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川帮老大?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307章 川帮老大?

大胡子被唐琳琳的表现弄的一楞一楞的,看到这个从浴室里出来的女人,怀里抱着个不知名的小动物施施然的推开自己,然后坐在沙上闲情逸致的享受着夜宵。大胡子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真的,这恐怕是大胡子出道以来最他妈憋气的一次了。从进门开始,唐男的表现就足以让他觉得惊奇,而现在来了个让他觉得比自己还他妈嚣张的女人。难道这世道乱了?手枪不管用了? 唐男看到大胡子的脸色变幻了好几下,满满的络腮胡子也抖动了几次,心里暗暗偷笑。唐男的心理素质本来就异于常人,加上三番四次的被人顶着手枪,早已经对此见怪不怪了。而唐琳琳武学世家出身,从小习武,等闲三五个大汉近不了身,近距离更是无视手枪。 说起手枪这种冷兵器,其实习武之人是最看不起的。但是没办法,现在武学没落,冷兵器流行。而且这东西一亮出来就能镇住人,解决生命的度也很快。唐老爷子当初不也是扛着“三八大盖”跟小鬼子火拼的么。 看到大胡子似乎被两人诡异的镇定所迷惑了,唐男适时的操纵起了主动权。毕竟,若是一开始两人就慌张不堪,那么主动权就掌握在了这个大胡子的手里。而现在嘛,大胡子显然已经无法掌握主动权了。再换句话来说,这大胡子的表现已经充分的说明了色厉内荏,若是真敢开枪的话,现在也不会表现的这么犹豫和被动。说明从一开始,他的枪只是用来充作恐吓的。只不过他没能想到自己遇到的是这样一对镇定的有些诡异的男女。 “我说兄弟,看你受伤也不轻,老这么举着枪不累啊。”唐男看到唐琳琳施施然的吃着夜宵,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自己才动了一筷子的鸭血粉丝上面。妈的,老子战斗现在,肚子早饿了。 大胡子显然着实郁闷,而唐男这话说的调侃的意味十足。大胡子总算是明白,这对男女肯定是有什么凭仗,才会在面对自己和手枪的时候如此的若无其事。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举着手枪也就没有多大的意思了。唐男说的不错,他本来就受了伤,现在又这么一直紧绷着神经举着手枪,的确是累了。 大胡子终于爽快的放下了手枪,并且横插进了腰间。这个动作显然是不打算再用手枪说话了。 “这就对了嘛。”唐男笑着拍拍大胡子的肩膀,看到大胡子那只受伤的胳膊还在不要命的往外用着血,衣服已经被染湿了一大片。皱着眉头说道:“兄弟,你这是怎么搞的,这么狼狈。” 大胡子现在的确已经没有心思威胁这对男女了,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这对男女根本就不在乎他的威胁。所以大胡子也没了一开始的凶神恶煞,当然,他的相貌还是有那么一点唬人的。 听了唐男的话,大胡子略微尴尬的苦笑了一下,看着唐男说道:“遇到了一点事情,胳膊上中了一枪。”说着,顿了顿,带着疑惑的目光看了看仍在津津有味的吃着菠萝包的唐琳琳,又问道:“小兄弟,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跟这位女士应该也是道上的吧?” 道上的?唐男瞬间便反应了过来,这年头说自己是道上的就算得上是正正规规的黑社会了。小混混可没那个魄力称自己是道上的。那么也很显然,眼前这位大胡子肯定就是黑社会了。 唐男不由来了兴趣,故意把脸色一整说道:“我们是警察。” 唐男这话说完,大胡子登时脸色一变又要掏枪。唐男一把捉住他的胳膊,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别激动,别激动,我开玩笑呢。你看咱俩这样子像警察不?” 大胡子闻言,虽然仍有些怀疑,但是没有了掏枪的举动。被唐男这么一惊一乍的,大胡子的神经也有些吃不消了。苦着脸说道:“兄弟,我也不管你跟这位女士是什么身份了。哥哥我现在遇到了一点麻烦,想在你这里暂时躲一躲。不知道兄弟能不能帮个忙。” 这会儿大胡子可没了一开始的那种威胁的口气了,因为他知道,对这对男女来说,威胁根本就不管用。 “行倒是行,只不过……”唐男看向了正在小口吃着菠萝包的唐琳琳,显然,唐琳琳是个女的,跟自己在一起倒是无所谓。但是拉了这么一个陌生的大胡子进来,这丫头不知道有没有意见。 仿佛是感应到了唐男的目光一般,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插到两人当中,而是一直用心享受夜宵美食的唐琳琳终于开口说话了。 唐琳琳慢慢的抬起头,先是狠狠的瞪了唐男一眼,然后看向那大胡子说道:“你要在我们这里躲风声,我没有意见。毕竟谁没个落难的时候,但是我们明天早上就要坐飞机离开四川。不知道这位先生你要躲到什么时候?” 大胡子闻言楞了一下,他现在的情况最好是能躲上个十天半个月。但是一直躲在这个宾馆里面显然是不现实的,事实上,他本身就是在这宾馆中入住的,入电梯的时候被一帮人持枪追杀。他拼着命的才抢入了电梯,但是现在很显然,对方既然要致自己于死地。自己的房间,以及宾馆的出口肯定是密布了杀手。而他偏偏又隐约的能猜到是谁想对付自己,所以暂时连电话都不敢打。 “你们明天早上就要离开?”大胡子说这话的时候微微皱了下眉头,显然在思考什么。. 唐男点了点头。 “那……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小兄弟还有这位女士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只要两位能我贾彪这一次,以后,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跟我贾彪开口。”贾彪说到后面的时候,露出了一点狂傲的本色。这是一种信心十足的上位者神色。 “贾彪?这名字听起来有点耳熟啊。”唐琳琳听到贾彪的豪言许诺倒是没什么感觉,但是对贾彪这个名字倒是产生兴趣。记忆中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贾彪楞了一下,目光转向了唐琳琳,说实话,听说过自己名字的人很多。但是像眼前这位听说过自己的名字但是却记不住的人,他还真是很少遇到。怎么说,他的身份摆在那里。平时,谁不对自己恭恭敬敬的。 “对了,我想起来了,你是川帮的老大。”唐琳琳搜索记忆的时候猛然想到了这人十有是黑社会,接着就想起了爷爷曾说过四川地界最大的黑社会川帮,而他们的老大就叫做贾彪。 贾彪见眼前这位姑娘总算是想起了自己的身份,终于松了一口气,说实话,自己的名字还要被人想这么久,他还真是有些懊恼。不过,转而又露出一抹傲然,怎么说,他也是川帮的老大,四川省的总瓢把子。换做官场来说,他就是四川省地下的省委书记。 唐男压根就不知道川帮,但是他却跟黑社会有那么一点不菲的关系,对黑社会的印象也不是很差。没办法,谁让媚儿就是黑社会的老大呢。 “川帮?很厉害么?”唐男摸着下巴来了这么一句,把那大胡子贾彪噎的差点吐血。川帮历不厉害说不清楚,但是在全国的黑社会组织中间绝对是排的上号的,在四川这一亩三分地上更是只手遮天。 “咳咳,小兄弟,看来你不是道上的啊。”大胡子贾彪拍拍唐男的肩膀,脸上露出一抹黯然,说道:“不是道上的也好,江湖险恶,一入江湖,便被困终身啊。” 贾彪实在是有些感叹,换做以前意气风的时候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感叹。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想他这位川帮的老大,四川省地下的省委书记都落得这样的地步。难免会生出一些感叹。 “谁说我不是道上的。”唐男听着贾彪的感叹有些不舒服,什么终身被困,你这他妈不是咒老子的媚儿么? “哦?”大胡子惊诧的看了唐男一眼,只不过这位看上去不那么像是黑社会啊! 而唐琳琳也停止了吃菠萝包,或许是对黑社会产生了兴趣。正津津有味的听着大胡子贾彪说话,唐男忽然来了这么一句以后,唐琳琳扑哧一笑,白了唐男一眼,说道:“又在瞎看了,你什么时候成道上的了?哟,那你倒是说说,你是哪个堂口的老大啊,人家以后可就跟你混了哟。” 唐男对唐琳琳的调侃有些不太高兴,狠狠的瞪了这丫头一眼,然后看向大胡子贾彪说道:“都不相信是吧,但是老子确确实实算得上是……是半个道上的。呃……也可以算得上是半个黑社会老大吧。” 唐男心想,妈的,老子的女人就是黑社会老大,老子还能连半个都算不上? 大胡子贾彪倒是来了兴趣,刚刚就觉得这两位不是普通人,现在听唐男这么一说。大胡子倒是升起了一股希望,要是这位真是什么黑社会的老大,不知道能不能托自己一把。 “小兄弟,不知道你说的黑社会是指?”大胡子贾彪生怕唐男嘴里蹦出个不知名的小帮派,那就白瞎了。 唐男见贾彪和唐琳琳都看着自己,心里犹豫着是不是该把媚儿的帮派暴露出来。但是想想觉得不妥,终于摆摆手说道:“小帮派,小帮派,不提也罢,挂个名,带几个小孩儿玩的。” 唐琳琳扑哧一笑,嗔道:“就知道你这家伙在瞎侃。” 贾彪也瞬间就丧了气,摇摇头,把话题拉了回来,说道:“对了,我刚刚说了,有个小忙想请两位帮忙。不知道两位能不能托我贾某人一把。” 看得出来,唐琳琳对打打杀杀的黑社会很感兴趣。闻言,说道:“你说吧,要帮什么忙?” 贾彪叹了一口气说道:“现在有人想致我于死地,我在四川已经呆不下去了。不知道两位明天离开的时候,能不能把我贾彪也带出去。” “带你回去?”唐琳琳楞了一下,这位黑社会老大想干嘛呢?换个地方东山再起。 贾彪摇摇头说道:“这倒不是,只要把我带离这个酒店,然后我跟你们一起去机场。我有去的地方。” 唐琳琳皱了一下眉头,她能听的出来,眼前这位黑社会老大看来真的是山穷水尽了。否则也不会连这宾馆的大门也出不去。显然这座宾馆已经被他的敌人重重包围了。自己两人虽然算得上有些背景,但是毕竟这是在宾馆里面,想要把这位大活人带出去,着实有些难度。别搞到最后,自己和唐男也被他的敌人瞄中了,那可就不好玩了。 于是,唐琳琳把目光看向了唐男,想听听他是什么态度。 唐男也不是傻子,唐琳琳考虑到的他也想到了,一时间也有些犹豫,皱着眉头半天没有吭声。 贾彪见状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知道很让两位为难,不瞒两位。我躲在这酒店里面,我的仇家显然是知道的。虽然不方便一个个的查房,但是他们肯定包围了出口,我只要一露面绝对是横死的下场。” 唐男见贾彪眉目间有些落寞和沮丧,也不由为这位黑社会老大感叹。但是他瞬间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问道:“兄弟,你不是川帮的老大么?这里可是四川啊,你打个电话回去给你们川帮的人,要他们来接应不就可以了。” 贾彪闻言苦笑了一下,说道:“要是可以的话,我早就打电话搬救兵了。但是现在问题出在我们川帮内部,想致我于死地的,也是我们川帮内部的人。我现在打电话回去等于是自爆目标。在现在的情况下,我宁愿相信你们,也不愿意相信川帮内部的人。” 唐男点点头,贾彪这话说的倒是不假,既然敌人是来源于川帮内部,想必这也是如同曾经生在媚儿身上的夺权事件。在这样的情况,内部的人员,无论以前是多么信任的人,此刻也不能轻易的相信了。 这是一个做老大的觉悟和必须具备的警惕。若是连这点基本的觉悟和警惕都没有,恐怕他这个老大早已经死去多时了。 一边的唐琳琳听完贾彪的话以后,笑了笑,说道:“可是贾先生,你觉得就凭咱俩有能力带你出去么?”

下一篇   第308章 援手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