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这丫头调戏我!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330章 这丫头调戏我!

在两个年轻人互相打量的同时,胡媚儿的父亲也在悄然的打量着唐男。胡媚儿虽然已经不是什么年轻的小女孩,甚至是育有一女的俏丽寡妇。但是他毕竟是胡媚儿的父亲,作为父亲来说,总希望自己的女儿能生活的幸福开心。而中国的传统思想使然,父母大人总喜欢在子女的婚姻大事上插上一脚。不管男女,在确定婚姻关系之前总是要带上彼此去见对方的父母,得到父母的确认,这门亲事才能确定下来。虽然时代变迁,但是这种根深蒂固的思想依然存在。 当初胡媚儿的婚姻就是他的父亲一手促成的,而如今,胡媚儿的父亲醒来以后对一直以来照顾他的那位年轻的华人医生十分的喜爱。若不是胡媚儿一直不肯妥协,加上梅姨也时不时的吹上枕头风。这事情几乎就被他定下来了。在知道唐男这个人以后,胡媚儿的父亲也十分的好奇。他自然知道自己女儿的眼界,一般人根本难入她的眼帘。所以这次回国一是要审看一下媚儿所说的男子。另一方面,那位年轻的医生也一同回国了,这让胡媚儿的父亲心里有些感动。能为了自己的女儿放弃美国优厚的条件回国,这样诚心挚意的小伙子去哪里找。所以胡媚儿的父亲觉得,如果媚儿所说的那个小伙子不行的话,就要全力阻止两人,然后极力促成胡媚儿与这年轻医生的情事。 对于唐男和胡媚儿一见面就激烈的拥吻,胡媚儿的父亲虽然心里不快,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悄悄的观察了一下身边的年轻医生,见他目光淡定,虽隐隐有嫉妒之情,但隐而不露,显然气量非凡,不由心里暗暗赞叹。 就在唐男和对方相互打量的时候,媚儿和梅姨以及三位堂主也走了过来,一行人算是汇集在了一起。 “胡大哥,你回来啦。”任遥年纪很轻,称胡媚儿为夫人,却称她的父亲为胡大哥,不免在称呼上有些混乱。但是没人计较这些,当初任遥入帮的时候就是胡媚儿的父亲拉他一手的,他一直称呼他为胡大哥,属于死忠与夫人一系的。 “呵呵,任遥啊,几年不见成熟稳健了不少啊。”胡媚儿的父亲看到任遥终于露出了笑脸。 任遥受到夸赞微微有些脸红,而另两位堂主也急着过来打招呼。 这时胡媚儿抱住了唐男的胳膊,唐男也将手里的花递给了她。胡媚儿很是欣喜,凑在唐男的耳边轻声说道:“那是我爸爸胡风,就是我跟你说的日坛的坛主。跟我去打个招呼,一会儿说话可谨慎点,千万别惹得我爸爸不高兴。” 唐男点头,目光在那正盯着自己和胡媚儿的年轻人身上溜了一圈,微带醋意的低声说道:“那位是不是就是你说的那个什么医生,他怎么跟你一起回国了?” 胡媚儿自然能听出唐男话里的醋意,低声答道:“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就跟回来了。我爸挺喜欢他的,我也没办法。这事上次好像跟你说过。” 说着,一拉唐男,两人凑上前去。 胡媚儿有些紧张的看着胡风说道:“爸,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唐男。” 唐男知趣的朝胡风一笑,说道:“伯父好。” 胡风淡淡的点点头,看的出来他对唐男有很大的成见。显然是因为那年轻医生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 唐男心里颇有些无奈,但是现在周围人多,他也不便跟胡风东拉西扯增加好感,只好一直保持面带微笑,扮演谦谦君子。 “媚儿,这位是先生是谁,怎么也不给我介绍一下。”那位年轻人终于笑着开口了。 唐男心里暗骂虚伪,妈的没看见胡媚儿抱着我的手么?关系都这么明显了,你还问! 胡媚儿对这年轻医生谈不上好感,但也不算厌恶。对方也的确在这段时间仔仔细细的照顾着她的父亲,对此她也很感激。闻言,笑着说道:“孙波,我给你介绍一下。他叫唐男,是我的……我的男朋友。” 胡媚儿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坦言唐男是自己的男朋友,不免有些脸红。偷偷看了胡风一眼,见父亲面无表情,不由心里幽幽一叹。 孙波似乎故意曲解胡媚儿的意思,笑着朝唐男伸手说道:“原来是媚儿的男性朋友,你好唐先生,鄙人孙波,刚从美国回来,很高兴见到你。” 唐男心想,是人都能看到你刚从美国回来,没必要这么张扬你的海龟身份吧。想是这么想,虽然很不想跟这海龟男握手,但是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好的。只好伸手飞快的一握,又飞快缩回。笑着说:“我也很高兴见到你孙先生,不过我不仅仅媚儿的男性朋友,确切的说我是他的男朋友,你也可以理解为恋人。” 孙波的眼皮跳了一下,对唐男这样的解释不置可否。 一边的梅姨见这两个年轻人话里藏锋,不由站出来打起圆场笑道:“大家别站在这儿说了,快要到午餐时间了,咱们还是找个地方吃个饭吧。” “梅姨,接风宴我已经准备好了,咱们现在就出吧。”任遥抢着说道,其实三位堂主都准备了接风宴。但是任遥抢着把话说了出来,两位堂主也只有愤愤的忍住了。 梅姨笑着点点头,目光在剩下的两位堂主面上扫了一眼。轻轻的挽住胡风,微笑道:“老胡,有些累了吧。咱们去吃个饭就好好的休息一下。” 胡风点点头。一行人出了机场。 接风宴上,费斩和刘广平暗地里不时的拿话试探着胡风,同时也把现在帮内的形势和潜在的威胁隐晦的说给胡风听。主要是试探胡风是不是打算回国以后大显身手做出什么大动作。但是无奈胡风人老成精,三言两语涵盖过去,并不做正面回答。 而胡媚儿原本是想跟唐男坐在一起的,却被胡风硬生生的叫到了自己的身边。唐男则是跟那孙波坐在了一起。孙波这家伙不用说,自然跟唐男是不对付的。表面上跟唐男把酒言欢,暗地里却是思量着如何把媚儿从这小子的身边夺走。 一餐接风宴在貌似和谐的气氛中圆满的结束了,胡媚儿打算跟唐男找个地方单独聊天。但是被胡风制止了,胡风要她一同回家有话跟她说。同时胡风还想留住孙波一同回家住,但是胡媚儿死活不同意,她心里清楚的很,要是把这孙波带回家了,阿男那里指不定要吃醋吃成什么样。加上梅姨也是不太同意,胡风只好作罢,让任遥安排落实孙波的酒店。并让他晚上来家里吃饭,却没有邀请唐男,其用意也不言而喻。 唐男也是不气不恼,胡媚儿着急的朝他使眼色,他则是还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一行人就这么分道扬镳。 由于任遥领命帮孙波落实酒店,唐男又不愿意坐费斩和刘广平的车子,便一个人打的回了家。也不知道唐琳琳是不是还在家里睡着,唐男怕打电话扰到了她。所以直接坐车回家。后来想了想,给米兰去了一个电话。他现在说起来虽然是兰雪儿公司的职员,但是上不上班对他来说都是无所谓了。打个电话跟米兰闲聊了一会儿,车到了门口便挂了电话。 回到家里,唐男轻松了许多。跟胡媚儿的父亲在一起还是有些压力的,这位胡风先生显然对他不是很青睐。唐男倍觉压力,顿时感觉米国华同样是父亲,却不知道和蔼了多少。 唐琳琳果然没起来,裹着薄被,露着白嫩的香肩,蜷曲在床上睡的也不知道多香。唐男暗笑,这丫头昨晚累坏了。不过又一想,老子可是耕耘者,怎么老子生龙活虎的,反而“地”累了。这不合常理啊,再说了,这琳琳可是练功之人啊。最后唐男给自己的解释是,自己的身上怪异的事情本来就多。或许这情爱之事方面也比别人强了许多吧。 唐琳琳没起来,唐男也没打扰她。先是坐在沙上抽了一根烟,皱着眉头想着他跟胡媚儿的事情。胡媚儿的父亲胡风对自己不是很顺眼,自己想要过他这一关有难度。再加上,现在自己心上的可不止胡媚儿一个。米国华可以大度的告诉自己男人可以风流不可以下流,想必那胡风大爷肯定不会有这样的度量。 而胡媚儿现在乍然相逢忘却了跟自己生气的事情,但是等这时间一过,胡媚儿肯定要追问。这事情解释起来肯定又是一个大麻烦。 想着想着,唐男不由觉得太阳穴疼的厉害。没女人的时候烦恼,女人多了也烦恼。扔掉烟头,唐男站起身,打开冰箱取了一些食材去了厨房。 这唐琳琳还没有起来,一会儿起来肯定得叫饿。所以唐男准备再次动厨神做一顿佳肴出来。. 唐男在厨房里忙的叮咚响,却不知何时,唐琳琳已经穿着睡衣斜倚在厨房门口。等到一阵轻笑声传来的时候,唐男才现了门口的唐琳琳,不由柔声说道:“怎么起来了啊?是不是我做饭吵到你了。” 唐琳琳抿嘴微笑着摇头,眼里带着甜甜的笑意。轻轻的走到唐男的身后抱着他的腰说道:“阿男,咱们现在像不像是一个家,你像不像是一个家庭妇男。” 唐男白了她一眼说道:“我是家庭妇男,你就是懒妇。” 唐琳琳扭扭小腰,在唐男的后背上磨蹭了几下,撒娇道:“讨厌,要不是你昨晚那么强,我怎么会睡到现在。” 说着,唐琳琳双颊绯红,显然是想到了昨晚看着武藤兰的小电影然后模仿着做出种种不堪入目的姿势。 “还说我呢,昨晚也不知道是谁硬拉着我做出那么多羞人的动作。哎呦,真是羞死人了。”唐男忽然兰花指一捏,模仿着任遥做出一个小家碧玉害羞的动作。 唐琳琳顿时乐的咯咯直笑,小手在唐男的身上使劲掐。 “好了,别闹了。”唐男拍拍她的手说道:“快去洗漱一下,饭很快就要做好了,等你洗漱好就开饭。” 唐琳琳恩了一声点点头,却撅着小嘴说道:“那你让大爷香一口,我就去。” 唐男无奈的亲了她一下,却又被唐琳琳偷袭了一口,这丫头才咯咯的笑着去了洗漱间。 唐男摸摸脸颊也是满含笑意的自言自语道:“靠,这丫头调戏我。” 现在差不多才到一点,中饭虽然晚了一些,但是唐琳琳的胃口很好。姿态也很豪迈,充分的彰显着她巾帼不让须眉的风范。 唐男中午已经吃过了,所以吃的不多。解决午餐以后,唐琳琳主动去洗碗,唐男则是靠在沙上抽着烟。 不多时,手机响了起来,是任遥打开的,唐男有些奇怪的接起电话。任遥句就是:“男哥,大事不妙啊。” 唐男被这句没头没尾的话说的一愣,紧张的问道:“怎么了?” 任遥在那边急道:“男哥,刚刚我送那小子去酒店。这小子一路上使劲的跟我打听你跟夫人的关系,看那意思,这小子对夫人有企图啊。” 唐男听到任遥这么说,不由的笑骂道:“原来是这事啊,你可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这事情我知道,刚刚在机场你应该就看出来了吧。而且,今天媚儿的父亲对我似乎也不是很看好,不过你放心,这事情我心里有数。” 任遥在那边苦笑道:“你有数就好,做好准备工作,可别让这小子横插一杠子把夫人给抢走了。” 唐男笑道:“任遥,你够兄弟,我谢谢你了。这事情我心里有数,我会做好准备的。” 挂了电话以后,唐男苦笑了一下。任遥的确是够兄弟,这医生孙波的事情胡媚儿自然是不会跟任遥说。任遥知道了以后立刻通知自己,显然是不希望自己蒙在鼓里。只不过这事情掺上了媚儿的老爹可就复杂多了。 唐琳琳洗好碗筷走了出来,看到唐男愁眉苦脸的坐在沙上抽烟,走过去坐在身边问道:“怎么了,看你脸苦的。对了,早上你去干嘛了啊?” 唐男摇头笑道:“也没什么事情,一个朋友从国外回来了,我去接一下飞机。” 唐琳琳哦了一声,刚想说话,唐男忽然叹了一口气说道:“琳琳,还是跟你说实话吧。我女朋友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