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媚儿回来了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329章 媚儿回来了

当初青龙堂堂主刁德一被帮规处决以后,任遥护驾有功,暂替了青龙堂堂主的位置,同时也是白虎堂的堂主。而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再重新退举出新的青龙堂堂主,所以如今的任遥可以算是身兼两职,论实力,自然是要比这两位堂主大了一倍。而这两位堂主似乎也不闻不问,相比较刁德一而言,这两位堂主的作风都是不偏不倚,貌似十分的中立平庸和低调。 对于任遥的招呼声,两位自然也是貌似热情的回应了一下。待看到其后的唐男,便又热情的称呼男哥。 唐男虽然不算是华东帮的人物,但自从那天华东帮内部事变之后,大部分人都清楚了此人和夫人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究竟是什么关系大家或许心里清楚嘴上不说,但是有一点很清楚,唐男是凌驾在华东帮最高领导人之上的。 唐男也从任遥的嘴里了解过这两位堂主,闻听两位堂主热情的跟自己打招呼,自然也是亲热的回应,笑道:“刘大哥好,费大哥好,两位可别称呼我什么男哥,叫我阿男就行了。” 还不等刘广平和费斩两人开口,任遥就急着叫唤道:“那不公平啊,男哥,你可从来没对我这么客气过啊。要不,改明儿,我也叫你男男吧。” 说着,还朝唐男抛了个媚眼儿。 唐男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而刘广平则是和费斩对视了一眼,显然对于这个称呼上的小细节就让他们看了出来。唐男跟任遥的关系走的比较近。只不过两人都是人老成精,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没点智商怎么能做到现在的位置。 两位不动声色的一笑,对于唐男的称呼依然没有改变,还是恭敬的喊着男哥。 夫人去美国的具体事宜虽然保密,但是刘广平和费斩显然也是得到了一些风声。当初胡媚儿的父亲秘密进入美国治疗,他们也是知道的。只不过当时胡媚儿的父亲在帮中已经不掌握实权,大家也都以为他退居二线以女儿掌控全帮了。只不过经过上次帮中动乱,梅姨身份的揭晓。那么居在美国疗养的胡媚儿父亲的身份也就揣摩的七七八八,十之就是日坛的坛主。这样一来,两位华东帮的堂主不免对华东帮的潜在势力有了一些警惕,正如夫人所警告的那样,或许在国外还有一道鲜为人知的华东帮暗中势力存在。 这年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刁德一有着推翻夫人政权掌控全帮的想法,费斩和刘广平又何尝没有。只不过两位的心机都更为深沉,华东帮虽然是夫人一个女流之辈掌控。但是其掌握的势力还是异常的强大,若是不能做到一击必杀,下场显然会是和刁德一一样。他们断然不会做这种冒险的事情,更何况这两位堂主也并非是一条战线,彼此也是表面平静,却是暗斗的厉害。导致了一种畸形的势力平衡存在。 当然,这些只是内部的倾轧。从大局考虑,华东帮最大的敌手就是华南帮,华南帮一直都想吞并华东帮,掌握长江中下游所有的黑道势力。而华南帮以外,川帮,青帮都是国内响当当的黑道势力。再说远点,香港的洪兴三合会,台湾的竹联帮,澳门的和安乐派。这些黑帮势力虽然看似不会跟这片土地的黑帮有利益纠纷,但是正如帝王的野心一样,每一位黑帮大佬无时无刻不想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和利益收获。这就导致了,合作或者吞并倾轧的存在。 再从国内延伸出来,国外的黑帮势力当属日本的三口组和黑龙会对国内黑帮势力的窥视之心最为强烈。所以,表面上风平浪静,实际上暗地里却时时刻刻都在风起云涌。从小见大,看中央新闻国与国的纠纷交涉就能看出,这些正大光明的白道且能计算的如此厉害,那么暗中的黑道势力可想而知。 “任遥,听说胡老哥这次回来了啊。”刘广平给费斩和唐男一人派了一根中华,任遥抽女士香烟所以没有派给他。 任遥自己摸出一根女士香烟点燃,眯着眼睛淡笑道:“牛魔王你消息倒是蛮灵通的嘛,我也是刚刚得知胡老哥回来的消息。” 刘广平暗自一笑,心想,你是夫人的心腹,你要是刚刚知道,岂不是比老子还不如。当然,他也不会点破,而是继续笑道:“不知道这次胡老哥回来会不会有什么大动作啊,咱们华东帮好像已经沉寂了很久了。看看那边华南帮的动作搞的多大,又是走私又是贩毒的,这样下去不出十年,咱们的势力风头就会被对方完全的压下去。” 任遥耸耸肩膀说道:“这些你可别问我,一会儿胡老哥下飞机,你直接问他好了。不过啊,我觉得现在也听好的。没听说过一句话么,青菜豆腐保平安嘛。走私贩毒的多危险啊,我年纪也不小了,牛魔王你年纪比我还大,还是安心的养老吧。咱们都过了拼搏的年纪了。” 任遥的年纪并不大,相比较牛魔王而言年轻了不知道多少。所以说这话未免有些装老的嫌疑,只不过刘广平和没有说话的费斩都清楚。这话显然是说给两人听的。 两人自然都是淡淡的一笑,浑当没有在意。话头也自此打住。倒是唐男听出这中间的不寻常,心里暗自计较。看来华东帮的水比表面上看起来要浑了许多啊。 十点钟一到,候机大厅的广播就准时奏响了女播音员甜美的嗓音,提示班机即将降落,接机的人做好准备。这时候,大家也都把目光对准了出口。 不消一刻钟,下机的人缓缓从出口走了出来。由于是国际班机,不少红鼻子蓝眼睛的老外男女走了出来。不多时,胡媚儿一行人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夫人!”任遥这家伙向来都没什么规矩,远远的看到胡媚儿就伸手招呼起来。 而一边的唐男自然也看到了胡媚儿,许久不见,胡媚儿不见消瘦却显得愈的娇艳动人。一伸时尚的香奈儿时装,头也烫成时尚的大波浪,身上音乐可以看到异国他乡的味道。看来胡媚儿在美国住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知不觉的被国外的时尚文化有所影响。 唐男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加重了,当看到胡媚儿的这一刻,唐男才知道胡媚儿在自己心里的分量有多重。目光一霎不霎的盯着缓缓走来的倩影,脚步也随之向前想去。 任遥三位堂主自然也跟着向前走去。 胡媚儿自然也是看到了唐男,当看到日思夜想的人儿近在咫尺,胡媚儿忽然现心里原本所有的埋怨都消失了。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眼中除了唐男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 一对年轻男女的脚步都不自觉的加快,最后似乎变成小跑,最终两个身影紧紧的结合在了一起,不顾机场数不清的人群,激烈的接吻起来。 梅姨看到这一幕不自觉的抿嘴一笑,下意识的抬眼看了看身边高大的老人,看到他面无表情的模样,心里不由有些忐忑。这位自然就是胡媚儿的父亲,只不过他一直希望媚儿能跟随行而来的医生结合在一起。 想到这里,梅姨又下意识的看了看另一边的那名同样高大的年轻人。年轻人很斯文也很英俊,身上具备所有吸引女人的资本。只不过,媚儿一直对他的殷勤无动于衷。若是没有唐男这个人物出现的话,或许胡媚儿会对他有所倾心。但是显然他迟了一步。 而这位年轻人此刻面上的表情也不是很好看,虽然表面上看似风平浪静。但是梅姨凭着女人的直觉还是察觉到了他眼中那一闪而逝的妒火。 唐男和胡媚儿旁若无人的接吻,紧紧的相拥。周围人对此也司空见惯了,除了任遥这些熟悉的人略微有些惊讶和尴尬之外,并没有人驻足观赏。因为不远处有好几对情侣都在享受着重逢的激吻。 良久,吻毕。 两人的唇瓣缓缓的拉远,视线也落在了彼此的脸上。 胡媚儿轻轻的捧起唐男的脸颊,有些心疼的说道:“你瘦了。” 唐男也轻轻的说道:“你胖了。” 胡媚儿扑哧一笑,拍打了唐男一下,嗔道:”讨厌。” 这时候,任遥有些尴尬的上前轻咳了一声,恭敬的说道:“夫人好。”紧接着,其他两位堂主和身后的小弟也齐齐过来恭敬的说道:“夫人好。” 胡媚儿这才猛然醒悟过来,这里并不是跟唐男亲热的地方。顿时脸色娇羞手忙脚乱的推开唐男,接着急促的呼吸了几下调整了情绪。这才点点头,微笑道:“你们也好,谢谢你们来接机。” 说着,看向任遥道:“人妖,我和梅姨离开的这段时间。华东帮没有出现什么大乱子吧。” 任遥连连摇头说道:“没有没有,这不有男哥背后指导么,怎么可能出乱子呢。” 唐男不由暗笑,任遥你这马屁拍的也太没有技术含量了吧。 胡媚儿显然不这么认为,女孩子都喜欢别人夸赞自己的情郎。闻言却是假装不屑的嘁了一声,说道:“就他?” 唐男摸摸鼻子苦笑。 “小男啊,好些天不见了,让梅姨看看你瘦了没有。”梅姨笑着朝唐男走了过去,唐男笑道:“梅姨,我一个小年轻,身体不知道多棒呢,怎么会瘦。” 梅姨慈祥的拉着唐男的手,左看看有看看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忽然凑近唐男的耳边小声说道:“阿男,我身后的两位一位是媚儿的父亲,他似乎不太喜欢你。而另一位就是你的情敌了,也是媚儿父亲中意的对象。你小心着些应付。” 说完,才转向了媚儿,拉着她跟几位堂主打招呼。唐男下意识的看向了梅姨后面的两个人,年轻的显然是那不知所谓的情敌。长的倒是一表人才,只不过先入为主的观念,唐男是看这个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料想对方也是一样。因为对方也在暗暗打量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