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咱们边喝边骂他!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331章 咱们边喝边骂他!

“你……你女朋友?”唐琳琳好生楞了一下,这才疑惑的盯着唐男问道:“小雪不是一直在家么?” 唐男苦笑了一下,唐琳琳所知道的唯有小雪而已。不由的摇摇头,轻轻的靠在了沙上。 “哎,你说话呀,怎么不说了?莫名其妙的,小雪不是一直在上学么?能跑哪儿去呀,又怎么回来啊?”唐琳琳凶巴巴的瞪着唐男。 唐男除了苦笑就是头疼,这事不好解释。但是始终都要面对,唐男唯有想着如何才能让话说的更婉转一点。 “你再不说话,我可生气了,以后别想碰我。”唐琳琳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琳琳。”唐男组织了一下语言,却觉得嗓子有些干,“如果有一天,你现你对我了解的其实不多,你会怎么办?” 唐琳琳又转过了头来,有些讶然的看着唐男说道:“真是莫名其妙,要是对你不够了解,你就把你没让我了解的东西统统告诉我不就完了。哎,我说你今儿是怎么了?” 唐琳琳也觉得唐男今天的情绪有点不太对。 “琳琳……其实,其实小雪算不上我正式的女朋友。我真正的女朋友前一阵子去了美国,今天早上的班机回来了。”唐男有些讪讪的避开了唐琳琳的眼神,情不自禁的摸出了一根香烟,刚塞进嘴里就被唐琳琳夺走了。 唐琳琳瞪大着眼睛吃惊的看着唐男,小脸霎时间变得复杂无比。颤抖的说道:“你是说,你……你一直都在欺骗小雪?也……也同样在欺骗我。” “不是这样的。”唐男苦笑着说道:“当然不是你想象的这样,这中间的情况很复杂,让我慢慢跟你解释好么?”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唐琳琳的眼眸霎时间蒙上了一层水雾,她原本就是一个独立性和自尊心都非常强的女孩儿。否则从前也不会看上去像个比男孩子还飒爽,只不过是跟唐男生关系以后,一颗芳心潜移默化,这才慢慢的具有了小女人的味道。 但是当听到唐男的话以后,唐琳琳霎那间觉得心痛的无法呼吸,觉得自己被骗了,觉得唐男就是个谎言制造者。 唐琳琳气腾腾的站了起来,手指颤抖的指着唐男,气的脸色白。嘴唇嗫嚅了半天却也没说出一句话来,最后狠狠的跺跺脚,冲回了房间。 不多时,换好衣服的唐琳琳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唐男的家,大门被啪的一声带上了。 “琳琳,琳琳……” 唐男站起身追了上去,但是追到门口的时候却是沮丧的停住了脚步,最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重新坐在了沙上,一根接一根的抽起了烟。 或许,大家都需要冷静一下。毕竟,他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唐男也不会幼稚的以为自己像中的男猪脚那样,王八之气一,美女纷纷拜倒,然后和睦想出,三妻四妾。 唐琳琳冲出了唐男的家,一口气从楼梯冲了下去,到了楼下出口的时候,唐琳琳终于忍不住了靠着墙边放声的痛哭起来。 女人心,海底针。 爱你时可以无怨无悔,恨你时却愿意千刀万剐。 此刻,唐琳琳对唐男只有恨。唐男是她的初恋也是她的个男人,是她今生次毫无保留的付出。虽然在一开始,她还潜意识的安慰自己是第三者不要渴望什么。毕竟小雪在她的前面。但是人都是自私的,谁愿意把自己喜欢的东西与别人分享。她甚至慢慢的产生了与小雪一决高下之心。 但是现在唐男忽然冒出来的女朋友竟然横插到了小雪和自己的前面,她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唐男竟然生生的隐瞒了这么久。 一包烟很快就被唐男抽完了,尼古丁的刺激没有让唐男的心情扭转,却变得更加的烦躁。他觉得自己没有错,谁能说爱情是个错误。但是他又觉得自己错了,不该如此的博爱。不该让一颗心分成那么多瓣让那么多女孩占据。他觉得对不起胡媚儿,也对不起所有的女孩儿。一瞬间,唐男甚至有了逃避的想法。离开这座城市,把所有的一切都忘记。 傍晚,米兰下班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唐琳琳的电话。 “琳琳,你怎么了?”当米兰接到唐琳琳的电话时,着实的震惊了一下。从认识唐琳琳以后就从没有见过这个有男孩子气的丫头哭过。但是这一刻,却在电话里哭的稀里哗啦。 “小兰,我好难受,你过来陪陪我好不好。”电话里的唐琳琳一个劲的抽噎着。 “好好,琳琳你别哭呀,告诉我你这是怎么了。哪个混蛋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帮你去收他。” “小兰,我在红太阳酒吧,你过来找我,我要喝酒,你陪我。” 唐琳琳说完就挂掉了电话,米兰喂了几声却只能听到嘟嘟的声音。无奈的收起电话,心里却莫名的产生了一种预感。摇摇头,苦笑了一下进入了停车场。飞快的动汽车朝红太阳酒吧驶去。 “媚儿,你去酒店亲自接一下孙波来家里吃饭吧。”胡风跟胡媚儿还有梅姨回到天上人间的豪华别墅以后简单的做了一下休息调整。此刻已经到了晚饭的时间,胡风便嘱咐胡媚儿去接一趟孙波来家里吃晚餐。 胡媚儿看着坐在沙上,正看着报纸一脸严肃的父亲,心里有些无力感。从小对父亲的敬爱和崇拜让她对父亲有着莫名的敬畏感。这种敬畏让她即便以为人母,即便已经是华东帮的夫人却也很难抗拒。 回家以后,胡风一句话也没有提起过唐男的事情。这样的情况,虽然胡风不说,她也知道自己的父亲并不是很喜欢唐男。可是自己喜欢的人是唐男啊,如果父亲一味的要求自己离开唐男跟孙波在一起自己该怎么办? 更何况,她知道自己父亲的手腕。如果他不喜欢唐男,而自己一味的要跟唐男在一起,那么父亲一定会对唐男动手的。肯定会用尽手段让唐男离开自己,从自己的身边消失。.. “唉!”胡媚儿苦叹了一口气,看着这个明显已经不复年轻时锐气的父亲,心里苦涩难明。点点头应了一声。 梅姨一直都管理着这个别墅,离开一段时间回来,梅姨忙前忙后的查看着别墅的各项设施。也曾问过唐男有没有回来过,得到的答案却是唐男从来都没有来这边住过。梅姨听闻不由苦笑,唐男这孩子其实她很喜欢,也很欣赏他身上的那种骨气。换做一般人,能傍上这样的富婆,有别墅豪宅,有名贵轿车,谁会抗拒这样的诱惑。但是话说回来,要真是一般人,夫人会喜欢么? “媚儿,怎么了?”梅姨正在前院招呼着佣人将花草修剪一下,看到胡媚儿无精打采的走了出来,关心走上前去问道。 “没什么,爸让我去接一下孙波晚上回来吃饭。”胡媚儿勉强的展开一个笑容。 梅姨自然知道胡媚儿心里想的的是什么,轻轻的替胡媚儿理了一下鬓。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爸这人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他认准的事情就是真理,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不过这事情你也别急,我会跟他好好说说的。” “妈,谢谢你。” “谢什么,你是我的乖女儿,更何况唐男那小子我也很喜欢,我能不帮你么。”梅姨笑着在胡媚儿的脸颊上轻拧了一下。 胡媚儿的脸一红,说道:“妈,那我去了。” “等等。”梅姨叫住了胡媚儿说道:“你要是去接孙波,就顺便把唐男也叫上,知道么?” “可是爸他……” “放心吧。”梅姨笑着说道:“你爸那边我会去说的,傻丫头,这家宴让孙波来了,唐男却不出现。人家知道了心里能好受么?” 胡媚儿眼圈一红,感激的说道:“妈,你真好。” 说着,扑过来在梅姨的脸上啪的亲了一口,小跑着走向了停车场。 “这丫头。”梅姨呵呵的笑了起来。 手机跟催命符似的不停的叫唤着,唐男却如同枯木似的坐在沙上,双眼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如同入定了一般,对外界不闻不问。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唐男动了一下,伸手拿起了电话,一看号码是胡媚儿的。来了一点精神,接起电话,那边胡媚儿就气匆匆的说道:“阿男,你在干嘛啊,怎么这么久都不接电话?” 唐男张了张嘴,却现嗓子干的几乎不出声音了。轻咳了好几下,使劲的咽了一口口水,才慢慢的缓和过来。 “媚儿,怎么了?”唐男轻轻的说道。 “你现在在哪儿啊,晚上有空的话来我家吃饭好不好?” “好啊。”唐男微微来了一点精神。 “那行,你在哪儿我去接你好了。” “不用了,我又不是不认识你家,我直接去就行了。” “那也行,那我在家等你,你可要快点啊。”胡媚儿心想接了孙波再接唐男,这两人撞到一起自己有些难堪。 挂掉电话以后,唐男站起了身,冲进了洗漱间却现一下午自己的下巴上就冒出了不少的胡须。 洗了个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面容。换上衣服,唐男便出了门。 随手拦了一辆的士,报了天上人间,小车就缓缓的开动起来。 米兰赶到红太阳酒吧的时候,唐琳琳已经喝掉了两瓶红酒。此刻抱着酒瓶微醉的她,喃喃的念叨着:“小兰,你怎么还不来啊,怎么还不来。” 米兰心疼的不得了,连忙走过去,夺走她手里的酒瓶,搂着她说道:“琳琳,别喝了,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小兰,你来了。”唐琳琳醉眼朦胧的转过头,见是米兰,两手一张扑在了米兰的身上。咯咯的笑道:“没……没事,我高兴啊,高兴,呵呵……”笑完,又大声的哭了起来。 酒吧里这样的事情司空见惯,喝酒买醉泄的人不知道多少,并没有多少人关注。 米兰见状,抱紧唐琳琳说道:“好了好了,琳琳,咱们先别喝了,咱们先回家,有什么事情慢慢告诉我好么?” “不……不行!”唐琳琳小嘴一噘,醉醺醺的说道:“我……我还要喝,还……还要喝,嘻嘻,小兰,你来陪我喝,来,咱们……咱们干杯。” 唐琳琳抓起酒瓶子又朝嘴里灌去,米兰急着夺走了她的酒瓶,哭笑不得的说道:“琳琳,你喝多了知道么?别喝了,有什么伤心事,说出来好么。说出来心里就不痛苦了。” 看到平时大咧咧的像个男孩子般的唐琳琳变成这幅模样,她着实很心疼。 “我……我才没喝多,我就是……就是高兴,我才喝。小兰,嘻嘻,你可是我老婆,你要陪我喝,来,咱……咱们喝交杯。” “好好好,老公,你没喝多,没喝多。咱们回家慢慢喝好不好?”米兰将酒瓶拿的远远的不让唐琳琳触碰到。 “不要回家,我……我要喝酒。”唐琳琳挺了挺身子又扑在了米兰的怀里,小嘴念叨起来:“老婆还是你好,不像那些臭男人。” 米兰见唐琳琳稍微平静了下来,也不敢乱动,轻轻的拍打着唐琳琳的娇背,轻声说道:“琳琳,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告诉我好么?” 琳在小兰的怀里拱了拱,忽然又哭了起来,小嘴一扁一扁的,也不知道多伤心多委屈。 “小兰,呜呜呜,他骗我,他有女朋友,呜呜呜……” 米兰心里咯噔了一下,听到琳琳这话,她不自觉的就想到了唐男。虽然她并不清楚唐男跟唐琳琳的关系,但是女人天生的直觉是很可怕的。 “他怎么骗你了?他是……是唐男么?” “就是他。”唐琳琳忽然抬起了脑袋,变得咬牙切齿。接着又软软的趴了下去,哭着说道:“他有女朋友,呜呜呜,他骗我。” 确定了惹唐琳琳伤心的人是唐男,米兰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很复杂。说不清也道不明。忽然拍拍琳琳的娇背说道:“好,琳琳,来,我陪你喝酒,咱们边喝边骂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