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米兰被劫持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334章 米兰被劫持

孙波在胡媚儿的家呆到十点多钟才离开,虽然胡风一直挽留他在别墅里过夜,但他还是礼貌的拒绝了。离开的时候他并没有看到胡媚儿,听梅姨说胡媚儿的心情不太好回房间休息去了。 回到宾馆的房间,孙波迫不及待的拿出随行带来的笔记本电脑编辑了一封邮件,又经过加密处理以后才接通了宾馆的无线网络将邮件了出去。 做完了这一切,孙波才洗了个热水澡躺在床上,随开了电视,脑海里却转悠着此次出行中国的任务。 他离开中国其实已经很多年了,当初是举家一起移民过去的,那时候他还很小,对于祖国他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如今在美国的亲人们因为一场灾难都已经故去了。而他也就成了一个了然一身的孤家寡人。若不是在大学里面因为成绩十分的优秀被自己的导师看中,恐怕自己的命运不会生如此大的转变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和,孙波的追求就是成为导师那样的顶级脑科权威。甚至可以组织一场像导师那般庞大的研究课题。而现在,以他的身份只能作为一个参与者。 胡媚儿的出现是一个意外,他自己都没有想过会喜欢上一个中国女人。在他的印象中,他一直不缺少女人,医院里的那些金碧眼肥臀的女护士和女医生对他这个黄种人血统却高大帅气的医生都非常的具有好感。当然,他也不拒绝她们的这种好感,所以他从来不缺少床伴。 但是,缘分就是这么奇怪。他就是喜欢上了这么一个中国女人,一个非常具有魅力的中国女人。只不过以他的身份,是不可能在中国和一个女人过上安详平和的生活。如果这一次不是为了出行任务他也不可能有机会来到中国。天知道,在得到任务出行中国以后,他接受了二十多次美国特工不亚于审讯外星人的心理调查,确定他没有任何不安定因素以后,才准许他回国执行这一次的任务。 如果跟胡媚儿在一起,那么他必须要带这个女人回美国,换上美国国籍。好在这一点上,胡风并不介意,问题在于胡媚儿的身份。他没有想到胡媚儿这样的一个女人竟然会是黑帮头目。而她们家竟然也是黑道世家。如果让胡媚儿跟自己回美国结婚生活,那么势必要有人接手她们家的势力。 孙波之所以考虑这些问题而不是去考虑胡媚儿会不会跟他在一起,会不会爱上他,那是因为他对自己非常的有信心。胡风肯定了他,这就是一个非常有力的保证。而胡媚儿虽然目前对那个唐男有感觉,两人也很亲密。但是在美国长大作风开朗的孙波并不在乎,他相信凭自己的实力完全可以击败像唐男这种一无是处的男人。 想到胡媚儿,孙波的嘴角不自觉的挂上了一抹笑容,他向来喜欢挑战。他相信,总有一天这个美丽的让人心动的女人会主动的在床上摆出最淫荡的姿势等着他来宠幸。这是多么美妙的场景啊,同时他也相信这一天不会太远。因为他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 这一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胡媚儿失眠了,眼圈红红的,却已经没有泪水流出。只有洁白的面颊上还残留着干涸的泪渍。 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仅仅是去了美国一趟,跟唐男分别了这并不算很长的时间,所有的一切都变了?是对两人的感情不够坚定么?是他还是我?还是因为种种客观的因素。 想到以前跟唐男在一起的欢乐时光,她又止不住的想流泪,或许这辈子都没有为一个男人流过这么多的眼泪吧。为什么轻易的说出那句话,为什么不能再坚定一点,为什么,都是为什么? 思来想去,她也找不到一个很好的理由去解释。长这么大,除了自己已经失去的丈夫,从来都是她在拒绝别人,没想到这次却被唐男这个貌不惊人的男人拒绝了。而且还是在自己毫无保留的爱上他的时候。 “分手?”胡媚儿的嘴角划过了一道惨笑,“想得美,我胡胡媚儿想要得到的还从来没有失去过,你是我的男人,谁也无法改变,就算是父亲也不行。” 米兰把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唐琳琳送回家以后,累的气喘吁吁,这丫头虽然醉的不省人事,但是手脚却不老实,无意识的动来动去,嘴里还呼来喝去的跟练拳似的。 回到车上,米兰没有马上开车,而是坐在车里,开着车窗,任由晚风吹拂着自己微微热的脸颊,那是喝酒以后的反应。只不过晚上她喝的并不多,而且她的酒量本身就很大。米兰给自己点着了一根烟。烟就在车上是为唐男准备的,因为她知道唐男的烟瘾很大。米兰也不算是次抽烟了,只不过很少抽烟的她,却被烟雾连呛了好几口。 回想着唐琳琳半醉半醒时跟她说的那些话,米兰不由的苦笑。先前自己就曾开玩笑的猜测过唐男和唐琳琳之间的事情,那时候唐男还说自己是在编故事,编的还挺像是那么回事。但是今天晚上听了唐琳琳给她说的事情,她才现自己不是在编故事,而是无巧不巧的说出了整件事情的经过。 唐男竟然跟唐琳琳了,而且还不止一次! 一想到这些,米兰就止不住的一阵心痛。虽说她以前很大方的想着,姐妹两人共侍唐男,甚至她可以不要名分。甚至她不介意唐男还有别的女人,但是那些都是嘴上说说的,等到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等到听到唐男和自己最好的朋友以后,她才现,原来自己还是嫉妒的,还是会吃醋的,还是会心痛。 “阿男,遇上你究竟是我的幸运还是不幸呢?”米兰幽幽的吐出烟雾,眼圈却不由的红了。 “队长,那边那辆车我们是不是该通知一下,刚刚好像有个女人上车了。”小区里离米兰那辆车不远的地方潜伏着好几个便衣警察,这些都是刑警大队的精英,今晚就是来这里追捕躲匿于此的抢劫杀人犯。 曼妮点点头,她似乎觉得刚刚上车的那个女人看上去有些面熟,只不过隔得有些距离,加上又是晚上,虽然有路灯,却也看的不是很清楚。 “你度快点,罪犯随时都会出来。” 一名年轻的便衣刑警点了点头,便默默的朝米兰那边走去。无巧不巧的是,正在这个时候,离米兰车不远的一栋公寓楼出口走出来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年轻人,身材很壮实,隐约可以看到鸭舌帽低下的面容,很多的络腮胡子,看上去很憔悴。 那便衣刑警一看到此人就吓了一跳,这人正是他们此次追捕的罪犯。没想到正好在这个时间出来,虽然穿着便衣,但是这位年轻的刑警还是有些忐忑起来。装作不在意的扫了那罪犯一眼,仍旧直直的朝前走去。只不过手臂已经紧张的贴紧了挂在腰间的枪袋。视情况,他随时都会掏枪。 曼尼看到不远处的场景,也不由的吓了一跳,没想到这罪犯出来的时间会这么巧,要知道这名罪犯的手上可是带枪的。 她连忙招呼手下时刻注意,随时准备出击。 事情就是这么巧,那年轻刑警的身上虽然穿了一件薄薄的外挂遮住了藏在里面挂在腰间的外套,但是这时候正好出来了一阵风,掀起了外套的下端。那便衣刑警虽然没有注意,但是却被那名谨慎的罪犯现了。 “警察!”这是罪犯的反应,第二反应就是很自然的掏枪。 “小心。”曼尼以及一帮随同的便衣看到那罪犯的姿态顿时惊呼出声,同时齐齐从躲藏的地方站出来并迅的靠近开始实施抓捕。 那名便衣刑警听到远处的惊呼时,已经意识到不妙,迅的掏枪但是那名罪犯的子弹已经射了过来,正中他的胳膊。 好在那罪犯只来得及开了一枪,后边的曼尼她们就迅的开枪营救了。 那罪犯见到自己的行动彻底曝光,这些警察也迅的靠近,他也来不及给那便衣刑警再吃上一颗花生米。而是迅的朝前逃逸。 米兰听到枪声的时候,还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觉得谁的车胎爆了么?但是接二连三的枪声响起,却是叫米兰开始紧张起来。她不认为这是放鞭炮,因为城市禁止烟花爆竹已经很久了。而且这声音跟电影电视中的枪声一般无二。 米兰吓得连忙摇下车窗准备开车,谁知道一个人影迅的闪到车窗边按住了她想要关闭的车窗,枪头指着她急促的说道:“快开车门。” 米兰还是次经历这样的场景,自然是吓呆了,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是瞪大着眼睛傻愣愣的看着黑洞洞的枪口。 “妈的。”那罪犯骂了一声,也顾不上啰嗦了。他刚刚也不过是恐吓米兰而已,现在要做的不仅仅是需要她这辆车,还需要米兰这个人。因为这个女人可以充作她的人质。 那罪犯自己将手伸进去,打开了车门,然后将米兰往里边一推,迅的关门,锁上所有的车门,然后动了引擎。车子迅的开了出去。 而在这个时候,米兰才知道尖叫起来。刚刚的情况太过突然,现在回味过来,她才知道害怕了。 “妈的,别叫,再叫老子杀了你。” 带着鸭舌帽的年轻人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继续开车,而米兰被他这么一恐吓的确是不敢叫了。只是瞪大着眼睛紧张的看着他,眼里因为害怕已经迅的纠结了一层水花。 曼尼见罪犯上了车,而且车上已有一名女子存在,看来是被对方劫持了。连忙掏出对讲机说道:“第二小队注意,第二小队注意,犯罪分子劫持了一辆黑色奥迪,车上有一名年轻女子,请立刻拦截。” 藏在小区门口的第二小队的刑警成员们收到消息迅的组织起来。 而曼尼招呼一名手下叫救护车并照顾那名受伤的刑警以后,带着人也迅的向小区的门口赶去。 小区的门口听着两辆黑色的不起眼的桑塔纳,车上的就是第二小队的成员,接到队长的消息以后。第二小队成员迅的下车靠近小区的门口,并齐齐掏出枪阻住了去路。 不多时,便看到一辆黑色的奥迪跟脱缰的野马似的冲了出来。 几人见到这种状况,毫不犹豫的开枪击打轮胎。但是那劫匪已经孤注一掷了,不管不顾的开车冲了过来。 几名刑警因为车上有人质的缘故也不敢直接开枪朝车内射击,见到车头直直的撞来,不得不闪开躲避。让逃犯轻易的冲了出去。 小区门口的保安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等到枪声以后才现了情况不妙。只不过这些刑警都穿着便衣,他们都以为是黑道报复,压根就不敢出来。 这时候,曼尼她们也冲了出来,不等第二小队的汇报,就急忙说道:“马上上车,实行追捕。” 几人全部上了黑色桑塔纳,把警报器挂上车顶以后,闪耀的灯光登时响起,出了急促的警报声。 两辆桑塔纳开的飞快紧追不舍的跟着那辆奥迪,只不过罪犯已经到了狗急跳墙的地步,根本不管什么红绿灯了,横冲直撞,小车开的飞快。 曼尼在车上一边向局里汇报情况,一边请求支援。不多时,奥迪前方的线路开始被封锁,警车也停了一排。 奥迪车在经过封锁路段的时候,知道无路可逃,一个急刹车挺了下来。一把抓过米兰,手枪顶着她的脑袋从车上走了下来。 后边两辆紧追不舍的两辆挂着警报器的桑塔纳也跟着停了下来,曼尼以及所有的便衣警察全部下车,掏枪对准着那名挟持着人质的劫匪。 另一边,封锁路段的警车上也下来了数百名警察,齐齐掏枪对准着那名劫匪。 “都给我滚开,不要靠近我,否则我就开枪了。”那名罪犯显然也知道自己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紧紧的揪着米兰的脖子,手枪对准着她的太阳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