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陈彪挨揍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324章 陈彪挨揍

不远处坐在吧台的那个年轻人眼里掠过一道精光,脸上的笑意却是更浓了。 “小雪,你们回来啦。跳累了吧,赶紧坐着休息一下。”陈彪殷勤的招呼着,只是小雪根本就不买他的账。三个丫头看也不看他们一眼就坐了下来。 陈彪倒是一点都不介意,心里暗暗得意着。等会,等你们喝了这三杯鸡尾酒,咱们就有得玩了。 一转头,现猴子的眼里已经裸的染上了一层淫笑。陈彪拿肩膀撞了他一眼,示意他注意一点。不要穿帮了。 刚刚蹦床上的事情,陈彪和猴子都没有注意到。一来蹦床上的灯光闪耀不停。二来米雪三姐妹被那帮小年轻包围了起来,也不容易看到她们的身影。所以,等到陈彪和猴子现紧跟着米雪三姐妹的后面来了一大帮面带淫笑衣着古怪的年轻人时都有些莫名其妙。 陈彪和猴子都是高三的学生了,社会上也多少接触了一点。一看这帮人,陈彪和猴子就暗自叫糟,这些人明显是冲着米雪她们去的。而且看他们的装扮,肯定就是寄生在这迪厅中的小混混。 这年头,不管做什么都将就一个行头。服务员有服务员的衣服,空姐有空姐的造型。而这些不入流的混混为了彰显出自己的身份,炫耀一下,指不得要把自己扮演的另类一点,凶狠一点。要不就是光头,要不就是耳环,要不就是纹身。当然,越是这样的,其实就越不入流。像是任遥那种级别的,甭管往哪里一站,你都会觉得这是一个斯文秀气的年轻人,压根不会往黑社会的方向去想。 米雪和丽娜圆圆看到老鼠哥那帮人竟然跟在自己的身后走了过来,不由齐齐眉头一皱。觉得这人怎么这么恬不知耻,还纠缠不休起来了,也不回家照照镜子,就你那模样,老娘都没闲你出来吓人了,还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三位妹妹,咱们又见面了,真是缘分呐,不介意一起坐下来喝一杯吧。”老鼠哥一边笑眯眯的说着,一边死毫不客气的绕过桌子朝陈彪和猴子一瞪眼说道:“哪来的小东西,该上哪儿上哪儿去。” 说着不耐烦的揪住了陈彪的衣领就要把他拖起来。 而陈彪虽然还是个学生,骨子里却充满了暴力因子。见这猥琐的家伙一上来就揪住自己的衣领,顿时脸色一沉,也不管对方是不是小混混了。反手一抓就握住了那老鼠哥的手,冷冷的说道:“放开。” 说着手上一用力,那老鼠哥的手就情不自禁的松开了。没办法,这陈彪是篮球队的主力队员,身体又强壮的跟头牦牛似的。那瘦弱的老鼠哥哪里能跟他比劲道。 其实陈彪一用力的时候,老鼠哥就疼的一个劲的抽冷气了。要不是为了顾及面子,恐怕就得喊出来了。当然,虽然硬生生的憋着疼,但是手上的劲却松了,手就不自觉的松开了。 陈彪刷开他的手,瞪着他。 那老鼠哥看到这么一个小毛孩子也敢跟自己叫板,顿时心头一阵火气。像他们这种小混混都是欺软怕硬的主,同时也是气量最小的。最受不得气,要是现在换做老鼠哥一个人,他肯定是灰溜溜的离开。但是他现在身边这么多兄弟,他难道还能怕了这小毛孩子。顿时脸色一青,大手就甩了上去,骂道:“,给脸不要脸。” 陈彪反应很快,一闪身就躲开了。长这么大,还没人敢扇自己的耳光,陈彪顿时火大了,一站起身,粗壮黝黑的身子比老鼠哥那瘦弱的身子气势上不知道高了多少。没有丝毫犹豫的一巴掌挥了过去,“啪”的一声响。 那老鼠哥的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 猴子最是机灵,可不像陈彪那么冲动。一看到陈彪扇了那老鼠哥一巴掌,猴子心里一苦,心想,糟了。 果不其然,那老鼠哥被扇了一巴掌顿时像被踩着了尾巴的猫似的。一手指着陈彪大声骂道:“你狗杂碎,不想活了是吧。老子今天不扒你一层皮下来,老子就不叫老鼠哥。” 这种场面上的话是小混混们最善长使用的,但是真要老鼠单打独斗,他肯定不敢跟陈彪叫板。可是他的优势在于人多,马上一招手,说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废了这狗杂碎。。” 那帮年轻人都是长期混在迪厅里的主儿,这种人多欺负人少,欺软怕硬的事情不知道干了多少。对付陈彪一个,他们自然丝毫不惧。马上齐齐围了上去。有人顺手就抓了一个酒瓶。还有人背后就抽出了钢管。 陈彪毕竟还是个学生,打架的经验也就那么多。虽然身体强壮,却也架不住这么多人的攻击。顿时被一帮人砸沉在了沙上。头上挨了一酒瓶,身上挨了好几下钢管。鼻腔里已经冒出了一道鲜红的血液。 一边的猴子可是个怕事的主儿,刚一起争端,他就悄悄的溜开了。但是逼近他是跟陈彪一起来的,不可能一个人溜掉,在一边记得六神无主。连打电话报警的事情都忘记了。 另一边,米雪三姐妹们看到这一幕,顿时出一声声尖叫。虽然她们看陈彪不顺眼,但是陈彪怎么说也是一个学校的同学。而且这争端多少也跟她们有关系。所以,三姐妹都站起来,大声的尖叫道:“不要打了。” 她们毕竟都是女孩子,这种男人之间的打斗,她们无法参与进去。只能在一边大声喊叫。 只可惜,迪厅里面这样的事情太司空见惯了,这边虽然闹腾的很凶。但是却根本没有人过来,大家依旧随着狂暴的音乐扭动着身体。休息的人,也端着酒杯津津有味的看着这一幕。 “你们不要再打了,再打我可就要报警了。”米雪生怕这样打下去,会闹出人命,掏出手机大声的喊道。 那老鼠哥似乎尽兴了,觉得自己大大的彰显了威风。看到陈彪那小子已经被砸摊在沙上一抽一抽的缩成一团。得意的一笑,挥挥手说道:“好了,别打了。手脚注意点,别整出命案了。” 小混混毕竟是小混混,打架归打架,真要整出人命,他们还是惧怕的。所以老鼠哥这么一话,大家都停了手。只不过这场一面倒的战斗结束下来,这帮小年轻都有些泄完毕以后的得意。目光都转向了三姐妹的身上。 “小妹妹!”老鼠哥色迷迷的笑着,教训了陈彪以后,老鼠哥是热血涌动,沸腾的血液让他的更加的旺盛。就好像杀过人的罪犯一样,不会再害怕其他的什么犯罪手段了。所以此刻面对如花似玉的三姐妹,老鼠哥也不愿意再废什么手脚磨豆腐了,还是干脆一点好。再不行的话就直接用强好了,反正现在老鼠哥是意气风,感觉就四个字,老子最大。 猴子在一边急的团团转,但是胆小的他却是怎么也不敢上前。毕竟刚刚见识了那帮人暴打陈彪的场景,他现在还心有余辜。 陈彪缩在沙上着,看来伤的不轻。 米雪三人毕竟都是女孩子,刚刚看到这帮人暴打陈彪的场面已是惊叫连连。现在看老鼠哥靠近。虽然三人有心想跑,可是老鼠哥的那帮手下已经隐隐的将她们包围了起来。而酒吧里的人也都是如同行尸走肉般的不闻不问。看着老鼠哥慢慢的靠近,三个丫头都有些胆颤起来。米雪惊慌的看着老鼠哥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老鼠哥眯着眼睛坏笑道:“小妹妹,别紧张。哥哥我只对不听话的小杂碎动手,对三位小妹妹这么如花似玉的美女怎么可能用暴力呢。哥哥我只是想和三位妹妹喝喝酒,认识认识,了解了解,亲热亲热。” 陈圆圆是三个丫头中间最紧张的一个,她已经看出这种情形非常的不妙。看这帮的架势,恐怕很难脱身。酒吧里面的看起来也不会有人伸出援手,不由小身子害怕的有些抖,悄悄的拿出手机,想要拨打11o。 老鼠哥小眼贼尖,一下子就看穿了陈圆圆的举动,冷笑一声说道:“那位丰满的小妹妹,你拿手机想要干嘛呢?” “啊!”陈圆圆惊叫了一下,手一抖,手机掉在了地上。 还是杨丽娜和米雪相比较而言,稍微镇定一点。而杨丽娜或多或少比之米雪和陈圆圆多了一些社会经验。见到事情闹到这般地步,一边后悔来这迪吧的同时,一边开口说道:“不知道这位大哥怎么称呼。” 这丫头还是有些心机的,先要套出对方的称呼。这样一旦出了什么事情,也好寻找目标。 老鼠哥一听杨丽娜这么问,也不报自己的名字,而是得意的笑道:“道上人都叫我老鼠哥,你们也可以这么叫。” 杨丽娜妩媚的一笑,说道:“原来是鼎鼎大名的老鼠哥啊?早就听说老鼠哥的大名了,今天头一次遇见,果然是气势非凡。” 杨丽娜这么一奉承,老鼠哥顿时感觉自我良好,得意非凡,连连点头笑咪咪的说道:“一般一般啦,看来这位小妹妹也听过我的名号啊。不知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 杨丽娜自然不会说自己叫什么名字,而是岔开话题说道:“老鼠哥,以您的名声自然不会为难我们这些小孩子对吧。咱们三姐妹还都是学生,明天还要去学校上课呢,要是回家晚了家长会责骂的。而且,我来的时候就跟我表姐说了,她很可能一会儿就来接我们。” 杨丽娜自然是在诈唬,表姐她的确是有,但是她来的时候可没有告诉她的表姐,让她来接。 老鼠哥一听杨丽娜说还有表姐来接,看这丫头长的这么粉嫩,想必她的表姐也一定足够味道吧。要是一起上手,来个姐妹同床,那可就是再美妙不过了。不过小混混就是小混混,压根就不认识三姐妹身上穿着的高级名牌的衣服,要知道这样的衣服可不是普通家庭可以穿的起的。而能穿的起这种名牌的人,又岂能是随便动弹的。 老鼠哥念头一转,脸上的淫笑更加的旺盛。绿豆般的小眼放射着精光,笑道:“三位小妹妹,这都是什么年代了。还那么怕家长啊,再说,读书有什么用啊。现在失业率一年比一年高,毕业就等于失业。还不如以后跟着哥哥我。哥哥我别的本事没有,但是保证你们吃香的喝辣的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老鼠哥倒还有些见识,知道现在的就业形势。只不过他那吃香的喝辣的就是徒增笑柄了。也不看看他们身上穿的那些地摊衣服,就郁金香三姐妹的家世还担心吃和穿么? “咦,对了,你的表姐什么时候来啊?到时候给哥哥介绍介绍,哥哥也想认识认识呢。” 杨丽娜笑眯眯的说道:“行啊,对了,老鼠大哥,说起来,可能你还认识我的表姐呢。” “哦?我认识你表姐?”老鼠哥楞了一下,转而脑子里飞快的闪过一道灵光。难道这小姑娘的表姐也是道上的。这样想着,老鼠哥不由不小心翼翼起来。“你表姐叫什么?是那条道上的?”. 杨丽娜依然笑眯眯的说道:“我表姐叫曼尼,外号暴力女警,混白道警察局的。” 杨丽娜这话一说,老鼠哥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看着杨丽娜的目光有些惊疑不定起来。曼尼这名字他或许不知道,但是暴力女警的名号他还是如雷贯耳的。道上的谁不知道警察局有这么一号人物,这娘们打从出道以后,手段凌厉,风格硬朗。不知道多少小混混栽在她手里都吃尽了苦头。偏偏这位身手异常的好,又是警察的身份。这些小混混们也只能有苦往肚子里吞。 远的不说,就说老鼠哥旁边的大猪,这家伙就曾经吃过暴力女警的苦头。打折了三根肋骨在医院躺了一个月。 大猪一听到暴力女警的名号顿时吓得身子一颤,赶忙凑近老鼠哥低声说道:“老鼠哥,看来这妞不能碰啊。这要是让那疯娘们知道,以后咱们可就没好日子过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