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性”福是什么?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328章 “性”福是什么?

“性”福是什么? 如果说,当你一个人看小电影是,龇牙咧嘴的靠着“五姑娘”来泄的时候,而我却和一位仅仅穿着一件白色浴袍,堪堪遮住娇躯春光的美女共同欣赏。那么我就比你“性”福。 显然,此刻唐男是幸福的。虽然这种场面唐男曾和胡媚儿尝试过,但是毕竟两人没有生过什么友谊的关系。而现在趴在床上,挺翘着任由自己的贼手轻轻揉捏亵渎的唐琳琳却是和自己有过鱼水之欢的女人,那种感觉自然不一样。 唐男搜集的全套是没有马赛克的精致版本,武藤兰用天使的面容和魔鬼般的身材尽情的抒着人间情爱的极限。同时,那一声声专业,却又撩人的呻吟,让唐男一瞬间就明白了,为什么有一叫做兽血沸腾。 一直在房间里蹦来跳去的小家伙此刻也被这种似曾熟悉的声音吸引住了视线,一下子蹦到了床上,当然小家伙没敢靠的太近,对它来说,唐男是个不好惹的人物。只不过,画面上的一幕一幕让小家伙不自觉的又开始模仿起来。一会儿模仿那武藤兰缴入不堪的姿势,一会儿模仿那小倭寇猛力前挺的动作。端的是无比滑稽。 只不过,唐男和唐琳琳都没有注意到小家伙的举动。两人的呼吸都有些局促,唐男忽然现,原来小电影才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因为他仅穿着的内裤上已经被顶出了一个大大的帐篷。 唐琳琳轻咬着唇瓣似乎融入到了电影当中,脸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染上了一层粉嫩的红色。由于刚刚洗过澡,她的头是盘起来的,唯有几缕刘海轻轻的搭着,湿漉漉的,配合着脸颊的娇红,眉角的含春,秋波的荡人,尽显着说不出的妩媚。 似乎是感受到身后的男人那越来越明显的粗重呼吸声,还有落在自己股间的贼手越深入的蹂躏,唐琳琳回过头来,荡着一汪春水的美眸轻轻的朝唐男眨了眨,忽然娇滴滴的说道:“老公,我要。” 唐男顿时浑身一震,接着身上的欲火瞬间便弥漫到了脑中枢神经。唐琳琳这丫头可是从不喊什么老公的,但是突然这么娇滴滴的唤了一声,配上那副春情荡漾的面孔,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有着巨大的杀伤力。 唐男闷哼一声,就直接扑在了趴在床上的唐琳琳身上。雨点般的吻尽情的落在了唐琳琳的背上,酥颈,耳垂,最后和唐琳琳的小嘴撞上,便深深的吻在了一起。同时大手一拨拉,裹在唐琳琳身上的浴巾松开了不少,大手一插就轻轻的穿过浴巾盖住了那压在床上的一边娇乳上。 等到两人的唇瓣分离,唐男还想接着下一步行动的时候,唐琳琳忽然咯咯的一笑,偏过身躲到了一边。唐男哪里肯放弃自然追逐。唐琳琳却是任由唐男抱住自己,却是小手一伸捉住了唐男包裹在内裤里鼓囊囊的大家伙,撒娇道:“阿男,你说是武藤兰好看,还是我好看。” “这还用问么,当然是你好看。”唐男喘着粗气回答道。 说着,唐男又施展大手使劲的着唐琳琳浑圆挺拔的。唐琳琳却是扭动着身子不依道:“那你是喜欢武藤兰还是喜欢我呢。” 唐男苦恼的说道:“你这丫头今天哪来那么多废话呢,我就是欣赏她的演技,怎么可能喜欢一个死去的日本妞。” 唐男说着,再也不顾这丫头的躲闪,开始强行的攻城拔寨。 不多时,满屋春色,淫声四起。也分不清是电脑里的声音,还是这房间中那对男女的声音。 这一夜,唐琳琳不知道了什么疯。硬是拉着唐男一样样的尝试武藤兰做过的各种高难度动作。两人都折腾的气喘吁吁,做了五次以后才沉沉的睡去。 清晨的时候唐男是被手机吵醒的,说实话,昨晚虽然只做了五次,但是涉及到的难度太大,体力消耗也特别大。所以睡得很是香甜,被这电话吵醒,唐男自然是有些暴躁。迷迷糊糊的接起电话,唐男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谁啊。” “我靠,男哥你还没醒呢你,这都快八点了。夫人的班机1o点抵达新机场。你赶紧准备一下吧。” “夫人?班机?”唐男迷糊了一下,猛然间清醒过来,顿时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拍额头暗叹道:“该死。” 接着对着电话说道:“任遥,你们都去接机么?” “当然啊,我们华东帮的思维堂主都要去接机的。你现在在家么?我去你们小区接你吧。到时候,我们一起。” “好。” 唐男挂了电话以后就马不停蹄的下了床,床上同样睡的很香的唐琳琳显然也被唐男的通话吵醒了。闭着眼睛,小嘴却迷迷糊糊的嘟囔道:“大早上的,谁的电话啊。” 唐男看到唐琳琳一边的娇乳俏皮的钻出了薄被,顶端的一朵桃花傲然独立,想到昨晚的疯狂,不由心头又是一阵心猿意马。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就被打消了,唐男起身说道:“我有急事必须要出去一趟,你接着睡吧。醒了要是饿了的话,去冰箱里看看还能不能找到点吃的。” 唐琳琳似乎真的很困,听到唐男这么说,哦了一声,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 唐男洗刷完毕穿戴整齐以后,又接到了任遥的电话,说是已经在小区门口了。唐男挂了电话以后回到房间,看着睡相十分可爱的唐琳琳,弯腰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又将薄被整理盖好。这才出了门。 “我说男哥,昨晚干什么去了,这都日上三竿了你怎么还一副没睡醒的模样。要是给夫人知道了,还指不准气成什么样。”看到唐男上了车,任遥不无抱怨的说道。 唐男自然不能说昨晚干了什么,要是说了估计这任遥马上就跟自己翻脸。说实话,他现在心里也挺惭愧的。闻言,只有讪笑道:“昨晚遇到了一点事情,睡的晚了些。不过,还是谢谢哥们儿提醒我了。” 说着,笑着在任遥的肩膀上擂了一拳。 “死相。”任遥这家伙突然兰花指这么一捏娇滴滴的来了这么一句,差点没把唐男给恶心死。幸好唐男早上没有吃早餐,否则非得马上吐出来不可。 “没带小弟来?”关好车门以后,唐男看到任遥亲自驾车不由有些诧异。 “夫人不喜欢搞大场面,否则我们三个堂主一人带一票小弟过去,那机场保安还不知道我们想干嘛。所以我们四个堂主都是单独前往的。”任遥看到唐男坐稳了一边说着,一边动了汽车。 “也是。”唐男呵呵的笑了起来。 “对了,男哥。”车上路以后,任遥忽然说道:“上次那个纵火案的元凶我们已经查到了,但是当事人已经死了。警方给出的答案是畏罪自杀,身份是外地人,但是现场是我们的人先找到的,凭我的经验,不像是自杀。这事情蹊跷的很呐。” “哦?”唐男皱了一下眉头,说实话,纵火案过去这么久他都有些淡忘了。不是听到任遥忽然提起,唐男都忘记有这回事了。只不过唐男隐隐约约的觉得,上次纵火案的种种情形都直指米兰。只是苦于没有证据而已。现在听到任遥这么一说,唐男苦笑了一下,说道:“算了,死了就死了,这事情要是真追踪起来,没完没了都有可能。对方能想到用死来逃脱,显然也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只不过这一次就算了,如果还敢有下一次,我一定会把他揪出来。” 任遥看着唐男的表情如此的坚定,微微一笑说道:“这次是对方走运,否则以我们华东帮的势力,他们插翅都难飞的。不过当初大厦里又那么多人,对方的目标究竟是谁,没办法搞清楚。但是这也说明了每个人都有可能是目标,也包括男哥你。所以你最好注意一些,那个公司有你亲近的人也让她们注意一些。” 任遥暗指的就是米兰,唐男自然知道,皱着眉头点了点头。 小车很快的开到了新机场,在停车场停了车,任遥和唐男两人下了车。唐男看看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便拍拍任遥的肩膀说道:“你吃早餐了没有,我肚子都饿的咕咕叫了。” 任遥无奈的笑道:“吃过了,不过我还能加点。” 两人在机场附近的肯德基里面吃一点简单的早餐,出来以后,唐男看到附近有一家花店,连忙走了进去。 很快,九十九朵玫瑰包裹成的花束被唐男捧在了手里。一边的任遥笑着打趣道:“男哥,还真别说,就你现在这拿花的模样,真像那一朵鲜花插在……” “任遥,我插你大爷。”唐男没好气的给了这家伙一脚,两人朝候机大厅走去。 “牛魔王,开山刀,你们都到了啊。我跟男哥去附近吃了个早餐,稍微晚了点。”在候车大厅里,任遥和唐男看到了朱雀堂和玄武堂的两位堂主。两人身后各跟着两名小弟,看来真的如任遥所说,媚儿不喜欢在这种公众场合亮出排场。只不过,相比较而言,任遥着实光棍了一些。 任遥口中的牛魔王是朱雀堂堂主,全名叫刘广平,由于身材粗壮,又有个牛鼻子,加上年轻的时候打起架跟耍牛疯似的勇猛,所以就得了牛魔王这么个外号。当然这样的外号,也仅限任遥这种平起平坐的级别敢叫,手下的自然都称为刘哥或者刘堂主。 而另一位被称作开山刀的自然就是玄武堂堂主了,当然,开山刀也是他的外号,真名叫费斩。听这名字就跟砍人似乎有天生的联系似的。费斩跟刘广平一样身材也是粗壮高大的很,只不过身上的戾气要旺盛了许多。年轻的时候因为爱使一口开山刀,加上极致的挥刀度得了开山刀这个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