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伏诛3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337章 伏诛3

现场的情况一步步的按照唐男的计划在进行着,放松劫匪的心理,李代桃僵,那么现在为面对压在自己脑门上的枪支,他不得不为自己思考一下,如何摆脱枪口的威胁。 警方对于唐男的冒昧举动可是承担了很大的风险,虽然这是唐男自主要求的,但是如果让媒体知道了,想必它们又会扯起警方无能的大旗进行精神轰炸。 场面一度陷入僵局,曼尼紧紧的扯着米兰想把她拖入安全的后方,但是米兰死活都不肯离开,曼尼没有办法只好持枪守护着她,并不时的软声低语的说些话抚慰她的心情。 警方的谈判人员来了几个都在进行紧张的商量。 狙击手的瞄准器全部对准了小车的后方,只要劫匪稍微露出一丝破绽,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这边,唐男知道自己该给这名劫匪做一些工作了。因为从刚刚劫匪的表现看的出来,这名劫匪倒也不算是穷凶极恶之徒,至少还保留着一面善良朴实。估计沦落到现在的局面也是狗急跳墙吧,只要不把他逼急了,唐男自信还是有办法对付他的。至少先把枪口移开,虽然他对自己的身体有着盲目的自信,却也不敢过于的依靠,毕竟这是枪,对准的是自己的太阳穴,稍有差池,自己这条小命就完蛋了。拯救了米兰让他松了一口气,但是这不代表他就愿意这么死去,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还有很多人没法交代。 “兄弟,听你口音,是陕西那边的吧,普通话说的夹生的很啊。”唐男语调轻松的说道。 不知道唐男的身上是不是天生带着某种安定的因素,这名劫匪自从挟持住唐男以后情绪渐渐安定了下来,不像一开始那般暴躁和崩溃了。当然,也或许是被唐男和米兰那在生死之间爆的真挚情感所打动吧。 “是啊,陕西那边的老山村里人,日子过的苦啊,孩子们上学都要徒步走上几十里路,教室是那种随时会坍塌的破瓦房。”劫匪说着说着,眼圈儿就红了,想起了家乡的贫困,在联想到这大都市里人们遛狗遛鸟逍遥自在的小资情调,心里愈的不平衡。 “国家不是动了希望工程基金补助么?”唐男响起了电视上经常播放的一句话,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的希望工程标语。 “狗屁。”劫匪愤愤的骂了一句,佝偻着腰躲避着狙击手的瞄准,狠狠的朝地上呸了一口,才说道:“老子小时候读书就是那破房子,如今还是那破房子。希望工程的补助从来就没有到达过我们那里。老子也见过这些大都市附近所谓贫困村贫困乡,日子过的跟我们那儿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堂。” 唐男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国家虽然有扶贫有希望工程,但是也免不了一些贪官污吏从中作梗。全国也不知道有多少像这位劫匪的家乡一样,处在吃不饱穿不暖的贫困线上挣扎。 唐男忽然有些明白这位劫匪了,或许他抢劫杀人,只是在大都市中不得志,也或许是看到了都市中的人们过着富足到在他眼中变得十分奢侈的生活而不平衡吧。 “兄弟,你叫什么?” “李二狗。” “家里还有亲人么?” 李二狗沉默了一下,说道:“家里还有一个老娘,不过双腿都瘫痪了。”说着,叹了一口气说道:“原以为,再干上几票就可以回家好好的孝敬老娘,也能给村里的孩子们盖上一座好的学校,还能风风光光的迎娶俺的大丫,呵呵。” 李二狗苦笑了一下,笑着笑着,就流下泪来。 “大丫是你的对象吧。”唐男笑了起来。 李二狗吸吸鼻子,点点头,似乎有些骄傲的说道:”大丫是村里最漂亮的姑娘,俺走的那天,大丫告诉我,等我赚钱回去风风光光的迎娶她。我那时还准备赚了钱带她到都市里边玩玩儿,也享受一把都市人的生活。现在看来没希望了。” 李二狗垂下了头,看来他也知道自己所犯的事,没有什么逃脱的希望了。 唐男着实的有些感动,其实许多犯罪的人并不是原本就存在着犯罪的心理,更多的是一种面对贫富差距之大的不平衡吧。就像当年,广州横行的砍手党,其中所有的成员都是来自于一个偏僻贫困的山村,他们之所以走上极端暴力的犯罪路线就是为了给家乡谋取福利。在广州他们是警方眼中穷凶极恶的人,但是在他们的家乡,他们却是英雄,因为他们给家乡带去了钞票,带去了希望。让家乡的人能够吃得饱穿得暖。 “二狗兄弟,你这辈子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唐男忽然悠悠的问道。 李二狗想了想说道:“我希望家乡的人能富裕起来,不必再过那种贫困到极致的生活。” 唐男笑道:“这个愿望真的很伟大,其实你是个伟大的人,只不过你选错了路而已。你有没有想过,面对今天这样的环境,你真的有希望逃出去么?即便是真的逃出去了,面对全国警力不遗余力的追捕,你能逃到哪里去?你还能回到家乡么?你还能见到你的大丫么?你还能见到你那瘫痪的亲娘么?” 李二狗冷下了脸,转而又变得沮丧,摇头苦笑道:“你说的我也知道,其实走上这条路以后,我每天都担心受怕。我知道我杀了人肯定难逃法网,只是希望能用自己的命多搏一点钱而已。”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大丫呢,你的命没了,你的大丫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怎么办?”李二狗忽然狂呼起来,捏着手枪的手指也微微的颤抖起来。 周围的警力都被被吓了一跳,以为劫匪的精神受到了刺激,那些谈判人员紧张的又开始喊话,而周围的警察所有的枪口都对准了这边,只是顾及到唐男,没有人赶开枪。 唐男和李二狗都没有理会谈判人员的喊话,两人都有些沉默,唐男是觉得心里听沉重的。而李二狗则是从愤怒的情绪中慢慢的平复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谈判人员喊的嗓子都有些干了,正拿着矿泉水喝着。这边唐男开口了,唐男说:“二狗兄弟,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我可以答应你,让你的家乡富裕起来。你去自吧,以你现在的情况即便是拖住我做你的人质,你也很难逃脱警方的追捕,只是时间的问题。与其过那种提心吊胆四处躲藏的生活,倒不如坦荡一点像个男子汉一样主动的自。” 李二狗沉默不语。 唐男叹了一口气说道:“二狗兄弟,我知道你并不是那种穷凶极恶的人。甚至我很敬佩你,真的。我真的很敬佩你。你在我眼中是一个伟大的人,至少比现在电视上那些打着救济扶贫的旗号道貌岸然却一肚子坏水的家伙要伟大了许多。你只是选错了路,我相信,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给你一个很好的平台,你一定可以做出很好的成绩,赚很多的钱,赡养你的亲娘,给村里盖学校,风风光光的迎娶你的大丫,改善你们村子的贫困生活。” “但是有些事情,一旦选择错了,就没有回头路的。你杀了人,就该为此而偿命,每一条性命都有他存活的权利,你有资格去否定别人的生活,但是你没有资格去否定别人的性命。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就应该勇于面对自己的错误,我相信你是条汉子,我也相信你无法坦然的去面对自己的错误做到心中无愧。你去自了,我可以以我唐男的人格向你保证,我会尽我的全力帮助你们村子,甚至我会在我有生之年用尽我的能力去开展公益事业,让那些贫困的孩子都能上学,都有新的教室桌椅,都有崭新的课本,让每一个二狗都能风风光光的迎娶大丫。” 李二狗的眼圈再次红了,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胸口起伏不平。唐男也是如此,只不过他更多的是因为内心的沉痛,和突如其来的一种压力,一种人格上的压力。一种面对社会的压力,他不是圣人,他只能尽自己所能去帮助那些应该帮助的人。 “刚刚被你挟持的那个女孩是兰雪儿公司的总裁,就在前一阵子,她们公司成立了一个救济贫困的希望工程基金会。再过不久,基金会的各项设施完善以后,大量的希望基金就会投入到各项公益事业,你们村子这样的贫困情况一定会收到大笔资金的。以后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也会去你们村子看看有没有什么可展的地方。到时候,我会在那里开办工厂,让你们的村民都能拿到工资,一边种田一边拿工资,日子很快就能红火起来的。” 唐男用心的给李二狗描述着未来的美好的场景,他也从李二狗的眼神中看到了憧憬,只是心里却有些感慨,或许,李二狗再也看不到了,或许,他再也无法迎娶他的大丫了。 “是啊,兄弟,那时候村子里的生活一定会变得很幸福吧。只是,我可能再也等不到了。”李二狗满面憧憬的说着,手中的枪支终于垂了下来,夹着唐男脖子的手臂也松开了。 唐男慢慢的转过身来,看着泪流满面,却满脸希冀的李二狗,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二狗兄弟,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你去自吧。自了,你还能见到你的大丫。” 唐男沉重的叹了一口气。 曼尼使劲的拉扯着米兰,好几次差点让米兰脱手冲了过去。这么长时间的紧张对峙,所有的在场人员都有了极大的精神疲劳。 几名谈判人员走了回来,结果周围警员递过的矿泉水瓶,咕噜的灌了几口,朝曼尼苦笑道:“队长,劫匪完全无动于衷,甚至都不跟我们交流,这情况好像不太妙啊。” 谈判人员的话一说完,米兰的心就拧了起来,抓着曼尼急促的喊道:“你们快想办法啊,快点想办法,阿男是绝对不可以出事的。” 说着,说着,米兰又哭了起来。 周围的警察看着这个在全市出名的冰山美女总经理对这个男人如此的痴情,嫉妒的同时也有些感动于她们的真情,毕竟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在这种时刻做出这样不畏牺牲保护自己女人呢的决定。 “曼尼,你过来一下。”不远处,黄局长朝曼尼招呼道。 曼尼犹豫了一下拉着米兰就想往那边走,但是米兰死活不肯,正僵持间,忽然周围警员精神一震,齐齐抬高了握枪的手臂。 原来,车的另一边,两只手伸了起来,其中一只握着手枪。 “不要开枪,他自。”接着,唐男的声音冒了出来。 同时,李二狗佝偻的身影也站直了,冒出了头部。曼尼心中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曼尼大声喊道:“把枪扔掉。” 李二狗闻言,没有丝毫犹豫的扔掉了手枪。 曼尼一使眼色,几名警察迅的冲了过去,将李二狗挟持住,给他带上了手铐。 一场决定生死的劫匪挟持人质的闹剧到此就结束了,唐男和米兰都是黯然无恙,李二狗被带走之前还不忘回头看了看唐男,“兄弟,记得你的话。” 唐男沉重的点头道:“放心吧。” “阿男。”曼尼再也拉不住米兰,米兰疾奔着朝唐男跑去,一下子扑在了唐男的怀里,哭的梨花带雨。 曼尼也跟着走了过来,收起了手中的警枪,看着两人温馨的缠绵心里却升起了一种羡慕的感觉。看着唐男的目光也变得有些异样起来。 一次火灾一次劫匪事件,让曼尼对唐男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这个男人颠覆了她对所有男人的认识,从唐男的身上,她看到了一种从前,从任何一个男人身上都体会不出的味道。这种味道竟然会让她那性取向有些差异的芳心变得柔软和向往起来。 “阿男,你有没有受伤。”扑在唐男怀中的米兰迫不及待的查看着唐男的全身,直到确定了唐男的完整,才泪眼迷离的看着唐男喃喃的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傻,那可是枪啊。” 唐男温和的一笑,轻轻的替米兰擦拭着脸上的泪珠,说道:“我是男人,是你的男人,无论生什么事情,无论有什么危险,我都会坚定不移的挡在你的前面。” “阿男。”一声娇呼,香吻热烈的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