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阿彪的报复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319章 阿彪的报复

唐男见状,微微一愣。接着故意坏笑道:“哟,我说米总,那可是你的位置啊。”米兰气恼的躲躲娇足,哼道:“你故意的是不是,我要是坐下去了,你一会儿又得来枪。” 唐男闻言倒是老脸红也不红,虽然她知道米兰说的是实话。 “算了算了。”唐男摆摆手说道:“还是你坐吧,毕竟你才是总经理嘛。我坐在哪里岂不是打扰你办公了。” 米兰撇撇小嘴嘀咕道:“嘁,你又不是次了,哪次不是这样,什么时候把我当成过总经理啊。你来不来嘛。” 说着,又朝唐男跺跺小脚。 唐男嘿嘿一笑,也不知道这丫头急着招呼自己过去坐着干嘛。不过还是老实的走了过去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怎么了啊你?”唐男坐在椅子上转过去看向米兰。 米兰俯下身子,脸颊贴着唐男的脸颊。两只手臂环过椅子的后背搂住了唐男,笑着说道:“阿男,今天让你做总经理好不好?” “别开玩笑了。”唐男扑哧一笑说道:“我一会儿还有事呢,再说,我可对你这总经理不感兴趣。从早到晚的看报告批文件,我累都累死了。” 米兰嘟着小嘴哼道:“知道累还不体谅体谅人家。” 唐男知道这丫头在胡闹,笑着拍拍她的小手说道:“好了好了,别闹了,对了,你帮我联系一下张导。拍摄的事情如果他们那边处理好了,我们可以商量一下具体的时间。最好照顾一下小雪她们,不然看她们那模样,恐怕连考试的心思都没了。” 米兰小嘴一噘,哼道:“你倒是对小雪惦记的紧。” “难道对你就不惦记了么?”唐男呵呵的笑着,偏过头在米兰的脸颊上偷袭了一下。然后拨开米兰的手站起了身子说道:“你还是先处理一下公务吧,这公司的新址我还没逛过。我出去随便逛逛。” “那你一会儿可得回来。” 唐男无奈的点点头,在米兰的脸颊上拧了一下说道:“你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粘人了。好了,我先出去了。” 出了米兰的办公室,看到外面的肥妹正在跟一个女职员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唐男一瞪眼,故意凶巴巴的说道:“肥妹,上班时间,不处理工作上的问题,在瞎嘀咕什么呢。” 肥妹给吓了一跳,见是唐男,连忙笑眯眯的说道:“唐先生,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啊?不多坐会儿?” 唐男白了她一眼说道:“有什么好坐的,我出去转转。” “那要我陪你么?”肥妹殷勤的说道。 “别了,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这边工作吧。”唐男摇着头又看了一眼那女职员出了门。 那女职员一看唐男离开,立刻跟肥妹又嘀咕开了。隐约可以听到米总和清洁工这两个词汇。 唐男随意的溜达着,不知道怎么的,就走到了内衣部。里边的职员大部分都认识唐男,看到这位史上最牛逼的清洁工消失了一阵子再次出现,顿时齐齐行起了注目礼。也有几个殷勤的打着招呼。 唐男这家伙跟阅兵式的主席似的,一边点着头一边说着辛苦了。 走到苏雅办公室前的时候,唐男停住了脚步,敲响了门。 “请进。” 唐男扭开门把走了进去,苏雅这丫头正端着一杯咖啡小口的抿着。另一只手则是摇晃着鼠标在电脑上浏览着什么。抬头间,见是唐男,不由一乐,笑道:“哟,怎么快就出来了?我还以为你在米总那里还要磨蹭半天呢。” 唐男没好气的说道:“你这小丫头什么意思呢你?我去小兰办公室那是为了公事,现在公事办完了,我自然出来了。” 苏雅眯着眼睛笑的很媚,悠悠的笑道:“是啊,公事,公司里谁不知道你这清洁工进米总办公室,可不就是为了公事嘛。” “好你个小丫头,看来是皮痒了啊。”唐男绕到了苏雅的椅子后面,大手不客气的落在了这丫头的腰间,哈起了痒痒来。 “咯咯,不要,哈,痒啊。” 女孩大部分都害怕挠痒痒,苏雅自然也不例外。被唐男这么一弄,自然是浑身痒的难受,挣扎想躲避。可惜忘记了手里还拿着咖啡。这么一动,顿时受伤的咖啡泼洒了出来,好巧不巧的落在了苏雅的胸前。 苏雅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花领亮丝衬衫,下身是一条黑色的套装短裙。标准的白领丽人装扮。但是被这咖啡一泼洒,胸前顿时染湿了一大块,那咖啡的颜色在白色的衬衫上格外的醒目。 “都怪你。” 苏雅气恼的瞪了唐男一眼,放下手中的咖啡。急忙找纸巾擦拭。唐男也没想到这丫头把咖啡弄洒了,虽然刚刚只是开玩笑。但是唐男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拿起桌边的纸巾抽出几张,慌忙的擦拭着苏雅的胸前。 但是刚擦拭了几下,唐男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这地方可是胸口啊,自己擦到现在,那两团肉球可是滚来滚去的在自己的手指尖滚到现在。 想到这里,唐男连忙抬起脸来,想看看苏雅的表情。或者说,想看看苏雅现没有。谁知道一抬头就看到苏雅瞪着她,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染上了一层娇红。 “擦完了没?”苏雅瞪着唐男哼道。 “没……还没有。”唐男回答的倒是很老实。 “那你还继续,看着我干什么啊?” 唐男顿时傻住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心想,自己好像没听错,这丫头是让自己继续擦呢。这样想着,唐男倒是也不客气了,纸巾在米兰的胸前不失的柔和的摩擦起来。 只是这擦着擦着,感觉似乎就不对了。唐男的手里的纸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仅仅是用大手按在了一团上揉来揉去。而苏雅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感觉,微微仰起头闭着眼睛,面上的潮红似乎愈加的娇艳。 “总监,这份报告是刚来的,你看看。”正好在这个时候,一名内衣部的职员走了进来。本来视线还落在手里的报告上,等到推开门,目光前移的时候顿时惊讶的啊了一声。幸好声音不大,又很短促,并没有引起人的注意。但是却足以引起办公室里两人的注意了。 苏雅和唐男顿时同时把目光移到了门口,等看到那位女职员惊讶的目瞪口呆的表情之后。两人又对视了一眼,接着苏雅也啊的叫了一声,手忙脚乱的将唐男推开,看着胸前还沾染着咖啡的颜色。想要用手遮着,但是这会儿面积已经太大了。遮也遮不住,再抬头看向那名职员,苏雅的脸红的能递出水来。 好在唐男的反应够快,知道这时候苏雅比自己更尴尬。连忙绕到了办公桌前,挡住了那女职员的视线,手一伸说道:“什么报告,先交给我吧。” 那女职员这会儿已经回过了神来,目光复杂的看着身前的唐男,又朝后看了看。接着哦了一声,将报告交给了唐男,慌不择路的跑了出去。 唐男转过身将报告放在了桌子上,看着气呼呼的瞪着他的苏雅尴尬的一笑,说道:“报告在这里。刚刚……我实在是有些情不自禁了。这个……” “你不用解释了,我又没怪你。”苏雅白了唐男一眼。. 唐男松了一口气,不过想想也是。这丫头那咪咪自己也不是次摸了,屁股都扇过几次了。 “刚刚那女职员要不要交代一下,回头要是乱说怎么办?”唐男有些担心的说道。 苏雅听到唐男这是在关心自己的声誉,心情顿时变得好了起来。嗔了他一眼,哼道:“这会儿知道关心我了啊。哼,放心吧,她不敢乱嚼舌根子的。再说了,她就算嚼舌根子我也不怕啊。嘿嘿,最好传到米总的耳朵里。到时候难堪的是你不是我。” “瞧你得意的,你还是想想你这衣服怎么办吧?”唐男见苏雅那副得意的嘴脸,没好气的说道。 苏雅轻哼一声站起身,把靠墙的一个柜子打开。从里边取出一个小包。打开包,就拿出了一件黑灰搭配的时尚线衫。朝唐男得意的飞了一个媚眼儿说道:“喂,我要换衣服了,还不把眼睛给我闭上。对了,把门给我锁好了,可不准让人冲进来。” 唐男把门扭好,直接靠在了门上。点着了一根烟说道:“你换吧。” “咦,你怎么没闭上眼睛。”苏雅的语气很轻松,带着点调侃的味道。似乎根本不在意唐男是不是闭上眼睛。 唐男嘁了一声,说道:“又不是没看过,都摸到现在了。赶紧换吧你。” “流氓。”苏雅嗔了唐男一眼,慢慢的脱下了那件被咖啡打湿的衬衫,晶莹如玉凹凸有致的上半身顿时暴露了出来。里边穿着白色的蕾丝胸罩,配上下神黑色的套装短裙。唐男顿时产生了一种男人应该产生的冲动。下面的小唐男悄悄的变大变粗。 知道自己再这么看下去,难免不会冲动。唐男悄悄的转过了头,把视线移开,然后死命的抽了一口烟。 一边换衣服一边悄悄打量着唐男的苏雅,见唐男转过头去,顿时悄悄的一笑。把线衫套在了身上。 “好了。”换好衣服的苏雅将那件弄脏的衬衫塞进了包里重新放在了柜子上。然后走回梯子上坐下,仰着下巴,交叉着手指笑看着唐男说道:“来我这边,有什么事情啊?” 唐男喷出一口烟雾,依旧靠在门上说道:“我就是随便转转,能有什么事情啊。” 苏雅轻哼一声说道:“既然没事,那不好意思,我要工作了。” “咦,我说你这丫头几天不见脾气见长啊。这是赶我走是吧,好,我走,你可别后悔。”唐男恶狠狠的说着,作势就要离开。 身后的苏雅顿时急了,站起身嗔道:“人家跟你开玩笑的呢,你还当真啊。” 唐男也笑着转过身说道:“我知道你是在跟我开玩笑,我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讨厌。” 唐男揉揉鼻子说道:“好了,说真的,不打扰你工作了。我再出去转转。”唐男扭开门把的时候,突然回头来了这么一句,“下次别戴胸罩,改换乳贴,手感会好点。” “去死。” 郁金香学校。此时是第二节课的课间休息,阿彪和猴子正躲在走廊上抽烟,贵族学校就是这样。虽然校风很严,但是学生却不见得因此收敛。只要不打架杀人放火,一般的行为学校都不会从重处罚。对于吸烟这种小事情,学校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毕竟少了一个学生就要少了很多的收入。 陈彪喷出一口烟雾,不知道在想什么想的出神。这家伙本身皮肤就黑的很,此刻叼着根烟,那感觉还真是增添了几分成熟的韵味,有点黑社会的感觉。 猴子在一边上蹿下跳,忽然瞄到走廊外面的楼下,说道:“阿彪,你的马子走过去了。” 陈彪一愣,顺着猴子手指的方向看去。郁金香三姐妹正笑呵呵的朝实验楼的方向走去,中间的正是米雪。 陈彪脸色一红,照着猴子的脑袋就是一巴掌,骂道:“什么马子,她要是老子马子,老子能让那小子这么嚣张。” 陈彪嘴里的那小子自然是指唐男。 猴子给陈彪拍了一巴掌,也不急不恼。显然是被陈彪拍惯了,依旧笑嘻嘻的说道:“我说阿彪,不是做兄弟的说你。你平时跟我们哥几个那绝对是说一不二,横的一塌糊涂。但是怎么在小雪身上你就这么跟个娘们似的呢?” 猴子一说完的时候就连忙闪向一边,这家伙贼精,生怕这话说完陈彪会翻脸。 不过陈彪倒是没有翻脸,只是黑脸上罩上了一层红色。显然心里异常的羞怒。猴子揣摩半天见阿彪并没有生气,又继续说道:“阿彪,猴子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女人都他妈是犯贱,你越对她好她越不知道珍惜。你不觉得你现在很被动么?照你这么下去,根本就是海底捞月,不切实际啊。” 陈彪哼了一声,狠狠的拔了一口烟,斜眼瞄着猴子说道:“那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办法。要是说不出好办法来,我把你猴子皮给扒了。” 猴子笑嘻嘻的说道:“阿彪,你别生气,听我说。女人啊,就是的干,干过了就啥事情也没了。保证乖巧的跟小媳妇似的,你要她向东,她绝不敢向西。” “干?”陈彪呆了一呆。 “就是啊?”猴子摇摇头说道:“不是我说你阿彪,你他妈又不是次了。找个机会把小雪那丫头给上了,不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