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大丈夫何患无妻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321章 大丈夫何患无妻

苏菲这是次零距离的接触国际顶尖内衣设计大师,在激动的同时也有些迷惑,看这大师跟唐男拥抱的这么亲热。莫非,这大师有些背背山倾向。 “我靠,老西,有话等咱们用餐完毕好不好。你再这么抱下去,老子可就把你逐出师门了啊。”唐男不得不板起了面孔,没办法,对于爱惜羽毛的唐男来说。这人来人往的食堂门口,被一老外面色泛红的死死包着,还真猥琐。 唐男见老西对自己的话没有啥反应,连忙朝肥妹递去了一个颜色。肥妹收到讯号以后,立刻肥手一神拧着西德尼的耳朵就硬生生的把他拉了过去。 唐男这时才又空闲喘了一口气,狼狈的笑着跟苏菲摆摆手说道:“小菲你来了啊。” 苏菲在一边看的目瞪口呆,特别是看到肥妹对付西德尼的那一招,可以说,大师的形象在她的心目中已经完全的覆灭了。 “走吧,都杵在这儿干什么。咱们去食堂点餐去。”苏雅招招手,一帮人气势汹汹的杀进了食堂。 虽然公司换了新址,但是这大厦的食堂比之以前兰雪儿公司大厦的食堂似乎要高了一个等级。当然指的是菜味,几个人点餐以后吃的还算是津津有味。席间,老西似乎几次想开口跟唐男讨教一些什么,但是都被肥妹暴力制止了。不得不让人感叹,一山还有一山高啊。 一边的米兰有些羡慕的看着肥妹强悍的女权霸主作风,笑着问道:“肥妹,看你跟西德尼先生展的这么迅,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肥妹难得的脸一红,扭捏的看了西德尼一眼才羞涩的说道:“别问人家这么敏感的问题嘛,八字都还没一撇呢。” 米兰楞了楞,咬着筷子问道:“怎么,西德尼先生不愿意?” “他敢。”肥妹眼一瞪,王八之气展露无疑,接着又羞涩的说道:“我还没有把老西带回家过,等我父母同意了这事儿,应该就差不多了吧。” 几个人都暗笑起来。 倒是同样暗笑的唐男却惹得三个丫头不约而同的一阵白眼,唐男心里冤呐,还有没有天理了啊,老子笑笑还犯法了不成。 食堂就餐完毕以后,是午休时间。公司里面的员工没有出去的都在公司里做简单的休息,或者就着电脑趁着难得的时间跟qq上的妹妹聊聊天,或者干脆几人联网玩起了游戏。 苏菲这是次来兰雪儿公司,米兰和苏雅自然是要尽地主之谊。而米兰和苏雅两人都存着把苏菲拉入伙的想法,自然极尽招待的拉着苏菲到处转悠。唐男负责陪同。 逛到内衣部的时候,西德尼便悄悄的扯了扯唐男的衣角,瞥了一眼肥妹,这才小声的说道:“老师,我是真有些问题想请教你。最近我设计的一系列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内衣系列,似乎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 唐男这会儿吃饱喝足,陪着几个娘们转悠也忒没意思。便点点头,随着西德尼一起去了内衣部专门为西德尼开辟的专门内衣设计室。 苏菲在内衣部里转了一圈,内衣部显然是兰雪儿公司的重中之重,特别是西德尼大师加盟以后。兰雪儿公司已经将内衣作为主打品牌来经营。虽然是午休时间,依然可以看到员工们忙碌的身影。甚至对于米总的到来也只是点头问好,接着又埋头工作。 这种团体协作的氛围让苏菲有些悸动,自己作为单门独院的内衣设计师,虽然自由,但是面对很多问题时,却只能自己一个人动手解决。想找个帮忙的人都没有。经常是忙的焦头烂额。如果处在这样一个团体氛围之中,自己负责设计,那么许多问题就会变得容易许多了吧。 米兰一直注意着苏菲的神色,说实话,好的内衣设计师如今在国内并不多。大部分也被几大公司瓜分了。去了苏菲的内衣小店以后。米兰着实的眼前一亮,苏菲的虽然属于野路子,但是设计的风格却非常的别致,功底也很扎实。所以米兰当时就更加坚定了把苏菲拉入伙的想法。 看到苏菲脸上似乎露出向往的神色,米兰笑着说道:“小菲,咱们内衣部还处在展阶段。现在很多方面都没有做到位,要是你能过来助一臂之力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何况,小雅也在内衣部,你们一个负责设计,一个负责宣传,那真是姐妹同心,其利断金了啊。” 苏雅在一边撇撇小嘴,虽然她也很想姐姐能过来。但是听到米兰这么说,却不由的认为米兰市侩,商人本色。 苏菲点点头,柔柔的笑道:“的确是很不错,我都想能马上来这里工作了。” 米兰笑道:“这也不急,等你那边处理完了。要是真觉得我们公司不错的话,我们非常的欢迎你来我们公司。” 苏菲笑了笑,忽然问道:“阿男去哪里了?” 几人转头看了看,没现唐男也没看到西德尼。肥妹大手一挥说道:“肯定是老西这家伙把唐先生拐走了。咱们去老西的设计室。” 一帮女人杀到西德尼的设计室,却看到了一幕诡异的场景。唐男正拿着一件异常性感却又透着古典韵味的薄薄内衣正在侃侃而谈。而西德尼则是一副恭敬神色洗耳恭听。 几个女人就这么呆站在门口,等唐男洋洋洒洒的说了十几分钟。完毕之后才齐齐的响起了掌声。没办法,唐男这家伙没什么内衣理论基础。但是忽悠人的理论基础却还是很扎实的。当然这只是片面的说话,说是真没有才华,你又如何能将西德尼这样的大师唬住。 西德尼经过唐男的一番点拨,似乎茅塞顿开。此刻灵感大,也不顾这么多人在场,就拿起纸笔迅的在草纸上勾画起来。 唐男听到掌声,转头看向门口的几位娘们,颇为得意的一拱手说道:“献丑了。” “嘁!”众女齐齐出嘘声。 快要上班的时候,苏菲自己打的离开了。苏雅也回了办公室进行下午的工作,而唐男则是和米兰一起回到了总经理办公室。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大胡子张刚刚来电话了,说是下午过来。 下午大约三点的时候,大胡子张一个人赶过来了。说实话,大胡子也是很有名气的导演,出行经常受到狗仔队的攻击。所以必要的防护工作是要做好的。墨镜鸭舌帽,猥琐的跟大街上贩卖毛片的小商贩。 大胡子张一推开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就看到了坐在办公椅上享受着米总按摩的唐男。大胡子张也算是见怪不怪了,大手一张就笑呵呵的说道:“唐兄弟啊,你可是把我给想死了啊。” 虽然他想来个拥抱,但是办公桌挡住了他的去路。只好在办公桌前停了下来。唐男倒是笑道:“我说老张,你那边的事情处理完了,是不是考虑一下什么时候开机了啊。” 大胡子张看了看唐男身后的米兰,笑道:“现在就是资金到位和演员到位的问题了。”说着,搓着手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米兰。 米兰点点头说道:“张导,资金的问题你不用担心。需要的话,我明天就让人将资金打过去。还需要什么,你们也可以尽管的提出来。” 大胡子张摆摆手乐呵呵的笑道:“没有了没有了。”说完,又有些感叹的说道:“如今电影行业不景气,说实话,能遇到米总和唐兄弟这么爽快的合作人真是我的荣幸啊。以前想拉投资,都得把那些投资人捧得跟爷爷似的。人家还指不定愿不愿意砸钱。” 说完,大胡子沉重的叹了一口气。 唐男和米兰都没怎么接触过这个行业,倒是看到大胡子这幅表情不免有些心酸。看来表面风光的背后都有着各自的心酸啊。 “好了,老张。你也别伤感了,以后等你红透了,还怕没人投资么。大丈夫何患无妻,大导演何患无钱。我说的对吧。” “对对对。”大胡子张笑的脸上的胡子颤动不已,伸出大拇指说道:“唐兄弟说话就是有学问,对了,我把新剧本带来了。唐兄弟,你给琢磨琢磨,要是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你看看。” 唐男接过剧本倒是没有马上观看,而是笑着说道:“老张啊,你看看具体的拍摄时间敲定在七月一号如何?这已经是六月中旬了,咱们争取早日打造出这部辉煌的影片。” “行啊。”大胡子张完全没有反对意见,笑着说道:“这事儿我原本也想提的呢,这片子是越早拍越好,拖的长了,各方面的花费就大。我也没想到那些事情处理起来会这么快,这还得多亏了米总啊,要是没有米总的顶力,以前的投资方也没那么容易让步。” 唐男不知道这事,转头看向米兰。米兰则是抿嘴笑着朝他眨了眨眼睛。 大胡子张离开以后,唐男简单的看了一下新剧本。果然按照自己的思路做了很大的修改,同时也引入了中国古典式内衣的概念。这让唐男十分的满意。如果这部片子红了,加上合理的宣传,不愁这种古典内衣不走俏。 米兰需要工作,唐男也不是那种没有分寸的人。虽然米兰希望唐男能一直呆在办公室陪着自己,但是她也不敢对这个男人强求。好在唐男说有些困,想借沙睡一觉。米兰自然是欣然同意。虽然总经理办公室让这么个大老爷们儿躺在沙上睡觉实在是有些不像话。 现在是美国时间凌晨四点钟,胡媚儿却是在恶梦中惊醒了。掀开薄被,穿着睡衣下了床,走到窗边,看着异国的明月不由想起了那个让自己又爱又恨的人。 对于唐男,胡媚儿是的的确确的动了真感情。而跟自己已经去世的丈夫更多的是亲情的存在。唐男能带给她的和快乐,他的丈夫却不能。 想着想着,胡媚儿又有些感伤。自己是不是对唐男要求的太多了,毕竟自己是个二婚头,虽然她有着显赫的身世和地位,但在面对唐男时,面对感情时,她觉得这些都不是砝码。这些让她很失落。或者说自卑。 “唉!”胡媚儿悠悠的叹了一口气,情不自禁的揉了揉太阳穴。现在烦恼她的问题很多,那边是唐男,这边有父亲。回去以后,很多事情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才好。 目光落在床边的手机上,胡媚儿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拿在了手中。唐男过的短信她一条也没有删,全部都记录在收件箱中。此刻翻开以后,胡媚儿一条条的看着,脸上不由露出了似有似无的笑意。而唐男的最近的那几条短信,虽然胡媚儿生气没有回复,但是那满满的歉意,胡媚儿还是感觉到了。 不由自言自语的撅嘴说道:“这个坏蛋,为什么不继续打电话来哄哄我呢。哼,说不定再哄哄我,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梅姨现在虽然还没有和胡媚儿的父亲确定下名分,但是这已经是迟早的事情了。其实两人也真的不容易,含蓄了一辈子,最后到老的时候终于走在了一起。胡媚儿的父亲恢复期间梅姨一直贴身照顾着他。胡媚儿的父亲也知道她这份情意,再说两人这么多年了,彼此都知道心,所以在他痊愈之后跟梅姨的相处越的恩爱,几乎已经当妻子对待,已经到了同床共枕的程度。所欠缺的也不过是一张结婚证书而已。 梅姨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透过阳台看到胡媚儿房间的窗户透着灯光,心里不由疑惑这丫头怎么到现在还没睡。走到胡媚儿的房门前,梅姨轻轻的敲响了房门。由于现在才凌晨四点多钟,梅姨不敢敲的太大声。当然,她也知道胡媚儿并没有开灯睡觉的习惯。 “梅姨么?进来吧。” 梅姨轻轻的扭开门把,走了进去,看到胡媚儿拿着手机呆。柔声说道:“媚儿,这么晚还不睡觉,再给谁打电话么?” 胡媚儿温婉的摇摇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睡不着就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