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你是懦夫!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332章 你是懦夫!

的士在天上人间的门口停了下来,唐男付了钱下了车,却很不客气的再次被保安阻拦了下来。唐男已经很久没来这里了,坐的又是的士,保安也是职责所在。 唐男给了胡媚儿去了电话,胡媚儿接了孙波却没有去接唐男本来就有所惭愧。听到唐男来了,也没有直接招呼保安,而是告诉他,在门口等着,她很快就来。 唐男点着了一根烟,默默的在门口抽着,不多时,便看到一身黑色连衣裙,美得犹如黑玫瑰般的胡媚儿提着裙角小跑着奔了过来。 “阿男。”老远的,胡媚儿就挥了挥手。 唐男扔掉了烟头,看了保安一眼,那保安这时也没什么怀疑。挥挥手让他进去。唐男大步的走了进去,胡媚儿则是在他身前停了下来,呼吸有些急促,两颊生出健康的红晕。 “度挺快的嘛。”胡媚儿看着唐男笑道,小手则是自然而然的搂住了唐男的胳膊。 “那是,媚儿家的晚宴,我能磨蹭么。”唐男呵呵的一笑,眉头却有些展不开。 胡媚儿也没注意这些,咯咯的一笑,白了唐男一眼,说道:“算你聪明。”接着又说道:“晚餐还有一会儿,咱们不急着回去,在这里走走吧。” 唐男点头说:“行。” 其实他也不太想去媚儿的家,一是老丈人看他不是很顺眼。二是那狗屁医生也杵在那儿。而聪明的胡媚儿显然也是明白这一点。 两人便在满是绿化带的小路上悠悠的散步。 “那个叫孙波的医生现在也在你家吧?”唐男问道。 “恩!”胡媚儿点点头,有些担心的看了唐男一眼,见他的脸上并没有表露出不悦之色才轻轻的说道:“那是我爸一定要邀请他的,跟我可没关系。” 唐男呵呵一笑,说道:“你爸好像很不待见我,中午分开的时候也只招呼了那医生晚上来你家吃饭,可没叫我啊。” 胡媚儿苦笑道:“以前不是告诉过你嘛,我爸很喜欢这个医生,若不是我一直不愿意,他早就安排我嫁给他了。” 唐男哧的一笑,哼道:“这都什么年代了,你爸管的还真宽。” 胡媚儿沉默了一下,才忧心忡忡的说道:“阿男,他毕竟是我爸,生我养我这么多年,很多事情我都很尊重他的选择。和我前夫的婚姻也是我爸一手安排的,我并没有抱怨什么。这一次,若不是为了你,恐怕我也会……” “恐怕你也会听从他的安排跟那狗屁医生好是吧。”唐男不屑的笑了笑。 “阿男……”胡媚儿气恼的跺跺脚说道:“醋不是你这么吃的,现在不是因为你在,我一直都在抗拒么。可是,你也得替我想想啊。我爸他年纪都这么大了,身体也是刚刚在康复,我不想因为杵逆他,惹得他旧病复,你明白么。” 唐男默然了,半晌才轻轻的说道:“你是不是很怕你爸。” 胡媚儿楞了一下,半晌才悠悠的点头说道:“是的,我对他又敬又畏。” “那这孙波,你打算怎么办呢?”唐男又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胡媚儿苦恼的低下了头。 这时候,胡媚儿的手机响了,接了电话以后说了几句,偏头对唐男说道:“妈的电话,她让我们回去,说是晚餐准备好了。” 唐男点点头说道:“那去吧。” 回到别墅,胡媚儿似乎为了补偿唐男心里的不平衡,一直没有松开挽着唐男的胳膊。大大方方的出现在家人的面前,实际上,在早上接机的时候两人就深吻过一次了。现在的举动倒也算不得什么。 “伯父好,伯母好。”唐男对胡风和梅姨礼貌的喊道。 梅姨朝唐男眨眨眼睛,看着胡风似乎没有说话的意思,连忙笑着说道:“阿男你别客气,快坐,快坐,我让人去给你泡杯茶。” “不用了,伯母。”唐男客气的摆摆手,看着坐在沙上一言不的胡风,心里很不是滋味,甚至有拂袖而去的冲动。但是胡媚儿紧紧的抱着他的胳膊,他也不想把局面闹得的太僵,只好讪讪的坐了下来。 胡媚儿也跟着落座在唐男的旁边,不一会儿便有佣人给唐男端来了茶。 “孙波呢。”胡媚儿没有看到孙波不由诧异的问道。 梅姨笑着说道:“我让佣人领着他四处看看,人家是客人嘛。” 胡媚儿点点头,话刚说完,孙波也走进了大厅。看到胡媚儿跟唐男亲密的挨在一起坐着,眼里闪过一丝妒色。但是很快便掩饰住了。 “唐先生,咱们又见面了。”孙波显得很客气的走了过来,朝唐男伸出了手。若不是因为胡媚儿,他还真不想搭理这个人。但是基本礼貌还是要做好的,否则岂不是要让人看轻。所以唐男连忙站起身来,伸出手跟他握了握,说道:“孙先生你好。” 一边的胡媚儿知道这两个男人之间都不待见,想把气氛弄得和睦一点。笑着说道:“你俩也别客气,大家都不是什么外人。都坐吧。”说着,偏头对梅姨说道:“妈,让厨房上菜吧。” 梅姨点点头,轻轻推了一下正聚精会神看报纸一言不的胡风一下,说道:“老胡,吃饭了。” 胡应了一声,放下报纸。眼神在唐男和孙波的身上各自停留了一下。锐利的眼神闪过一道精光,这才朝餐桌走去。 唐男和孙波以及胡媚儿也跟着起身朝餐桌走去。 胡媚儿家的餐桌是电影中经常看到的那种类似会议桌的椭圆形大桌,这种餐桌一般都是在家庭条件非常优越的家庭才能出现。当然这种饮食文化明显带有西方特色。米雪家也是这样的桌子,但是要小了一些,显得紧凑了许多。 众人落座以后,很快的,佣人便开始上菜了。 席间,胡媚儿和梅姨两人一直周旋着,想让座上的三个男人气氛变得融洽一点。但是,显然,这三个男人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容易协调。所以餐桌的气氛显得异常的沉闷。当然,这也是唐男吃的最憋屈的一次晚餐。 晚餐结束以后,唐男就想告辞了。但是胡媚儿死死的拉着他,不让他离开,分开了这么多天,胡媚儿心里有许多话要跟他说。 而胡风则是朝孙波招招手说:“小波,跟我来书房一下,我有些话要对你说。” 孙波和胡风离开以后,唐男的感觉好了一些。不过现在在胡媚儿家呆着跟从前的感觉已经完全不一样,唐男总觉得浑身不自在。 “媚儿,我还是先回去吧。”唐男坐在沙上,轻轻的抿了一口气手中的茶说道。 “阿男,别生气好么。”胡媚儿抱着唐男的胳膊,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梅姨则是坐在了对面的沙上,听闻唐男还是想要离开,不由叹了一口气说道:“小男,老胡就是这么一副脾气。你别介意,怎么说他也是媚儿的父亲,你能体谅就体谅一下。相信梅姨,梅姨会帮你好好劝劝媚儿她爸的。” 唐男苦笑了一下,说道:“梅姨,媚儿,我并没有生气,也没有什么怪罪伯父的地方。我只是觉得呆在这里有些不自在。” 梅姨闻言似乎也觉得有道理,点点头说道:“那媚儿你陪着小男出去走走吧,开车去,顺便就把小男送回去吧。” 胡媚儿点点头应了一声,拉拉唐男的胳膊,轻声说:“咱们走吧。” 唐男点头站起了身,跟梅姨打了招呼,两人一起出了别墅。 小车缓缓的开出别墅以后唐男悠悠的吁出了一口气,同时也为自己点上了一根烟。今天胡媚儿开的是一辆娇小的甲壳虫。 “阿男,对不起。” 胡媚儿将车开的很慢,小脸显得有些哀怨。 “说什么对不起啊,只有我对不起你,你没有对不起我。”唐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胡媚儿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唐男苦笑着摇摇头却不想再说什么。 胡媚儿见唐男不在说话,眼神闪了一下,顿时小脸一紧,问道:“阿男,你是不是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那天……那天你接电话的时候,那个女人是谁。” 忍耐了许久,胡媚儿终究还是将这个问题抛了出来。 唐男无声的看着前方,闷闷的抽着烟。半晌才说道:“媚儿,要不……要不,咱们就算了吧。” 唐男说完这话的时候,觉得心里一阵剧痛,压得他都喘不过气来。 “你说什么?”甲壳虫在一声刺耳的急刹车中停了下来。胡媚儿苍白着小脸,看着唐男的目光中水雾缭绕。 唐男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又缓缓的将烟雾吐出,偏过头,看着胡媚儿的眼神认真的说道:“媚儿,我考虑的很清楚了。咱们还是算了吧,我们之间有很多的阻碍。而且,我也确确实实对不起你,面对你,我很惭愧。” “你……你不喜欢我了?”胡媚儿颤抖的问着,眼泪不知不觉的流淌了下来,顺着粉嫩的面颊一直低落到黑色的连衣裙上。 “没有,我很喜欢你,甚至,我很爱你。”唐男的瞳孔凝缩了一下,显得他此刻的内心是多么的痛苦。 “那是为什么?”胡媚儿的声音大了起来,似乎有些歇斯底里的味道。“难道就因为你说的那些狗屁阻碍?难道就是因为你说的对不起我?” 唐男不知道再说什么,甚至他不敢去面对胡媚儿那泪眼婆娑的眼睛。狠狠的一咬牙,唐男打开了车门,下了车。 “阿男,你要去哪里,你给我回来,你给我把话说清楚。我胡媚儿的感情不是可以随便玩弄的。”胡媚儿拍着方向盘大声的喊叫道。 唐男的脚步顿了一下,最终还是一言不的向前走去。 “阿男,你就是懦夫,你是个孬种,你不是个男人。”胡媚儿大声的喊着,却哭着趴在了方向盘上,一瞬间,泪流满面。 我是懦夫么?不是!因为我真的爱你。 唐男这么轻轻的告诉自己,然后上了一辆的士。 回到家的时候,唐男觉得自己比喝醉了酒还要狼狈。浑浑噩噩的,像个行尸走肉一般,手机响个不停,唐男似乎也不想去理会。重重的倒在了沙上。然后摸出手机狠狠的砸在了墙上,手机如同的他此刻的心情一般,四分五裂。 闭上眼睛,唐男的脑海里出现的全是胡媚儿悲伤的哭泣,幽怨的眼神,愤怒的呼喊。一时间脑子像是要炸开一般。 “啊……”唐男狂呼一声,接着如同狼嚎一般狂呼不止,双手紧紧的揪住自己的头,又痛苦的缩在了沙上。 这一刻,他也是泪流满面。 苏雅昨天和姐姐都是在店里睡的,今晚倒是回来了,却没有和苏菲一起回来。苏菲说是要忙些设计,晚些回来。 按照他的习惯,苏雅并没有先回姐姐的家。而是凑到了唐男家的门口,嘻嘻一笑,心想,这家伙不知道回来没有。然后摸出备用钥匙,打开了唐男家的门。 门一打开,苏雅就听到了一阵压抑的哭声,顿时心脏一拧。下意识的朝前看去,就看到沙上缩着一个身影。 “阿男,你怎么了。”当苏雅看清楚沙上的人是唐男的时候,顿时吓了一跳,连门都顾不上关了,鞋也不换就朝沙那边跑去。 沙上的唐男锁成一团,痛苦而压抑的哭着。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阿男,你这是怎么了。”苏雅看到唐男哭的如此伤心,莫名其妙的同时也感觉到一阵紧张,轻轻的摇动着唐男的身体。 见唐男还是缩在哪里,苏雅心一横,就硬是将唐男的身子搬了过来。当看到唐男那张被泪水弥漫的脸时,苏雅楞了一下,接着眼圈也跟着红了。 “阿男,你到底怎么了啊,你说话呀,你可别吓我。”苏雅手忙脚乱的替唐男擦着脸上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