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兄弟,劫财还是劫色? - 我的美女姐妹花

第306章 兄弟,劫财还是劫色?

等到唐琳琳洗完澡穿着浴袍微微歪着脑袋擦着湿润的头从洗浴间里走出来,唐男还是靠在床上抽着郁闷的小香烟。手机扔在沙上,唐男也没有再拨打过。看到唐琳琳出来,唐男抬头看了一眼,喷出一口烟雾,说道:“洗好了啊。” 唐琳琳点点头,看到唐男的脸色很不好看,不由一嘟小嘴,咬着粉嫩的嘴唇哼道:“你有完没完啊,该生的都生了,你把房间抽的烟雾瘴气的有用么?” 唐琳琳气呼呼的将毛巾一扔,一屁股坐在了柔软的床垫上。唐男闻言,沉默了一会儿,灭掉了烟头。摇摇头苦笑道:“算了,睡吧。” “急什么,老娘我现在还不想睡。你心里不就是在担忧小雪么?好,我唐琳琳什么都不要了行了吧,你现在就打电话给她,我来跟她解释。”唐琳琳眼圈有些微微红的瞪着唐男。 唐男头疼的呻吟道:“你说我有完没完,你还没完了你。你自己不都说了么,既然事情都已经生了,你这样做还有什么意思。难道你以为我唐男就是这么负情薄幸的人?” 琳琳一撇嘴,将小脑袋扭向了一边,眼眶里却又水花在积攒。想她唐琳琳以前多么光棍的一个人,天不怕地不怕,男人算个屁啊。可是真到动了真感情了,却是遇到了唐男这么个桃花缠身的人物,想想以后的感情之路,唐琳琳不由觉得心里凄苦。自己错了么?没错啊,争取自己的幸福有什么错的,我也是女人啊! 虽然事情彻头彻尾的被唐琳琳错认了对象,但是不管是媚儿还是小雪,对于唐男来说都是一个道理。对她们有爱,对唐琳琳,唐男也同样的有爱。 此刻即便思绪沸腾,心乱如麻,但是看到唐琳琳撇过小脸偷偷的抹泪,唐男还是心疼了。真的,唐琳琳这样刚强的女孩子掉泪真的不容易。 唐男轻轻的直起腰,坐到了唐琳琳的身边,搂住了她的肩膀。唐琳琳扭着小腰挣扎了一下,不过小性子只耍了几下,还是被唐男紧紧的搂在了怀里。 “琳琳!”唐男柔声唤道。 “别碰我,我不认识你。”唐琳琳虽然被唐男搂在了怀里,嘴上却是依旧耍着小性子。轻轻的挣扎了一下,撅起了小嘴。 唐男忽然现,女人撒娇和耍小性子的时候,都是一个模样。尽管唐琳琳是多么刚强娇蛮的一个的女人,但是撒娇和耍小性子的时候,不比米雪她们来的差。 “你不认识我,那你应该认识它吧。”说着,唐男非常流氓的捉住了唐琳琳的小手按在了自己的裤裆间。 “流氓。”唐琳琳脸一红,却报复性的在唐男的小兄弟上捏了一下。 “哎呀,内伤,绝对是内伤。”唐男一副小弟弟重了九阴白骨爪的姿势哀嚎着。 唐琳琳嘴角翘了翘,却是不想就这么轻易的被唐男逗乐,死死的忍着,哼了一声说道:“内伤了最好,让你第三条腿永远无法行驶操控主权。” “我靠,毒啊。果然蝎子蜈蚣竹叶青,最毒还是妇人心。”唐男一脸受伤的表情看着唐琳琳。 唐琳琳终于忍不住还是被逗乐了,咯咯的捂着小嘴,转头,媚眼扫了唐男一下,哼了一声说道:“别想着哄人家,我告诉你,没那么容易。” “呸呸呸,谁哄你了啊。别那么不要脸啊,我哄小猪也不哄你啊。”唐男耸耸眉头一脸的吊儿郎当。 “你……”唐琳琳说不过唐男,气的狠狠拿胳膊肘捅了一下唐男。这一下,可就真是内伤了,唐男疼的一个劲的抽着冷气。却不得不憋着笑脸说道:“亲爱的小琳琳,不生气了啊?” “生气?我有什么好生气的?”唐琳琳嘁了一声,抬头望天,很光棍的表情。 “那刚刚是小猪在生我的气啊?”唐男继续调侃着唐琳琳。 这下,唐琳琳可憋不住了。一转身将唐男扑到在床上,咬牙切齿的说道:“姓唐的,我跟你没完。” 的确,是没完了。因为不久以后,床上就再次响起了旖旎的淫声荡语。当这场男女混合双打结束以后,唐男和唐琳琳又是一身汗。当然,在这样极具的体力消耗下,两人都觉得有些饿了。 唐琳琳拍拍唐男的肩膀,小鼻子一哼,说道:“你要再不陪我去洗澡,以后就甭有什么流氓想法了。” 唐男故意装作苦哈哈的样子说道:“别,您不允许我别的可以,可千万别不允许我流氓。再说了,人家的处男之身可是被您老人家吃掉的。” 说着,唐男还恶作剧似的装出了一脸的羞涩。 “讨厌,死唐男。” 打闹间,两人一起进了浴室。只不过不得不佩服这对男女强悍的体魄,竟然在浴室里两人又上演了一场戏。 等到两人裹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唐琳琳已经有些娇软无力了,反观唐男依然是精神抖擞。不得不怀疑这家伙是什么材料制造的。 “让服务生送点夜宵上来吧。”唐琳琳重重的扑在了床上,柔软的床垫让她的娇躯弹了弹。 唐男笑着在唐琳琳的翘臀上重重的扇了一巴掌,惹得唐琳琳一阵。然后拿起床边的电话拨通了送餐的号码。 这时一阵咕咕的声音传来,让唐男楞了一下,不禁笑道:“琳琳,你那小肚子在叫唤了。” 唐琳琳一转头,嗔道:“瞎说什么啊,你的才叫唤了。” 两人争执间,那咕咕的声音再次响起。唐琳琳和唐男彼此对视了一眼,然后齐声说道:“不是我。” 话音落地,两人同时把头扭向了一边的行李箱子。接着,唐琳琳啊的尖叫一声,冲向了行李箱子。 唐男这会儿也想了起来,两人离开唐门以后可是带着小家伙的。只不过抱在怀里实在是有些不方便,所以就锁在了行李箱里,当然,行李箱里并非不透气的。而两人进了宾馆以后,只顾着亲热和逛街,却把这小家伙给忘记了。 小家伙在行李箱里颠簸着睡着了,等到睡醒以后现自己还关在这漆黑狭小的空间里,不由开始憋不住了,于是小爪子乱挥出了咕咕的叫声。 唐琳琳打开行李箱子,一脸心疼的把小家伙抱了出来,也不知道是因为初为人妇的缘故还是跟这小家伙特别的投缘,唐琳琳现在的爱心特别的足。 抱着小家伙出来以后,唐琳琳瞪了唐男一眼,哼道:“都怪你,把这小家伙憋了这么长时间。” 唐男顿时无语,这关我什么事情,我可没想着带这小家伙。女人,果然是不可理喻的动物。 唐琳琳抱着小家伙进了洗浴间,看来是要给小家伙洗个澡。唐男看着唐琳琳忙活的写满爱心的背影,心想,您也别学武也别开武馆了,就你现在的状态,进动物保护协会再合适不过了。 过了不久,敲门声响起,唐男走过去开了门。一个年轻的服务生推着餐车走了进来,将唐男点的夜宵放在茶几上以后,礼貌的出去了。 唐男看着丰盛的夜宵,顿时食指大动。拿起筷子就扫起了一盘鸭血粉丝。刚吃了几口,敲门声再次响起,唐男楞了一下,以为服务生忘了什么东西。于是走过去开门,谁知道门一开,外面站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的看着唐男,荡笑道:“繁星点点,无心睡眠,我以为只有我睡不着,原来帅哥你也睡不着啊?” 唐男迷惑了一下,试着问道:“暗号?” 女人摇头,荡笑。 “诗人?” 女人摇头,荡笑。 “周星星?” 女人摇头,荡笑。 “谢谢。”唐男彭的一声关上了门,妈的,大晚上的遇到个神经病,跟老子对台词呢。不知道老子以后是要成为大明星的啊。不信的话,你去问问张大胡子。 只是刚走几步,咚咚的敲门声再次响起。唐男真郁闷了,这他妈还有完没完啊,唐男再次打开房门,门外站着的却不是那位小姐了,而是一大胡子,当然,显然不是张大胡子。这位虽然也是大胡子,却长的有些森然,左脸上一道刀疤跟蜈蚣似的。 唐男楞了一下,却感觉到一个棍状物顶在了自己的腰间,“别动也别喊,否则老子要了你的命。” 说实话,唐男见到枪也不是次了。被枪顶着也不是次了,这会儿还真不怎么害怕。 不过唐男倒是配合的没有叫喊,只是轻声的问道:“兄弟,劫财还是劫色?” 说话的时候,唐男还在注意着大胡子。他现大胡子的右边胳膊耷拉着,深黑色的西服袖子上不断的滴着血液。 “别他妈给老子耍嘴皮子,给老子进去,老子要借你的房间躲躲。” 大胡子也不含糊,话一说完,就快的在两边扫了一眼,确认没人现自己,便顶着唐男往里面走。然后腿一勾带上了门。 唐男被这大胡子顶着一直走到了沙边上,大胡子看到满桌子的夜宵,顿时咽了咽口水。然后拿枪一顶唐男说道:“你给我老实点,我保证不会伤害你。我只是借你这房间躲一会儿,明白么?” “明白,明白。”唐男笑呵呵的说着,看不出一点的紧张。 大胡子不由的有些奇怪,按道理说,普通人被枪顶着没吓到尿裤子已经是了不得了。怎么可能还能如此的谈笑风生,从容镇定。 但是此刻大胡子受伤了,倒也没想到这么多。刚把目光转向一边的夜宵,忽然浴室里传来了唐琳琳的声音。 “阿男,你在跟谁说话呢?” 大胡子顿时脸色一变,神经顿时再次紧绷起来。那枪一顶唐男斥道:“浴室里有人?” “我媳妇。”唐男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让她出来,给我老实点,听到没有?”大胡子继续恐吓着。 唐男却是混不在意,扬声说道:”哦,没什么,一个朋友过来看看我。对了,你浴袍裹紧了没?裹紧了就出来一下吧,我朋友想见见你。” 大胡子见唐男还算是老实,微微松了一口气,紧张的注视着浴室的大门。 不一会儿浴室的大门开了,唐琳琳抱着已经被吹风机吹干毛的小家伙走了出来。小家伙显然经过洗浴以后变得十分的精神抖擞。 而唐琳琳一肚子的纳闷呢,怎么好端端的蹦出个朋友来?难道唐男在四川还有朋友,该不是哪个狐狸精吧。 唐琳琳随着自己的猜想走出来,正准备散一下王八之气,谁知道却逮眼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大胡子站在唐男的身前,而手里正握着一把手枪顶着唐男的腰间。 唐琳琳何许人也,大场面不知道见过凡几。换做一般女人看到这样的场面肯定是放声尖叫了,但是唐琳琳却是稍微楞了一下,就严肃了表情,那眼神扫向唐男似乎想问问唐男是怎么回事。 唐男耸耸肩膀,一脸的无辜。 而大胡子别提多郁闷了,总觉得自己进的这个房间里的一对男女有些怪异。男的被自己的手枪顶着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不说,还能保持着一张轻松的笑脸。而这女人出来以后,大胡子本想大喊一声不许尖叫的,谁知道看到唐琳琳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硬生生的把话憋了回去。 “琳琳,嘿嘿,这位朋友刚刚敲门,说是要进来躲一躲。估计是遇上什么事情了吧,咱们出门在外就将就个照应。这位朋友既然要躲躲,咱们就帮帮他忙吧。你说呢?”唐男笑眯眯的看着唐琳琳问道。 唐琳琳挑挑眉头,说实话,她本来还有些担心,当然是为唐男担心。但是看到唐男如此轻松,她自己又对自己的功夫十分的自信,说实话,这种近距离,她并不惧怕手枪。所以,此刻更加不以为然了。 听到唐男的话,唐琳琳瞄了一眼大胡子,然后轻哼一声说道:“躲就躲,手里拿着把枪干什么?吓唬人还是演电影呢?” 唐男一听,笑着替大胡子辩解道:“你也别怪人家,人家这也是谨慎嘛。假如咱俩不配合,这位兄弟岂不是又要换房间了。” 唐琳琳撇撇小嘴哼道:“你还护着人家,算了,不管你了。哎呦,老娘我饿死了,大胡子,别看我,说的就是你,一边让让,老娘要吃东西呢。” 说着,也不管那大胡子有些懵的表情,径自走了过去,推开他,然后施施然的坐了下来。拆开了一块菠萝包沾着果酱小口的吃了起来。