壮的点点头,“如果一直没有人解救的话,等待我们的就是……” 唐琳琳飞快的拦住了唐男的嘴,面色已经苍白一片,虽然在蓝幽幽的灯光下表现的并不明显。 “不要说了,咱们快点想办法吧。”唐琳琳有些着急的说道。 唐男这时候倒是不着急了,脸上露出一抹苦笑说道:“想什么办法,急救电话打不出去,没有人来救我们。咱们就得在这里挨着。” “那咱们看看这电梯有没有什么通风口啊。”唐琳琳急着说道。 “别傻了,没有的。” 唐男苦笑了一下,竟然还摸出了一包烟,抽出一根自顾自的点燃了。 唐琳琳见状气恼的想要伸手夺走唐男的烟,却被他躲了过去。唐琳琳瞪着眼睛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抽烟。” 唐男淡笑道:“反正都要死了,何不让自己舒服一下。” “你瞎说什么,咱们不会死的,你这家伙这么坏,人家都说坏人长命的。”唐琳琳气的拿脚在唐男的腿上踢了一下。 “我靠,我有么我?我哪里坏了啊。”唐男喷出一口烟雾,有些不满唐琳琳对自己的评价。 “还说没有。”唐琳琳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唐男说道:“你自己说说看,你这人心思有多花。你都和我那样了,而且爷爷都已经确定了我们的事情了,你还冒出个女朋友来,你什么意思啊你。” 唐男听这话,倒是笑了起来。女人唯一不变的就是善变,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当初唐琳琳可是一门心思的跟他商量的着怎么骗过他爷爷,怎么逃避这个娃娃亲,现在倒好,反过来说他的不是了。 不过唐男当然不会计较这个,和唐琳琳生了关系是事实。而他自己本身也是很喜欢唐琳琳的,虽然后知后觉了一些,但是这一点都不影响他对唐琳琳的愧疚,特别是当他知道唐琳琳为了自己烂醉如泥的时候。 他不是担不起责任,只是不知道如何担负起这么多爱着自己的责任。但是通过米国华的点拨,唐男已经明白了,在古代,固然有三妻四妾,但那也得有实力去拥有。没有实力,狗屁都没有。光棍这个词可不是现代才出现的。 他要让自己努力变强,拥有足以值得她们付出,能够负担起责任的实力。 唐男黯然的一笑,烟雾变得迷蒙,“琳琳,你说的不错,我的确很花,这一点我不否认。但是你应该明白,我从来没有假心假意过,我用的是真心,我喜欢你也是出自我的真心。”.. “哼,你说的倒是轻巧。”唐琳琳对唐男的那股怨气似乎因为唐男的话稍微消散了一些,不过嘴上却依然是不依不饶的说道:“真心只能对一个人,可你有多少,你自己说说,我知道的就已经有了小雪还有你那个女朋友。还有我不知道的呢,你这不是真心,你这是真的花心。” 唐男苦笑摇头,“琳琳,你既然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说什么。我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对,你们都是好女孩,我一个都不想伤害。我都他妈怀疑我上辈子是不是木鱼工匠,否则这辈子怎么能得到这么多女孩的倾心。” “你不是做木鱼的,你是专门破坏木鱼的。”唐琳琳撇了撇嘴,却突然语气一转,幽幽的问道:“你和你那个女朋友怎么样了?” “她?呵呵……”唐男一脸苦笑,“我跟她已经僵了。”说着,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为什么?”唐琳琳不解的看着唐男,心里却是平衡了不少。 “没有为什么,感情这东西就像你说的那样,真心只能面度一个人。我面对的多了,也就乱了。而我也不是那种花花公子,可以今天,明天就忘记你是谁的,那种没心没肺的男人。我割舍不了,便也无法面对。” “你提的?” 唐男点点头。 “那她应该很伤心吧?”唐琳琳的脸色也有些黯然。 唐男点点头苦笑了一下,说道:“她应该很伤心吧,不过,我更伤心而已。有时候觉得做男人真累。” “做男人有什么不好的,起码你是为了爱你的人烦恼,而我们却是为了爱的人烦恼。”唐琳琳白了他一眼。 “错了,我也同样是为了爱的人。”说完,唐男看向唐琳琳,目光柔柔的带着一丝酸楚,“琳琳,原谅我好么?其实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我不想对不起你们,却又偏偏无法去平衡这样的感情。” 唐琳琳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从爱上你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得不到平衡了。先前只不过以为你只有小雪而已。可笑我先前还笑着,是不是可以和小雪竞争一下,现在才知道,我连第三者都算不上,也不知道算是第几者了。” “琳琳,不要这么说,在我的心里面,你们都是者,都是唯一。”唐男紧紧的拥住了唐琳琳。 唐琳琳哼道:“你什么时候学的花言巧语。” 唐男苦笑道:“这都是肺腑之言,不管你信不信。” “去你的。” “那你原谅我了么?其实我心里很愧疚,我昨天看到米兰了,她跟我说了你醉酒的事情,我真的很愧疚。”唐男惭愧的看着唐琳琳。 “愧疚就好,我就是要让你愧疚,不然我怎么去平衡。”这时候,唐琳琳的语调已经变得有些轻松起来,看得出,她心里的气已经消的差不多了。 “算了,阿男,我们不说这个了,我现在头有些晕晕的。都怪你,抽烟抽的这里乌烟瘴气的。”说着,还用力的咳嗽了几声。 唐男扔掉烟头,踩灭,两人的呼吸已经变得急促,声音也愈的明显。空气的确是越来越稀薄了。 “阿男,我们真的会死么?”唐琳琳无助的看着唐男。 不等唐男回答,唐琳琳忽然又是一笑,说道:“真要是死了,我也不怕,反正跟你在一起。跟你死在一起,我就是你的唯一,谁也替代不了。” 唐男心想,死是死不了的。我不想死,也不想让你死。 唐琳琳不说话了,静静的趴伏在唐男的肩膀上,享受着呼吸急促下的安宁。 “你干什么?”半晌之后,唐琳琳觉察到唐男的身子动了动,似乎想推开她,不由有些恼怒的问道。呼吸本来就已经很困难了,唐琳琳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甚至刚刚那一番话说出,她已经对生死看淡了。只是想拥在爱人的怀里,直到再也无法呼吸。 唐男忽然坏笑了一下,说道:“我觉得,该为咱俩最后的时光做点什么。” “做点什么呢?”唐琳琳不解的看着唐男,等待她的却是唐男的双唇,火热。 良久,吻毕,唐琳琳一片迷醉。 唐男轻轻的推开她,呼吸已经很是艰难了。 唐男踮起脚尖,双臂高伸,指尖卡进了电梯上方的缝隙,这里是一道隐蔽的天窗,打开以后就能呼吸到新鲜的空气。 用力,再用力。 天窗终于被唐男硬生生的拉开了一条缝隙,一股清新的空气扑了进来,让人精神一震。一旁的唐琳琳看的小嘴溜圆,这才现,刚刚是不是被唐男这臭家伙骗了。这臭家伙是不是早就知道这里有天窗。 唐男一使劲,终于将天窗拉开了一大片,清凉的空气大把大把的扑了进来,平息了两人急促的空气和封闭的空间因为二氧化氮的加剧带来的灼热和潮湿。 “嘿嘿。”唐男笑看着唐琳琳,有些邀功似的得意。 唐琳琳眼一瞪,说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里有天窗。” 唐男哪里肯承认,连忙摇头说道:“真没有,我也是刚刚才现的。看来天不绝咱俩这对有情人。” “谁跟你是有情人啊?不要脸。”说完,却是自己先笑了起来。不管怎么说,两人从死到生,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看到了希望,终归是开心的。 唐男现在可以堂而皇之的点燃了一根香烟。 唐男靠着墙壁慢慢的滑下了身子,坐在了地上,对唐琳琳招招手说道:“过来坐吧,站着多累啊。估计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有人来搭救咱们呢。” 唐琳琳哼了一声,却是没有抗拒,在唐男的身边坐了下来。把一直安静的趴伏在肩膀上的小家伙拧了下来,抱在了怀里。 “小家伙这几天吃的什么,你有没有虐待它?” “没有,绝对没有。”说着,唐男一脸笑眯眯的看着唐琳琳怀中的小家伙,说有多和蔼就又多和蔼。心想,老子就算虐待了,它有言权么?或者说,它有说话的能力么?典型的一个哑巴吃黄连啊。 反正也是死无对证的事情,唐男自然不会承认饿了它一天一夜。 “没有就好。”唐琳琳哼了一声,往唐男的身边凑了凑,慢慢的又把脑袋靠在了唐男的肩膀上,不再说话了。 唐男也是默默的抽着烟。 等到烟抽完了,扔掉烟头,踩灭,唐男也沉思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对男女就这么靠着,慢慢的睡了过去。虽然都已经睡了一天,却一点都不影响他们生物钟的准确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